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渣爹实锤!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跟着周焱走到十一营的训练场时士兵们刚刚吃过了早饭休息完毕准备开启新一天的正式训练了。

    冷飒有些好奇,“你们九旅训练的标准都不一样啊?”

    周焱笑道:“不错,我们十一营在整个九旅训练强度算是最大的。除了军中通行的训练标准,还有营部自己增加的项目。”

    实力都是打出来了,想要成为王牌自然免不了严格的高强度训练。

    冷飒点点头,“原来如此,今天的训练科目是什么?”

    周焱道:“早上出操算是热身,大家刚刚吃过了早饭休息了一会儿,上午的训练科目是射击和格斗。”

    冷飒微微挑眉看了周焱一眼,周焱也很大方坦然地笑道,“少夫人的枪法咱们十一营可都是佩服得很,还请少夫人不吝指点一二?”

    冷飒倒也不在意,笑道:“我这是自己进套了不成?”

    周焱配笑道:“哪里哪里,少夫人说笑了。”

    两人走到训练上,十一营的士兵果然已经分散成个连排,在长官的带领下努力训练了。

    冷飒看着正在格斗对抗的人,虽然心中有些痒奈何昨天一整天下来真的有些吃不消了只得作罢。

    周焱显然也没有考虑她的格斗能力,直接将人往另一边正在打靶的地方引了过去。

    冷飒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果然都是昨晚跟冷飒比试过的人,枪法在十一营都是佼佼者。

    这些人虽然昨天败在了冷飒手中却对她并没有什么敌意,甚至听周炎说请了冷飒来指点他们还很是高兴。

    当然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眼前站着的不是和他们一样在军中打滚的汉子,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

    更何况这个大美人还是他们大少的夫人。

    不过等到真正练起来了,听着冷飒指点大家用枪的要领大家很快就将这点不好意思抛到了脑后,十分踊跃地向冷飒请教起自己遇到的各种问题。

    冷飒不仅枪法好,对各种武器的认识也相当渊博。

    虽然这个世界的武器她大多数只在书籍上见过很少看见实物,但东西都是相通的。

    基本上一把枪拿到手里,上手开几枪她就能摸清楚这枪的性能和优缺点。

    这些士兵的问题自然也完全难不住她,侃侃而谈跟这些同样年纪都不大的人很容易就打成了一片。

    不远处傅钰城和同队的战友完成了上午的训练,都有些疲惫地坐在训练场边休息。

    一个士兵有些羡慕地道:“还是一排的人命好,周副营请了大少夫人专门指点他们枪法啊。”

    另一个人也道:“平时营座和副营也偏着他们啊。”

    “别扯了,咱们要是有那个本事也能去啊,这不是不行么?”

    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稳重一些的老兵道,“大少夫人这样的高手可不容易请,用来指点咱们这些人不是浪费了?你们瞧见刚才副营请大少夫人来的时候那模样了?要不是大少以前当过咱们营座,只怕周副营也没那个面子去请大少夫人。况且一排的兄弟不也经常来指点咱们么?”

    几个人想了想,觉得也没话说。

    一排确实是最受营座看重的,但是有什么危险的任务也是他们冲在最前面的。

    而且一排的人并不固定,每三个月一次,整个十一营觉得有本事的人都可以申请加入,当然申请了能不能有本事进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几个人看了看沉默地坐在一边的傅钰城,到底没有开口问傅钰城关于冷飒的事情。

    傅四少当初抛弃未婚妻娶了郑家大小姐的事情他们这些人虽然整天关在营地里也还是都听说过的。

    如今前未婚妻成了自己的嫂子,还这么厉害,可想而知傅四少有多尴尬。

    他们虽然都是些没什么化的粗人,但是无冤无仇地随便戳人短处也是不好的,大家好歹还在一个屋子里睡还要朝夕相处呢。

    不过大少夫人如此彪悍,傅四少就算真的娶了只怕也降不住吧?

