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醉酒(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啪啪啪。”

    大厅里响起了几声击掌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风度翩翩的卫长修。

    卫当家面带笑意,正望着冷飒抬手鼓掌眼中满是赞赏之意,“大少夫人好身手啊。”

    冷飒微笑,“见笑了,应激反应。”

    “……”您倒是把踩在人家手臂上的脚移开再说这话啊。

    卫长修目光落到傅凤城身上,“傅大少,这就是你不行了啊,这点小阵仗竟然还需要夫人出手,实在是…啧……”

    傅大少同样也将一个匪徒爆头的战绩得到了在场众人最大的无视。

    傅凤城淡然道:“这烂摊子好像不是我的。”

    龙钺轻哼了一声,“你今晚也没干什么吧?”拍卖会这边还是他们几个搞定的呢,傅凤城今晚最大的事情就是坐着嘴炮了。

    傅凤城抬眼平静地道,“我有夫人,你有吗?”

    “……”第一次看到软饭硬吃得这么坦荡的男人,龙少帅表示佩服。他没这么不要脸。

    宋伯昂带着人从外面进来,朝傅凤城道,“大少,外面已经全部肃清了。”

    今晚闹了这么一出,毫无意外明天绝对是能震惊全国的重大劲爆新闻。虽然他们先一步将通往酒店附近的几条路都封锁了,但这酒店附近本身就有不少人,还有一些记者也还没有离去。

    那些匪徒还有零星逃窜的,也需要大量人力追捕搜查免得再造成什么危害。

    傅凤城微微点头,“辛苦宋将军了,让人清理善后吧。”

    “是。”这种事自然不需要宋伯昂这样级别的人亲自去,朝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立刻就有人转身出去了。

    傅凤城的目光落在地上的洪天赐身上,淡淡吩咐道,“夏维安,带走。”

    “是。”夏维安上前两步正,却见洪天赐突然举起一把枪,只是这次枪口却不是朝着他对面的人而是朝着他自己的。正要开枪一道银光闪过,洪天赐手中的枪摔到了地上滑出几步远正好落到了冷飒脚边。

    冷飒抬脚踢了踢那把枪,“嗯?这枪哪儿来的?洪老脾气怎么这么急躁?”

    洪天赐咬牙不语,冷飒道:“蝼蚁尚且偷生,洪老这也太迫不及待了。”

    徐少鸣笑道,“大概是因为洪老已经身患绝症,本身就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落到我们手里不知道还要受多少磋磨,还不如死了干脆。”

    闻言洪天赐猛地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傅凤城,“你是故意在耍我!”从一开始,傅凤城就知道他的底细。所以今晚的一切在傅凤城眼里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场戏。

    洪天赐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几乎要气得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耍你的人可不只是我。”傅凤城道,目光扫了一眼同样坐在另一边角落里的龙薄云和商绯云。

    这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得笔直,正兴致勃勃地盯着他们这边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哪里像是中了药的样子?

    龙薄云叹了口气,状似十分遗憾地道:“原本以为可以趁机卖傅大少一个人情,没想到大少自己的人太彪悍了,没插上手。”

    商绯云轻哼了一声,“洪老毁约在先,可不能怪我飞云会不讲信用。”

    “噗!”洪天赐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气,扑到在地上了。

    冷飒叹了口气从地上捡起了那把枪,“你们不能对老人家友好一点吗?”今晚最惨洪天赐,没有之一。

    事情解决了这满是血腥的酒店自然不能久留了,酒店里那些远道而来的贵宾也自有人善后安排到其他地方去。说来洪天赐也是作孽,洪帮偌大一个产业就被这么糟蹋了,短时间内绝不会有人还敢来这里入住了。当然洪帮这次能不能逃过一劫尚且不知,估计也没人有功夫操心这个了。

    傅凤城和冷飒带着人出了酒店就看到不远处路边停着一辆车,车边站着一个挺直而熟悉的人影,正是韩冉。

    傅督军坐在车里,看到两人过来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微微松了口气,“都没事吧?”

    冷飒笑道:“多谢父亲关心,都没事。”

    “没事就好,早点回去休息。这里有人善后,剩下的事情明天再处理吧。”傅督军看着冷飒的眼神和之前有了些变化,似乎带着一种原本没有的意味。有点类似傅督军有时候跟傅凤城说话会有的眼神,冷飒还来不及仔细品味他就已经越过他们看向跟在身后的傅钰城和宫思和了。

    “父亲。”傅钰城脸色苍白,显然还没有从今晚的震动中回过神来。

    傅督军微微点了下头,难得没有训斥他,只是道,“早些回去休息,宫小姐没事吧?”

    宫思和虽然脸色也有些苍白,但看上去还算体面。

    “多谢督军关心,我没事。”

    傅督军点点头靠回了椅背不再看外面,韩冉恭敬地对众人点点头,转身上车了。

    “你觉得,洪天赐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啊?”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洗漱过后冷飒反倒是更加清醒了还有点小小的兴奋根本睡不着觉。于是便在床上滚来滚去,幸好床够宽够大,不然坐在外侧的傅凤城都能被她直接挤下床去。

    傅凤城靠着床头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她道:“你觉得呢?”

    冷飒抬起头来望着他,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对安夏有哪些大人物又不是很清楚。”她最多也就是知道各地督帅以及京城的内阁而已。

    虽然按道理来说有能力指使洪帮,又有弄死傅凤城的需求的大体应该是在这几家里面。但是安夏传承数千年,暗地里的水有多深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就只说京城,张家如今却是掌握着内阁不错,但却不代表内阁就是张家的。有实力竞争的也不在少数,否则张家也不会想要和皇室联姻。

    还有皇室,毕竟当权了数百年,谁知道他们暗地里还有没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势力?

