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大少的噩梦(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另一边傅督军的书房里气氛却显得无比凝重,韩冉站在一边心中也忍不住暗暗叫苦。傅督军不是个温和可亲的性子,但是跟在他身边的人也不觉得有多难过。

    毕竟对于大多数有本事的人来说,一个雷厉风行的上司绝对比一个一句话转三个弯儿,一分钟变三次脸的上司要好相处多了。

    韩冉虽然在傅督军身边还没有几年,却也大致摸清楚了傅督军的脾气。

    只要别自作聪明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把分内的事情都办好了,不管再生气傅督军是不会拿身边的人撒气的。

    这一点其实傅大少跟傅督军很相似,外人都说傅大少不好相处,但是韩冉是知道的,徐少鸣夏维安这些人为什么对傅大少忠心耿耿,不就是因为傅大少对身边的人好么?

    反倒是傅夫人那样吃斋念佛看着优雅端庄时不时还要打赏奖励身边的人的,傅夫人院子里的丫头佣人可没少当出气筒。

    但是这会儿,傅督军身上冒出来的阵阵寒意,即便是知道傅督军不会拿自己撒气韩冉也觉得有点承受不住。

    “去查查夫人的事情。”许久傅督军才冷声道。

    韩冉一愣,“督军的意思是……”

    这个意思可太过宽泛了,查什么,查到什么程度?怎么查?都是有讲究的。

    堂堂督军夫人,也不是给人随便乱查的。不是谁都有胆子像傅大少那样直接去夫人院子里抓人杀人。

    这些年傅夫人管着傅家没出过什么幺蛾子,又生了三个儿女,傅督军一贯是对傅夫人很是尊重的。不至于整天疑神疑鬼背地里查自己老婆,他要真这么小的心眼儿,要被查的就不只是他老婆了。

    傅督军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仔细查!重点查这几年她跟老大的事情。”

    韩冉恭敬地点头,“明白了,督军。”

    “去!”傅督军道。

    韩冉点点头,敬了个礼转身出门去了。

    走出门外,回想起方才离开的时候傅督军冷漠的神色,韩冉忍不住暗暗在心中吸了口气。

    傅家后院安静了这么多年,这是要起风了啊。

    雍城的秘密监狱中,百无聊赖的犯人们兴致勃勃地看着徐少鸣拖着一个人从外面进来。

    真的是拖着,那人躺在地上领口被徐少鸣拽着就这么一路拖着往前走,一路上都留下了被拖拽出来的血迹。

    “哟哟,徐副官,这是哪路倒霉鬼犯在傅大少手里了啊。”有个犯人趴在牢房栏杆上,饶有兴致地问道。

    他们这些人被关在这里,出是出不去,死好像一时也死不了,时间长了倒是跟时不时来这里的人混了个脸熟。

    徐少鸣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又低头去看被他拖着的人,冷笑了一声道,“这是不长眼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

    “…傅凤城那小子腿都瘸了,火气还这么大?”有人小声嘟哝道。

    徐少鸣扫了那说话的人一眼,倒是没有计较拖着人往里走去了,身后牢房里的人纷纷下注赌那倒霉鬼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徐少鸣将手里的人扔进了一间空荡荡的审讯室,那人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来,神色惶恐,“这是什么地方?”

    徐少鸣走到房间里的书桌后面坐下,打开了一个本子翻了翻,之后才拿起放在旁边的笔写了几个字,“冯三,本名叫什么?”

    那倒霉鬼正是已经“死了”的冯三。

    冯三也以为自己死了,毕竟他是真的被徐少鸣给崩了一枪。

    但是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被人关进了一个黑乎乎狭窄幽暗的地方,胸口的伤并不算严重至少死不了人。

    这会儿冯三哪里会不知道自己是被徐少鸣给绑架了?

    见他不配合,徐少鸣放下笔对他笑了笑,“我劝你老实交代,反正现在对外人来说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就算再死一次也没有人会管的。”

    “你……”

    徐少鸣道:“没错,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你,但是现在…我还坐在这里。你觉得夫人会为了你对我怎么样吗?”

    “不可能!”冯三忍不住跳起来道,站在一边的两个年轻人立刻上前将他的双臂扣倒身后将人压跪倒在地上,“夫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死定了!”

