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狂人

作品:《炎黄神眷

    “那,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武道修炼中,一阶聚力,二阶凝神,而凝神秘法的不同,凝聚的心象效果也各不相同,梅勒修炼的光明祷告书,拥有洞穿迷雾、直视本质的特效。

    当然,对手阶位越高、实力越强,其周身的迷雾也就越浓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没有人能长时间欺骗修成光明祷告书这门功法的修持者。尤其前段时间的苦修士体验,令这个小姑娘大受裨益。

    在梅勒的眼中,贝鲁就是一具已经腐朽散发着尸臭气息的尸体,马金·马洛山则是一条盘成蛇阵,不时吐出蛇信的幼小黑蛇,丝班达·乌斯是一团燃烧的炽烈火焰,而鬼王陈情则是两个人,虽然有时间她们看起来又像一个人……

    越是相处的时间长久,对方越是展露实力,梅勒就越容易看透一个人的本质,而在此时此刻,骑士之台上,石毅渐渐展露出自身的本质了:磨牙吮血,却有一股狂喜之意却充斥身心。

    不以肉眼以心眼观之,梅勒感到那个男人身上慢慢燃烧起一层又一层熊熊扩散的暗红色火焰,而他的双瞳当中,透出来的却是凝炼纯粹无比的金色焰光,那是一具由层叠火焰组成的人形。

    从本质心象上来看,简直就像教会的神话传说中,那些上古炎魔的形象一般。

    那种由心底深处扩散开来的狂喜与嗜战,令近距离受到辐射的梅勒感觉自己就快要被点燃了。

    (哈哈哈哈哈哈!)

    (他在笑?)

    砰砰砰砰砰,亡灵·大地骑士独身提剑向石毅发起冲锋,然而迎面打来的却是一枚枚大威力爆破弹,石毅双手一扬抄出强化双火神,整个人犹如暴风雨中狂舞的蝴蝶一样,肆意着自己的杀戮与毁灭之舞。

    一发又一发子弹轰击在大地骑士的身躯各处位置上,初时大地骑士还试图以长剑击斩,后来发现挡不住,干脆周身土黄色的能量力场扩展,全心全意的仗剑冲锋。

    石毅一边连续开枪一边后退躲闪,他的直线速度是远远没有大地骑士快的,更何况一个是正面直线冲锋,一个是双持开枪的同时保持后退,然而,借助强化双火神强大的反作用后座力,石毅脚下的步法更加的诡秘不定,陡然东西,那柄巨大锋利的古代骑士重剑在他的颊边眼前不断掠过,许多时候,就仅仅只是毫厘分秒之差了。但这毫厘分秒之差,却宛如天堑般难以突破。

    砰。

    一剑横挥斩空之后,大地骑士陡然踢出一脚,将石毅整个人都踹飞出去了,这一脚当然是极重。

    然而等待脚掌落地,大地骑士方才注意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两枚已被拉环的手雷。

    轰隆,烟尘四散。

    石毅身上残余的那些手雷,配合他双持疾射的大威力枪弹,共同形成了大地骑士突之不破的防御屏障。

    可是即便是如此,石毅双手持枪防御力终究是大幅下降的,速度又远远没有对手那么快,数次躲避剑斩都是险之又险,魔盾防护已经用光了,命运霰弹枪的防护力场已经被破除。

    可以说,此时此刻只要算错一招就是一个死字!然而,这个男人却是在狂喜?这就是梅勒无法理解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够快,不够快,还是不够快!再快一点,你再快一点啊!)

    (别发疯了,神经病啊这是!?)

    心之眼可以注视到比肉眼更多的内容,但有的时候也会因此带来困扰,尤其是某些人亢奋到极点,心念又特别强的时候,梅勒虽然是教会培养出来的天才少女,但除武道天赋与对神灵的虔诚信仰以外,她其实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普通人,她是无法理解石毅这种战斗狂人的。

    就像绝大部分普通人,无法理解人为什么花大价钱去玩蹦极,去玩跳伞一样,花着大价钱受着罪,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在家里刷、打游戏、喝肥宅快乐水它不香吗?

