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栽赃陷害?(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督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夫人带着这么大一群人来儿子的院子里,傅凤城还直接开枪打了夫人的人?

    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几个人怪异的眼神,傅督军恨不得把屋子里的人都拉出去突突了。

    冷哼了一声,傅督军跨进房间里冷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想要做什么?”第一句话就是问傅夫人的。

    傅夫人刚刚被吓了一跳正惊魂未定,脸色十分难看,冷笑了一声道:“督军问我干什么?怎么不问问你儿子干了什么?”

    傅督军扭头去看傅凤城,却看到他脸上的掌印。

    “你打的?”傅督军问道。

    傅夫人微微抬起下巴,冷声道:“我打不得?”

    “……”傅凤城是她的儿子,就算是皇帝首相来了,也不能说她打不得儿子。但是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傅凤城并不是尚未长大的小孩子而是已经已经成年很多年的大人了。

    傅督军脸上的不悦表现的十分清楚,揉了揉眉心没好气地道:“他在养病有什么事情你不能等他好了再说?”

    傅夫人冷笑道,“等他好了,我身边的人只怕都死光了。说不定我这个当娘的都要被他给杀了。难怪督军这么看重他,不愧是督军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啊。”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地东西?”傅督军有些莫名其妙,说得好像他做了什么一样。不对…重点是老大也没做什么啊。

    傅督军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夏维安,“你说,怎么回事?”

    夏维安抬头,语气平静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他很会归纳重点,而且不偏不倚,几句话就将事情的始末说得清清楚楚。

    傅凤城这几天抓了不少人傅督军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抓到自己亲娘院子里去,而且还当场就把人给杀了。

    这事确实是傅凤城不占理,要是放在几十年前哪个儿子敢这么做,不管对错因由就得先挨一顿板子治他一个不孝之罪。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从前,傅督军对傅凤城也确实有足够的信任。

    所以他问道,“那个人有什么问题?”

    夏维安道:“回督军,我们查到这人和龙门的龙钧有联系,就是之前抓的那个…给刺杀大少的人提供武器的龙家人。”

    “不可能!”傅夫人断然道。

    夏维安并没有急着反驳,而是继续道,“原本只是想要将他带回来问话的,没想到他意图逃走还开枪袭击徐副官。徐副官有伤在身,一时不慎才把人给打死了。”所以,他们真不是故意的。

    “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傅夫人厉声道,冯三是她的人,有没有跟龙家接触过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人分明就是故意栽赃陷害!

    夏维安说完了自己该说的,就垂首伫立在旁边不再多话。

    “够了!”傅督军脸色顿变,目光阴沉地盯着傅夫人道:“他说的是真的?”

    傅夫人自然不可能承认,“这绝不可能!冯三连雍城都没有出过,怎么会跟龙家的人有来往?”

    傅夫人私底下虽然瞒着傅督军做了不少事情,但她也不傻自然知道有些底线是不能触动的。自己身边的人跟龙家的人私底下来往,这就是一件触动傅督军底线的事情。

    如果这其中还牵扯到傅凤城受伤的事情,傅督军就更不会讲道理了。

    果然……

    “既然这样,你先回去。是真是假我会让人查清楚,若是没有就罢了,若是让我查到什么…你知道后果!”傅督军冷声道。

    傅夫人脸色微变,冯三跟龙家人私底下来往纯属胡说八道她可以毫无心虚地任由傅督军查,但是…如果真的查了又怎么可能只查这一件事?

    “督军这是不相信我?”傅夫人脸色惨淡道,“我难道疯了去包庇害我儿子的人?冯三跟在我身边二十多年,如今无凭无据地就被人给杀了,死后还要受那样的侮辱。督军…你也是这么对底下办事的人吗?”

    傅督军没有理会傅夫人的话,扫了一眼地上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冷飒坐起身来道:“父亲,是我的错。”

    “你开的枪?”傅督军挑眉,枪现在可还在老大手里呢。

    冷飒道:“是我跟母亲起了冲突,大少是为了维护我。”

    “这又是为什么?”傅督军有点头痛。

    冷飒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傅夫人淡淡道,“就算大少有错,母亲已经教训过他了。他还在发烧,如果母亲还没有消气的话还请等他好些了再说。”

    傅督军懂了,看了傅夫人一眼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刚刚因为傅夫人那几句话稍微降下去一点的怒火再次飙升,强压下怒火道:“回你的院子里去,最近不要来这边了。”

    “督军这是要软禁我?”傅夫人咬牙道。

    傅督军看着她,“你如果高兴也可以这么认为,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了。我现在不想跟你吵,出去!”

