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生气?(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和傅凤城回傅家的时候,萧轶然也理所当然地跟去了,美其名曰来到雍城自然要去拜访一下傅督军。到了傅家之后萧轶然果然也真的去见傅督军了,傅凤城却没有跟着他去而是跟冷飒一起回自己院子里了,显然是对萧轶然和傅督军要说什么一点兴趣也没有。

    对于萧浩然和冷明淑的婚事,冷飒实在是不看好。

    萧家这种态度怎么看都不像是认真要娶儿媳妇的,不久前还盘算着要退婚,这才多久时间就已经派人来提亲了,婚期还安排在这么近的时间。

    不过冷家是不可能听她的意见,就连冷明淑都不会听她的。在冷明淑看来,冷飒阻止她嫁给萧浩然不是为她好,倒更像是嫉妒她嫁了个好人家了。

    冷飒坐在秋千上,轻声叹了口气。

    “在想什么?心情不好?”傅凤城推着轮椅过来看着她问道。

    冷飒从秋千上下来坐倒旁边的石凳上,“在想冷明淑和萧浩然的婚事。”

    傅凤城道:“没什么可想的,萧家想退婚就证明冷家对于他们来说意义已经不大了。即便是有皇帝和萧轶然施压,这桩婚事也没什么意义。”

    冷飒道:“所以,老太爷到底为什么非要将冷明淑嫁给萧浩然而不是别的什么人?他哪里来的自信以冷家现在的实力还能从萧家分到什么好处?”

    傅凤城摇摇头,“你若是不想这场婚事办成,也很简单。”

    冷飒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要阻止这场婚事办法很多,并不是只有萧家才能决定。

    冷飒想了想摇头道:“算了,既然老太爷坚持那就他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也想知道老太爷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为什么心情不好?”傅凤城看着她问道,冷飒笑道,“只是觉得冷明淑、一个女孩子被当成棋子有点悲哀罢了。”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傅凤城毫不在意地道。

    “冷家把她教育成那样,其实她也没什么别的选择。”冷飒轻声叹息道。

    人的思想是很顽固的,特别是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思想。

    即便是有一千条路摆在面前,被冷家的教育束缚住的冷明淑或许也只会选择那一条路。这世上有的人会生出反抗的情绪,却也有更多的人选择沉溺。

    除了足够刻骨铭心的痛苦,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唤醒他们的。在此之前,任何的劝说建议在她们眼中都是异端邪说。

    傅凤城道:“所以,夫人一点儿也不像冷家教育出来的人。”

    冷飒莞尔一笑,“这么说来,傅大少跟傅家的其他人也不太像啊。”

    大家都是被放养的,傅家盛产碌碌无为的普通人,偏偏傅大少茁壮成长,确实跟傅家其他人不太像。

    但是转念再一想,傅督军出身普通商户人家,从小就念过几年私塾,没上过大学没留过学更没念过什么军校。全凭年轻时候一腔热血和雄心发展出如今的南六省,俨然也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奇才,这么看来又跟傅大少很相似了。

    傅凤城道:“这么说我和夫人也算是天生一对?”

    “”冷飒盯着傅凤城半晌没有说话,傅凤城有些不解,“夫人在看什么?”

    看你人设要崩了啊。

    冷飒俯身凑近了傅凤城,有些好奇地盯着他俊美的面容仔细打量着,“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说话有点奇怪啊。”

    “哪里奇怪?”傅凤城淡定地问道。

    冷飒道:“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一点也不符合你傅大少的风格好吗?”再多说几句,她会以为这货在撩她。

    “”不想说话了。

    傅凤城向后退开,转动轮椅转身走了。

    冷飒被抛在原地眼睛飞快地眨了两下很是不解,“又不高兴了?”这货今天是怎么回事儿?心情怎么忽上忽下的?

    “少夫人,大少生气了?”兰静捧着一盘水果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

    冷飒挑眉,“你怎么知道?”

    兰静往自己脸上比了一下,“大少刚刚进书房的时候我瞧见了,那脸色阴沉得快要滴水了。”

    虽然传说傅大少因为受伤脾气变得阴沉暴戾,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至少兰静和袁映来傅家这些日子没感觉出来傅大少的脾气有多坏,最多只是生人勿进而已。

    但是这不代表傅大少不高兴的时候兰静会不害怕。

    “没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嘛。”冷飒淡定地道。

    “你确定?”兰静问道。

    冷飒迟疑了一下,“应该吧?”今天没听说有什么事情让傅大少不爽啊,难道是因为萧轶然?

