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穷!(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学费?那是什么东西?!”傅督军睁大了眼睛瞪着冷飒道。

    若是寻常姑娘家恐怕要被傅督军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到,但是这一招对冷飒显然是无效的。

    眨了眨眼睛,冷飒无辜地道:“父亲要我教您的兵本事,结果竟然打算让我做白工吗?”

    “呃这个”傅督军摸了摸脑门有些不自在地扭头去看坐在对面的姚观。

    姚观低下头用杯子掩盖住了唇边的笑意,假装自己并没有看到傅督军使过来的眼色。

    见姚观指望不上,傅督军只得自己解决了。望着眼前笑吟吟的儿媳妇,傅督军道:“这个儿媳啊,这个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你看咱们”不是他不要脸欺负晚辈,实在是傅督军手头也很紧啊。

    南六省这么大的摊子,钱是不少但是需要花钱的地方更多。傅督军自己的私产还要养一大家子,算起来可能手里还没傅凤城宽裕也是可怜。

    所以,能省则省。

    冷飒道:“可是,我还要上学,我厂子里也还有很多事情,再要给父亲您帮忙这时间也忙不过来啊。您再让我做白工,这个”冷爷可是忙得很啊。

    傅督军瞪她,“你是我儿媳妇,就该听爹的话。帮帮忙就算是孝顺爹了难道不是应该的?”

    “可是当儿媳妇不包括帮您训练人啊,我又没军饷,又没军衔的,名不正言不顺,不合适。”冷飒微笑道,“爹要是嫌我不孝顺,以后我每天亲自晨昏定省,端茶倒水,逢年过节给您和娘做衣裳鞋子,您放心,这些我娘都教过我哒。就算您要我彩衣娱亲也没问题呀。”

    “”谁稀罕?能晨昏定省端茶递水做衣裳鞋子彩衣娱亲的人多了。

    “咳咳。”在一边作壁上观的姚观也有些忍不住笑,连忙轻咳了两声压下了笑意,“督军,其实少夫人说的没错。就算您去外面聘一个高手也还得给人雇佣费不是?少夫人虽然是您的儿媳妇,但也不是咱们南六省军的人,让人做白工传出去了外人会笑话您欺负晚辈的。”

    傅督军恨恨地瞪了姚观一眼,不帮忙就算了添什么乱?

    这两个是一般的晚辈吗?看起来像是花点钱就能打发的吗?更何况劳资没钱!

    “嗯,老姚说得也没错,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傅督军一边一脸严肃地说,一边用眼神警告冷飒不要狮子大开口。

    看着傅督军这模样,冷飒有些哭笑不得。

    堂堂南六省督帅,不至于这么抠门吧?傅凤城竟然还说老头子好说话,这是不让人说话吧?

    冷飒扭头去看傅凤城,傅凤城微微扬眉对她点了下头。那意思是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他都会答应的。

    冷飒有些怀疑,思索了一下还是试探着提出了第一个条件,“呃爹你也知道我最近准备开个汽车厂,但是下半年如果都耽搁在军中了,恐怕没什么时间处理厂子里的事情。”

    傅督军看着她,“所以?”

    冷飒微笑,“所以,您照顾照顾我生意呗?”

    “”

    半个小时后,冷飒拿到了包括傅督军和姚观等各位将领在内的300辆车的订单。

    当然这些订单大多数都是重型卡车,小型车只有少数几辆,但是冷飒一点儿也不在意。还没开工就能预售,也算是个开门大吉。只要后期性能质量保证,就不愁没有生意了。

    除了这个,冷飒还从傅督军手里敲来了汽车厂附近的大片土地和一套雍城里的独立别墅。

    至于傅督军表示愿意给的三万块钱现金,被冷飒强忍心痛高风亮节地拒绝了。

    最后傅督军只能抚着胸口,恨恨地瞪了坐在一边的傅凤城一眼才走了出去,心里认定了是儿子教坏了儿媳妇。

    冷飒心情愉悦地翻着手里刚刚签下来还热腾腾的订单,“你说得对,督军真是好说话。”

    傅凤城喝着茶,淡定地道,“只要你不问他要钱,就算再多要点东西他也会给的。”

    “嗯?”冷飒好奇地看着他,“傅督军这么穷吗?”

