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隐瞒(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督军脸色阴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停下来看看坐在一边神色淡漠的傅凤城忍不住又来回走动,显然是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了。

    韩冉站在一边看看傅督军再看看傅凤城,垂眸伫立着不敢多说一句话。

    等到傅督军终于转够了,方才冷哼了一声道:“你先出去。”

    “是,督军。”韩冉应道,快步走了出去还转身将门给带上了然后亲自守在门口。

    书房里傅督军看着傅凤城问道:“是不是之前那些人?”

    傅凤城垂眸淡淡道:“不知道。”

    傅督军有些暴躁,“不知道?!这些混账东西,竟然敢在我南六省动手,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傅凤城道:“那些刺客身上没有任何能看出来身份的线索。”

    傅督军冷笑道:“十几个大活人总不能是凭空出现的,那些武器总是真的吧?我就不信还查不到一点线索了!再说了,敢在南六省动手的人,也不外乎就那么几个。”

    傅凤城道:“父亲认为是谁?”

    傅督军表情一滞,敢对傅凤城动手的人并不多。但是傅督军知道的那几个人也不太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如果他们被幕后之人误导,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但是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傅督军走到书桌后面坐下,定定地盯着傅凤城道:“老大,你实话实说,去年刺杀你的人还有这次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数?”

    傅凤城抬头看着他,“父亲是在怀疑什么?难不成我还会包庇想杀我的凶手?”

    傅督军语塞,这确实是说不通。但是傅督军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

    从去年重伤之后这个儿子就变得越发让他看不透了,如果说是因为双腿的缘故也不是说不通,但傅督军总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傅督军叹了口气,“算了,你想要自己查就自己查吧。以后出门还是多带一些人,别忘了你已经不是当初了对了,去现场的人打电话回来说死了十六个人,徐少鸣那小子现在这么出息了?”

    傅凤城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是徐少鸣。”

    “不是徐少鸣?”傅督军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了,“是儿媳妇?”

    傅凤城平静地点了下头,傅督军眉头皱地更紧了,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看到傅凤城的表情也只能有些气馁地叹了口气,“行了,你自己的媳妇儿你自己看着吧。”

    傅督军觉得傅凤城简直是在玩火,如果换了他是绝不会把这样一个人随便放在自己身边的。

    就算真的是冷家的三小姐,有这样一身来历不明的本领也足够让人警惕了。

    傅督军有些郁闷,他就想太太平平地娶两个儿媳妇,怎么就一个比一个麻烦呢?

    书房门外,傅夫人皱着眉看着站在台阶上的韩冉。

    “夫人,抱歉。督军和大少在里面说话,请您稍等一会儿。”韩冉对着傅夫人不卑不亢地道。

    傅夫人皱着眉头问道:“凤城没有受伤吧?”

    韩冉道:“夫人请放心,大少只受了一点擦伤并不碍事。”

    傅夫人点点头,道:“那就好。既然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督军正事。”

    韩冉有些意外,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欠身,“夫人慢走。”

    片刻后,傅凤城从书房里出来,韩冉目送他离开才转身进了书房。

    “督军。”

    傅督军脸色阴沉,冷声道:“给我仔细查,那些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有底下那些废物!这么大一群人带着武器摸到雍城外面来了他们还无知无觉!还有是谁泄露了老大的行踪,都给我查清楚!”

    “是,督军。”韩冉正色答道,他知道督军这次是真的震怒了。

    去年大少重伤是在外地,没有查到什么线索也就罢了。

    这次竟然就发生在雍城外面不过几十里的地方,要是再查不出来傅家就没脸在南六省混了。

    傅督军有些疲惫地靠着身后的椅背道:“你说老大到底瞒着我什么?他是我儿子,无论是谁对他下手,难道我还会偏袒敌人不成?”