    冷飒端着一盘水果走进书房,夏维安和徐少鸣正站在书桌跟前被傅大少的低气压和口中吐出的寒冰冻得宛如两只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看到冷飒进来,徐少鸣疯狂地朝她使眼色,大少夫人救命啊。

    其实傅大少发火的时候相当优雅,他既不像傅督军那样拍桌子骂娘,也不像傅夫人那样摔东西,更不会动手打人。

    但是只要你站在那里被他冷飕飕的眼神盯着,再听着他冷冰冰仿佛毫无感情的声音,就会让绝大多数人恨不得原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

    冷飒站在原地有点犹豫是不是应该当做没看见徐少鸣的求救直接退出去。毕竟她也不保证傅凤城会不会把枪口调转向她,要是傅凤城朝她发火她到底要不要动手呢?

    正在说话的傅凤城看到冷飒也停顿了一下,就在冷飒准备溜走的时候才听到傅凤城道:“就这些了,去办事吧。”

    徐少鸣和夏维安同时松了口气,只是夏维安表现得更隐晦一些。

    徐少鸣则是一脸如蒙大赦的模样,飞快地扯过桌上的件,拽着夏维安就往外跑。

    “”

    书房里一片宁静。

    冷飒看看空荡荡的书房,再看看身后自己的书房,迟疑着向后退了一步。

    “有事就过来说。”傅凤城低头翻看着跟前的件,淡淡道。

    冷飒干笑了一声,“没事,就是问问你吃不吃水果?”不吃我就走了。

    “拿过来。”

    好吧。

    冷飒在心中叹了口气,端着水果盘走了过去。

    一边在心中暗暗腹诽,听兰静鼓动跑来看傅凤城到底为什么生气简直蠢透了。

    将水果放到桌上,朝着傅凤城推了过去,“喏,吃吧。洗过的。”

    傅凤城看了一眼桌上散发着香甜气息水灵灵的水果没有说话,冷飒觉得这种气氛简直是让人窒息。

    干脆俯身趴在桌边,撑着下巴打量着傅凤城,“你在生气?”

    “没有。”傅凤城淡淡道。

    冷飒偏着头仔细看了一会儿,真诚地建议,“你要不要照照镜子再说?”虽然傅大少日常高贵冷艳,但是冷漠和阴沉还是有点区别的吧?

    傅凤城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她。

    冷飒笑吟吟地与他对视,丝毫没有退让畏惧的意思。

    “夫人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傅凤城靠着身后的椅背挑眉问道。

    冷飒道:“所以,果然是生气了。”

    “你过来,我告诉你。”傅凤城道。

    冷飒站起身来对他一笑,“你当我傻吗?”这会儿过去,要是这货偷袭她怎么办?

    傅凤城深吸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道:“你过来,我不动手。”

    冷飒怀疑地打量了他几眼,还是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走了过去。

    她倒不是真的怕他动手,主要是就算打起来了也打不痛快没意思。

    别人说不定还要怪她欺负人。

    走到傅凤城跟前,冷飒还十分迁就地蹲下了身,道,“说吧大少爷,今天谁惹你生气了?”

    傅凤城道,“你。”

    “我?!”冷飒睁大了眼睛,不满地道:“我哪里有惹你生气?”

    她今天什么都没做好吗?

    “你少血口喷人,我今天什么都没做。”

    傅凤城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朝着前方倒了过来。冷飒反应极快连忙扶住了他,“喂?!你怎么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没、事!”傅凤城的脸靠在冷飒肩头,一只手撑着轮椅扶手,咬牙道。

    虽然他说没事,但是冷飒却能感觉到手底下肌肉的紧绷和僵硬,还有片刻间就沾湿了她肩头衣服的汗水。

    “哪里痛?是不是腿?”冷飒将刚才的问题抛到一边,沉声问道。

    傅凤城靠着他,闭着眼睛忍耐着适应了一下那突如其来的剧痛,才沉声道,“没事,不用担心。”

    只是声音却带着几分明显的虚弱,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冷飒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对外面道,“兰静,叫大夫过来!”

    下一刻,傅凤城再也坐不住直接从轮椅上倒了下来。冷飒连忙起身一手按住了轮椅靠背,一手将他拉回了椅子里。

    再低头看时,傅凤城已经昏迷了过去。

    即便是在昏迷中,他依然紧皱着眉头,衣服下的肌肉依然紧绷着甚至微微抽搐,显然即便是昏迷中那剧烈的痛楚也依然还在折磨着他。

    冷飒看着他满头大汗的面容,心中不由得蒙上了一沉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