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别走!(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见傅凤城已经平静下来了,起身准备下床给他倒杯水。才刚刚移动了一下就被傅凤城紧紧抱住了,傅凤城神色疲惫地靠着她,“别走。”

    冷飒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手。而是伸手轻轻拍了拍他道:“我去给你倒杯水,腿还疼不疼?要不要吃点药再好好睡一觉?”

    傅凤城道:“不用,没事了。”

    冷飒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傅凤城若是像平时一样高冷霸道还时常说一些让人想照着那张俊脸怼他的屁话,冷飒能比他还不当人。

    但是此时的傅凤城看起来却无比虚弱疲惫,身上的煞气还没有完全散去,但在此时的冷飒眼中却莫名觉得眼前的傅凤城仿佛一只弱小可怜的小动物。

    这些自然是冷飒脑补出来的,傅大少哪怕血流殆尽的时候,都还是一头猛兽。

    “我做了一个梦。”傅凤城将自己的头枕在冷飒的腿上,闭着眼睛慢慢开口道。

    冷飒伸手抹了抹他的额头,沾了一手的汗,“梦到了什么?”

    傅凤城低笑了一声,“梦到…我把所有人都杀了。”

    “……”冷飒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所有人?”

    “是啊。”傅凤城道,“梦里的…所有人,漫山遍野都是尸体……只有我一个人活着。”

    “还有呢?”冷飒轻声问道,这显然确实只是一个梦。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才慢慢道,“好大的雨…好冷啊……”

    冷飒伸手遮住他的双眼,随手扯过扔到一边的薄被给他盖上,道:“不冷了,睡吧。”

    傅凤城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却没有将她的手拉开,声音淡淡的仿佛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冷明玥,你不怕我吗?”

    冷飒偏着头看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怕什么?”

    傅凤城笑道:“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杀掉所有的人。”

    冷飒道,“想想不犯法,只要你没真的做,我为什么要怕?再说了…你现在打得过我吗?”

    傅凤城低低地笑了起来,冷飒低头看着他。

    她不善于猜测人心,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那低低的笑声里却没有半分的欢愉。

    冷飒轻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傅凤城,不要让不在意的人伤害你。你如果真的输给那些人,是想在黄泉之下听他们嘲笑你的声音吗?”

    “你知道什么?”傅凤城喃喃道。

    冷飒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会将所有人的敌人踩在脚下不会为他们多花费半分心思。”除了自己的亲人,这世上最可怕的伤害从来都不是来自敌人的。

    “忘掉刚才的梦,睡吧。”冷飒轻声道。

    “别走。”傅凤城道。

    “嗯,我不走。”冷飒轻声道。

    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平静,渐渐地呼吸变得平缓起来。

    看着枕着自己腿上沉睡的人,冷飒指尖轻轻滑过他眉梢那道疤痕,抬起手轻轻摩挲着有些潮湿的指尖已经完全失去了睡意。

    侧身从身后取过先前扔到一边的文件,冷飒就着灯光继续翻阅起来。

    清晨,傅凤城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的灯依然还亮着。但是看外面的光线就知道,外面也早已经天亮了。

    傅凤城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早上八点了。这个时间对很多人来说还算早,但是对傅凤城来说却已经很晚了。

    傅凤城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中还在沉睡的冷飒,她沉静的睡颜秀眉微皱着仿佛在梦中也有着什么难解的困扰。

    身后的空位上放着一叠厚厚的有些凌乱的文件,显然是还没有看完就睡着了。

    傅凤城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浓密微卷的睫毛下是一片淡淡的青影。

    目光慢慢滑落到垂在一边的手腕上,原本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几道指痕无比清晰,显然是被人用力捏住手腕所致。

    冷飒虽然看着相貌精致美丽皮肤白皙如玉,但并不是那种特别娇弱碰一下都会留下印记的体质,会留下这么重的痕迹可见抓住她手的人确实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傅凤城垂眸,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却丝毫没有用力,睡梦中的冷飒也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傅凤城微微一怔,想起了昨晚身边那一团淡淡的暖意。

    自从伤势再次恶化,他就重新陷入了源源不断的噩梦中,时时刻刻都感觉到浑身上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以傅凤城的理智和心性坚韧并非分不出来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但是他却总是难以醒来甚至会忍不住深陷其中。

    更甚者,他渴望像梦中一样的杀戮。

    只有昨晚,那低沉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夜空中传来,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将他从梦境中拉了出来。

    后半夜他难得睡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好觉,怀中的温暖让他远离了噩梦得到了久违的安眠。

    傅凤城低头打量着她,眼神幽深,“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不走呢?”