    傅钰城低着头沉默地坐在一边也不参与这些人的讨论,毕竟对于冷飒他实在没什么立场说话,也实在不想去招惹她了。

    但是周围那些若隐若现的探究目光,无论是带着恶意看热闹的还是单纯只是好奇的都让傅钰城觉得万分不自在,恨不得自己能原地消失。

    等到了中午,冷飒干脆就留在十一营吃午饭了。

    营地里的饭菜自然不会有什么精美菜肴,即便是主官们特意开的小灶也只是比普通士兵略好一些,远远比不上傅家甚至是冷家日常的饭菜精致。

    冷飒也不在意这些,很自然地和周焱坐在一起吃饭。

    十一营其余几个主官也纷纷过来打了招呼,对于这位平易近人的傅家大少夫人显然很是好奇。

    吃饭的时候冷飒再次察觉到傅钰城打量的目光,抬头望过去傅钰城却又立刻低下了头。

    眨了眨眼睛冷飒有些茫然,这是什么毛病?

    周焱见冷飒往那边望去,也跟着扭头看过去正好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傅钰城。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大少夫人,这个四少”

    冷飒回头笑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四弟有什么事?”

    周焱轻咳了一声道:“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吧四少的性格好像不太能融入到士兵中间去,过来也有些日子了,就是跟大家相处得都有些别扭。”

    思量再三,周焱也只能找到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其实也不是要求人非得平易近人跟普通士兵打成一片,毕竟是傅家的少爷有些傲气是可以理解的。

    傅大少当年刚过来的时候可比傅四少现在要不好接近得多,其实倒也不是高傲,傅大少就是天生地不爱搭理人。

    当时还有几个年轻气盛的连排长被他激怒了跑去找麻烦,但是傅大少有本事啊。一言不合直接就是干,一场混战把一群大打得心服口服,之后傅大少即便是话再少也依然能够在十一营混得风生水起。

    但是很明显,傅四少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而且傅大少的话少是拒绝废话,正事绝不耽误,每一句话都能戳中要点,真有人请教什么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傅四少倒像是单纯地有些孤僻,阴郁,这不是一个军人应该具备的气质,也就难怪跟营中的兄弟格格不入了。

    话说原先不是听说傅家四少是个品学兼优的翩翩公子吗?

    “他的成绩怎么样?冷飒问道。

    周焱想了想道:“底子一般,不过到底是练过跟那些什么都不懂的新兵蛋子还是不一样的。如果好好打磨两年,应该还是可以的。现在嘛格斗一般,枪法还行。”

    冷飒道:“领兵呢?”

    周焱沉默了一下,摇头道:“目前来说不行。”

    傅四少这个性格,在基层想要领兵根本就不可能,没有人会服他。

    基层跟那些高层待在指挥部里发布命令不一样,都是要跟所有的普通战士一样冲锋陷阵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

    这不仅需要有指挥才能,还得有凝聚力,能让自己的手下心服口服。

    周焱看看冷飒道:“少夫人,恕我多管闲事,傅四少这个他压根就不该来咱们十一营这种地方。”

    就算是单纯为了磨炼也不该来十一营,傅四少想要在十一营成为一个合格的兵需要不少时间。而傅家四少这种身份背景,花上好几年时间来当个最普通的底层士兵毫无意义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还不如直接扔到军校里去呢,好歹还能学点用得上的东西。

    冷飒笑道,“给周副营添麻烦了,这事儿我会转告大少和督军的。”

    周焱笑道:“少夫人客气了,我就是随便一说,少夫人随便听听就行了。”

    冷飒在十一营一直待到下午三点过,徐少鸣才过来找她说是大少事情办完了准备回去了。

    冷飒这才告别了十一营众人,心情愉快地和傅凤城徐少鸣踏上了回城的路。

    虽然说待在牧山营很是愉快,但是无奈雍城的事情也很多,并不能让他们随便在这里久留。

    回城的路上,冷飒悠闲地趴在窗口欣赏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致,心情愉悦地哼起了小曲儿。

    傅凤城坐在她身边看着她,道:“下午卢将军想找你,结果你跑到十一营去了让他很是不甘心。”

    冷飒也想起了下午临别的时候卢将军那一脸遗憾还再三邀请她有空再去牧山营玩儿的模样,不由乐了,“卢将军找我干什么?”

    徐少鸣笑道:“卢将军说想要请少夫人指点警卫营枪法呢。”

    冷飒道:“周焱也找我教枪法,看来我也算是一战成名了?”

