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姜家二少(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郑纤有些呆滞地望着站在一边的冷飒,冷飒的彪悍她不仅听过而且还亲眼见过,但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想到她会在自己完全没有得罪她的情况下就突然出口伤人。

    “大大少夫人,你”郑纤睁着一双哭红了的眼睛望着冷飒有些说不出话来,一副十足委屈的模样。

    然而冷飒却并没有理会她,只是低头对坐在床上的郑缨道:“既然没事,四弟妹就早点休息吧,我就是过来看看这就要回去了。”

    郑缨也知道冷飒不可能跟她有什么话好聊的,也不多留只是点了点头吩咐身边的春娟送冷飒出去。

    “是,小姐。”春娟连忙起身上前,走到冷飒跟前恭敬地道:“大少夫人,请。”

    冷飒点点头看了郑纤一眼,“郑小姐,早点回去吧。对了,明天我会去姜家一趟,我想郑小姐应该会比我早去吧?”

    郑纤张嘴想要说什么,郑缨却先一步打断了她的话,道:“大嫂放心,她一定会去的。”

    冷飒满意地道:“那就好,四弟妹好好休息。”说完就转身跟着春娟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郑纤有些愤怒的声音,“缨姐,我不”

    “闭嘴!”然后是郑缨不耐烦的声音。

    冷飒跟着春娟一路往外走,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人果然都是对比出来的,比起郑纤来郑缨果然就顺眼多了。

    也不知道这个郑纤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看不懂人眼色,不过被这么个人缠上郑缨也是够倒霉的。

    傅家大少夫人亲自上门拜访,姜家主人即便是一州之长也不敢怠慢。

    姜夫人带着两个儿媳妇一个女儿亲自在大厅接待,言语间也是恭敬有礼似乎丝毫没有将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

    “少夫人太客气了,不过是一点小事,哪里就值得大少夫人亲自上门一趟了?”姜夫人面带笑容,对冷飒道。

    冷飒道:“毕竟是我们傅家带来的人,给姜家添麻烦了。可惜四弟妹身体不适,不能亲自上门致歉,还请姜夫人和大少夫人见谅。”

    姜家也知道昨天郑缨受了惊吓,离开的时候脸色就不好看倒不是故意躲着她们,心里倒也没什么不高兴的。

    姜家大儿媳妇道:“大少夫人言重了,四少夫人在我们姜家受了惊吓,才是我们的罪过,”

    冷飒看看众人不由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多谢姜夫人和少夫人海涵了。只是,不知道孙小姐的伤势”

    “没事,没事。”姜家大儿媳妇连忙笑道,“这个天气茶水哪里就能烫到人了,小孩子不经吓,哭一会儿就没事了。大少夫人还有四少夫人千万别放在心上。”

    冷飒又说了几句安慰抱歉的话,送上了傅家准备的赔礼才起身告辞。

    姜夫人亲自起身将人送到门外冷飒坚持请她留步,她还是让两个儿媳妇将人送出大门口务必送大少夫人上车才行。

    冷飒一直跟姜夫人和姜家大儿媳妇寒暄,姜家那位小儿媳妇倒是沉默寡言几乎就是跟在大嫂身边的阴影人一般。

    直到出了门,冷飒才看了那位小儿媳妇一眼,果真是个毫无存在的样子。微微垂着头一副恭谨温良的模样,从头到尾冷飒几乎都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

    “我听说姜二公子擅长乐器?”冷飒突然问道。

    跟在身边的两个人脚下都是微微一顿,那小儿媳妇头埋得更低了,倒是大儿媳妇皱了皱眉有些不以为意,“让大少夫人见笑了,二弟从小喜好便有些特别,平时就爱调弄个小曲,唱几段戏什么的,倒没什么特别擅长的乐器。”

    她只当冷飒是给姜家面子所以才问的含蓄一些,毕竟姜家二少爷到底会什么雍城的人随便打听一下也就知道了。

    “为了这事儿爹娘不知道说了他多少次,可惜他总也听不进去。”全然没看到旁边的弟媳越发黯淡的神色。

    冷飒微微一笑,“原来如此,确实是有些特别。”

    虽然算是新时代了,但如今唱戏也依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职业。

    权贵之家的公子少爷们闹着玩唱上几段不算什么,但若是将之当成一个事业来做的话,就难免让人看不起了。

    偏偏这位姜二公子就是个特例,他虽然没有正式在哪个固定的戏班子里演出,却也交结了许多戏班子的人,经常去给人家帮忙或者干脆就直接登台。时间久了在梨园行里也有了一些名声,雍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姜二公子是个极其厉害的票友。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这姜二公子曾经还有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玉楼仙。据说他十六岁的时候在江城登台,一段玉楼仙名扬南六省之后再无人能及。

