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人质(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咦,这里好热闹啊,我是不是来晚了?”一个清脆欢快地笑声从身后的大门里传来,仿佛瞬间打破了花园里紧绷压抑还带着淡淡血腥的气氛。守在门口的守卫看清了来人才放下了枪,甚至主动替她拉开了门。

    冷飒换掉了先前为了方便行动而更换的衣服,依然穿着之前参加寿宴的时候那身即膝小礼服。身后还跟着戴着眼镜,身穿西装一副衣冠楚楚模样的夏维安。

    傅凤城回头看向她,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才道:“不晚,来得正好。刚才没吓着夫人吧?”

    冷飒眨了眨眼睛,“还好,我不小心睡了一觉,没听到什么。就是…前面大厅里…好像死了很多人。出什么事了吗?”

    目光从一脸心如死灰模样的洪天赐慢慢移动到了商绯云和龙薄云身上,挑眉道,“两位,这是…怎么了?”

    龙薄云苦笑,“吃坏肚子了。”

    “以后小心点,东西可不能乱吃。”冷飒关切道。

    龙薄云点头,“少夫人说得对。”

    傅凤城伸手将冷飒拉到自己身边,打开她右手掌心看了看又重新握了起来。

    冷飒见他并没有受伤的模样也松了口气,这种混战之中有时候点背了真的就算是有十全的准备都不好使。俯身靠近傅凤城身边低声问道,“没事吧?”

    傅凤城摇头,“没事了。”

    枪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傅凤城扫了一眼花园里的众人道:“走吧。”

    这会儿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半了,说起来好像才过了半个小时,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人们来说就像是已经过了一个晚上那么漫长。

    冷飒转动轮椅推着傅凤城往身后的酒店后门走去,其他人也纷纷跟上。最狼狈的洪天赐被人架在手里,这还是他的前保镖见他实在是走不动路给予自己前任老板的帮助。

    只是走进酒店大厅,情形却让人有些高兴不起来。

    富丽堂皇的大堂一角供客人休息的沙发边上坐着是三个容貌气质各异的美男子。

    卫长修一身素色长衫正端着素雅的青花茶杯喝茶,温文尔雅一派儒商风采。

    龙钺穿着一身制服,身形挺拔面容俊美,穿着长筒皮靴的大长腿懒懒地搭在地上,他整个人也向后靠着沙发,却依然存在感十足同样也威胁感十足。

    萧轶然愁眉苦脸地坐在另一边,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他们周围围着一大圈荷枪实弹的人,不过这些枪都不是对准他们的,而是对准了他们跟前不远处两个中年男人。

    而这两个中年男人手里却挟持着一个面容清瘦,头发花白的老者。

    “怎么回事?”傅凤城冷声道。

    卫长修侧首看向从后堂进来的人,挑眉道,“看来是搞定了?”

    傅凤城道,“看来你们出纰漏了。”

    “……”出纰漏的三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卫长修淡然道:“一个都没有跑掉,不算纰漏。”只是意外被抓了一个人质而已,如果不理会这个人质死活的话,今晚的行动还是完美。

    “现在就可以杀了他们跑不掉的。”龙钺道。

    萧轶然连忙道:“不太好吧这个……”瞄了一眼那位可怜的被挟持的老先生,“这位是……”

    “老师。”傅凤城看向那被挟持的老人,恭敬地微微点头。

    老者脖子上被压着一把枪动弹不得,只能有些艰难地朝他点了下头。

    萧轶然一脸惨不忍睹地补充道,“傅大少小时候的启蒙老师,原雍城大学历史系教授,国内著名战争史研究专家。”

    “……”卫长修跟龙钺面面相觑,这可不是巧了么?

    冷飒拖着傅凤城走到那两个挟持人质的人对面,傅凤城神色淡漠地看着他们,“你们想要什么?”

    “把洪天赐放了,放我们走。”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傅凤城偏着头似在思索,另一个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地用枪口点了点老者的脖子冷笑道,“老师叫得亲,看来傅大少也不是那么在乎这老头儿,果真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冷飒震惊,这些人竟然认为傅凤城是君子?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的错觉?