    “同为少帅,人家龙钺和宋朗怎么就没人天天惦记着?你怎么这么招人恨啊。”冷飒轻叹道,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傅凤城的脸颊。

    傅凤城淡定地握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拉便将人带到了自己跟前,冷飒被迫枕到了他的腿上,“不招惹妒是庸才,这不是夫人说的么?”

    “我才没有说过这话。”

    冷飒挣扎着爬起来,“你今晚是不是还另有准备?”

    傅凤城不解地挑眉,“准备什么?”

    “那些神枪手啊?”冷飒道,“就算没有我,你也能解决他们吧?”

    否则如果她不动手,傅凤城就等着被那些人锁定吗?

    要知道,黑夜中狙击手就像是无处不在的幽灵,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们击中。她才不相信傅凤城会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她身上。

    傅凤城道:“夫人这样级别的神枪手哪里那么容易找?不过…我确实准备了一些预防措施。”

    冷飒好奇地望着她,眼眸中星光闪闪。

    傅凤城道:“我事先让人在所有适合神枪手埋伏的位置附近埋了十公斤炸(蟹)药。”

    “……”冷飒仔细算了算自己记忆中适合埋伏的位置,“那两栋楼都得被你炸塌了一大半吧?”

    傅凤城道:“所以这是不得已的做法。”

    “南六省自己没有狙击手吗?”冷飒不解,就她之前去兴城那边的了解,好像好苗子还是不少啊。

    而且安夏虽然还没有现代狙击概念,但是从古至今神箭手,神枪手队都是有的,在冷飒看来其中的很多理念都很接近狙击手了。

    傅凤城点头道:“有,太麻烦了。”军中一般的神枪手是没有夫人这样高效和卓绝的实力的。

    双方对决,会消耗大量的时间,难免造成不必要的牺牲。今晚其实他们也安排了几个神枪手,都是用来对付普通人以及配合冷飒压制对面的人的。不过据说那些人对那位神秘的枪手十分好奇以及佩服,要不是有纪律说不定事后都要跑出来找人请教了。

    冷飒不赞同地摇头,“实战经验还是很重要的,你这样他们怎么能成长?”其实今晚她能以一己之力拖住几个人也还是实力差距。如果真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耗时是必然的,这个职业有时候比得就是谁更有耐心。

    “夫人教训得是。”傅凤城侧首看着她明显有些困倦的模样轻声道,“今晚还没有谢谢夫人。”

    冷飒有些不解,“谢什么?”

    “谢谢夫人今晚保护我啊。”傅凤城靠近她耳边低声道。

    冷飒十分大度地一挥手道:“不用谢,冷爷答应过要保护你的,说话算话。”

    傅凤城道:“那可不行,夫人想要什么谢礼?”

    冷飒眨了一下眼睛,盯着傅凤城发呆,“谢礼?让我想想…呃、想不出来……”不知怎么的,冷飒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空空的,忍不住使劲晃了晃脑袋有些委屈地道。

    傅凤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你喝醉了。”

    “我没喝酒。”冷飒坚定地道。

    傅凤城扫了一眼旁边床头柜上摆放着的空杯子,那是他之前给自己倒的酒才只喝了一口,只是去洗漱回来就已经空了。

    不过平时冷飒的酒量不差,因此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今晚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是很辛苦的,但是显然冷飒的精神很亢奋,喝杯酒好好睡一觉也是好的。

    “一杯酒怎么就喝醉了?”傅凤城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平时她可不是一杯倒的量虽然这酒有点烈。

    冷飒不满地拍开他的手,“我没有喝酒!”

    “那你喝得什么?”傅凤城指了指床头的酒杯。

    冷飒眼睛一亮,“桂花酿,甜甜的。”直接越过傅凤城抓过来放在一边的酒瓶。

    傅凤城这才发现,冷飒并不是只喝了他倒在酒杯里的那一杯,而是一整瓶酒都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

    这是烈酒…确实有点桂花香,但、甜甜的还不至于。

    果然是喝醉了。

    傅凤城果断地夺过她手里的酒瓶,毫不可惜这市面上价值不菲的佳酿,直接将酒瓶抛到了距离床最远的角落里。

    看着一道抛物线划出去,冷飒有些疑惑地愣了愣,似乎反应不过来她的桂花酿去哪儿了。

    傅凤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醉得太厉害了反应这么迟钝跟夏维安口中今晚大杀四方的大少夫人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过好像有点可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轻声道,“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冷飒不满地瞪着他,傅凤城笑道,“没有了,明天再喝?”清醒的时候冷飒并不嗜酒,也不知道今晚为什么喝这么多,或许是因为这酒口感太好了?

    傅凤城思索着回头再多囤一点好了。

    冷飒瞪着傅凤城不住开合的唇,她这会儿其实压根听不太清楚他在说什么,就觉得他嗡嗡嗡跟苍蝇一样烦人。

    终于忍不住恼怒地俯身一口咬了上去。

    “吵死了!”

    傅凤城一怔,唇上微微有些吃痛让他立刻回过神来了。

    傅凤城垂眸看了她一眼,见她还不肯罢休当下毫不客气地反守为攻。毕竟明天事情很多,他不能带着一脸的牙印出门见人。

    双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稍稍用力一按冷飒立刻软倒在他怀中。

    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安抚着不安分地挣扎着的人,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颚,轻轻覆上了自己的唇。

    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冷飒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

    很快就放弃了挣扎伸手环住了他的肩膀,并且无意识地奋力争夺起主动权。

    昏黄的灯光下,两个剪影仿若一体的纠缠着。

    房间里有着淡淡的酒香流淌,还有两个呼吸声越发胶着,仿佛也渐渐地融为了一体。

    窗外的夜空中,今晚无月,繁星明媚,夜风温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