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龙家和龙门!(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厢房里一片宁静,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龙薄云笑道,“我听龙钺说少夫人很有趣原本还有些不解,今天才知道,少夫人果然很有趣。”

    冷飒微微蹙眉,提醒道,“龙门主,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的时间可能没有你想象得多。当然,如果你只是想要跟我闲聊的话也是可以的,毕竟…美人儿总该有点特权的。”

    龙薄云也不生气,扬眉笑道,“多谢少夫人称赞,那不知道少夫人觉得傅大少和我,谁更美?”

    冷飒认真地打量了他一会儿,才叹气道:“还是傅大少吧。”

    “为什么?”龙薄云饶有兴致地问道,“我以为,论相貌我应该不输傅大少才对。”

    冷飒叹了口气道:“再过二十年,傅大少还是一样的帅,再过二十年,龙门主还能跟现在一样美吗?龙门主的眼睛最好看,可惜…美丽的东西保质期总是不长的。”

    “……”龙薄云半晌没说出话来。

    他一贯觉得自己在耍嘴皮子上从来不输给任何人的,但是这会儿面对冷飒却着实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傅凤城这个媳妇儿,当真是不简单啊。

    收起了脸上戏谑的笑,龙薄云亲手倒了一杯茶送到冷飒跟前,语气终于也跟着正直起来了。

    “开个玩笑,大少夫人请勿见怪。龙某确实是有事相求。”龙薄云正色道。

    冷飒微微挑眉并不觉得意外,龙薄云堂堂龙门门主总不会是闲着没事特意从江城跑到雍城来找她闲磕牙的吧?

    就算他真的很闲,随随便便跑过来就不怕被洪帮和飞云会给宰了直接填进河塘里吗?

    “龙门主请说。”冷飒道。

    龙薄云叹了口气道:“傅大少抓了我手下一个人,在下想请少夫人帮个忙……”

    “等等。”冷飒打断了他的话,有些诧异地道:“傅大少抓了你一个人,你直接找他不就完了么?难不成龙门主还指望我吹枕头风不成?”

    龙薄云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我倒是想见傅大少,奈何他不肯见我啊。”

    “为什么?”冷飒有些不解,龙薄云虽然不是什么高官显贵或手握重兵的将领,但是以龙门的势力,他如果想要求见的话一般情况下傅凤城也不至于不给他面子。

    更何况,上次在白夜庄园冷飒可是还记得,龙薄云跟傅凤城应该关系还不错。

    “你的人…是为什么被抓的?”冷飒有些后知后觉地问道。

    “前几天傅大少遇刺的事情,据说当时少夫人也在场?”

    冷飒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眼神有些淡淡地望着龙薄云。

    龙薄云道:“少夫人别这么看着我,这事儿真的跟龙门无关。我又不是脑子有问题,刺杀傅大少对我有什么好处?”

    冷飒微微偏头思索了一下,“跟龙家有关系?”

    “被抓的那个人是龙家的旁支,跟我,跟北方龙家都有关系。”

    冷飒摇摇头道:“抱歉,这事儿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这件事是傅凤城在查他心里自然有数,冷飒并不打算对此指手画脚,“我可以帮龙门主向傅大少转告此事,但是别的恐怕是帮不上忙了。”

    龙薄云蹙眉道:“我希望能尽管见到傅大少。”

    冷飒挑眉看着她,龙薄云道:“我得到的消息,傅大少打算处决了那人。大少夫人,我敢以性命和整个龙门担保,这件事跟龙家和龙门都没有关系。”

    冷飒道:“希望如此,既然龙门主这么着急,这饭就先不吃了。我现在回去帮你传话?”

    “不用了。”冷飒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傅凤城冰冷的声音。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夏维安推着傅凤城走了进来。冷飒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龙薄云一眼:这就是你打得好算盘?

    龙薄云但笑不语,给了冷飒一个略带歉意的眼神。

    傅凤城眼神阴冷地盯着龙薄云冷声道:“龙薄云,我看你是活腻了。”

    龙薄云并不担心自己的性命问题,反倒是挑眉笑道:“傅大少太难见了,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啊,回头一定亲自上门向少夫人赔礼。”

    冷飒道:“难怪龙门主不着急还有功夫跟我耍嘴皮子,原来我今天就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啊。”

    傅凤城朝着冷飒伸出手,“走吧,回去了。”

    冷飒对龙薄云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到傅凤城身边。

    傅凤城果然连多看龙薄云一眼都没有,对夏维安打了个手势,夏维安立刻沉默地转动轮椅朝外面走去了。

    “傅大少。”龙薄云开口叫道,傅凤城却并不打算理会他,三人继续往外面走去。

    龙薄云终于有些急了,“傅凤城!”