    “目前,是的。”傅凤城道,“去年年底南六省刚刚准备换装,今年的气候也不太好,南六省财政收入并不宽裕。”所以老头子没一毛都得用在刀口上,不然军中管后勤装备财务的能集体在他门口上吊。

    冷飒道:“其实,真的外聘一个厉害的专家也花不了多少钱吧?”肯定不会比她从傅督军哪里敲来的多。

    傅凤城道:“国内有本事的人就那些,未必能请得到,就算能也未必敢请。国外这方面顶级专家,即便是已经退役的一年至少也得一百万,而且老头子不怎么相信外国人。”

    冷飒为一百万心痛了一下。

    “所以,其实今天督军就是专门召集那些将军们考验我的水平的?只是听听他们就相信了?”

    傅凤城道:“有卢将军和我作保,他们不会怀疑你的能力,只是想要具体了解一下你当时的想法,确定不是瞎猫撞到死耗子而已。”

    冷飒叹了口气,撑着下巴问道,“我是不是出名了?”

    傅凤城定定地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道:“是的,恭喜。”

    冷爷仔细品味了一下出名的感觉,发现好像没什么差别,遂无趣地撇了撇嘴站起身来,“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所谓的训练要下个月底才开始,算算时间还有整整一个多月。

    毕竟确定人选,在各个军中选拔人员也是需要时间的。

    傅凤城转动轮椅跟着她一起往外走,“一起回去吧。”

    “你没事了?”

    “已经处理完了。”

    回去的路上,夏维安在前面开车,冷飒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傅钰城真的也会参加?”

    傅凤城道:“南六省不能一个傅家人都不参加,老头子肯定会把他塞进来。你看不顺眼尽管修理就是了,你是教官你说了算。”

    冷飒叹了口气,“你知道实力相差太远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傅钰城的实力在普通的精锐营都够呛,更何况是这种全军选拔过后的精锐中的精锐?

    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等到那些骄傲的精英们发现他们中间混进了一颗老鼠屎,立刻就会自发自动地排斥傅钰城。

    大家都是凭本事进来的,你凭什么靠拼爹?

    不修理你才怪。

    傅凤城道:“这些人里会有不少家世背景都不错的。”说到底南六省也是由无数人组成的,人多了自然牵扯到利益分配。

    “都是纨绔?”冷飒立刻沉下了脸觉得自己被坑了,她可没那么好的脾气专门去教导那些纨绔子弟。

    傅凤城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自然不是,纨绔虽然不少,但也没有夫人以为的那么多。”

    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都知道家族要传承下去必须靠后代。这个后代可不只是单纯靠血脉传宗接代就行了,还得有本事。

    这一代安夏掌权的人无论出身好坏大都是自己奋斗出来的,自然明白实力的重要性,因此对家中的晚辈培养大都还是相当上心的。

    一事无成的纨绔不少,真正有本事的同样也不少。

    “哦,那他更惨。”冷飒问道:“要不要帮他预备一个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冷飒想起来安夏目前还没有心理医生这个概念,思索了一下道,“就是做一些心理干预疏导什么的,开导一下之类的,我觉得傅钰城的压力有点大,说不定哪天绷不住就轰地一声炸了。”

    “压力?”

    这个时代的教育理念其实跟古代没什么差别,都是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心理有问题?那是打得少了吃得多了,多揍两顿就好了。

    傅凤城虽然不至于有这样古板的思想,但是他自己就是个从小放养野蛮生长的,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心理问题。

    自然也完全无法理解,傅钰城能有什么压力?

    其实冷飒很想告诉他,她觉得比起傅钰城,傅大少或许更应该看看心理医生。

    冷飒摆摆手道:“算了,我就是随便说说。就是觉得傅钰城好像比从前沉默寡言了很多。”

    就算傅凤城同意,她也找不到心理医生啊。反正冷飒自己是没本事做什么心理干预的,她只擅长揍人。

    傅凤城想了想,问道,“你确定不是被你打怕了吗?”

    “”这特么是人说的话吗?!

    不过冷飒有些迟疑,或许大概确实有可能啊。

    前面夏维安一边听着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一边专心开着车。

    实际上心里却早就已经翻腾了,难怪徐少鸣说这位少夫人不简单呢。

    不仅能让督军和姚将军另眼相看,就这说出来的话也是闻所未闻。

    偏偏这位少夫人说话天马行空,想一出是一出,大少竟然还肯接话。

    无论大少夫人说什么大少都会接上,这一会儿功夫两人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话题了,如果让那些跟傅大少说话经常冷场到无措的人看到了只是怕要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