    “大少,大少夫人。”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虽然傅凤城立刻就想要制止却还是晚了,冷飒在他怀中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傅凤城冷飒楞了一下很快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坐起身来有些担心地道,“你什么时候醒的?还是很疼?”

    “刚醒,没事了。”傅凤城淡淡道。

    “大少,少夫人。”门外徐少鸣迟疑了一下再次敲了敲门。

    冷飒起身去了洗漱间,傅凤城坐起身来淡淡道,“进来吧。”

    徐少鸣这才推门进来,看到傅凤城脸色竟然不太差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大少。”

    傅凤城微微点头,“怎么样了?”

    徐少鸣点点头,双手将手里的文件呈上。

    傅凤城将文件放在腿上轻轻敲了敲并没有急着看,而是抬头看着徐少鸣,“人呢?”

    “还在牢里,还有一口气。”徐少鸣道,大少吩咐了人不能死,他们怎么着也得留一口气。

    傅凤城唇边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把他给放了。”

    徐少鸣一愣,“大少?这……”抓了又放,这…

    徐少鸣突然看了一眼傅凤城膝上的那一份文件瞬间了然,“大少的意思是将人送回来?”傅夫人会相信冯三什么都没说吗?当然不会,毕竟冯三确实没撑住甚至都没能撑多久。可见平时也不是什么硬骨头,傅夫人自己想必心里也是有数的。

    傅凤城摇头,“不,扔在大街上就行了,通知夫人一声。”

    “属下明白。”徐少鸣点头道,“那接下来了……”

    傅凤城翻开文件第一页扫了一眼,“抓冯继业。”

    “……”我怀疑您是直接点了文件上出现的第一个人名。

    “是。”

    冷飒洗漱完,换了身衣服从衣帽间走出来徐少鸣正要告退离开。

    “少夫人。”

    冷飒点点头,“徐副官这一大早可真是劳累。”前几天才受过伤,昨天被人给绑了,今天一大早还兢兢业业来汇报工作。

    徐少鸣笑道,“少夫人言重了,分内之事,属下告退。”

    “去吧。”傅凤城淡淡道。

    看着徐少鸣出去,傅凤城对冷飒招招手等她在床边坐下才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冷飒看了一眼,“冯三的口供。”

    傅凤城有些意外,“徐少鸣跟你说了?”

    冷飒笑道,“一定要他说我才知道?如果冯三真的死了,干嘛要那么快把尸体带走?替夫人处理善后吗?”

    那么突兀地带人闯进去,杀了人直接拉走连尸体都不给留,做的也太明显了一些。

    傅夫人未必不会怀疑,只是她没有办法而已。

    说到底,傅夫人这样的人难对付也好对付。

    难对付是因为她是傅家当家夫人,傅凤城的亲娘,只要她没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至少傅凤城明面上真的不能拿她怎么样。

    说好对付,是因为她除了傅家后院这点权力,其实拥有的东西并不多。硬碰硬,她绝不是傅凤城的对手。只要傅凤城不迫于孝道对她妥协,她真的没法拿傅凤城怎么样。

    傅凤城道,“夫人果然聪明过人,看吗?”

    冷飒道:“你看完了?”这份口供不薄,傅凤城应当不会这么快就看完才是。

    傅凤城神色淡漠,“我用不着看,夫人看完告诉我即可。”

    冷飒看了看他,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文件。昨晚她已经看了不少东西了,今天再多看一些也受不了什么刺激。

    但是傅凤城…昨天突然发烧,恐怕和昨晚她看的那份东西也脱不干系。

    二十多页的内容,冷飒却没有花费太多的事情。

    合上了文件,冷飒声音微冷淡淡道:“这些口供,恐怕还不太够。”

    冯三招供的确实有不少傅夫人对付傅凤城或者给傅凤城使绊子的事情,但是想要就此让傅夫人无法翻身只怕还差点意思。

    至少冷飒原本怀疑傅夫人跟傅凤城去年受伤有关,这上面就半点都没有吐露。

    要么是冯三真的不知道,要么是审讯的人手段不行。

    傅凤城合上了文件,放到一边跟床上之前那一堆扔在了一起,淡淡道:“够了。”

    冷飒挑眉,“你确定?”

    傅凤城道:“就算不够,我也能变得够了。这几天…夫人就好好看戏吧。”

    冷飒深深地望了傅凤城一眼,道:“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