第2章 一套大胆成熟的计划

作品:《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淡白色的剑意在剑刃上流转,剑尖离脖子不到一尺,寒意缠绕,怒卷的剑意似乎已经刺进喉咙。

    墨修的呼吸渐渐困难起来,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你想我怎么死?”

    墨修将问题抛回去。

    他在想方设法拖时间,等黑夜降临,打算拼出一线生机。

    鱼师姐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少年跟之前不太一样,之前不但嚣张,嘴还贱得很。

    一个人的性格不可能转换得这么快。

    除非换了个人。

    难道他死而复生是夺舍?

    鱼师姐盯着墨修的眼睛,打算试探一番,随便扯了个名字:“我记得你叫朱会飞。”

    墨修摇头道:“你记错了,我叫楚风。”

    鱼师姐根本不知道少年的名字,但是通过观察面部表情,得出他没有说谎。

    古籍中记载,夺舍者具有通天彻地的大神通,随随便便展露一点就能拍死自己,现在可以确定不是夺舍,但他是如何死而复生?

    得弄清楚,要是掌握此本领,将来的世界必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鱼师姐依旧将剑指着少年的喉咙,冷冷道:“告诉我你是怎么活过来,否则我杀了你。”

    “我不是一直活着吗?”

    墨修挠挠脑袋,一脸的疑惑,拼演技拖时间的时候到了。

    “你死了,可是又活了过来!”

    鱼师姐凝视着墨修的眼睛,冷着脸道:“好好想想,当时发生了什么?”

    “当时的确发生一些事情。”墨修皱眉回想一下,道。

    “快说!”鱼师姐把剑收起来,竖起耳朵认真听。

    “当时我的脑海闪过一道白光,就看到一个白头发的半灵魂体浮现我的面前,说年轻的少年哟……嘶……”

    说到一半,墨修捂住刚才被鱼师姐刺破的伤口。

    血液居然还在流。

    鱼师姐那剑,虽然没有插中关键部位,但是伤口贯穿身体,要是再这样一直流血,会死掉的。

    “这是凝血丹,赶紧吃掉。”鱼师姐将一枚丹药递出。

    墨修望着她还是有点歪的脸,并没有伸手接过。

    鱼师姐瞥他一眼:“就算有毒,你也得吃,况且没毒。”

    她说得对,就算有毒也得吃,不吃的话会流血过多死掉。

    墨修服用凝血丹后,效果立竿见影,舒适柔和的药力浇灌全身,血液很快止住。

    墨修继续开口瞎编:“那半灵魂体说年轻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枚金色仙丹,还是银色仙丹?我说都不是,他说我通过了考验,便将两枚仙丹赠与我服用。”

    “什么样的仙丹能起死回生?”鱼师姐疑惑道。

    七十二福地和三十六洞天绝对没有这种手段,难道半灵魂体来自更恐怖的地方?

    “仙丹还有吗?”

    “我吃掉了。”

    “真的是仙丹起的作用?”鱼师姐频眉,思索片刻道:“你能把半灵魂体叫出来吗?”

    “他沉睡了。”

    “那你去死吧!”

    鱼师姐将剑拔出来,墨修嘴角一动,赶紧说道:“他传了我一个仙法。”

    “什么仙法?”鱼师姐将剑收回去,问道。

    “一种靠吞噬异火进阶的功法,只要找到异火就可以不断……”

    墨修说得特别慢,说了足足半个时辰,故事没有讲完,但是目的达到了,黑夜降临,这时候鱼师姐意识到什么。

    “我感觉你在瞎扯,再不讲真话,我一剑捅死你。”

    “呵呵……”墨修露出笑容,急速移动到山峰的边缘,身体往后一趟,直接往山脚下面滚去。

    “够狠!”

    望着滚得飞快的“墨修”消失在眼前,鱼师姐想了想,抬头看看黑暗的夜空,咬咬牙御剑追赶往山脚下面滚的“墨修”。

    其实往山脚下面滚去的是一块石头。

    这时候倒挂在山峰边缘两三米的墨修弹起来,刚才就是他将那块石头往山脚下面推,假装自己滚下去,用来迷惑鱼师姐。

    这座山峰有葱葱郁郁的参天巨树,还有无数样貌独特的石头。

    原主正是听到有妹子喊救命,系统又忽悠他去救,就爬上这座山,这也是墨修能够准确知道石头位置的原因。

    御剑飞行的鱼师姐肯定很快就能发现追的是石头。

    墨修也没有指望这样就能脱险,但只要拖鱼师姐一炷香的时间就够了。

    一炷香的时间,足够施展一套大胆成熟的计划。

    墨修赶紧冲进前面那间竹屋,角落果然绑着两个女孩,伸手探探她们的脉搏,没死,却还在昏迷着。

    “别装,我知道你们醒了。”

    墨修一眼就看穿她们拙劣的演技,如果真的是昏迷,脑袋应该是往下垂。

    两位女孩刚才听到脚步声就特别紧张,以为是用软仙散禁锢她们修为的两位禽兽回来了,睁开眼睛看到一位眼熟的少年。

    当时她们喊救命,就只有这位少年救她们。

    她们想说感谢的话,可是嘴巴被破袜子堵住。

    墨修取出她们嘴巴的破袜子,迅速用旁边的剑将她们的绳子砍断。

    “谢谢你救了我们,无以为报,只……”

