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恶心(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在徐少鸣跟医院的医生和傅督军都联系过之后,傅凤城还是顺利出院回家了。医院对傅凤城的伤确实无能为力,只能开出一大堆需要内服外用的药物,甚至专门派了两名医生到傅家随时守着以便应对可能会有的变故。

    除此之外他们也不能做得更多了,傅凤城的伤如今要么是像之前那样慢慢愈合或许就这样了或许等待着下次再复发,要么就恶化得更加厉害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看到底是这伤厉害还是傅大少的命更硬。

    听了院长的解释,傅督军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同意了让傅凤城出院回家休养。

    回到家里安顿好,冷飒替傅凤城婉拒了其他上门探视的人,却不能阻挡傅夫人来探望儿子。

    冷飒看着依然优雅端庄的傅夫人漫步走进房间里,目光微闪慢慢低下了头。

    傅凤城并没有回应她之前的猜测,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先前的猜测到底有几分对几分错,或许更加复杂。

    但是…看着眼前这位端庄优雅的傅家夫人…冷飒生平第一次从心底觉得一个人的优雅从容是如此的让人厌恶且恶心。

    傅夫人觉得傅凤城是个怪物,冷飒倒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傅夫人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冷飒脚下一顿皱了皱眉,直接越过她走到床边看着坐在床上的傅凤城。

    房间里只有三个人显得格外的宁静。

    傅夫人看着傅凤城还包着纱布的左腿,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口中却慢条斯理地道,“先前不是好了么?怎么又这样了?”

    自然没有人回答她,傅夫人回头去看冷飒,“你是怎么照顾他的?”

    冷飒垂眸,淡淡道:“母亲,我不是医生。”

    傅夫人冷笑了一声道:“既然知道自己没本事照顾就让别人来,凤城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做傅家的大少夫人?”

    说完傅夫人又看向傅凤城,居高临下地道:“我早跟你说过,娶妻子不能只看脸。若是早些让个贴心的人来照顾你,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

    傅凤城神色淡漠,靠着床头沉默不语。

    傅夫人问道,“大夫怎么说?”

    冷飒照本宣科地将大夫的话复述了一遍,傅夫人愣了愣才轻叹了口气道:“早先你怎么都不肯好好治,如今这样翻来覆去地受折磨又是何苦?”

    冷飒皱了皱眉头,片刻后才缓慢理解了傅夫人说的好好治是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冷飒依然认为有些决定不得不做。但是冷飒的意思是真的伤势恶化走投无路的时候而不是让傅凤城主动选择放弃,一个做母亲的用这样风淡云轻的口吻劝儿子…这两个人当真是母子吗?

    就算没有母子情深,至少也还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吧?傅夫人平时也吃斋念佛,对傅凤城这个儿子未免太过残忍。

    就像是…故意的。

    不只是因为利益和傅钰城,更像是她本身就对傅凤城怀着深深地恶意。

    她在以他的痛苦作为自己愉悦的养料。

    “母亲,凤城昨晚一夜没有睡着,该休息了。”冷飒突然开口道。

    傅凤城抬眼看了冷飒一眼,傅夫人眼眸微沉,回头打量着冷飒道,“你在教训我?赶我走?”

    冷飒淡淡一笑,声音却有些冷,“母亲言重了,这不是怕凤城休息不好伤势再恶化了让母亲担心吗?若是因此坏了母亲的名声,就更是我们晚辈不对了。是吧?”

    傅夫人冷笑一声道:“他若是伤势再恶化,不就是你这个做媳妇的照顾的不好?你做不好儿媳妇就算了,连个照顾丈夫的妻子都做不好,还敢长辈面前胡言乱语?我看也指望不上你什么了,回头我让雯雯和宫医生过来照顾凤城,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冷飒微笑道,“我若是不让呢?”

    傅夫人脸色阴沉,“冷明玥,傅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冷飒道:“傅家是轮不到我做主,但是傅凤城可以。母亲,他现在还是我的丈夫,除非他跟我离婚,否则…要不要找别人照顾他,我说了算。”

    “你放肆!”

    冷飒走到床边坐下,笑吟吟地看着傅凤城,“大少,你要跟我离婚吗?”

    傅凤城抬头目光幽深地盯着她,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不离。”

    冷飒微笑着看向傅夫人,“母亲,您瞧,他现在是我的。”

    傅夫人死死盯着冷飒好一会,突然才冷笑了一声道:“很好,你最好记清楚了,凤城如果有什么意外,你这个大少夫人就一起给他陪葬吧。”说完便再也没有多看傅凤城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看着傅夫人消失在门外,冷飒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散去了。

    傅凤城看着她,淡淡道:“你不必做这些。”

    “什么?”冷飒有些不解地问道。

    傅凤城道:“她说得出就真的做得到,如果我死了你…未必跑得了。”

    冷飒是很厉害,但是除非她能不要自己的父母弟弟了。这些日子的相处傅凤城看得很明白,冷飒跟他不一样,她若是能抛下冷二老爷夫妇和冷峰,早就可以离开了。

    以她的本事,这世间哪里去不得?

    冷飒道:“所以,劳烦大少好好活着啊。”

    傅凤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冷飒漫不经心地道,“别担心,如果你真的死了,别来找我报杀母之仇就行了。”悄无声息弄死一个老女人不被人发现,她自问还是做得到的。

    傅凤城有些意外地看着她,冷飒道,“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很恶心。”

    傅凤城沉默了一下,道:“是很恶心。”

    “大少,少夫人。”徐少鸣突然出现在门口,有些不安地望向里面,显然刚刚傅夫人的含怒离去让他有些担心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进来。”傅凤城开口道。

    徐少鸣松了口气,这才走了进来,看了看旁边的冷飒,“少夫人。”

    冷飒很识趣地对他点了点头道,“我先去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让人叫我。”傅凤城显然是有事情要跟徐少鸣说。

    目送冷飒离去,徐少鸣才转身走到傅凤城跟前低声道,“大少,您感觉如何?”

    傅凤城神色漠然,“没事,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徐少鸣道:“刚刚收到消息,和大少预料的所差无几。商绯云这两天和洪天赐走得很近,像是打算联手对付龙薄云。龙家那边…龙督帅似乎打算派龙少南下解决此事,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

    傅凤城问道:“洪天赐最近跟什么人接触过?”

    徐少鸣想了想,“没有,洪天赐近期没有跟什么特殊的人接触,我让人去查他身边的几个心腹了。另外…夫人昨天傍晚出门见了郑家和冯家的人。”

    “出门?”

    徐少鸣点头,“中间有二十分钟,我们无法确定夫人有没有见别的什么人以及说了什么。”

    傅凤城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道,“无所谓,把消息传出去。”

    “什么消息?”徐少鸣愣了一下,一时间有点茫然。

    傅凤城冷笑道,“我要死了,死之前…我得找人算算账。”

    “可是我们……”徐少鸣迟疑道,傅凤城道:“之前名单上已经确认的人,全部抓了。至于龙家…龙钺如果来了,让他自己去跟老头子谈,我不见客。”

    徐少鸣在心中叹了口气,沉声应道,“是,大少。那…洪天赐和商绯云那里……”

    “他们愿意跟龙薄云闹就让他们去吧,必要时候可以添一把火。”傅凤城漫不经心地道。

    徐少鸣点头,“属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