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再赢!(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好!”

    后方观战的一众高层将领也忍不住纷纷出声赞道。

    卢将军眯着眼睛盯着前方不远处身形挺立的冷飒,“大少,少夫人这可是比咱们南六省的精锐还厉害啊。”

    傅凤城的神色在火光下难得的温和,抬眼看向前方的冷飒道:“卢将军也觉得夫人很厉害?”

    卢将军竖起大拇指,“别的不说,这手稳的。这些年除了大少我就没见过几个能和大少夫人一样稳得住的。”

    这一局远比上一局用的时间更久也更激烈,冷飒是六个人中开枪次数最少的。到现在为止一共也只开了三枪,但是她也打下了三面棋子。

    也就是说,这是真正的枪无虚发,百发百中。

    卢将军有些惋惜,“这怎么能是个姑娘?这要是个小子,有这本事要是从军还不被抢疯了啊。”

    这样的本事可不是光靠勤奋苦练就能有的,勤苦固然是免不了但是天赋却更重要。

    傅大少和大少夫人显然就是最有天赋的人。

    傅凤城却半点不理解卢将军的惋惜,唇边微微勾起了一抹淡笑。

    即便是在夜色中,眼前的女子却依然耀眼的让人无法侧目。

    九旅参谋长忍不住道,“大少,少夫人这么厉害,正好有时间不如请她给咱们的兄弟指点指点枪法如何?”

    卢将军闻言顿时大喜,“对啊,大少,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傅凤城淡淡道。

    参谋长连忙给卢将军使眼色,卢将军也着急地道,“怎么会不怎么样呢?反正明天大少你也还有事,也陪不了少夫人。请她给咱们指点指点,咱九旅好歹也是大少曾经待过的地方,要是咱们打出了威风大少脸上也有光不是?”

    傅凤城道:“话虽如此,但”

    “大少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卢将军大方地道,全然没看到旁边参谋长阻拦不及懊恼捂脸的表情。

    傅凤城扫了参谋长一眼,“我没什么条件,这得跟夫人商量,她答应才行。”

    “大少不反对?”卢将军眼睛一亮,他一点儿也不想跟傅大少谈条件。感觉谈一次跟死过一回似的,少夫人看着就像是个好说话的。

    傅凤城道:“这是夫人的自由,只要她愿意我没什么好反对的。不过,如果夫人不愿意,卢将军不可勉强。”

    “这是自然。”卢将军满脸笑容地答应道,心中已经在盘算着要许下什么条件还是送点什么礼物好说动少夫人了。

    随着最后一面旗子落下,今晚的比试也彻底结束了。

    最后冷飒打下了四面旗子,周焱打下了两面,另有一个年轻人也打下了两面。还有两人各一,剩下还有一个运气不太好落了个空,郁闷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实力未必不如人,但是这个有时候不仅得枪法好,还得手稳,更得心稳。

    周焱长叹了口气,真心诚意地道:“我们输了,少夫人厉害。”眼底还有些意犹未尽之色,要不是这会儿已经太晚了,说不定他还真能拉着冷飒再比两场。

    之后的时间冷飒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某种黑白色的国宝,无论做什么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围观的那种。

    所幸闹了半晚上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明天都还有事,于是很快就结束准备回去了。

    十一营训练的地方距离牧山营不远,开车没一会儿功夫就回去了。

    车子直接开到了牧山营后面的旅部中高层将领们住宿的营房。

    这里距离雍城不远,因此大多数将领家属都住在雍城,就算有离得近的也住在不远处的兴城。

    这里就只是给大家平时住宿休息的地方,条件算是相当简陋。

    冷飒跟着傅凤城一起进了九旅安排的房间,就已经有些睡眼朦胧了。

    今天一大早起床跟着傅凤城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来到这里,连歇都没有歇一下就跑去掺和十一营的训练,然后一直闹到这会儿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冷飒不累才怪。

