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寿宴(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晚上七点的时候,洪帮的人过来敲门恭敬地请两位去楼下参加寿宴。

    冷飒对此倒是有些兴趣,但傅凤城明显兴趣了了。最后只让夏维安陪着冷飒去参加宴会,自己依然在房间里休息。

    对此洪帮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今晚的宾客中有极大一部分确实都是冲着稍后的拍卖会来的,不是道上的人对洪天赐和洪帮都没有兴趣。

    确实有好几位财大气粗的大佬都选择了待在自己房间里休息并没有打算为一个黑帮老头子祝寿,更不打算跟这些道上的人打什么交道。

    洪天赐自己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提前交代了并不让洪帮的人随意冒犯这些大佬。

    而比起那些远道而来的大人物,就在雍城的地头蛇傅大少自然更不是他们能得罪的人物。因此来请的人也只是恭敬地请冷飒下去,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的意思。

    冷飒和夏维安跟着引路的人一起下楼,看了一眼在前面专心引路的人压低了声音道:“你家大少还想要搞什么?”

    夏维安不像徐少鸣那么能言善道,十分中规中矩地道:“少夫人多虑了,大少只是不喜欢这种场合。”

    “……”我信你才有鬼了。

    宴会二楼巨大的宴会厅里被布置的富丽堂皇喜庆满堂,跟上次去参加商会的宴会不同这次是纯传统形式的宴席。上百张桌子整整齐齐地摆在整个大厅里,大厅最前面一张大桌前洪天赐正在跟身边的人闲聊,整个人依然红光满面显然心情不错。

    看到冷飒进来,洪天赐立刻就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声抱歉迎了上来。

    没有见到傅凤城也不见他有丝毫不悦笑道,“大少夫人,快请上座。”直接就将冷飒往最前面那一桌领了过去。

    冷飒看了一眼那一桌的宾客显然还没到齐,除了几位之前在白夜山庄见过的道上大佬还有几个不认识的明显不是道上的人。

    商绯云和龙薄云都还没到,位置自然也给他们留着的。见洪天赐领着冷飒过来,众人神色都有些诧异。

    如果冷飒是跟傅大少一起来的,做主桌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傅大少没来只有大少夫人一个人,不仅不合适而且很尴尬。

    你让一群大老爷们跟傅家大少夫人聊什么?就算有个商绯云,那商绯云能是一般的女人吗?没看就连傅家四少爷都坐了次席吗?

    冷飒跟着洪天赐走向前面,毫无意外地看到了坐在另一边不远处的陈婉。含笑对陈婉挥了挥手冷飒停下脚步笑道,“洪老,我年轻识浅,就不去前面凑热闹了。”

    洪天赐笑着道,“这怎么行?让督军和大少知道我们怠慢了大少夫人,老朽可不好跟督军和大少交代。”

    旁边的人听了这话,目光都不由再次落到了冷飒身上。对这位傅家大少夫人在傅家的地位有些好奇起来。

    冷飒暗暗在心中骂了洪天赐一句老东西,面上却是风淡云轻笑语嫣然,“洪老说笑了,我小小年纪若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忝居上位,只怕父亲才要怪我不知轻重。那边有我认识的朋友,我坐那里就好。”

    陈婉是安夏有名的富商,给她安排的位置就算不是主桌自然也不会差。

    见冷飒如此坚持,洪天赐自然也不好勉强,只得送冷飒到陈婉旁边又寒暄了两句才重新回到了主位上。

    “傅大少没来?”看着洪天赐离开,陈婉才靠近冷飒耳边低声问道。

    冷飒道:“来了,在楼上休息。”

    陈婉点点头,目光落到了坐在冷飒旁边的夏维安身上,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位小哥是?”

