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不过尔尔(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回到院子里坐定,才听管事将下午的事情一一道来。

    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毕竟郑缨几个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茶会上一群无聊的女人不知怎么的将话题扯到了宫思和身上,有人私底下议论宫思和是傅夫人为傅四少准备的姨太太。

    不知怎么的这话让郑缨的那位堂妹郑纤给听到了,为了给郑缨出头就跑去找宫思和的麻烦。

    宫思和毕业于军校医学院,师从著名国手,还能一个人千里迢迢跑到雍城来工作自然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人。当下就给怼了回去,没想到这郑纤竟然是个一心为堂姐出头的暴脾气,当下就和宫思和厮打起来了。

    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当然不能让自家人搅和了人家的茶会,连忙上前去拉架。

    这郑纤战斗力相当彪悍,茶会顿时被闹得大乱。

    不仅把宫思和的脸抓了一条血痕,打翻出去的茶水还烫伤了主人家一个才六七岁的小姑娘,就连郑缨都被吓得险些晕了过去这会儿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呢。

    冷飒半晌无语,思索着,“这是…郑家的事情吧?”不是她推卸责任,但一切事情都是郑纤挑起的,郑纤跟傅家可没什么关系。

    管事道:“少夫人,人家根本没有请郑小姐,是四少夫人带她去的。而且,她口口声声是为了四少夫人所有人都听见了,还有宫医生也是咱们家专门请来的大夫,这个事情……”

    搅和了人家的茶会不说还烫伤了人家孩子,肯定是要上门赔礼道歉的。

    但是傅夫人却不适合亲自出面,否则就不是道歉而是施压了。

    算一算整个傅家,也只有大少夫人的身份合适。

    “四弟妹和姜州长家的孩子没事吧?”冷飒问道。

    管事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在一边低头看书也不知道有没有听他们说话的傅凤城才低声道,“大夫说胎位不太好,不能再受惊吓了,不然只怕是要早产。”

    这么折腾能不出问题么?

    “至于那小姑娘伤得倒是不严重,只是左臂和肩膀烫到了,这个天气茶水不算烫应该不会留疤。主要还是吓着了。”

    冷飒点点头,“行,我明天一早过去看看。郑家那个…郑纤是吧?怎么处理的?”

    管事有些尴尬地道:“这个,郑小姐也哭得厉害,夫人让送回郑家去了,郑家应当会自己处理的。”

    冷飒道:“别扯那些没用的,明天让郑纤亲自上门去给人家道歉。这点破事儿用不着我说吧?”

    管事连忙道:“这是自然,郑夫人明天想必定会带着郑小姐去赔礼道歉的。”

    “行,你去吧。”冷飒挥挥手直接赶人了。

    管事看了看冷飒见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恭敬地告退了。

    等到走出去,傅凤城才放下了书自己转动轮椅滑到了冷飒跟前,“你没必要去管这些事情。”

    冷飒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人家孩子吓到了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傅凤城沉声道:“这跟你没关系。”

    冷飒道:“我估计你娘是不会低声下气去跟人家赔礼道歉的,难不成让郑缨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去?”

    傅凤城打量着他,“我倒是不知道夫人这么热心。”

    冷飒眨了眨眼睛,微笑道,“我一直都是个热心善良的好人。”

    “不许去。”傅凤城道。

    “偏要去。”冷飒瞪着他道。

    傅凤城伸手将抬起她的下巴与自己对视,“你对姜家很有兴趣?说实话,不然就不许去。”

    冷飒危险地眯眼看着他抬起自己下巴的手,看起来很想咬一口试试自己的牙口够不够锋利。

    傅凤城淡定地放开了手,伸手拨了拨她耳边的发丝,“告诉我,姜家有什么让夫人这么感兴趣?不然我让人去查?”

    冷飒翻了个白眼,一点屁事儿用什么美男计?

