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软禁(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夫人一大早就脸色阴沉地坐在大厅里,眼底隐隐跳动着焦躁和担忧。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即便是在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还在的那些年,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想起昨天的事情,傅夫人依然还气得浑身发抖。

    督军竟然真的在半点证据都没有情况下就软禁了她!

    虽然傅督军只是说让她不要去傅凤城的院子那边了,但是底下的人却还很能领回傅督军的意思的。

    今天一早傅夫人就试过了,除了不能去傅凤城的院子里,在府中她还是自由的。

    但是…她不能出大门!

    傅家的当家夫人连大门都出不了,这跟软禁有什么区别?!

    傅夫人忍不住想起了冯三,冯三昨天被徐少鸣带走了。但是…他真的死了吗?

    “夫人。”一个穿着下人服饰的男人走进来,走到傅夫人身边低声道:“夫人,徐少鸣一早去见大少了。”

    傅夫人眼神一厉,定定地盯着眼前的人。

    那男人低头道,“夫人恕罪,徐少鸣直接去见了大少和大少夫人,当时旁边没有外人。”大少院子里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就连大少夫人身边的两个丫头都不是走府里的路子招来的,他们根本就插不进手。

    傅夫人咬牙道,“派人给我盯着徐少鸣!”

    男子连忙点头称是。

    “夫人,四少夫人来了。”傅夫人院里的管事站在门口恭敬地禀告道。

    傅夫人垂眸思索了一下道:“让她进来吧。”

    郑缨扶着春娟的手,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护着腹部走了进来。

    昨天府里发生的事情郑缨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并没有过来掺和。她的肚子已经七个月了,医生说情况并不太好不小心一点可能会早产。

    这些日子下来郑缨也明白傅夫人的脾气,并不想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只是昨天能当成不知道不过来,今天再不来看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娘。”

    傅夫人阴沉着脸看着郑缨和她的肚子,郑缨的笑容也不由得有些僵硬,不太明白傅夫人想要做什么。

    好一会儿,傅夫人才对她招招手神色也变得和蔼起来,“快要生了吧?”

    郑缨微微低头有些羞涩地道,“还有一个多月。”

    傅夫人点点头,“好,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咱们傅家的嫡长孙。好好养着,我和督军都会高兴的。”

    郑缨微笑道,“是,阿缨知道,多谢娘教导。”

    傅夫人不再说话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郑缨小心地打量了一番她的表情,小声道:“我看娘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傅夫人冷笑一声道:“我现在哪里睡得着?”

    郑缨道,“娘是在担心大哥的事情?”

    傅夫人打量着郑缨,这话听起来没毛病但是仔细想想其实根本不知道郑缨到底在问什么,或许郑缨自己也不知道。

    傅夫人微眯着眼睛道:“是啊,确实是有些担心。”

    “督军!督军!”门外传来了下人有些惊恐地声音,显然是傅督军来了。

    郑缨心中一沉,暗叹自己恐怕来得不是时候。

    傅夫人眉心也是一跳,站起身来还没来得及迎出去,傅督军高大魁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了。

    比起傅凤城的挺拔清瘦,傅督军虽然同样出身军旅这些年却显得富态了很多。

    此时他突然出现在大门口,气势逼人更像是一下子将大门给严严实实地堵住了一般。不仅外面的人不敢进来,里面的人也倍觉压力。

    “督军……”

    傅督军扫了一眼正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的郑缨,顿了一下显然是在压制火气,沉声道,“老四媳妇,你先回去。”

    郑缨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傅夫人,傅夫人抬起下巴淡淡道:“阿缨是我儿媳妇,督军有什么话就直说,用不着避着她。”

    傅夫人都这么说了,郑缨自然也不敢说要走了,虽然她真的很想赶紧离开。

    傅督军冷笑了一声道:“这是你说的,行!”

    “韩冉!”

    被傅督军堵在门外的韩冉这才跨步进来,走到傅督军身侧恭敬地双手奉上了一份文件。

    傅督军拿在手里看也不看直接甩向了傅夫人。

    傅夫人被砸得后退了一步才接住了落在自己身上的文件,“这是什么?”

