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爱护!(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大少,少夫人,督军请两位去一趟书房。”院子里冷飒正懒洋洋地靠着傅凤城看书,韩冉从外面走进来恭敬地道。

    冷飒回头笑吟吟地看着韩冉,“这点小事韩副官怎么还亲自跑一趟?随便叫个人过来说一声就行了。”

    韩冉勉强笑了笑,他当然不能说督军这会儿心情非常不好,他恨不得赶紧逃离书房,听到傅督军的吩咐之后立刻毫不犹豫地直奔大少的院子里来了。

    傅凤城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出门,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

    韩冉心中一急,连忙道:“大少,督军那边真的是有要事啊。”他以为傅大少是在跟督军赌气。

    冷飒道:“韩副官,大少跟龙少和三皇子提前约了见面,督军的事情一定要大少亲自过去吗?能不能缓一缓?”

    韩冉顿时有些为难,来者是客龙少帅和三皇子虽然是晚辈但毕竟是贵客,况且又是提前约定好的。他如果回去禀告督军想必也是能理解的,只是这样一来大少不去他们今天可就要难过了。

    韩冉一脸恳求地望着傅大少,“大少如果不急的话,能不能先去见见督军?督军这会儿心情不大好,想必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以他这两年的经验,这对父子俩说事情基本上都是很快的,极其少见那种一点事情就要商量半天的情况。

    冷飒忍不住失笑,知道傅督军心情不好还劝他们去,也不知道韩副官到底是太耿直还是别的什么。

    “督军怎么了?”冷飒问道。

    韩冉看了一眼傅凤城,道:“督军刚刚去见过夫人了,心情不太好。”

    韩冉心中暗道,督军心情为什么不好大少会不知道么?那份件可是徐少鸣当真他的面亲自交给督军的。

    冷飒看了一眼傅凤城,道:“要不还是去看看吧?”

    傅督军和傅夫人聊得想必不太愉快,虽然说这会儿必然是憋着火但是也正是能看出傅督军态度的时候。

    傅凤城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傅夫人决裂了,那么傅督军的态度就极为重要。如果傅督军还想要护着傅夫人的话,对傅凤城来说也是个麻烦。

    傅凤城看了一眼冷飒没有说话,冷飒看向他问道,“时间赶么?”

    沉默了片刻,傅凤城道:“那就先去吧。”

    韩冉大喜,忍不住对冷飒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三人走到书房门口,韩冉这次却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对两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等到两人走进书房,韩冉还从身后将门给关上了。

    冷飒忍不住暗暗抽了抽嘴角,知道的是傅督军想单独跟他们谈谈,不知道的还以为韩冉要谋害他们呢。

    傅督军没有如往常一般坐在书桌后面,而是坐在书房旁边的小厅里的沙发上。看到冷飒推着傅凤城进来,才回过神来朝着两人招招手道,“过来坐吧。”

    “多谢父亲。”冷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并没有急着说话。她知道今天傅督军找他们来重点是她身边的傅凤城。叫上她大约也只是觉得可以缓和一下气氛罢了。

    果然,傅督军并没有去看冷飒而是直直地盯着坐在轮椅上的傅凤城,傅凤城却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靠着轮椅椅背眼眸微垂盯着自己的膝头看。

    冷飒看着傅督军,从他眼中看到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有愧疚,有无奈,有疲惫,有愤怒,还有悔恨,这些情绪杂糅在一起,一时间反倒是越发让人看不清楚他此时的心情了。

    不知过了多久,傅督军才叹了口气道:“你母亲的那些事情,我已经让人查过了。”

    傅凤城神色淡然,并没有插话的意思。

    傅督军闭着眼睛道:“你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我知道你不单单只是为了给我看这些,你母亲私底下做过的事情,想必也不只这些。早些年我对家里关注的太少了,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这样的。”

    傅督军从前确实没有想过这些,毕竟谁会没事怀疑一个母亲会这么折腾自己的孩子?

