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受宠若惊(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你是谁?”

    冷飒笑道,“姜二少不知道我是谁,还愿意见我?”

    姜二少坐起身来,目光在冷飒身上转了一圈才伸手拿起旁边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微微眯眼沉吟了片刻才道:“傅家大少夫人,请坐。”

    冷飒并不意外他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含笑谢过在姜二少旁边的空位子坐了下来。

    姜二少看着冷飒,“大少夫人是大忙人,怎么会有闲工夫专程来找姜某一个纨绔?”

    冷飒微笑道,“姜二少不妨猜猜?”

    姜二少摇头,“猜不出来,大少夫人进来之后一眼都没有往台上看过,应当不是因为看戏来的,是有人跟少夫人说起过我?”

    冷飒道:“不错,有人跟我说前几年在江城见过姜二少一次,二少一曲惊人,数年难忘呢。”

    姜二少眼神微变,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过奖了,年少轻狂让大少夫人见笑了。大少夫人来见我,总不会是真的想要听我唱戏吧?我年纪大了,这两年嗓子耗的厉害,唱不了了只怕要让少夫人失望。”

    冷飒诚实地道:“说实话,我听不懂戏。二少若是唱给我听,当真就是对牛弹琴太浪费了。”

    姜二少慢慢靠回了椅子里,似乎对冷飒后面要说的话都没有兴趣了。

    有些懒洋洋地道,“既然如此,大少夫人还有什么事?”

    冷飒道:“也没什么大事,我想请姜二少帮个忙。”

    姜二少不以为然,“有傅大少在,我只怕没什么能帮得上大少夫人的。”

    冷飒笑道:“二少过谦了,这雍城暗地里的消息,只怕就算是飞云会和洪帮也未必有二少更灵通吧?”

    姜二少眼角一抽,看向冷飒的目光瞬间闪过了一抹杀意。

    冷飒却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依然悠然自在地坐在对面,笑吟吟地望着姜二少。

    厢房里沉默了良久,姜二少才终于再次开口,“大少夫人到底想做什么?你若是要消息,傅大少的消息来源不会比我少。”

    冷飒道:“俗话说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有的消息即便是傅家也未必就足够灵通吧?”

    姜二少道:“少夫人如果要问我刺杀傅大少的幕后之人是谁,我不知道。”

    “我不问这个。”冷飒道。

    姜二少一愣有些诧异,微微挑眉,“你不问这个?”

    他眉目清隽,看着有几分秀气。但是这一挑眉,凤眼斜飞,眉宇间那几分凌厉中就突然多了几分魅色,竟隐隐与龙薄云有几分神似。

    这会儿冷飒倒是相信,眼前这位确实有成为一代名伶的条件和实力。姜二少的面容可塑性非常高,在戏台上很容易就能变成个绝世美人。反倒是向傅凤城龙薄云这样本身就太过出色太有特色的,再怎么修饰也还是他们自己。

    冷飒道:“那些人要杀的是傅大少又不是我。”

    “”姜二少望着冷飒,眼眸中终于多了几分复杂。

    饶是他见多识广,大概也没见过把这种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女人。

    “难得遇见大少夫人这么有趣的人”姜二少很快回过神来,挑眉笑道,“少夫人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吧,我若是知道,知无不言。”

    冷飒道:“帮我查个人。”

    姜二少看向她没有说话,冷飒将一张折叠的纸条递了过去,“二少应当知道,我既然找你自然不是为了问那些表面上的东西。”姜二少打开纸条看了一眼,就随手扔进了旁边燃着沉香的香炉里。皱眉道:“你怀疑他什么?”

    冷飒笑道,“没有,好奇,想查查看。”

    姜二少思索了片刻,“价钱。”

    “只要有真货,价格随你开。”冷飒道。

    姜二少道:“少夫人能准确无误地找上我,就凭这一点我也不该拒绝你。这件事我接了,最晚半个月一定给你消息。至于价钱,到时候再谈。”

    “二少果然爽快。”

    姜二少道:“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大少夫人到底是怎么找上我的?是有人跟您透露了我的身份?还是傅家在查我?应当不至于吧?姜某只是做点小本生意,应该还入不得傅督军和傅大少的法眼。”

    冷飒摇头道:“不,有人跟我提起姜二少,我觉得有点好奇才多查了一下,没想到姜二少比我以为的更有趣。”

    “又是好奇”姜二少道:“大少夫人,好奇心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冷飒站起身来笑道:“多谢提醒,那姜二少又是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权贵公子不做整日混迹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

    姜二少沉默不语,冷飒也不追根究底,笑了笑道:“告辞。”

    “不送。对了,姜某单名一个毓,少夫人以后叫名字就行了。”

    冷飒点点头,“冷飒,冷明玥。”

    冷飒对听戏没有兴趣,办完了事情自然也不会久留直接离开了。

    刚出了戏园子就看到外面路边停着一辆熟悉的车,车窗降下里面露出了傅大少俊美的面容。

    冷飒有些意外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傅凤城不是说这两天都很忙吗?

