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督军有请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时隔半年傅大少再次遇刺自然不是一件小事,整个南六省上下气氛都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雍城街上巡逻的人成倍增加不说,不少隐藏在雍城暗处的一些人和势力也被清洗。连续好几天雍城的百姓几乎每天都看见南六省的大兵押着人开车从街上呼啸而过。

    雍城以外的地方同样也不平静,无论是山贼土匪黑帮绿林或者是什么民间组织几乎都被清理了一遍,更有说法傅督军因此震怒,就连南六省军中都没有幸免。

    这些自然跟冷飒没什么关系,傅凤城这几天忙得几乎看不见人影,冷飒的日子却没有怎么变化。

    不用去学校了,她反倒是悠闲的许多。

    “大少夫人,四少夫人说下午有个茶会,去参加的都是雍城年轻的少夫人们。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也会去,四少夫人问你去不去?”兰静端着一盘水果进来,看到正慵懒地靠着沙发摆弄一把枪的冷飒笑问道。

    冷飒微微抬眼,“茶会?”

    兰静点头道:“是呀,听说好像是雍州州长的大儿媳妇主办的。”

    冷飒有些意兴阑珊,“四少夫人的肚子快要七个月了吧?还折腾?”

    兰静笑道:“之前四少夫人不是回娘家住了几天么?听说夫人不太高兴呢,昨儿才回来。”参加各种茶会活动,也算是给傅四少拉拢人脉的一种方式。有没有用暂且不提,至少态度摆出来了。

    冷飒摆摆手道:“你去跟四少夫人说,我就不去了。”

    雍州州长说起来应该算是雍城最高长官,但实际上在雍城这位的存在感着实不怎么样。

    毕竟南六省是姓傅的,傅家在雍城,雍城自然也是姓傅。

    有傅督军在此,州长什么的自然只能靠边站了。

    如果是州长夫人亲自邀请,冷飒说不定还得给个面子。但是州长的大儿媳妇,冷飒确实没有考虑这种事情的必要。

    “大少夫人真的不去?”兰静道。

    冷飒看了她一眼,“有什么问题?”

    兰静摇摇头,“倒也没有,只是大少夫人几乎从来不参加聚会,私底下不少人都在议论您呢。”

    冷飒有些好笑,“议论我什么?”

    “就是说少夫人不会交际,做不了贤内助,不好相处什么的啊。”兰静道。

    “你消息还挺灵通。”冷飒不以为意,坐起身来将枪放到茶几上道:“她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还忙着呢。有空陪这些太太小姐们喝茶,我干点什么不好?”

    见她真的不在意,兰静这才笑了起来道:“那我去回了四少夫人。”

    冷飒点点头,“去吧。”

    兰静转身出去,在门外正好撞上了快步过来的傅应城,“二少。”

    傅应城点点头,“大嫂在吗?”

    门里冷飒已经听到了声音,开口道,“进来吧。”

    傅应城这才对兰静点了下头转身进了书房。

    刚走近沙发傅应城脚下就是一顿,目光落到放在茶几上那把枪身上,“大大嫂?”

    冷飒微微挑眉,这才注意到傅应城的目光有些无奈,“没事,坐吧。”一边将枪拿过来收进了旁边的抽屉里。

    傅应城这才松了口气,将一份件放到冷飒跟前,“大嫂,这是马经理让我带给你过目的。冯家那边跟咱们的账目已经完全结清了,这段时间也陆陆续续招了一些工人,厂子基本恢复了正常运转。马经理说,我们损失不算大,请大嫂尽管放心。”

    冷飒接过账册看了几眼,放到一边道:“很好,看来马经理办事的效率很不错。”

    傅应城笑道,“是,我这几天跟着马经理也学了不少东西。”

    “你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冷飒还算了解傅应城,傅应城不知道是不是怕傅凤城的缘故,轻易不会到这院子里来。既然过来了,肯定不会只是为了送一份件。

    傅应城点头道:“是有些事情。”

    “说。”

    犹豫了一下,傅应城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大少,若浔说夫人那边好像对大嫂有些不满,还请大嫂小心一些。”若浔是二少夫人的闺名。

    冷飒挑眉,“夫人对我不满?”傅夫人什么时候对她满意过了?这种事情已经不算是新闻了吧?