    傅夫人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拉了拉到底是忍住了。傅夫人冷哼了一声,昂着头转身走了出去。

    其他人手忙脚乱地将地上的人拖上跟在傅夫人身后也都出去了,房间里瞬间变得空旷安静起来。

    傅督军看了一眼冷飒有些疲惫地道,“老大媳妇,你也先出去,我有话跟他说。”

    冷飒看了一眼傅凤城,傅凤城微微点头,冷飒这才对傅督军道,“是,父亲。他还在发烧,父亲……”

    “我知道,你放心。”傅督军叹了口气,“幸好有你在身边照顾他,去吧。”

    “是。”

    傅督军有话要跟大少说,其他人自然也都跟着一起退了出去。

    冷飒低头问跟在自己身后的夏维安,“徐少鸣在哪儿?”

    夏维安扫了一眼院子里的其他人,靠近冷飒身边低声道,“停车场后面有一排空置的屋子,一向是夫人处置犯了事的下人的地方,少鸣被他们带到那里去了。”

    “知道了。”冷飒点点头道。

    夏维安恭敬地道:“有劳夫人了。”

    冷飒出了院门,就看到刚刚走出去还没有离开的傅夫人。

    傅夫人冷眼盯着冷飒,“你现在得意了?”

    冷飒垂眸,淡淡道:“母亲,您跟我说这样的话有失体面。”

    傅夫人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身为傅家的当家夫人被逼得跟儿媳说出这样的话来,确实是有失体面。

    见傅夫人不说话,冷飒也不在意朝她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傅夫人咬牙看着大摇大摆离开的冷飒,正要转身突然心中一跳,“不对,她去哪儿?”

    督军在院子里,傅夫人离开的时候也看到了跟傅督军一起出现的那几个人自然也能猜到那几个人的身份。这个时候冷飒不在院子里待着,跑出去做什么?

    身边扶着傅夫人的丫头摇了摇头道:“回夫人,不知道。”

    傅夫人垂眸沉吟了片刻,“徐少鸣在哪儿?”

    “奉夫人的命令,关到后面去了。夫人放心,有人守着跑不了的。”

    傅夫人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确定冯三死之前没有跟他说什么?算了…立刻把他处理掉。”

    站在傅夫人身边的人有些迟疑,“夫人,徐少鸣毕竟是……”

    徐少鸣不是傅家的佣人,也不是无权无势的寻常百姓。徐少鸣本身也是出身富庶人家,正规军校毕业,刚刚毕业就跟着傅大少了。说得直白一些,傅四少如今的衔都还没有人家高呢。

    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这会儿他们刚抓了徐少鸣,如果徐少鸣死了谁会不知道是他们做的?

    傅夫人冷笑一声,“去办,一个小小的徐少鸣我还担得起,做得干净一点。”

    “是,夫人。”身边的男人无奈也只能应是,匆匆转身离去了。

    傅府后方的停车场外是一片小树林,这些都在傅府的范围内,外围还有围墙日常也有人驻守巡逻,寻常人自然不会钻进来。

    傅家的人没事也不会来这里,因此穿过傅家的后院和园林以及靠后面佣人住的地方一路都十分安静。

    冷飒也没有遮掩的意思,直接抄最近的路就朝着后面走去了。

    不过她也不太知道那个小屋子在哪里,扯了一个停车场外面守卫的人问清楚了才一头钻进了树林里。

    树林深处有一排不起眼的小屋子,看外表冷飒也不知道原本是拿来做什么的,反正看着不像是日常住人的就是了。

    但是这会儿,小屋外面却守着几个人。

    看到冷飒过来都不由得戒备起来,“少夫人,您来这里做什么?”

    冷飒对他们笑了笑,指了指他们身后关闭着的房门。

    门口的守卫不由自主地上前两步挡在了冷飒的视线,“这里不是少夫人该来的地方,少夫人请回吧。”

    “该不该来是你们能决定的么?”冷飒似笑非笑地道。

    那人显然是有些紧张,微微后退了一步道:“少夫人,这是夫人的命令,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冷飒想了想还是点头道:“我不进去也可以,你把人放出来我马上就走。”

    “里面没有少夫人要找的人。”

    冷飒微微眯眼,道:“这是逼我强闯了啊。”

    “少夫人,咱们皮糙肉厚没什么,要是伤到你可就不好了,还请少夫人不要为难我们。”傅夫人能让这些人在这里看着徐少鸣,就证明这些人还是有点本事的,并不是傅家普通的做粗活的下人。

    冷飒笑道,“行啊,你们打赢了我我转身就走。”

    几个人对视一眼,知道想要靠嘴皮子劝走冷飒是不可能的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如果伤了傅家的少夫人,就算有夫人在他们只怕也讨不了好,但是如果就这么让人将里面的人带走了,夫人那里他们也不好交代。

    就在他们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冷飒替他们做了决定。

    冷飒上前一步飞起一脚踢向了对面的男人,“要动手就快,不动手就让开。男子汉大丈夫,犹犹豫豫的做什么?”

    几个人也顾不得多想了,一起朝着冷飒围了过去。

    几分钟后,冷飒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直接越过他们推开了里面紧闭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