    傅凤城很快就考虑清楚了,点头道:“可以。”

    “……”答应得太爽快,不知道该不该信。

    两个匪徒盯着傅凤城的目光中怀疑和警惕之色更浓了,傅凤城却并不在乎他们是怎么想的,对架着洪天赐过来的人摆了摆手。

    那年轻保镖爽快地将洪天赐往那两个人跟前一扔,只听一声沉闷地响声随后传来了洪天赐一声闷哼。

    冷飒清楚的听到,洪天赐的腿骨断了。

    刚才在花园里的不少人忍不住扭头看向那位保镖,这是你前老板啊,就算反水了也不能这么快翻脸不认人啊。

    保镖年轻的脸上有些窘迫,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匪徒俯身去拉洪天赐,只听到洪天赐痛苦的闷哼。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刚被打碎了一边肩骨,现在又断了腿骨,显然是无法独立行走了。两个人挟持一个人质还好说,但还要带着一个伤员撤离,难度太高了。

    “让你的人统统退开,退远点!”

    傅凤城点点头,示意周围的人都推开。

    冷飒低头看向傅凤城,以眼神示意需不需要她帮忙。傅凤城微微摇头,神色平淡,“你们可以走了,车在外面。”

    卫长修和龙钺闻言都是略一挑剑眉,却都没有出声反对傅凤城放虎归山的行为。

    “等等。”一个绑匪突然想到了什么,沉声道。

    众人都看向他,他将枪口一指站在傅凤城身边的冷飒道:“让她过来换人。”

    手里这个老头都七老八十了,碍手碍脚不说指不定不小心死了。更何况,这年头谁还讲究什么天地君亲师?老师哪里有老婆重要?

    这还只是个启蒙老师,傅凤城九岁就出国了,对他能有多深厚的感情?

    “我?”冷飒眨了眨眼睛。

    这算什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傅钰城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又慢慢地合上了。

    龙钺饶有兴致地看了冷飒一眼,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原本还靠着沙发的身形却已经坐了起来似乎突然来了精神。

    “你们最好小心点,听说傅少夫人身手不错。”洪天赐声音嘶哑地提醒道,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意识到今晚让他恨得牙痒痒的那个枪手就是跟前的冷飒。

    两个匪徒嗤笑了一声不以为然,身手不错能有多不错?在他们看来女人最多也就是商绯云的水平了,但商绯云是什么出身,傅家大少夫人是什么出身?

    冷飒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话说扮猪吃老虎的戏码偶尔玩玩还是很不错的。

    “我过来,你们把人放了。”冷飒道。

    众人看向傅凤城,傅凤城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冷飒,神色一派淡漠无情的模样似乎毫不在意。

    萧轶然嘻嘻笑道,“看来傅大少对少夫人也不怎么关心嘛?你们可别做了个赔本买卖啊。”

    之前提出这个要求的匪徒也有些迟疑了,傅凤城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像他们得到的消息跟妻子感情有多好。

    是他们的消息有误还是…傅凤城假装不在意?

    冷飒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犹豫不决的模样有些不耐烦,“换不换?”

    “换!你过来!”很快匪徒还是下定了决心,至少傅家大少夫人看上去比一个启蒙老师要有价值得多。

    被枪顶着脖子的老者有些艰难地扭头去看冷飒,“不用…老朽一把年纪了……”

    “就是因为先生年纪大了,这些事情才应该交给我们年轻人来做啊。”冷飒含笑打断了对方的话,漫步走了过去。

    “安分一点,别轻举妄动。”枪口指着冷飒,匪徒厉声警告道。

    冷飒耸耸肩,抬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武器绝对安全无害。

    将冷飒抓到手,两个匪徒都松了口气,这才粗鲁地将那老者推了出去。冷飒提醒道:“对老人家礼貌一点。”

    “闭嘴!”匪徒烦躁地道。

    一个人推着冷飒准备往外走,一个人俯身去拉洪天赐。

    冷飒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们的最优选择应该是直接杀了洪天赐,然后两个人一起挟持她出门,安全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在那人俯身去拉洪天赐的同时,对面傅凤城突然抽出枪朝着那人就是一击。同时原本乖乖被押着走在前面的冷飒突然身体一斜,枪口从她脖子上滑开。

    “你们耍诈!”那人怒吼一声,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冷飒。冷飒抬脚向后准确地踢在了他的膝盖上,那人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了一步,持枪的手臂却被人握住身前的人身形一动手臂被人用力一扭,咔嚓声清晰得让人觉得自己骨头疼。

    那人痛嚎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胳膊上,随之传来的又是一声哀嚎。

    冷飒今晚穿着礼服,搭配的是一双银白色高跟鞋。

    那尖细的鞋跟绝对堪称利器,踩在手臂上的感觉……嘶,好痛!

    冷飒环视了一圈盯着自己的围观群众,有些歉意地拉了拉肩上凌乱的披肩意图维护自己名门淑女的形象,“抱歉,失礼了。”

    “……”这就是傅家娶儿媳妇的标准吗?那曾经击败大少夫人的前傅大少未婚妻,现四少夫人又是何等厉害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