    石毅在地球的时候,除了较为自律以外,他也是那种刷、打游戏、喝肥宅快乐水,从不蹦极、不玩玩跳伞的类型,因为他喜欢玩更刺激的:上前线去打仗,去索马里、去非洲为国家争夺利益。

    一个人体验过280多巴胺分泌的刺激后,他再体验多巴胺分泌刺激就没什么感觉了。

    因此石毅在国内是特别安分的人,他连恐怖片都从来不看,不是不敢看,而是觉得乏味没有意思。

    一直到降临这个世界以后,石毅才又一次感受到战斗的乐趣、活着的实感,那些强大的、残暴的、恐怖的、诡异的存在,把枪插进它们的嘴里然后再把它们的脑袋轰碎,看着血浆与脑花爆散:多么充实而惬意的生活啊,打过烈度达到一定上限的战斗后,石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可以处于身心极度放松的状态,嗯,这么形容有一些变态了,但其实就是很变态。

    还是那句老话,像这种天生杀才不去从军报国,以普通人身份进入社会,对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建设一点好处都没有。

    当,咚!

    终于,双方的速度差距拉近到相对极值,右手强化火神中的枪弹打空,在以左手持枪指向大地骑士的头颅时,被那柄厚重的长剑“砰”得将枪械砸得粉碎,同时击中鬼爪爆出一片星火。

    若无圣器鬼手的防护,石毅的左手直接就碎了。

    但,这是那声当。

    紧接,石毅右手持着已经打空子弹的强化火神,以手指为中心一转,然后他持握着枪管猛冲过去,狠狠一枪锤抡在大地骑士的头盔上面。

    这是那声咚,残余的强化火神直接就被砸变形,不过石毅也并没有在意,他甩手将枪扔到一边,没有子弹的手枪就这点作用。

    石毅平常很爱护自己的枪械,保养维护从不松懈,但在全身心投入的激战当中,虽说枪,连他自己都是用来追求胜利的消耗品。一旦决一死战,那便是不死不休。

    人会疲惫,但亡灵是不会的。

    尽管古代重盔整个都被砸爆了,显露出里面土石与骸骨组成骷髅头颅,但转过身,亡灵·大地骑士的挥剑与攻击动作却丝毫无乱,低中阶亡灵有一个不算优点的优点,它们没有心智也没有士气,拥有心智的高级亡灵会恐惧、会畏惧,会权衡利弊,而它们不会。

    在进行战斗的,不仅仅是石毅他们这一边而已,马金迎战的是一名手持圆形钉刺大锤的大地骑士,骑士之台上的亡灵,全部都是圣堂的高阶兵种大地骑士职业,只不过与石毅交手的那个是统领,而其它的则是精英,大地骑士这个职业的攻击力、攻击技能都不算太过出色,但那超强的防御力却让它们几乎成为最难被越阶击败的存在。

    伪三阶亡灵·大地骑士,攻击力再弱也不会比二阶上位的职业者更弱,速度与敏捷也匹敌二阶中的上位者,防御力则是二阶职业者完全打不动的,并且没有致命要害,像这样的恐怖存在,它能轻易杀掉你,你却几乎不可能成功反杀它。

    马金是霍拉尔黑蛇血统的血脉术士,比纯粹的巫师强就强在超高的体质力量与威力不俗的类法术能力,结果战斗到现在,一套大威力剑术叠加类法术能力轰在对手身上,眼看着那持锤的大地骑士毫无问题,甚至身上的伤害还在不断修复,马金却是身心俱疲,局面从刚刚开始时的压着对方打,渐渐变成攻守易势,被对方压制着打了。

    最要命的是,自身的精力是有限的,是越消耗越少的,对方却整个一无限制永动机。

    与马金的前期生猛,后期却渐渐陷入劣势不同,木乃伊贝鲁周身绷带如蛇般乱舞,他周身扩散开一片黑灰色的雾气,居然一开始就拿定主意要和一具亡灵打消耗战,或者,这是因为贝鲁很清楚,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一开始就不在自己这。

    老家伙有老家伙的智慧,哪怕是那些混得并不怎么好的老家伙,尤其是超凡职业者的世界,在这样介于光明与黑暗间的世界,能够活着混到老,本身就是一种本事。

    剑之牧师梅勒与火焰巫女丝班达·乌斯打得中规中矩,不同之处在意,梅勒是已经渐渐稳占上风、胜券在握了,而丝班达·乌斯是真的双方持平,不断招出火焰护盾,稳扎稳打的打阵地战。

    这倒不是说丝班达的战力逊色于梅勒,她们两个单挑的话未必是谁赢,梅勒虽然天才,但她毕竟比丝班达小四五岁,产生差距的原因是因为梅勒的力量属性比丝班达更加克制亡灵,并且那些特征鲜明的对手,梅勒只要交手过一次,第二次时就可以找到针对性打法。

    此时此刻,梅勒不断倚仗剑技将自身光明之力注入面前大地骑士的身躯枢纽,却是不断蓄势,等待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