    看着她面带调侃的表情,冷飒有些无奈,“陈姐你可别欺负他,这是夏副官。”夏维安今天没有穿制服,而是穿了一身西装还带着一个平光眼镜,配上略显表情匮乏的俊脸倒是有几分商业精英的味道。

    陈婉的一些私人爱好冷飒还是知道的,倒是没什么不好的感觉。毕竟男人能左拥右抱,谁规定女人就不行了?只要是你情我愿的,谁也没什么可说的。

    陈婉自己当年做小媳妇儿的时候也是受过欺负的,难得她心态平和并不因为自己当年受过委屈就报复到别的男人身上,一向都是采取合则聚不合则散的态度,这也是冷飒能跟她聊得来的原因。

    但是夏维安可不一样,傅大少身边的两个副官无论是徐少鸣还是夏维安卖相都很不错。但是跟出身不错的徐少鸣相比,夏维安是真正从底层自己奋斗起来的性格不怎么圆润。

    如果是徐少鸣被陈婉调戏了他说不定当个玩笑敷衍几句就过去了,但换了夏维安指不定就直接动手或者暗地里找个机会收拾你一顿都不好说。

    陈婉微微挑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原来是夏副官,幸会。”能称一声副官还跟在冷飒身边的自然就是傅大少的心腹了,而且也都是军中精英,陈婉还没有无知无聊到去调戏这样的人的地步。

    夏维安平静地点了下头,“陈女士好。”

    陈婉也不再理会夏维安,扭头跟冷飒说话,“你们家那个四少是怎么回事?”

    冷飒有些不解,“怎么了?”

    陈婉拿下巴点了点另一边,小声道:“他身边那姑娘看着眼生,不像是傅家的人吧?郑家小姐如今正怀着身孕,他带这么个姑娘出来晃真当郑家是吃素的?”

    宫思和看着就不像是一般的女孩子,即便是站在傅钰城身边也落落大方气势半点不弱。这样的女子自然不会是做什么情人姨太太的,傅钰城带她出来应酬不知道郑家会怎么想?

    “四弟妹身体不便,带个人应酬吧?”当然两人都知道这理由纯属扯淡,傅家四少出席这种寿宴哪里需要什么女眷应酬?就算真的需要,傅家三小姐如今可还在雍城呢。

    不过冷飒也没办法,她也不知道傅钰城是哪根筋抽风才把宫思和带出来的。原本她还以为宫思和是冲着傅凤城来的,现在看来纯粹是她想多了啊。

    人家宫小姐压根就没看上傅凤城。

    “那位宫小姐是什么来历?”陈婉好奇问道。

    冷飒道:“是张若虚的学生,听说家世也不错。”

    张若虚自然是安夏的名人,毕竟哪个有权有势的人不怕自己得病?但只是张若虚的学生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张若虚曾在医学院任教超过十年,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学生多着呢。

    坐在旁边的夏维安道:“宫小姐的父亲是京城国立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兄长是交通部副司长,另外她的姑姑是工商部次长董珲的儿媳妇。”

    陈婉有些意外,“书香门第官宦之后啊,她怎么去学医了?”

    夏维安道:“听说张若虚跟宫小姐家关系不错。”

    冷飒眼睛转了转,傅钰城那货该不会是知道宫思和的背景想要脚踏两条船吧?他有那个智商吗?

    更何况,宫思和这个背影听起来很牛,但其实跟冷飒这个帝师千金一样水分十足。

    目前安夏实质上并不是一个完全统一的国家,什么交通部副司长,工商部次长,听着很高大上其实真正能使上劲儿的也只有内阁中枢能控制的那一亩三分地儿。譬如南六省就另外有交通局,但问题是…这个交通局根本不听位于京城的交通部指挥,甚至连隶属关系都没有。

    就这方面来说,宫思和的价值还没有郑缨高,至少郑家是货真价实掌握着南六省财政的。

    和陈婉有一句没一句地八卦着,很快寿宴就开始了。

    商绯云和龙薄云这两个仿佛是故意比谁晚到一般,都是踩着点儿进来的,还恰好在门口撞上了。

    冷飒坐在位置上兴致勃勃地围观两人你来我往地交锋。虽然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但只看两人之间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冷飒觉得就算两人突然掏出枪来对射她都不会觉得吃惊。

    好在两人还要给洪天赐几分面子,在洪天赐的劝说下终于一人一边走到了主桌前桌下。

    商绯云还是一贯在外人面前的高冷凌厉,龙薄云也是一如往常地慵懒随意,冷飒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两个人能有什么好结果。

    整个寿宴冷飒都吃的有些心不在焉,她脑子里还在盘算商绯云和洪天赐到底打算怎么搞龙薄云,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动手。