    徐少鸣把玩着手里的笔,“做什么白日梦呢?你一个给夫人跑腿的狗腿子,还指望夫人为了你跟大少起冲突?你要是没死可能夫人还会救你,你都死了,还指望夫人做什么?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是你仅剩的还能活着的价值。不然,我只好当你是真的死了再换一个有价值的人来。”

    “你想吓唬我?我也不是被吓大的!”冯三冷笑道。

    徐少鸣点点头,对两个年轻人打了个手势,“让夫人身边的人看看你们的手段。”

    两个年轻人笑道,“徐副官尽管放心,咱们这儿来的硬骨头多了,这个还排不上号。”

    这狱中不是没有他们对付不了的硬骨头,但那些是什么人?眼前这个又怎么能比得上?

    徐少鸣站起身来,“辛苦兄弟两个了,我先出去转转。”

    临走时徐少鸣还似笑非笑地看了冯三一眼,“我要是你,就放聪明点。”

    冯三被他看得浑身冰凉,还想要一句顶回去徐少鸣却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幽暗的雨夜,倾盆大雨打在身上让人浑身上下冰凉刺骨,如坠冰窟。

    傅凤城不知道自己在雨里躺了多久,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

    那种冰冷的刺痛让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去,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

    在他的记忆中,初冬的北方很少会有这么大的雨。但是此时上天就仿佛是故意在与他作对一般,瓢泼大雨毫无留情地砸在他身上。

    不远处一个穿着雨衣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明明雨声大作对方的声音却清晰无比地传入他的耳中,“啧,都说北龙南凤天之骄子,连亲娘都容不下你,傅大少,你算什么天之骄子?”

    “砰!砰!砰!”

    “傅凤城!傅凤城!”

    冷飒有些焦急地看着靠在她身边的人,傅凤城浑身冰冷脸色苍白,甚至整个人都在簌簌发抖。

    一双剑眉紧紧地皱着,额头上去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仿佛是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魇之中。

    但是傅凤城这样的人,又到底要多么可怕的梦魇才能让他变成这样?

    “傅凤城!”

    冷飒搂住她,一遍一遍叫着。

    但是傅凤城却仿佛已经彻底沦陷在梦魇中,根本听不到冷飒的声音。

    原本惨白的面容渐渐冰冷起来,冷飒却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原本的颤抖似乎也慢慢停止了,即便是闭着眼睛沉睡的面容却不是平时的平静而是杀气四溢。

    梦中的傅凤城眼底一片血红,同样的雨夜中,同样的荒野,地上躺着数不清的尸体凌乱随意地铺散到雨幕的尽头。

    方才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人已经躺在了地上,大雨将鲜血冲走他身上却总有鲜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仿佛永远都流不尽一般。

    傅凤城已经忘记了不久前他的腿中了枪,所以他才在雨中躺了那么久。

    此时他已经站起身来,手里拎着一把长刀刀锋染血。他提着刀一步一步朝着那人走过去,双腿依然在不停的流血却似乎对他行走没有任何影响。

    地上的人睁大了眼睛瞪着傅凤城,笑容狰狞。

    “连亲娘都容不下你,你怎么还不死?”

    “你怎么还不死……”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你怎么不去死?!”女人尖锐的声音划破时空和雨幕传入他的耳中,傅凤城眼神冰冷地看着地上的男人,举起手中的长刀毫不犹豫地一刀刺了下去。

    “傅凤城!傅凤城!”

    冷飒看着神情越来越恐怖狰狞的傅凤城,不再犹豫伸出手在他身上几个痛处捏了下去。

    原本紧闭着眼睛的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冷飒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一双充满了暴戾和阴狠的暗红眼眸。

    “傅凤城!你给我清醒一点!”

    傅凤城刚抬到半空中的手顿了一下,定定地盯着冷飒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沙哑地道,“是你?”

    “醒了?”冷飒看着她道。

    傅凤城闭上了眼睛,他从冷飒眼中看到了自己可怖的表情。

    “醒了就好。”冷飒松了口气道,“没事吧?”

    傅凤城慢慢放下来的手紧紧搂住了冷飒,“没事。”

    冰冷的仿佛浸在冰水里的身体渐渐开始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