    傅凤城剑眉微挑,抬手示意夏维安停下。

    夏维安恭敬地退到了一边,傅凤城回身看着龙薄云淡然道:“龙薄云,你是为谁而来的?”

    龙薄云微微眯眼,“什么意思?”

    傅凤城轻哼了一声,“龙家,还是龙门?”

    龙薄云道:“在傅少眼中,龙家和龙门有差别吗?”

    虽然这些年龙门和龙家联系并不紧密,但是龙薄云也很清楚在傅家眼中只怕始终都是将龙门跟龙家联系在一起的。

    即便是龙薄云说他跟龙家没关系,傅凤城也不会相信。

    龙薄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傅少,我既然已经亲自来了想必应该足够有诚意了。那孩子真的跟这件事没有关系,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没关系?”傅凤城道:“龙督帅的堂侄,四年前才从北方来的南六省。那些杀手用的武器,都是经他的手提供的。龙薄云,你是想让我相信这只是巧合吗?”

    “如果我说这真的只是巧合,你相信吗?”

    “如果你是我,你相信吗?”傅凤城问道。

    龙薄云神色微沉,原本带着几分妖娆的凤眼瞬间就染上了几分杀气,“傅少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

    “你想怎么谈?”傅凤城声音如冬夜寒水。

    “……”

    半个小时候,龙薄云脸色阴沉地带着人走出了翠满庭然后直奔城外匆匆离开了雍城。

    片刻后,冷飒和傅凤城才从里面走了出来上车离去。

    龙薄云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雍城自然会引得各方关注,特别是商绯云和洪天赐更不敢松懈。

    “没什么事儿啊,龙门主说请我吃饭呢。可惜饭还没开动,傅大少就来了,浪费了一桌的美味佳肴。”冷飒靠在书桌后面的椅子里,懒洋洋地对电话那头的人道。

    “大概确实是挺闲的吧,我就上次在白夜庄园见过他一次,你不是跟他挺熟悉的吗?”

    “行吧,回头有空再聊。”

    挂了电话,冷飒起身走进另一边傅凤城的书房。

    傅凤城正将一份文件交给夏维安,“去办吧。”

    夏维安恭敬地点头应了,跟冷飒打了声招呼才转身出门去。

    冷飒看着傅凤城道:“商绯云打电话来打探龙薄云找我什么事儿呢,看来她还挺关心龙薄云的。”

    傅凤城淡淡道:“不仅商绯云关心,洪天赐也很关心。”只不过洪天赐没有冷飒这条关系罢了。

    冷飒在他对面坐下来道:“话说,你抓的那个龙家的小子,真的跟这事儿有关?”

    傅凤城道:“夫人觉得呢?”

    冷飒思索了一下,“应该关系不大吧?”要真的有关系,那小子只怕也等不到龙薄云来说情,甚至有可能龙薄云自己都走不了。

    傅凤城道:“夫人猜的没错,关系不大,应该是被人利用了。”

    冷飒微微皱眉,“你是打算……”

    “既然想把龙家牵扯进来,那就如他所愿牵扯进来好了。”傅凤城道:“我也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果然……

    冷飒在心中叹了口气,皱眉道:“这么轻易将龙家牵扯进来,对方会相信吗?”

    傅凤城道:“夫人以为,龙薄云为什么那么着急?”

    冷飒脑海中灵光一闪,“被抓的那小子身份有问题?”

    傅凤城道:“那小子对外说是龙督军的远房堂侄,实际上…是龙督军在外面生的儿子。”

    冷飒有些嫌弃,这些督帅还能不能好了?

    傅督军一大堆儿子管生不管教,西北钟家再努力一点儿子都能组成一个排了。原本以为龙督军稍微正常一些,没想到竟然还有把私生子当远房侄子养的骚操作。

    傅凤城对此倒是很淡定,“前几年那小子私底下不太老实,龙家平辈的人里面除了龙钺和龙薄云他谁也不怕。不过龙钺下手黑,龙督帅怕他留在北方小命不保,这才将他送到龙薄云这里打算让他受点教训。早几年被龙薄云狠狠地修理过几次这两年还算老实,这一次……”

    冷飒道:“这次他是单纯被人利用了,还是自己也想要搞事才被人利用的?”

    傅凤城道:“夫人好奇的话,可以跟我去看看。”

    冷飒有些意外,“可以去吗?”

    傅凤城道:“傅家没有夫人不能去的地方,既然没事那就去看看吧。”

    “行呀,走吧!”冷飒略有几分兴奋地道,她还没见识过傅家的大牢长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