    韩冉沉默,他也不知道大少到底为什么要隐瞒督军。

    督军虽然平时看着像是只关心正事对家里人都不怎么关心,但是韩冉却知道自从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去世之后,大少就是傅督军最重视的人,无论是因为什么。

    这一点,即便是傅夫人或者其他任何一位少爷小姐都无法比拟的。

    韩冉看了看傅督军,有什么话想说却终究还是低下了头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有些话,他们这些人是不能说的。

    如果大少真的隐瞒了关于当初那些刺客的信息,那就只能说明大少认为督军不会给他想要的结果,也或者有可能是督军给不了他想要的结果。

    无论是哪一个,真相必然都是所有人不想看到的。

    不知怎么的,韩冉突然想起了方才书房门外傅夫人优雅端庄的模样,心底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傅凤城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冷飒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这两天冷飒的运动量相当不小,再加上下午那一场刺杀其实早已经精疲力尽了。

    冷飒说的没错,她有足够傲人的技巧,但她的身体素质还差得远。

    “大少”兰静进来就看到傅大少正神色复杂地望着床上的大少夫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傅凤城抬头看了她一眼,兰静心中忍不住一跳。

    那一瞬间她仿佛在大少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气,一股阴冷的感觉瞬间蹿上了背脊,兰静强忍着想要后退的冲动站在了原地没动。

    “出去。”傅凤城淡淡道。

    兰静看了沉睡的冷飒一眼,连忙点头,“是。”

    兰静匆匆退了出去,心中忍不住暗暗思索着,大少应该不会对大少夫人做什么吧?

    “唔”冷飒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你回来了?”声音中还带着十分的困顿和几分慵懒的沙哑。

    “嗯。”傅凤城微微点头。

    冷飒道:“我再睡一会儿,不用叫我吃晚饭了”

    “没事,睡吧。”

    冷飒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慢慢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傅凤城靠在床边低头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慢慢伸手将她轻轻搂入了自己的怀中。

    冷飒有些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找到了让自己睡得舒服的姿势不再动弹了。

    傅凤城低头看着她沉静的睡颜。

    睡着了的冷飒面容沉静而美丽,那张美丽的容颜仿佛这世间最美丽优雅的艺术品。

    但是傅凤城记起她开枪的瞬间眼底的锋芒,那是真正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战士才会有的锐利眼神。

    那样的她,更加让人惊艳。

    傅凤城眼底掠过一丝暗芒,抬起一只手轻轻描摹她美丽的面容,手指轻轻摩挲她美丽的唇形,“我不在乎你是谁,但是你既然来到我身边,就是我的了。”傅凤城在冷飒耳边低语道。

    “别吵!”脸上作怪的手和耳边的低语吐息让冷飒难以安眠,睡梦中她低声嘟哝道。

    傅凤城低笑了一声,道:“好,睡吧。”

    他低头,噙住了那双在灯光下嫣红的菱唇。

    兰静战战兢兢地看着傅凤城从房间里出来,等到对方进了书房才连忙遛进卧室去看大少夫人的情况。

    见冷飒还静静地躺在床上沉睡着,身上还好好地搭着一张薄被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又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

    大少和大少夫人感情那么好,她为什么会觉得大少会对大少夫人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另一边书房里,已经包扎好伤的徐少鸣正站在傅凤城跟前,“大少。”

    傅凤城扫了一眼他的肩膀,“没事吧?”

    徐少鸣有些不好意思,“一时大意,不要紧。”

    傅凤城点点头道:“这几天你好好休息,明天换夏维安过来。”

    “是。”徐少鸣点头,“大少,督军肯定会让人查今天的事情,咱们是不是”

    傅凤城淡然道:“他要查就让他查,我们查不到结果他也不会比我们查到更多。”

    徐少鸣微微皱眉,有些担心地道,“但是,督军有可能会查到是我们”

    傅凤城看了他一眼,“我们做了什么?”

    徐少鸣立刻摇头,“不,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大少,属下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趁机抓几个俘虏,说不定能够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之人的线索。”

    傅凤城道:“上次卫长修找到了什么,你还记得吧?”

    “自然,大少的意思是对方还会故技重施?”

    上次卫长修查到了龙家身上,如果傅家和龙家打起来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

    “大少真的相信跟龙家无关?”徐少鸣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只是大少坚定地认为这件事跟龙家无关他也就只能选择相信了。

    傅凤城道:“你觉得龙督帅对我出手有什么好处?就算真的是龙家,会这么轻易让卫长修查到?”

    “有人要浑水摸鱼。”徐少鸣道。

    “这世上,有动机有能力的只有那几个人。”傅凤城道。

    徐少鸣叹了口气,“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敢对傅大少动手的无一不是一方巨擘,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是傅督军也不能如何。更何况他们目前其实也无法确定幕后的人到底是哪一边的。

    傅凤城并不着急,“用不着证据,他早晚会自己钻出来的。”

    “是。”只要对方现身,大少自然有办法收拾,确实不需要什么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