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完了!(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此时正趴在酒店顶楼的天台边上,此时天台上除了她和夏维安就只有入口处有一个人持枪守着,酒店三四五层都已经被他们肃清了。

    “少夫人,对面四楼中线往右第二个窗口。”夏维安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趴在她身边朝着对面观望,一边低声提醒道。

    冷飒将枪口转动了一个方向,对准了他提示的地方。那窗口黑洞洞的一片,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夏维安皱眉,“是不是换地方了。”

    “没有,还在。”冷飒道,却没有急着射击,“观察清楚了没有,还有几个神枪手?”

    夏维安道:“一共六个,少夫人刚才打掉了两个,还有一个疑是被咱们自己的兄弟干掉了,还有三个。”迟疑了一下,夏维安道:“不知道还有没有隐藏在暗处没有出手的。”

    冷飒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一边道:“他们的时间不多,等我们的人全面清扫楼层,就算是再厉害的神枪手都无法隐藏。”几个人想要在大楼里找一个人很难,但如果成百上前的人想要在一座大楼里找人却不是一件难事。

    夏维安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砰!”对面的窗户窗帘微动,冷飒果断地扣下了扳机,同时抱着枪就地朝着旁边滚去。

    “碰碰!”两声枪响,两颗子弹正好打在了方才冷飒枪口的位置。夏维安也连忙压低了身形,“好厉害。”

    如果方才少夫人有丝毫想要验收战果的想法,多停留片刻或者稍微起身查看就算不被一枪爆头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受伤。

    “走。”冷飒抱着枪起身悄然后退。

    夏维安问道,“剩下两个……”如果少夫人撤了,楼下的人可就危险了。

    冷飒道:“换地方,短时间内除非狗急跳墙他们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大概位置标记出来了,让你们的人加快速度。”

    虽然跟高手过招很有挑战性,但是也很累。她并不想一次挑战五六名高手吗,而且这个位置也不太理想了,一冒头只能被人压着打。

    楼下花园里,因为有楼上冷飒的牵制,原本封锁傅凤城的枪声越来越少了。

    随着身后的酒店一楼也渐渐传来了枪声,洪天赐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傅大少手下果然是卧虎藏龙。”洪天赐咬牙道。

    若不是楼上那个枪手碍事,就算对面的人打不到傅凤城也能将他封锁在小花园里,等他们的人围过来还怕傅凤城不死?

    但是那个枪手的能力实在出乎洪天赐的预料,短短一会儿工夫不仅干掉了几个神枪手,还能和楼上的其他人配合时不时补枪杀掉试图从后巷进入花园的人。至于酒店后门和侧面,已经被傅凤城提前安排的人控制了一时半会儿也攻不过来。

    这种城市的夜晚,一个神枪手的作用超乎想象。

    幸好先放倒了龙薄云和商绯云这两个,洪天赐在心中暗暗庆幸,要不然这会儿花园里的局势还会更加糟糕!

    洪天赐被两名保镖护在身后,手里也握着一把枪眼神狠厉。

    傅凤城却显得相当淡定,“洪老,最多再过十分钟,对面的几栋楼就会被清扫干净,你的时间不多了。”

    洪天赐冷笑一声,突然站起身来越过保镖走到了傅凤城的对面。

    手里的枪指着傅凤城,抬头望了一眼酒店的楼上,笑道,“我不知道你那个神枪手现在是不是正指着我,同样的你也不知道对面楼上现在有几双眼睛盯着你。但是…我可以现在开枪打死你。”

    傅凤城挑眉,“你不想活了?”

    洪天赐道,“今晚算我失算,但是你还是得死!”

    “哪怕是你自己也要死?”傅凤城问道。

    不想洪天赐竟然决然点头道:“不错,哪怕我自己也要死。我现在当然不像死,所以才拖延到现在。但是这事儿我已经明白了,我根本就不应该拖延。傅大少陪我一起死,我也不亏。”

    “你…你就不怕拖累洪帮么?”和傅钰城一起躲在角落里地宫思和忍不住问道,声音里还有几分淡淡地颤抖。

    洪天赐满不在乎地笑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洪帮的当家了,更何况…我自己都要死了,还管洪帮死不死?”

    “我说过,你开不了枪。”傅凤城道。

    洪天赐冷笑一声,显然是当傅凤城的话是故意说来恐吓他的,洪帮的当家自然不是被吓大的。

    他要是相信什么枪里没有子弹,枪被人换了之类的言语,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是说傅凤城真的对楼上那个枪手那么有信心?对面至少还有两三个神枪手,牵制一个人总不会有问题。

    不等他做什么,傅凤城突然又道,“你宁愿堵上自己的命也要杀我,是为了洪淼?”