    该不会是打算在寿宴上投毒吧?冷飒在心中思索着,顺便暗搓搓地幻想了一下龙薄云七窍流血倒地不起的模样。

    或许是她扫过去的目光太过频繁,龙薄云还回头朝她挑眉一笑,甚至还好心情地朝她举了举杯。冷飒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脸去,对这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俊脸丝毫不感冒。她脑海里龙薄云七窍流血的画面还没抹去呢。

    这一幕被商绯云看在眼里,自然毫不客气地嘲讽了龙薄云一番,龙薄云懒洋洋地调侃了两句气得商绯云脸色铁青。

    嗯,这位龙门主这会儿的表情看起来比傅大少还要欠揍。

    寿宴渐渐进入高潮,宾客们纷纷上前向洪天赐道贺,冷飒觉得有些无趣便借机出去透口气。

    这么一个几百人的宴会厅,坐久了难免有点空气不流通。见冷飒起身,夏维安自然也跟着起身了。

    出了大厅,寿宴的喧闹被关在了厚重的大门里面,只隐约从里面传来声音。

    冷飒站在门外走廊的栏杆边上,打量着楼下安静地大厅。大厅里依然披红挂彩,摆满了各种花篮红绸,墙壁上还挂着足有一人高的巨大寿字。

    “少夫人。”夏维安走到冷飒身边恭敬地道。

    冷飒把玩着手中随手摸来的水果刀问道,“你们大少去哪儿了?”

    夏维安道:“大少自然在房间里休息。”

    冷飒偏着头微笑着看着他,“如果我现在回去傅凤城不在房间里,你脱光了围着酒店跑三圈怎么样?”

    “……”

    看着夏维安连强撑着木然的脸都无法掩饰抽搐的情绪,冷飒好心情地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开个玩笑,别这么紧张嘛,你看徐少鸣就没你这么严肃。”

    “让少夫人见笑了。”夏维安道。

    冷飒叹了口气,“算了,不为难你了。不过…我看今天少的好像还不只你们家大少吧?萧轶然还没走,这么大的热闹他怎么也不来看看呢?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夏维安道:“少夫人如果不想回去宴会上了,不如去五楼坐坐吧。那边有个咖啡厅,还算安静。”

    “你要是有事儿就不用管我,去办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冷飒诚恳地道。

    夏维安摇头,“不,我今天的任务就是跟着少夫人,保护少夫人的安全。”

    “……”我想让你走啊,你不走我怎么遛出去浪?

    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冷飒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们大少没跟你说过吗?我不需要你保护。”

    夏维安摇头,“回少夫人,没有。”

    “我去哪儿你都会跟着?”冷飒问道。

    夏维安点头,冷飒点点头,“行,你跟我来吧。”

    夏维安有些疑惑地跟着冷飒一路往楼上走去,上了四楼之后打开了一个房间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冷飒和傅凤城的休息室也在四楼,但是夏维安清楚地记得并不是这一间。他甚至都不知道大少夫人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是怎么打开门的,看起来似乎丝毫没有费力。

    进了房间冷飒走到出窗口朝着下面眺望了一番,有些不满意地皱眉道,“我们还是去三楼吧。”

    夏维安正要答是,就看到冷飒已经打开了窗户正准备往窗户上爬,连忙道,“少夫人,你做什么?”

    冷飒回头看向他,“下楼去啊。”

    “……”酒店的楼梯没断。

    冷飒示意他到窗口来,指了指下面三楼他们左斜下方的一个小阳台道:“看到那个地方没有?我们去那儿。”

    “去做什么?”

    冷飒道:“我研究了一下这个酒店的地图,洪天赐如果不打算在寿宴上毒死龙薄云的话以及惊动太多宾客造成恐慌,酒店后面一楼的小花园就是最方便动手的位置。我刚好打听到,寿宴之后洪帮主约了龙薄云和商会首在那里谈判。咱们到那儿去,是最佳围观的位置。”也是最佳狙击位置。

    “那里面应该会有人。”夏维安也不是寻常人自然能看懂这点东西,那里面不是洪帮的人就必然是龙门的人,总之不可能是空的。

    以及,大少夫人您又是什么时候打听的这些消息?

    冷飒点头道,“对呀,所以我们要去抢地盘啊。抢先占据有利位置,到时候咱们就能决定是单纯看戏还是选择站在谁那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