    徐少鸣道:“说不定少夫人很快就要名动整个南六省军了。”

    “你教了?”傅凤城道。

    “没什么不能教的啊,我就是随便说说,能练到什么程度还得看他们自己。”冷飒淡定地道。

    傅凤城点了下头道:“你说得对。”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枪法这项技能就更是看重天赋,悟性和个人努力。

    有的人天生就是神枪手,有的人死活都打不好。

    冷飒想起周焱说的傅钰城的事情,便将周焱的话转述了一番。

    傅凤城神色淡然,垂眸思索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怎么看?”

    冷飒道:“看督军培养傅钰城是为了什么吧,如果当真是想要老实说我也觉得没什么意义。傅钰城天赋一般,短时间内也不太能成为一等一的顶尖高手。”当然,傅家四少即便是成为单兵巅峰,这个事情本身也没什么意义。傅凤城和龙钺出名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单纯的能打。

    “如果是单纯想要磨炼他的身手,弄个魔鬼营把人扔进去三个月就能抵在十一营练三年。如果傅钰城在十一营待三年出来,你觉得跟现在能有多大差别吗?”

    前面开车的徐少鸣反驳道,“少夫人,四少不可能在十一营待三年还只是个普通兵啊。”傅家四少进去除了磨炼最重要的还是混资历,三年出来调个地方给个副营什么的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冷飒翻了个白眼,“大少当年也是这么混的?”

    徐少鸣摇头,“那倒不是,大少当年从京城回来直接空降十一营任代理营长,两个月转正。八个月后离开九旅调任第一军一旅下属副团。”神一样的升级速度。

    冷飒道:“那有人说大少走后门吗?”

    “当然也是有的。”徐少鸣笑道,“但是大少有实力,而且也有学历啊。”

    国外军校毕业,国立军校硕士学位,再加上大少在京城的履历和傅家的背影空降一个副营并不算太出格。傅四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只能从普通小兵慢慢熬。

    冷飒道:“你觉得三年后,傅钰城就能够服众了吗?而且我怕督军恐怕没办法等他三年。”

    傅凤城站不起来了,但是傅家不能没有年青一代的代表。

    哪怕是像嘉州梁家那样,梁家公子年纪还小但至少大家都知道梁家是后继有人的。傅家自傅凤城往后没一个成才的,谁不在心里嘀咕一句傅督军后继无人?

    而且有很多场合,就是需要年轻人出面的。特别是像南六省这样的体量,很多事情想要回避都回避不了。

    徐少鸣道:“少夫人,这不是督军等不等得了的问题。”

    冷飒当然明白,这就是个无法改变的现实问题。

    傅钰城的条件就在这里了,想要拔苗助长也得担心会不会直接把他连根给拔掉了。

    傅凤城淡淡道:“不用担心,这些老头子心里有数。”

    冷飒微微挑眉,“怎么说?”

    傅凤城道:“老头子把老四扔到十一营就没打算让他学什么。”

    冷飒眼睛一转,“督军就是故意想打击他?”十一营到处都是傅凤城的辉煌过往,即便是十一营的人不针对傅钰城,他在那里天天听着傅凤城的过往战绩日子也不会好过。

    傅凤城淡淡道:“老四能力不行,眼睛倒是能长到头顶上去了,自以为是。之前在雍城,他一个新人仗着傅家四少的身份就敢打副团。关键是他还打不过,只是母亲护短别人也不能怎么样他。”

    “”这就很尴尬了。

    冷飒了解傅凤城是不太介意傅钰城打谁的,但是傅凤城很介意你先挑事却还打输了。

    傅凤城道:“只要他能从十一营熬出来,该学的东西自然会有人教他。”

    “要是熬不出来呢?”冷飒问道,她看着傅钰城那一脸阴郁地倒霉样子,看起来像是要么就这么一蹶不振,要么就要变态了。

    傅凤城漫不经心地道:“熬不出来就废了,老二和老三也不成样子,那就只能看看老五行不行了。”

    “”她突然觉得傅家的几个少爷其实都挺可怜的。

    从前不教育,需要用人了才来使劲儿拉,傅督军以为他儿子都是属弹簧的吗?

    “呃我怎么听着有点惨,身为兄长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负点责任吗?”冷飒问道。

    傅凤城诧异地看着她,“他们是我弟弟,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负责?”

    也对,连你都是自己把自己培养成才的。爹都不负责更何况是大哥?

    傅督军,渣爹实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