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让权?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家要进京?”萧轶然跟冷飒一起漫步在冷家的院子里有些意外地道。

    冷飒挑眉,“你不知道?”

    萧轶然扶额,“我又不跟冷老太爷打交道,哪里会知道他们在倒腾些什么?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三房和冷衍去参加婚礼吗?怎么就变成冷家举家都要进京了?”

    冷飒无语,我还想问你打探点消息呢,你问我?

    萧轶然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睛一转道:“走,咱们找个人打听一下。”

    萧轶然带着冷飒去了客院,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郡王家的庶子萧闵然。

    萧闵然看起来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年轻人,看到萧轶然到来也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再看了看跟着萧轶然一起的冷飒连忙道:“堂兄,大少夫人,你们怎么来了?”

    萧轶然坐下来,一脸亲切和善地拉着萧闵然道:“闵然啊,堂哥问你点事儿。”

    萧闵然连忙道,“您说就是了。”

    萧轶然挑眉道:“你们跟冷老太爷是怎么商量的?怎么就变成冷家整个都要搬去京城了?”

    萧闵然有些惶恐地道,“这个,这个…都是萧总管跟冷老太爷谈的,我……”

    “扯淡。”萧轶然毫不客气地打断,“萧明管着内事厅,谈谈婚礼细节还差不多,他敢跟冷老太爷谈这些事情?”弄不清楚回头回了京城不被他父皇弄死才怪。

    萧轶然缩着脖子不说话,萧轶然伸手圈着他脖子一脸咱们哥俩好的模样,“闵然,我好歹辛苦陪你们走这一趟,这点事情还瞒着我是不是不太够意思?”

    萧闵然有些奇怪地看了萧轶然一眼,这几天他这位堂兄成天往外跑玩得不亦乐乎,可没看出来他哪里辛苦了。

    迟疑了一下,萧闵然还是扛不住萧轶然的死缠烂打低声道,“这个…我确实不知道,我父王派了王府的总管跟咱们一起来的,是他跟冷老太爷谈的。不过我也听了几句,冷家的冷衍要娶京城一个要员的女儿,冷老太爷那边…听说内阁有意请他出任教育部顾问和国立大学文史学院的院长。”

    萧轶然和冷飒对视了一眼,挑眉道:“冷老太爷这是要重新出山?”

    萧闵然道:“冷老太爷年纪还不大。”

    “……”都年过古稀了,还不够大?

    “我怎么没听说这事儿?”萧轶然皱眉问道。

    萧闵然道:“这两天才确定的,很快堂兄应该就会收到消息了吧。”

    萧轶然点点头,问道,“冷老太爷重新出山,是谁在中间出了力?你了别跟我说是你父王。”萧郡王这个人萧轶然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典型地不见着兔子不撒鹰。

    萧闵然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只是隐约听说…安亲王去拜访过张家。”

    萧轶然皱着眉头半晌没有说话,萧闵然连忙道,“这说不准,安亲王跟首相早年关系本来就不错,未必是因为这事儿。”

    “……”

    离开客院,两人一路往外面走去。萧轶然忍不住问道,“这事儿少夫人怎么看?”

    冷飒笑道,“我对这些一窍不通,哪里能有什么看法?”

    萧轶然也不勉强,“行,我就懒得去找傅凤城了,你回去记得跟他说一声吧。”

    冷飒道:“这件事很重要吗?”

    萧轶然叹了口气,道:“少夫人,你觉得…冷老太爷不重要吗?”

    冷飒迟疑了一下,道:“就你们皇室的态度来说,我看不出来有多重要。”萧轶然这个皇子不放在眼里就算了,萧郡王也不见得多将冷家看在眼里。

    萧轶然摇摇头道:“你要知道,冷老太爷当年不仅是帝师,还曾经是在朝为官多年,在读书人中间的声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说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也不为过。而且…他那些门生现在年纪也大都才四五十岁左右,除了那些死在了当年那场变故中以及真正没落了的,剩下的人,你觉得现在都是些什么身份?”