    虽然一直有锻炼,但是这两年毕竟条件有限,冷飒的身体素质并不算特别好。

    傅凤城见冷飒一进屋就趴在桌边不动了,就让她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先去洗漱。

    等他出来冷飒还依然趴在桌面上直打呵欠,原本漂亮璀璨的眼睛这会儿半睁半闭眼底水光朦胧,打个呵欠眼泪都从眼角流出来了。

    “困了就早点收拾好了休息吧。”傅凤城道。

    “哦。”冷飒点点头,“好累不想动。”

    “刚刚在外面没看见你觉得累。”傅凤城道。

    见她这副模样,原本还想跟她说说卢将军想邀请她指点枪法的事情也先压了下去。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那么着急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

    冷飒朝他挥挥手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之前那是下午的兴奋劲儿还没过感觉不到累,这会儿劲头过了所有的疲惫就都像是排山倒海一样地涌过来了。

    摇摇晃晃地去了浴室,冷飒飞快地洗了个战斗澡随便敷衍地擦了几下头发,也不管头发还滴着水就冲出来目标明确地直接趴床上去了。

    反正这大夏天的,也不至于湿头发就感冒了。

    “累成这样?以后悠着点。”

    “吵!”

    “”

    看着床上的人瞬间秒睡,傅凤城沉默了半晌伸手拨了一下她湿漉漉的发丝,只能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坐到床上,拿过还被她拽在手里的毛巾将还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傅凤城一边漫不经心地替她擦着头发一边思索着明天的公事。

    小小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小灯显得有些昏暗,也显得格外静谧温馨。

    太浪了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起来全身酸痛,冷飒刚坐起身来就忍不住痛叫了一声,感觉自己好像被车轮给压过了一样。

    “果然是老了啊。”傅凤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门了,冷飒起身出了门一边锤着自己像是快要半身不遂的老腰一边感慨道。

    站在门口的士兵闻言险些一个趔趄栽倒。

    据说少夫人也才刚刚十八吧?

    这叫老了那他们算什么?半截身子都入土了?

    “少夫人好!”两个士兵恭敬地向冷飒敬礼。

    冷飒点点头,不着痕迹地放下了手力求优雅从容地跟两人打招呼,“早上好,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

    “回少夫人,大少有事去见旅座了,吩咐我们转告少夫人今天可以到处转转。如果觉得没意思,也可以去县城看看,我们可以给少夫人做向导。”

    另一个士兵送上一个食盒,“这是少夫人的早餐。”

    冷飒接过来对两人笑笑道:“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去忙吧,不用管我了。”

    两人再次对冷飒敬了个礼才转身告辞了。

    昨天刚刚打得十一营很不好看,冷飒怀疑自己今天要是再去会不会被打。

    不过毕竟是军营重地她虽然有傅督军的许可第一次过来也不好太过明目张胆地到处乱跑,因此冷飒正考虑着要不干脆就在房间里休息算了。

    不过她不想出去不代表别人不想找她。

    才刚吃过了早饭就有人找上门来,“周副营?”

    来人是周焱。

    周焱看起来满面笑容半点也没有十一营的将士们心中随时能问候他们十八辈祖宗,训得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

    这种人,一般称之为笑面虎或者精神分裂。

    周焱笑道,“少夫人早。”

    “你这是?”冷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周焱笑道,“这个么?难得少夫人莅临咱们九旅,昨天咱们还进行了一场愉快的友谊赛。”

    “是挺愉快的。”冷飒表示赞同。

    “”周焱轻咳一声,“大少曾经也在咱们十一营待过不少时间,可惜我们营座最近卧病在床,只能由我来邀请少夫人去咱们十一营走走看看了。不知道少夫人能否赏光?”

    冷飒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你们不会准备了麻袋什么的,打算套了我暴打一顿吧?”

    周焱无语,“少夫人说笑了。”他们敢打少夫人,大少回头不弄死他们?

    冷飒当然也是开玩笑的,“承蒙十一营相邀,那我就打扰了。”

    见她答应了周焱也很是高兴,“少夫人请!”

    当他不知道旅座正盘算着要请少夫人给指点九旅兄弟的枪法?

    少夫人肯定待不了多久就要跟大少走,昨天虽然他们丢了大脸,但是也占了先机。

    这不就能先下手为强了吗?

    别的人这会儿恐怕还在想着看他们的笑话,压根想不到这一点!

    营座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