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六四分成!(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负责这监狱的人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不到半个小时负责人就揣着一份热乎乎的口供出来了。恭敬地双手送到傅凤城跟前,“大少,招了。”

    傅凤城接了过来,冷飒也有些好奇地凑过来看。

    负责人站在一边汇报,“那位龙少爷说人确实是新叶会的,不过他并不知道那些人是想要刺杀大少的。那些人说是新叶会跟洪帮有仇,他们家大少爷想要洪天赐的命这才派人过来的。只是路途遥远,武器什么的不太方便运送过来,这才想请龙少爷帮忙的。正好龙门跟洪帮的关系也不好,那位龙少爷想着既能帮朋友还能在龙门主面前露个脸,所以才帮了他们的。不仅如此,那些人一路上也是走龙门的路子来的雍城。”

    冷飒靠着傅凤城的肩头看那份口供,一边问道:“可信么?”

    负责人恭敬地道:“少夫人尽管放心,九成可信,我们也会继续确认口供的真实性的。只是……”看了看傅凤城,有些迟疑。

    傅凤城问道:“还有什么事?”

    负责人道:“这事看起来确实跟龙家没什么关系,那位毕竟是龙督帅的儿子,咱们这么做是不是……”

    傅凤城淡然道:“不用理会,龙家那边有问题自然会来找我。”

    “是。”见他如此淡定,负责人心中也是大定。

    从牢房里出来,冷飒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路出来的时候她总觉得沿途那些犯人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怎么了?”傅凤城问道。

    冷飒摇摇头,“没什么,回去吗?”

    傅凤城想了想道:“下午没什么事,夫人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也可以去看看。”

    冷飒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傅凤城的意思是他可以陪她去吗?

    傅凤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并不再多说什么,冷飒却总觉得傅大少的表情有些莫名的僵硬。

    冷飒忍住笑意,做出认真思考的模样。

    “你刚刚遇刺,到处乱跑好像也不合适。”冷飒摸摸下巴思索着道,“不如咱们去看看廖云庭吧?”

    傅凤城沉默了一下,方才慢慢点头,“可以。”

    “……”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她说错了什么吗?

    飞云会内小楼前的花园里,商绯云正和洪天赐相对而坐说着话。

    商绯云跟前放着一杯香味浓郁的咖啡,洪天赐跟前放着的却是一杯清茶。

    商绯云有些慵懒地看着洪天赐,“洪老难得亲自大驾光临来我们飞云会,不会只是想要让晚辈请你喝杯茶吧?”

    洪天赐放下茶杯,看着商绯云道:“商会首,这次傅大少遇刺的事情,你们飞云会损失也不小吧?”

    傅督军震怒之下,南六省所有的组织和个人都是被怀疑的对象。但是被揪出来的却不仅是跟这件事有关的人,更多的是像他们这样与这件事无关但是暗地里确实有些不太能上台面的人和事。

    或者说,傅家就是借着傅大少遇刺的事情,想要清洗一遍南六省黑道,给他们这些人一个下马威。

    商绯云叹气道:“可不是么?我可比不得洪老跟傅四少交情好,有什么事情还能有个转圜的余地。只可怜我们飞云会……”

    洪天赐轻哼了一声,“商会首说笑了,听说商会首跟傅家大少夫人的关系也不差啊。”

    商绯云道:“洪老也说了,是傅家大少夫人,刚进门的新媳妇,能有什么指望?”

    洪天赐的表情有些冷,“商会首莫不是要糊弄我这个老头子?傅家这位新进门的媳妇儿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不,就连龙薄云来了雍城,第一个去见的也是她。”

    商绯云有些无奈,“洪老,有什么话您还是直说吧,您这样绕弯子可没什么意思。”

    洪天赐道:“龙门卷入了傅大少遇刺的事情,我不信你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商绯云挑眉道。

    洪天赐道,“连龙薄云都亲自来了雍城可见事情确实不少,我还有一个消息,傅家抓了北方龙家一个公子哥儿,听说跟龙督帅的关系匪浅。”

    “所以?”商绯云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的老头子。

    洪天赐压低了几分声音,苍老的声音里却仿佛带着几分蛊惑,“龙薄云惹上傅凤城只怕是很难善了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商会首,你觉得呢?”

    商绯云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你想要我帮你一起对付龙薄云?”

    洪天赐笑道:“怎么就是帮我?我记得商会首跟龙薄云应该也是有仇的吧?当年商老哥的死…龙门可也没少插手。事成之后,所得利益你我五五分成,如此?”