    冷飒蹙眉道:“但是这些年……”

    “冷老太爷当年是坚定的保皇党,而且比皇室更加激进,最后连自己最看重的大儿子都赔进去了。所以当年安亲王退位之后他才愤而离京的。这些年,无论是皇室还是内阁或者是一些手握重权的人都盯着冷家呢。冷老太爷若是能一直就这么熬到死,冷家自然也就顺其自然没落了。但如果他重新出来,只怕也还是会有不少人肯给他面子的。如果真的是张家出面……”

    冷飒了然,那就代表内阁对冷家的态度变了。

    “对陛下会有影响吗?”冷飒问道。

    萧轶然摊手道,“不好说啊,不知道。”

    冷飒道:“我知道了,回去我会跟傅大少说的。”

    萧轶然有些怪异地看着她,“你现在竟然还叫傅凤城傅大少?”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她,“你们俩不会是……”

    冷飒无比淡定地道,“哦,这是情趣,你这种单身狗不懂。”

    “……”单身就单身,怎么还狗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冷飒回到傅家才刚进门就被叫去傅夫人的院子里,虽然傅夫人被傅督军勒令不能出门,但她毕竟还是傅家的夫人傅凤城的亲娘,她指名要见冷飒,冷飒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等冷飒过去了才发现,傅夫人并不是单单要见她,而是将傅家的四个少夫人都叫过去了。

    只是冷飒还没有到,郑缨三个就只能坐在大厅里干等着。见到冷飒进来,三人都不由地松了口气。

    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还好,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就算平时养尊处优坐一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郑缨可就遭罪了,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坐在这里腰酸背痛不说还不能表现出来。

    即便是平时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也并不怎么待见郑缨,这会儿看着她的神色也忍不住多了几分担忧了。

    万一郑缨出了什么事,说不定还要怪罪到她们身上呢。

    “大嫂,你来了。”二少夫人站起身殷勤地迎了上来,这样的举动自然引得旁边的郑缨和三少夫人侧目。

    不过两人也都知道二少傅应城如今正跟着冷飒做事,二少夫人对她殷勤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少夫人心中有些羡慕,只是想起自己丈夫的样子又不觉有些黯然。

    冷飒摆摆手道:“别客气,都坐吧。母亲招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三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摇头,她们只接到傅夫人派人来说要她们过来,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就连身为傅夫人亲儿媳妇的郑缨都不知道,更何况是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

    郑缨微微蹙眉,同样有些担心,“大嫂,你觉得娘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冷飒摇摇头并不怎么在意,“想必是母亲觉得无聊了,想要有人来陪着说说话而已,不用担心。”

    三人见她说的云淡风轻,心中却不怎么相信。

    傅夫人向来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今被督军关了禁闭心情能好才怪,特意招她们过来聊聊天?谁信呢?

    这一次傅夫人倒是没有让她们继续等下去,很快就出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冯雯雯,冯雯雯看上去有些憔悴显然这两天过得也不怎么好。

    “母亲。”

    “夫人。”看到傅夫人进来,四人纷纷叫道。

    傅夫人点了点头,目光在冷飒身上顿了一下才淡淡道:“都坐吧。”

    “谢母亲。”四人重新坐下之后,二少夫人心直口快地问道,“夫人招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傅夫人扫了她一眼,淡淡道,“怎么?我不能找你们过来陪我说说话了?”

    二少夫人连忙陪笑道,“夫人说笑了,您要找我们说话我们自然随时都该陪着的。”

    傅夫人轻哼了一声,淡淡道:“放心吧,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耐烦陪我这样的老太婆,不会勉强你们的。”

    傅夫人的心情果然不好。

    三少夫人在心中暗暗庆幸没有主动撞上去触傅夫人的霉头。

    二少夫人赔笑道:“那…夫人的意思是?”

    傅夫人淡然道:“我如今这个样子你们也知道了,我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说一说家里的事儿。”

    四人都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傅夫人是什么意思。

    二少夫人脸色微变,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夫人,您现在虽然不方便出门,但是家里的事情还是……”

    傅夫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二少夫人识趣地不再多话了。

    她也明白今天的主角绝不可能是她和三少夫人,傅夫人叫上她们俩也不过是用来做陪衬罢了。

    郑缨也有些为难,她当然也想要管家,但是她同样也清楚傅夫人根本不可能心甘情愿地让权,更何况她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做这些事情。

    因此,在场的众人到是冷飒显得最为淡定。

    傅夫人看向冷飒,“你怎么说?”