    洪天赐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傅凤城道:“你的长孙有心疾从小就被送到了国外,还有一个小孙儿…当然不是现在在京城读书的那个洪家小孙少爷。那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洪天赐冷声道。

    傅凤城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张照片,正片朝着洪天赐。

    照片上是一个长相不算十分出众的年轻人,那年轻人的模样跟洪天赐似乎看不出来什么相识之处。

    傅凤城又抽出了另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很老旧仔细看都已经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已经年纪不小的女人。那年轻人眉宇间却和那女人有七八分的相似,任何人只看一眼都能看出来他们必然是有血缘关系的。洪天赐眼神一缩,那是他已故妻子的照片。

    傅凤城也不跟他客气,“洪老,你觉得你死了…令郎和他会怎么样?”

    洪天赐冷笑道,“你少诈我,这种小伎俩对我没用。”

    傅凤城道:“你觉得等洪家没有了利用价值,你背后的人还会替你照顾儿孙?你也是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的人不会还这么天真吧?”

    洪天赐不为所动,傅凤城摇摇头,“看来你手里有他的把柄足以庇护你的儿孙。”

    洪天赐目光狠厉地瞪着傅凤城,“傅凤城,要怪就怪你太招人恨了。我也想安度晚年,我不想跟傅家作对,可惜…我也没有选择,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傅凤城叹了口气,“我说了,你开不了枪,你为什么不试试?”

    洪天赐眼底闪过一丝绝然,终于不再犹豫朝着傅凤城举起了枪。

    他这一次俨然是已经将自己的生死也置之度外了,不再关心楼上那把枪是否正指着自己,甚至会比自己先一步开枪。

    “别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冰冷的枪口无声地抵在了洪天赐的额头边上。

    “碰!”同时站在一边的徐少鸣开枪射倒了洪天赐的另一个保镖,配合的十分恰到好处,显然是提前知道会有这样的变故的。

    “傅凤城!”洪天赐的声音凄厉中充满了怨毒,能够被洪天赐带到这里来的自然是心腹中的心腹,但是现在他千挑万选出来的心腹却将枪口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一瞬间,洪天赐有一种从头到尾他都在被傅凤城耍着玩儿的感觉。

    这对洪天赐这种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不仅是他,就连一边的龙薄云和商绯云心里都有些发凉。傅凤城能在洪天赐最亲近的人中安插卧底,自然也能在他们身边安插人。

    洪天赐冷笑道,“傅凤城,别以为你赢了,今天就算你不死,傅家也会有大麻烦!”

    傅凤城不疾不徐,“如果你指的是你让人挟持拍卖会上的那些人的话…卫长修,龙钺,还有宋伯昂在那边。”

    “龙钺不是走了吗?!”

    “走了还能回来。”

    洪天赐大概是终于觉得绝望了,原本还精神抖擞的模样突然变得苍老无比了无生气。

    他完全不顾顶着自己额边的枪后退了一步朝着傅凤城就用力扣动扳机,虽然只是一枪就被旁边的人抬偏了位置,却依然不停地扣动仿佛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懑,“傅凤城,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砰!”一颗从对面小楼上射来的子弹击穿了洪天赐的肩膀,如果不是身边那位突然反水的保镖拉了他一把,他恐怕就要直接被击穿脑袋了。

    那保镖抓起废了一只胳膊的洪天赐朝一边闪去同时将他制服,一个年过古稀的老头子对一个年轻力壮的保镖自然不会有什么胜算。

    同时他们头顶的楼上也再次响起了枪声,连续几枪让对面的枪手再也无力顾及花园里的众人。

    徐少鸣微微松了口气,这一晚上下来他竟然突然觉得楼上的枪声给了他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

    对面的大楼越来越亮,无数原本一片幽暗的窗户里都已经亮起了灯。

    这代表着这些地方都已经被南六省军清扫过了,楼里还有零零碎碎的枪声时不时响起,却已经不是方才那种激烈交战的态势了。

    洪天赐垂眸盯着地面,脸色灰败。

    他知道,他完了。

    那些被南六省军追逐的人开始往外逃窜,并且还有人开始朝着花园这边冲了过来。

    这小花园里都是重要人物,只要能抓住一个就说不定有活命的机会。甚至哪怕杀掉一个也算是够本,敢在傅家的地盘袭击傅家大少的自然也都是亡命之徒。

    徐少鸣朝身后打了个手势,酒店两边立刻有人围了过来。

    躲在角落里的傅钰城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