    两位女孩刚刚说了两句话,墨修挥手打断她们的话: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两个的修为都在洞明境,可是你们中了软仙散。”

    “要不是两个禽兽畜牲设计,我们怎么可能会被抓。昨日,在海门市,我们两个走得好好的……”

    墨修直接插嘴道:

    “故事等有花生米和酒的时候再讲,现在你们中了软仙散,所有的修为都被封住,要想解开软仙散,至少需要几日的时间,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有解药。”穿着粉色衣裙的少女道。

    “你有解药,那就快点拿出来,两个不是全盛时期的洞明境应该能打赢那个女的……”

    “好。”粉裙少女直接把手探进胸中,开始摸索。

    墨修古怪望着她的神操作。

    她摸了一圈并没有在找到,尴尬地望了墨修几眼,道:“我的解药好像是掉了。”

    墨修伸手想打她,但她往后面躲了躲,睁着大眼睛,扑闪扑闪望着自己,一副乖巧的模样。

    墨修将手收回来,道:“按照我的计划能增加活命几率,你们听我讲。”

    “山峰的西面是两位男修行者下山的路,他们回来的话或许会原路返回,所以得绕开他们走,北面,南面,东面,我们三个分开走。

    “走之前,各留两截衣衫,我的衣衫你们也各拿一截。”

    墨修说着将自己的衣衫撕出一部分,分成两截,递给两位姑娘。

    墨修接着道:“路上大概一公里左右记得将我的那截衣衫丢掉,我也会将你们的衣衫丢掉,这样就会以为我们三是一起跑的,就算某个方向的人别抓,另外两个方向的人或许能逃出去。”

    两位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不知道听懂还是听不懂,但显然不是墨修关注的点,他挥挥手道:“生死各安天命,珍重!”

    两位姑娘分别往南北方向走,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墨修往东边方向走去。

    东边正是鱼师姐追赶石头的方向,墨修打算冒险而行,鱼师姐应该想不到自己会往东面跑。

    ……

    鱼师姐很快就发现自己追的是石头,怒得将石头打碎,然后御剑冲天而起,要是她仔细看的话,此刻的墨修正匍匐在东边的地面。

    回到山顶的鱼师姐发现屋内的两个女孩也不见了。

    “他竟敢戏弄我!”

    鱼师姐气得一剑将竹屋打爆,咬着牙道:

    “我修炼十几年,第一次吃瘪,对方连灵海境都没有突破,混蛋。”

    她骂骂咧咧,很快就冷静下来。

    “两个女孩是洞明境修行者,见过我的脸,要是软仙散的药效消散,我就危险了,不过倒是不急,软仙散化解不容易。”

    “目前关键是那个少年,他死而复生绝对不简单,要是能搞清楚,前途一片光明!”

    “可是少年走那边呢?”

    鱼师姐陷入沉思,嘀咕道:“山峰的西面是两位师弟下山的方向,他逃跑肯定不会选这条路。”

    “这样的话,只有东边,南边和北边三个方向可以走。”

    “然而东边是我刚才搜查的地方,如果是正常人,那么肯定也不会选择,那也只有南和北方向。”

    “然而他没想到我会逆向思维,聪明人最大的缺点往往是自负,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往东边去,因为我刚刚就在东边寻找。”

    她立即御剑往山峰的东面飞去,路上看到两截衣裙,分别是粉色和绿色。

    仔细回想,两个女孩的衣裙好像是这个颜色。

    “不对劲。”

    “事情有点不对劲。”

    “糟糕,我被迷惑了,他没走东边,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鱼师姐赶紧御剑往回走,脑海中不断想他到底往那边跑,究竟是西边,南边,还是北边?

    一刻钟后。

    脑子乱成浆糊。

    “不要慌,我要冷静下来,重新将事情捋一捋。”

    鱼师姐盘坐剑上,闭着眼睛,脑海闪过一幅幅画面,片刻后嘴角露出笑容。

    “没错,他绝对是往东边跑,两截衣裙只是为了迷惑我。”

    “没想到他如此聪明,此人断不可留,得到死而复生的秘密就杀了他。”

    鱼师姐御剑而起。

    御剑到一定的高度,就让剑平稳往东方向飞行,结出复杂的手印,灵识如同潮水般蔓延,让她的眼睛可以在黑夜中清晰视物。

    幸好她几个月前进入洞明境,灵识在同阶中算是中上水准。

    她就这样消耗灵识寻找墨修,时间过得特别快。

    半个时辰过去,没有找到墨修,她咬咬牙继续寻找,又半个时辰过去还是没找到。

    “难道他不在东边?”

    鱼师姐开始怀疑她自己的猜测,忽然注意到地面有浅浅的脚印,仔细端详还发现脚印的前面有几滴血液,嘴角浮现灿烂的笑容。

    “我果然没有猜错,他的确往东边逃跑。”

    鱼师姐将剑收起来,把灵识也收回,毕竟长时间消耗有点吃不消。

    她在树梢间跳来跳去,速度也特别快。

    追到墨修只是时间的问题,鱼师姐更加坚定她的猜测没有错,然而过去半个时辰,没有追到墨修。

    又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后,天都快要亮了。

    结果还是没有追到。

    鱼师姐放慢脚步,疑惑道:“难道我猜错了,他没往东边跑?”

    墨修的确是往东边跑,只不过鱼师姐想了那么多就是没有想到一点,这一点连墨修自己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