    傅督军脸色阴沉,“我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是我这些年对你太放任了,才让你得意忘形生出了这么大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对我儿子?你是不是忘了…没有他,你这个傅家当家夫人的位置现在还不知道是谁的!”

    傅夫人抓着文件的手抖了抖,却还是强作镇定,“我不知道督军在说什么,我这些年为了傅家兢兢业业,原来在督军眼中还抵不过生了一个孩子么?就算我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也是他娘,督军为了这点事情来发作我,是不是太可笑了!”

    傅督军今天却显然不吃这一套,冷声道:“你竟然还知道你是他娘?傅家的当家夫人多得是人能做,多得是人想做!孩子多得是人能生,你最好自己好好回忆一下,你当年坐上这个位置到底是因为什么。”

    傅夫人的手用力抓着手里的东西,似乎在极力稳定着自己的情绪。

    深吸了一口气,傅夫人也露出了一个冷笑,嘲讽道,“是啊,多得是人能做想做,可惜…督军希望的那个人却不屑一顾。若不是因为这个…别说是一个傅凤城,就算我再生十个八个又有什么用?我确实是应该好好谢她的。”

    “冯、君、媛!”傅督军盯着傅夫人冷声道。

    傅夫人道:“督军终于记起我的名字了?”

    这二十多年来,傅督军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开头几年夫人这个称呼确实让她感到满足,但时间久了她却忍不住怀疑,傅政到底记不记得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

    傅督军能纵横安夏这么多年,自然不是会被轻易激怒的人。

    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眼神淡漠地看着傅夫人道:“你觉得委屈,可以把这个位置空出来。好好看看这上面的东西,最近就不要到处走动了,好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吧。夫人既然觉得辛苦,这些琐事自然有人来处理。”

    傅夫人死死地瞪着傅督军,“傅政,你别欺人太甚!”

    傅督军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欺人太甚?他傅政欺人的时候她只怕还没有见识过。

    “好好看看上面的东西,我等着夫人解释,如果解释不清楚…你就不用出来了。”傅督军道,“你放心,傅夫人的位置还是你的。只要老大在一天,你永远都是傅家的夫人,我傅政明媒正娶的夫人。”

    说完傅督军便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了,韩冉看了一眼大厅里已经有些呆滞的郑缨和脸色阴沉的傅夫人,也转身跟了出去。

    谁能想到,真正能保证傅夫人地位稳固的到头来还是大少。督军显然还没有放弃大少的意思,也不知道夫人折腾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傅督军带着人离开,大厅里顿时变得静悄悄一片。

    郑缨心中忐忑不安地站在一边,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傅夫人也还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那份被傅督军抛过来的文件,死死地盯着已经空荡荡的门口。

    方才傅督军话里透露的意思让郑缨有些胆战心惊。

    “娘,你……”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傅夫人,郑缨还是迟疑着低声道。

    傅夫人抬头扫了她一眼,冷声道:“你先回去。”

    “可是娘…您……”

    傅夫人道:“死不了!”

    郑缨也不想多留,当下也不敢说什么,连忙低声向傅夫人告退,脚步明显有些急促地走了出去。

    大厅里,傅夫人终于慢慢地坐了下来。低头翻看着手里的东西,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起来。

    只是难看之中,隐约还有几分淡淡的放松。

    这份文件上记录的大多都是这些年来她跟傅凤城之间的事情,从这上面看她确实不是一个好母亲。

    但是,那又怎么样?

    谁规定她就一定得当一个慈爱温柔的好母亲的?

    冷落,斥责,针对,刁难,甚至谋划傅凤城手里的产业,破坏他的婚事?

    也就仅此而已。

    傅政要是还能有什么更厉害的证据,哪里会对她这么客气?

    只是这些…傅政又能对她怎么样?休了她?让他的宝贝儿子有一个不名誉没有身份的亲娘?变成一个比那几个庶子都还不如的东西?把那两个老东西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跟她离婚?就算离了婚…傅凤城也还是她的儿子。

    傅夫人随手将手里的文件扔在了桌上,咬牙道,“傅政,咱们走着瞧!”

    此时的傅夫人并不知道,对她最大的恶意来源并不是她的丈夫。

    而是,她的儿子——傅凤城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