    可惜不久之后就被亲自赶到江城的姜州长抓了回来险些给打断了腿,之后娶妻生子再也没有离开过雍城。

    人们自然也不会知道,当年惊鸿一现的玉楼仙,就是如今雍城里成天混迹梨园的纨绔公子。

    姜家大儿媳妇有些不安,道:“少夫人问起二弟是”

    冷飒笑道,“没什么,前几日跟人喝茶正好有人提起姜二公子就随口一问,两位勿怪。”

    两人自然不敢说怪罪,连忙说无妨,殷勤地将冷飒送出了门去。

    上了车袁映发动车子离开,袁映看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傅家两个儿媳妇道:“少夫人不是说想见见姜二少吗?怎么问了两句就作罢了?”

    冷飒笑道:“姜二公子不在家啊,袁映,你觉得这姜家两位少夫人怎么样?”

    袁映想了想,“大少夫人倒是落落大方想必是个厉害的,二少夫人显得有些内向不爱说话没什么印象。不过大少夫人好像有点顾忌姜二少,是不是姜家两兄弟不合啊?”

    “不合大概吧。”冷飒道,“不过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袁映摇摇头,才几句话的时间她可看不出来还有什么不简单的,“没想到,姜家这样的人家竟然也”傅家那样也就罢了,家大业大能争夺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没想到姜家这样人口简单的人家事情竟然也这么多。

    冷飒笑道,“就算是寻常人家还有兄弟阋墙的呢。”

    袁映想了想,“也对,那咱们这就回去吗?”

    冷飒摇头道:“不,咱们去寿福园。”

    寿福园是雍城最有名的戏园子,常驻这里的戏班子也是南六省最有名的。

    不过冷飒不爱看戏,也不大耐烦听那些咿咿呀呀的唱腔,自然也没有来过。

    两人走进戏园的时候戏台上正在演出,戏台下坐满了观众都看得津津有味,看到精彩处还纷纷喝彩。

    不过一眼望过去就能看出来,即便现在是学校放假期间,这戏园子里年轻人也不多。

    近些年酒吧舞厅还还有电影话剧纷纷出现,这些传统的老东西年轻人就很少会关注了。

    即便是在冷飒看来,现在电影院的那些电影都可说得上相当粗糙,但对年轻人们来说宁愿去电影院看黑白默片,也不愿意来戏院里听戏。

    这会儿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戏台上,所以两个年轻姑娘进来倒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两位姑娘可是来晚了?里面请,角落里还有座儿。”戏园子的伙计还是迎上来,恭敬地道。

    冷飒摆摆手道:“多谢,不用了,我来找个人。”

    “找人?”伙计有些呆愣,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这时候来戏院里找什么人,“是两位的家里人?”

    冷飒道:“姜二少,在这儿吧?”

    “这个”伙计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冷飒的目光立刻变得有些奇怪了,犹豫着不肯开口。

    冷飒低声笑道,“我不是姜家的人,不用担心。我找姜二少真的有要事,不然你跟去跟他说一声?”

    “两位请稍等。”那伙计当真转身往身后的小楼里走去。那小楼上都是贵宾坐的厢房,自然比坐在楼下的园子里看戏更舒服一些。据说姜二少常年在这里包了个厢房。

    不一会儿那伙计又匆匆走了回来,对冷飒恭敬地道:“二少请两位进去。”

    冷飒说了一声多谢,带着袁映往里面走去。

    袁映有些不爽,低声道,“这姜二少爷架子还挺大的。”

    冷飒笑了笑并没有回话。

    二楼正对着对面戏台的厢房里,一个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一身长衫正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听戏。一边听着一边还用修长的手指在椅子边上敲击着节奏,一副悠闲享受的模样。

    青年人长得并不十分俊美,比起傅大少那种气势凌人的俊美容颜他只能算得上眉眼清隽。

    冷飒进来最先看到的也不是他的脸,而是他垂在扶手边上的那双手。

    那双手十指修长,纤瘦合度,并不是女子那种白皙纤细柔弱无骨,也不像大多数男人那样宽大粗糙。

    不说傅大少这种常年拿枪的人,就算是卫长修萧轶然这样的贵公子的手跟他比起来都显得有些糙了。

    “你是谁?”冷飒走进房间的瞬间,姜二少已经睁开眼睛眼神平静地望着冷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