    冷飒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强忍住了想要打呵欠的冲动,道:“我无所谓啊,母亲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不过…我要照顾大少,平时事情也比较多,恐怕不能为母亲分忧。”

    傅夫人定定地盯着冷飒,其他人也忍不住齐齐看向她,瞬间想起了上次她也是这么推脱的。

    显然她对这些事情真的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对于她们这些少夫人都忍不住渴望的权力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傅夫人皱眉道:“你身为傅家大少夫人,这也是你分内的事情,怎能这么懒惰随意推脱?”

    冷飒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真的想给我,我要是真的接了还不知道有什么麻烦等着呢。

    “母亲见谅,不过我觉得家里这些事情管家能够处理好,真有重要的事情再汇报给您决定也不迟,实在没有必要非得有人亲力亲为地盯着。”

    傅夫人淡淡道:“按规矩,娶了儿媳妇这些事情本来就该你们来打理了,我如今这样也懒得见人。行了,也别说我偏心,你们自己商量吧这事儿谁来接手,你们年纪都还小难免不周到,其他人也可以当个副手帮衬着。”

    郑缨扶着肚子低头沉思着没有表态,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也不敢开口。

    冷飒靠着椅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显然也没有打算说什么。

    傅夫人脸色微沉,看向二少夫人,“老二媳妇,你怎么说?”二少夫人干笑道:“夫人,这些事情哪里是我能插嘴的,我自然是听夫人的吩咐。”

    傅夫人冷哼了一声,看着冷飒道:“既然如此,按规矩还是应该由嫡长媳负责。以后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其他人要好好辅佐你们大嫂,明白么?”

    “是,娘。”郑缨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说什么。

    “是,母亲。”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也连忙应了下来。

    冷飒微微挑眉,有些搞不明白傅夫人这是想要做什么了。

    不过她也不在意,管家这种事情她在冷家自然也学过一些,精通是不可能精通的,但总有人比她更擅长不是么?

    “多谢母亲信任,我明白了。”

    傅夫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既然明白了,就好好把家里管起来,不要让我和督军失望。”

    冷飒点头,“是,我……”

    话还没说完,就有人匆匆跑了进来丝毫来不及顾忌还有四位少夫人坐在这里。

    傅夫人显然也对自己的人无礼的行为有些不满,只是不等她说什么进来那人就已经着急地开口道,“夫人,大少来了!”

    傅夫人皱了皱眉,“来就来了,急什么?”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傅夫人不耐烦地道。

    “大少是带着冯三一起来的!”话音刚落,傅凤城已经到了门口了。

    傅凤城坐在轮椅里被夏维安推着进来的,身边跟着的徐少鸣手里却拎着一个血糊糊的人。

    在他们身后,还有两个人押着一个被绑得像个粽子的男人。

    “傅凤城,你这是想要做什么?”傅夫人脸色顿变,厉声道。

    傅凤城却并没有回答傅夫人的话,而是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冷飒,夏维安立刻会意将轮椅推到了冷飒身边才躬身站在了一边。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在这里?”傅凤城低声问道。

    冷飒道:“刚进门母亲就让人召我过来了,母亲说要我管家。”

    傅凤城道:“你喜欢吗?”

    冷飒诚实地摇头,“不喜欢。”

    “那就不要。”傅凤城断然道。

    冷飒点点头,她也不想要。

    现在不是古代那种高门大户,女人闲着没事干而且掌握中馈的当家主母真的掌握着不小的权力。

    现在所谓的管家,真的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已,外面的事情内宅妇人压根插不上手,真要当贤内助也早不是傅夫人这样的当法了。