    在傅督军看来,母亲远比父亲更会疼爱孩子。傅家原本就是一个严父慈母的家庭,他小时候被傅老爷子打得下不来床的时间绝对比傅凤城这辈子挨得打加起来还多。到了傅凤城这里,老爷子年纪大了也不会对孙子动手了。而他的老母亲却总是会温柔地替他上药,劝父亲不要太严苛。因此他总担心父母会把儿子宠坏了而不是考虑他会不会受委屈。

    他这个做父亲的只是不够关心儿子而已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儿子,傅夫人这样做母亲的再差能差到哪儿去?最多也就是偏心,想要为小儿子争夺一些好处。

    但亲生母子难道还能真的逼死大儿子不成?然而,事实却给了他几个响亮的耳光。

    “你真的决定了吗?”傅督军盯着傅凤城的眼睛,沉声道。

    傅凤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傅督军深吸了一口气一挥手道:“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冷飒有些好奇地看着傅督军,很想问问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傅督军道:“你跟龙家那小子打得什么主意我不管,也不会阻拦你们。但是你记住,无论如何你母亲必须交给我处置,你明白么?”

    傅凤城淡然道:“用不着。”

    “狗屁!”傅督军没好气地道,“你给我听清楚,这件事必须交给我处置,不然你就什么都别干了!”

    傅凤城剑眉微皱正要开口说什么,冷飒连忙抢先开口道:“谢谢爹,我们知道了。”

    “知道了?”傅督军怀疑地看着她,冷飒觉得他的表情是在问“你知道了他知道吗?”

    冷飒微笑道,“真的知道了,谢谢父亲爱护。”

    听了她的话,傅督军紧锁地眉头终于放松了下来。

    有些没好气地瞪了傅凤城一眼,“看看你媳妇儿!当真是不识好歹,劳资是能害你还是怎么的?”

    “”傅凤城不想说话。

    冷飒看着这父子两个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气得仿佛要原地爆炸,只觉得一阵心累。

    傅督军也知道自己儿子就是这个德行,轻哼了一声脸色到底是缓和下来了,看着傅凤城摆摆手道,“行了,不是还有事吗,你们先走吧。”

    冷飒站起身来跟傅督军道别,“那父亲,我们先走了。”说完推着傅凤城就往外面走去。

    出了书房大门,冷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书房,低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傅凤城道,“你还是没有放弃原本的打算?”

    傅凤城看着冷飒淡然一笑,“夫人果然猜到了我原本的打算么?”

    冷飒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那结果应该不是任何人想要看的。”

    傅凤城道:“夫人不用担心,我既然将东西给了老头子自然不会再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冷飒心中默默思考了一下,不知道她跟傅凤城对不好的定义是不是一样的。但是如果傅凤城真的能够改变主意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

    冷飒确实不知道傅凤城会做什么,毕竟她既没有足够的消息,也不是傅凤城肚子里的虫子。

    但是每次傅凤城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隐藏着的令人心惊的煞气却让冷飒有着无与伦比的可怕想象。

    这是一个从枪林弹雨中磨练出来的人对危险天然的感应能力。

    “夫人很高兴?”傅凤城打量着冷飒问道。

    冷飒笑道,“确实是挺高兴的。”

    傅凤城点头道,“夫人高兴就好,我也很高兴。”

    冷飒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她高兴所以他也高兴。

    对上他平静却难得显得温和的眼睛,冷飒不自觉地心跳快了两分。眨了眨眼睛微微侧开了眼睛,冷飒连忙换了个话题,“既然如此,刚才你为什么还拒绝傅督军?”

    傅督军要傅凤城将傅夫人交给他处置并不是因为他偏袒傅夫人,而是为傅凤城避免了犯上忤逆不孝的罪名。

    即便是外人知道暗地里傅凤城做了些什么,但是由傅督军来处置也算是名正言顺,外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另外,傅督军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也表明了一个态度,他相信傅凤城。在他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傅夫人真的做过更过分的事情的时候,他已经选择相信傅凤城了。

    这对傅夫人来说大概是个极大的打击,但是对傅凤城来说却是相当有利的。

    傅凤城淡然道:“不用着那么麻烦。”

    冷飒思索了一下道:“你是不想让傅钰城和傅安言恨督军吗?”

    如果傅督军为了傅凤城而对傅夫人做了什么,傅钰城和傅安言身为傅夫人的儿女怎么可能不恨傅督军?

    当然了傅凤城也跑不掉,不过估计傅凤城也不在乎就是了。

    傅凤城道:“夫人想得太多了,我替他操心什么?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该出门了。”

    “我也要去?”冷飒挑眉问道,傅大少这是被说中了心思不好意思才转移话题的吗?

    “不想去?”傅凤城扬眉问道。

    “去!”冷飒斩钉截铁地道。

    “那就走吧。”傅凤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