    推开傅凤城靠近自己的俊脸,冷飒道:“真的没什么啊,就是陈姐告诉我姜家的二公子是个人才,我有点好奇。”

    “哪方面的人才?”傅凤城问道,“我怎么不知道?”雍城到底有什么人才,他多少还是有个数的。

    冷飒靠近他嘻嘻一笑,低声道,“美男子哦,陈姐说,是个不逊于傅大少的美男子。”

    “……她骗你的,我见过姜家老二。”傅凤城道,“不过尔尔。”

    冷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忍不住抬手捏了一下傅凤城的俊脸,“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好啦,陈姐说姜家这个二少爷有点深藏不露,跟他比起来姜家大少爷就是个废物。我有点好奇,想要见一见罢了。”

    傅凤城定定地盯着看打量了好一会儿,总算没有再出言反对。

    只是盯着她的目光深邃幽暗得让淡定如冷爷也稍微有些不自在起来,轻哼了一声扭开了头不再与他对视。

    郑缨动了胎气躺床上了,冷飒作为大嫂于情于理都得去看看。

    吃过了晚饭傅凤城回书房继续忙他的工作,冷飒才带着袁映慢悠悠地以饭后散步遛弯的速度往郑缨的院子走去。

    刚被人引进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呜呜咽咽的哭泣声,冷飒瞥了一眼在前面领路的人。

    那丫头有些尴尬地小声道:“少夫人,是郑家的郑纤小姐。”

    冷飒皱眉,“不是送回郑家了吗?”

    “是送回去了,刚刚又跑过来了,说是偷跑出来的。一直在哭呢,四少夫人这会儿晚饭都还没有吃上。”

    “……”冷飒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郑缨看着挺聪明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跟郑纤这个脑残纠缠不休了。

    房间里,郑缨苍白着脸色依靠在床头看着跟前哭哭啼啼的郑纤,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抽疼。

    郑纤那呜呜咽咽犹如幽魂的哭泣声,对于此时本来就浑身难受的郑缨来说就像是一根刺进了脑子里的针,扎得她疼痛不堪却毫无办法。

    “够了!”郑缨烦躁地道,“别哭了!”

    郑纤的哭声停滞了一下,抬起头来望着郑缨满脸委屈,“缨姐,你也怪我?!所有人都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啊,那个姓宫的本来就是个狐狸精!她一个大夫,为傅家做事的人凭什么跟着你去参加茶会?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傅家的少夫人呢。”

    郑缨揉了揉额边的太阳穴,“那你也不能在别人家里打人。”

    “我只是推了她几下,那只是意外啊。”郑纤有些气弱地道,“况且,她也还手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怪我?就算我有错,难道她就没有了。缨姐,你别不放在心上,我都打听过了,那个宫思和出身不差,老师也是桃李满天下。这样的人千里迢迢跑到傅家来当个家庭医生,图什么?”

    郑缨沉默,宫思和或许确实有所图,但是图的却不是傅钰城。

    只是这话她却不能告诉郑纤。

    “行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吧。”郑缨道。

    郑纤连连摇头,“不行!我回去了我爹就要打我,大伯母还要我明天去姜家给人赔礼道歉,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郑缨皱眉问道。姜家那么小的孩子被烫伤了,去道个歉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郑纤咬牙道:“总之,我不去!我又没做错,那孩子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不就是烫红了一点,哭了几声吗?用的着那么矫情?”

    “孩子总归是吓着了,你道个歉又怎么了?”郑缨道。就算是她还不是要拉下脸皮给人道歉,郑纤的脸皮什么时候这么金贵了?

    “缨姐!”郑纤听她这么说,嘴一瘪作势又要哭。

    “四弟妹,我方便进来吗?”外面传来冷飒笑吟吟地声音。

    郑缨愣了愣,这才连忙起身道:“大嫂,请进来吧。”

    冷飒走进房间对正扶着春娟想要起身的郑缨摆摆手,“别动了,你好好躺着吧。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郑缨勉强笑了笑,“我没事,多谢大嫂关心,给大嫂添麻烦了。”

    郑缨心理清楚,出了这样的事情傅家总要有个人出面。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的身份不够,只能是冷飒出面了。

    冷飒一向不管这些事情,如今却要她出面替傅家道歉,心里自然不会高兴。

    其实郑缨这是误会冷飒了,冷飒心里还真没什么不高兴。

    赔个礼道个歉又不会死人,替傅家致歉又不是她理亏心虚。说到底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姜家只要不傻也不会为难她。

    如果真的事情严重到得给人三跪九叩低头哈腰的请求原谅,冷飒才不会去自讨没趣呢。

    “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冷飒不以为然地道,目光落在了郑纤的身上,“郑小姐怎么在这里?”

    郑纤现在其实有点怕冷飒,这些日子冷飒的丰功伟绩郑纤身为郑家人自然也听说过不少的。

    “我…我来看看缨姐。”

    冷飒点点头,“那就好好看,别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哭丧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