    傅凤城淡淡道:“路过,看到你的车在这里就等了一下,上车。”

    冷飒回头示意袁映自己开车回去,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前面开车的依然是夏维安,冷飒好心情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夏维安倒也没有维持一贯的高冷,回头恭敬地说了声,“少夫人好。”

    “去哪儿?”冷飒问道。

    傅凤城道:“去冷家。”

    冷飒微微挑眉,“干嘛?”

    傅凤城可不是个对岳家多殷勤的好女婿,冷二老爷夫妇见到这个气势太冷太盛的女婿也不自在,干脆就大家都安稳一点少见面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女婿,倒也不用强求太多。

    傅凤城道:“冷家派人传话,萧家来人商量跟冷家四小姐的婚事了,让你回去看看。”

    “嗯?萧轶然办事速度挺快啊。”冷飒有些意外,萧轶然只说交给他办就行了,冷飒也没有多关心萧轶然到底是怎么办的。倒是没想到萧轶然不仅办得好,而且还办得很快。

    傅凤城道:“这点小事他都办不好还能干什么?”

    冷飒道:“话不是这么说,皇室如今对那些宗亲的掌控力应当也大不如前了吧?”

    无论什么时候想要让人臣服都必须有足够的权势,如今皇室势微,不仅是普通权贵即便是皇室宗亲内部谁会没点心思呢?

    否则萧郡王家在折腾什么?

    “萧浩然会这么爽快答应来提亲,我总是觉得有点奇怪。特别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傅大少刚刚遇刺,雍城可不太平。就算萧家真的愿意履行婚事一般来说也会错开这个时间才对。

    傅凤城并不在意,“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冷飒点头,“也对。”

    傅凤城看看冷飒,不动声色地问道,“见到姜二少了,感觉如何?”

    冷飒微笑道,“一代名伶,自然是风华绝代啊。”

    车里的空气似乎瞬间变得有些冷了起来,傅凤城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你的眼睛有问题,需要约个大夫看看吗?”

    冷飒摇摇头玩味的笑道,“大少,你不懂。美人在骨不在皮,有时候并不单单只是脸好看就行的。”

    傅凤城道:“这么说,夫人很懂?”

    冷飒眨了眨眼睛,“还行吧,大少有兴趣的话回头咱们可以交流一下。”

    前面开车的夏维安手微微抖了一下,忍不住在心里佩服起自己那一直看不太顺眼的同事来了。如果少夫人经常坐大少的车的话,要怎么样才能保证不把车开到路边的水沟里去?

    傅凤城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不必了,你眼光有问题。”

    “”你眼光才有问题!

    冷飒没好气地对傅凤城翻了个白眼,跟这人聊天真没劲。

    傅凤城也不在意,只是看着冷飒道:“姜毓这人不简单,夫人跟他打交代还是小心一些得好。”

    “你去查他了?”冷飒好奇地问道,“查到了什么?”

    傅凤城道:“没什么,跟你知道差不多。”一个州长家的少爷不好好读书,从政或者从军哪怕是经商,反倒是混迹在戏班子里本身就很值得玩味。

    当年姜州长为了这事儿可是真的险些打断了他的腿。

    况且这个姜毓也不是单纯的混在戏班子里,别的事情他可一点也没有少做。

    若说没有什么目的,傅凤城也是不会相信的。

    冷飒笑道,“我觉得他应该没什么恶意。”

    傅凤城道:“没说他有恶意,但还是要小心一些。”姜毓只要没疯,或者不想要他一家人的命了,就不会对傅家的大少夫人有什么恶意。

    “你在担心我?”冷飒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傅凤城眼眸微沉,“我不能担心你?”

    冷飒眨了眨眼睛,笑道,“没有,就是有点受宠若惊?”

    傅凤城低笑了一声,抬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颊道:“知道受宠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