    傅应城有些着急,道:“那个、是这样的咱们家里那些丫头佣人闲的了时候不是喜欢说闲话吗?若浔不小心听到夫人院子里的丫头在嘀咕。说是夫人嫌大嫂不贤惠,先前琢磨着将冯家的表妹塞给大哥,结果被大哥给拒绝了。”

    冷飒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夫人改变了注意,准备撮合大少和宫医生。”

    冷飒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替我谢谢二弟妹。”

    见她一脸平静的模样,傅应城有些不解,“大嫂,你不在意?”大嫂看起来不像是那么贤良淑德毫不在乎自己丈夫纳妾的女人啊。

    冷飒笑道:“不在意啊,我相信你大哥。”

    傅夫人千里迢迢把宫医生请过来是为了什么,冷飒自然早就知道了。不过傅凤城显然没那个意思,宫医生也安分守己没做什么,冷飒自然也懒得去管了。

    只是这傅夫人总是想要在她背后找事,就让她有些不高兴了。虽然说这些手段伤不了她,但是膈应人啊。

    傅夫人自己恨傅督军姨太太一个接一个的纳,插手自己儿子的事情倒是半点不手软。

    这就是传说中的多年媳妇熬成婆?

    我吃过得苦你必须也得吃,我享过得福你别想多享?

    傅应城仔细地看了冷飒几眼,依然没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不由在心中暗暗佩服她心性沉稳。

    大嫂这也太稳得住了,要是换了他媳妇儿,只怕早就忍不住咬牙切齿背地里骂娘了。

    “少夫人。”一个身形挺拔面容严肃的青年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冷飒探身往外看了一眼,笑道:“夏副官,进来吧。”

    年轻人走了进来,恭敬地道:“督军和大少请少夫人过去一趟。”

    冷飒站起身来笑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坐在一边的傅应城连忙也跟着起身,“大嫂,那您忙我先走了。”

    冷飒叫住了他,从旁边一个柜子里拿出了两个盒子递给她道:“这是我请商会首的人从江城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你帮我带回去给涵涵和汐汐吧。”

    傅应城连忙接过来谢过了冷飒,拿着盒子走了出去。

    送走了傅应城冷飒换了一身衣服才出门跟着青年一起出门。

    这人是名叫夏维安,是接替因伤暂时休假的徐少鸣的副官。

    据说同样是军校出身,同样的出类拔萃,不过冷飒觉得跟徐少鸣比起来他有点太严肃了,还是徐少鸣相处起来更轻松一些。

    夏维安带着冷飒一路往府外走去,冷飒有些好奇,“督军和大少在哪儿?”

    夏维安看了她一眼,道:“去了少夫人就知道了。”

    冷飒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也不多问。

    夏维安开车载着冷飒一路出了城,直接往驻扎在城外的军营的方向去了。

    冷飒虽然没有去过却也知道,他们去的方向正是傅督军麾下第一军第一旅的营地。

    这一支队伍是傅督军起家的老底,也是傅督军最心腹精锐的一支。

    当初傅督军能将第一旅交给傅凤城可见对傅凤城的信任和看重,而傅凤城又能接得住,能在短短的时间内降服这些追随傅督军多年的人,足可见傅大少的实力。

    冷飒确实很好奇这支从傅督军手里到傅凤城手里的南六省精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傅督军叫她来这里做什么?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营地,大门外的守卫上前检查了之后很快便敬礼放行了,对于夏维安车里坐着一个姑娘也没有露出丝毫诧异好奇的表情。

    进入营地之后一路往里面开去,冷飒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旅的营地规模比牧山营大不少。

    “碰碰碰!”

    车在营地后面背靠着悬崖的一小块空地边缘停了下来,还没停稳就听到几声枪响。

    冷飒抬头隔着车窗望过去,就看到山崖下几个人正被绑在木桩上,其中三个额头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另外几个虽然还活着却也是满脸惶恐之色。

    傅督军和傅凤城带着几个人站在一边,远远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少夫人,请。”

    冷飒点头推门下车,慢悠悠地道:“督军请我看处决犯人?不会是故意想要吓唬我吧?”

    夏维安道:“少夫人说笑了。”

    “无趣。”冷飒真的觉得夏维安很无趣,一路上两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交谈。

    就算冷飒开口他的回答也基本只有,少夫人说的是,属下不知,不敢,没有,等等冷飒都忍不住要怀疑,这人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