    “傅凤城!”傅夫人被傅凤城如此无视哪里还能忍得住,厉声道。

    傅凤城看了一眼徐少鸣,徐少鸣立刻上前一步将手中的人往地上一扔。

    那人浑身上下伤痕累累,鲜血几乎将衣服都染红了。被扔丢到地上一滚,地上也顿时被染红了一片。

    坐在一边的几个女眷忍不住惊呼出声,郑缨更是扭过了头一副强忍呕吐的模样。

    傅夫人看着滚到自己脚下的人,眼眸骤然一缩,目光定定地落在那人脸上。虽然脸上同样沾满了鲜血和灰尘,但傅夫人依然能清晰地认出来,那人就是冯三。

    只是此时冯三的神情却不再是以往的恭敬顺从,而是充满了仇恨和愤怒死死地瞪着她。

    傅夫人定了定神,强压下心中的惊骇移开了目光看着傅凤城,“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凤城拉着冷飒的手坐在一边并没有回答傅夫人的问题,倒是旁边的徐少鸣恭敬地笑道,“还请夫人见谅,先前的事情只是我们跟这位…冯三开个了玩笑而已。大少已经严厉地批评过我了,因此我也立刻就将人给放了。没想到今早他却又找上了我,说是被人追杀了。属下觉得先前是有些对不住他,他又是夫人的心腹,这才将他带了回来请大少和夫人定夺。”

    “开玩笑?”傅夫人冷声道。

    徐少鸣小道,“是啊。”

    傅夫人垂在身侧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显然是被气得。

    “娘……”

    见傅夫人气得仿佛快要失控了,郑缨不得不出声提醒。傅夫人现在被督军禁足了,无论如何也不好再做出什么不智的举动了。

    傅夫人冷笑了一声,道:“那我还得谢你们了,既然人带回来了就先下去治伤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徐少鸣微微挑眉并没有多话,倒是地上的冯三看到朝着自己走过来想要将他带下去的人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大少…大、大少,救命啊!”

    傅夫人脸色一沉,“冯三,你说什么!”

    冯三有些战战兢兢,但是面对傅夫人冰冷的视线以及傅凤城冷漠的表情却不得不鼓起勇气大声道,“夫人,我为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你却派人来要我的命,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告诉大少了,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傅夫人脸色阴沉,却并没有发作。反倒是冷声道:“哦,你倒是说说看,我做了什么事?”

    傅凤城终于开口说了今天第一句对傅夫人说的话,“母亲,冯三说的事情,我都已经转给父亲了。”

    傅夫人一愣,脸色瞬间变得僵硬而苍白。

    “你到底跟督军说了什么?!”傅夫人盯着傅凤城怒道。

    傅凤城微微蹙眉,道:“您觉得呢?”

    “碰!”傅夫人一把抓起桌边的茶杯砸在了傅凤城脚边的地上。茶杯碎裂,碎片甚至飞溅到了地上的冯三身上。

    “傅凤城!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傅夫人厉声道,“当初真该在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你!这些年我竟养了个冤孽!”

    傅凤城淡然道,“这句话,母亲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傅夫人被噎得哽了一下,咬牙道:“你以为我出了事你就能好了?”

    这句话应该也说过很多次了,冷飒在心中暗道。

    傅夫人大约也就是仗着这一点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在乎这个,傅凤城显然并不在乎。

    “夫人,大少,打扰了。”韩冉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门口恭敬地对众人点了点头。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看了众人一眼恭敬地道:“督军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夫人,还请大少和各位少夫人暂时回避。”

    傅凤城没有回话,直接侧首对冷飒道:“我们先回去吧。”

    冷飒早就对这里不感兴趣了,当即站起身来道:“走吧!”

    傅凤城看了一眼地上的冯三,对韩冉道:“这个人还有外面那个,都交给你了。”

    韩冉恭敬地对他抬手敬礼,“是,大少。”

    傅凤城没有再多看傅夫人一眼,对站在一边的夏维安点了点头,夏维安立刻上前推着傅凤城走了出去。

    一行四人走出大厅,里面传来了冯三的呼救声和傅夫人的怒骂声交织。

    “大少!别丢下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知道的都说了啊。”

    就是因为你都说了,所以才没有利用价值了啊。冷飒在心中暗想道。

    “傅凤城,你会招报应的!”傅夫人怨毒地诅咒着。

    冷飒侧首看了傅凤城一眼,他依然面无表情好像没有听到亲生母亲在诅咒他一般。只是握着冷飒的手更用力了一些,冷飒在心中叹了口气,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傅凤城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走吧。”

    冷飒点头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