    商绯云垂眸道:“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

    洪天赐轻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好考虑的?难不成…商会首还对龙薄云旧情难忘?也是…龙薄云那张脸倒是难得的俊俏,年轻姑娘们哪里有不喜欢的?”

    “够了!”商绯云脸色一沉,冷声道:“我敬洪老,也还请洪老自重。”

    洪天赐闻言失笑,摇了摇头道:“是老头子不对,不该提起这些旧事。那么…商会首觉得老头子的提议如何?”

    商绯云沉默不语,洪天赐道,“这次你我两家损失都不轻,傅家咱们谁都招惹不起也只能认了,但是总要给兄弟们一些安抚的东西。这南六省有我们两家就足够了,三家实在是有些太挤了,姓龙的本来就是外来户,商会首你觉得呢?”

    商绯云抬眼看向洪天赐沉声道,“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要六四开,我六,你四。”

    这次轮到洪天赐沉默了。

    商绯云看着洪天赐嫣然一笑,“洪老说得确实没错,这南六省有我们三家实在是太挤了,但是我也不急于这一时。说不定就这么耗着,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不然咱们过个两三年再来看看,局势到底如何?”

    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就差没说她还年轻耗得起,再过几年洪天赐还在不在都不好说了。

    洪天赐脸色也是变了几变,好一会儿方才沉声道,“商会首说的没错,那就依商会首之言。”

    商绯云红唇勾起,“一言为定。”

    和傅凤城在城外廖云庭刚建好不久的研究基地玩了一个下午,两人一直到天色微沉才从城外回来。

    廖云庭到底是没有白坑之前的那几个投资人,成果多少还是有一些的。加上冷飒提供的一部分资料,还不算长的一段时间廖云庭那边就已经差不多弄出来一个基础雏形了。

    当然真正想要能飞上天,还需要不少时间。

    不过看到廖云庭的进度冷飒还是相当满意的,心情也变得十分愉悦。

    两人刚进门,就被早就等在门口的傅家管事给拦住了,“大少,大少夫人,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冷飒挑眉,“有什么事吗?”

    管事叹了口气道,“可不是有事,三位少夫人今天下午不是去参加茶会吗?出了点事……”

    冷飒蹙眉,“出了什么事自然有夫人处理,跟我说做什么?”

    管事道:“这个…茶会上的人毕竟都是平辈,夫人出面不太合适。”

    “……”所以就得她这个傅家大少夫人出面?

    旁边傅凤城也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有什么事情去找徐少鸣,他会处置。少夫人很忙,没空理会这些事情。”说罢抬头看向冷飒,“走吧。”

    冷飒确实不想管这些事情,点点头就要推着傅凤城离开。

    管事连忙拦住两人,见傅凤城脸色骤然一沉显然是要发作的模样,连忙有些诚惶诚恐地道:“大少息怒!大少您千万听小的把话说完啊。这事儿是夫人吩咐的,小的也……”他真的只是一个传话的人啊。

    而且虽然说是收拾烂摊子,但也是代表傅家出面,对大少夫人并无坏处。如果能处理得好反倒是能够助少夫人打入雍城的权贵夫人们的圈子里,夫人一直不愿意带大少夫人结识这些人这也算是个机会,管事实在不明白大少为什么会不高兴。

    冷飒道:“出去一天我和大少都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不着急吧?”

    管事自然不敢说他着急,连连应了几声小心翼翼地跟在两人身后往后院走去了。

    傅凤城道:“你不喜欢管这些事情可以不用理会,我让徐少鸣去处理。”

    傅凤城并不觉得身为的大少夫人就一定得处理这些琐事,冷飒有能力也更有兴趣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

    至于那些权贵中推崇的女眷之间的所谓关系网,人情往来,傅凤城确实并不在意。

    只要身份实力足够,就算夫人完全不参加任何活动,那些人也只能恭恭敬敬地上门求她。

    反之哪怕在尽心尽力地出席这些活动,别人也未必会将她放在心上。

    冷飒笑道:“我知道啊,就是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嘛。要是没什么意思当然就只好麻烦徐副官了。不过话说回来…徐副官好歹也是堂堂精英,你就是这么用的吗?”

    傅凤城道:“如果夫人有能处理这些的人,自然就用不着他了。”

    “……”哦,好像是个问题。

    兰静和袁映都是短期工,各有各的打算而且年轻姑娘也不适合处理这些事情。她身边确实缺一个能长期帮她处理这些事情的……不对,她说不定待的时间比袁映和兰静还短呢,考虑这些干嘛?

    “在想什么?”

    “没,我在想毕业季刚刚过,好像确实应该多招募一点人才。”

    “是么?”

    “是的呀。”毫不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