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惨败!(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钰城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河边听着背后的那些士兵闲聊,心中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十一营人人都知道他是傅家的四少爷,傅钰城自己也是习惯了少爷做派刚到军中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

    因此除了极少数想要拍马屁的人普通士兵和军官也都懒得搭理他。别人这会儿都是三三两两聚成一堆吹牛胡侃,唯独他一个人待着也没人过来打招呼。

    万一人家少爷就喜欢自己待着呢?贸然过去说话打扰了人家岂不是自讨没趣?

    听着那些人唾沫横飞地控诉着突然出现在演习中的两个人,傅钰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能打的女人他只见过一个,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么冷飒比他们所以为的还要更能打。

    今天傅凤城会来牧山营这件事傅钰城也是知道的,心中忍不住更沉了。

    一种莫名的羞愧从心中升起,傅钰城忍不住低下了头仿佛想要将脸埋进地里一般。

    不远处十一营的副营长周焱看了一眼傅钰城背影忍不住皱了皱眉,茅春生看到他的神色也跟着望了过去,“那是…傅四少?”

    周焱点了点头忍不住叹了口气,茅春生跟周焱关系不算多熟但也不陌生,当下问道:“怎么?傅四少这边有麻烦?”

    周焱摇摇头道:“倒也不是。就是吧…你说咱们督军那是二十出头就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的地盘可谓是武德充沛。大少更不用说,年少有为天纵奇才提起来谁不心服口服?可是这四少……”

    也不是说傅钰城多么纨绔,事实上傅钰城挺努力的,这些周焱都看在眼里。

    但是跟他一样努力的人很多,跟他一样出色的人更多。

    也就是说傅四少无论怎么努力,最后的成绩大概也就是在十一营混个名列前茅而已。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足够了,但是对傅家来说只怕是不够。特别是如今傅大少重伤,傅督军俨然是想要培养傅四少,但傅四少的实力只怕无法让傅督军满意。

    如果傅家只是寻常权贵之家,傅四少这样加上有家里的背景不难出人头地。但是如果将来整个傅家和南六省都要交给他,傅四少撑得起来吗?

    从这一点来说,周焱也有点同情傅钰城。

    有一个太过厉害的父亲和哥哥,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茅春生笑道:“周兄想得太多了,傅四少这才刚二十出头呢。”

    周焱失笑,摇摇头道:“你说得对,傅四少来咱们十一营估计也就是走个过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调走了,这也不是咱该操心的事儿。”

    两人说话间,谷口响起了两声示警的哨声,周焱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行人从谷口走了进来。

    周焱远远地看了一眼顿时面露欣喜,“是大少和旅座。”

    茅春生闻言也望了过去,不由吓了一跳。

    可不是么?卢将军正带着一群人陪着傅大少朝着这边过来呢。

    “集合!”周焱一声令下,原本还懒懒散散席地而坐的大兵们立刻都站起身来整理军容站好了队列。

    谷口距离河谷中间还有一段距离,等到一行人走到跟前整个十一营已经早就整整齐齐地等候在那里了。

    “旅座!大少!”周焱收起了手中的记录本快步跑到众人跟前抬手行礼。

    卢将军示意他礼毕,笑道:“大少听说十一营今天在这儿训练就想过来瞧瞧,怎么?这是还没结束?”

    周焱道:“快了,还有半个小时。”

    卢将军一听就乐了,“看来今天这场训练打得还挺激烈啊。”

    闻言周焱觑了傅凤城一眼,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傅凤城看了一眼周焱,对他伸出了手。

    周焱瞬间明白过来,双手将手中的训练记录奉上。

    傅凤城翻看了几页,目光落到了最后几页上。

    卢将军见状也凑过来看,一看之下就更加乐了,“这是什么?被一神秘女子击毙?嗯…这个被一来历不明男子格杀,踩中陷阱,触发跳雷阵亡……”

    “哪来的神秘女子?”卢将军一时忘了今天牧山营来过一个女子,就算记得也不会第一反应是她干的。

    傅凤城将记录还给了周焱,问道:“夫人还在山上?山上还有多少人?”

    周焱尴尬地道:“还有九…不,七人。”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有两个人蔫哒哒地从山上下来了。

    从这两人的神态周焱就能判断出他们死在谁手里了。毕竟如果死在徐少鸣手里,就算徐少鸣是个来历不明的外人,他们也不至于如此沮丧。

    能活到这个时候的,不是特别能苟就是特别能打。

    “将军,大少…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提前结束训练?”只差半个小时了,周焱觉得最好现在结束好歹还能给十一营留个底裤。

    万一运气不好最后半个小时剩下的人全给灭口了,真的要丢人丢到整个九旅了。

    卢将军听说山上的人是冷飒很是震惊,不过转念一想傅家大少夫人有这本事也就难怪督军肯让她进出军营了。

    倒也不在意这些,反正丢脸的也不是他。

    卢将军乐呵呵地问道,“大少,你觉得呢?”

    十一营是九旅的没错,但是傅大少带出来的啊。

    自己亲自带出来的人被自己老婆给灭了,嘿嘿!

    傅凤城淡定地道:“再等等吧。”

    “是,大少。”

    那两个从山下走下来的原本正打算迎接来自副营的狂风暴雨,不想走进了才发现跟前站着一大群大人物顿时吓了一跳。

    周焱也没心情训他们了,挥挥手示意他们入列。

    两人当下松了口气,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归队了。

    “……”全体被折磨的同袍对他们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最后三十分钟山上的战况越发激烈起来,毕竟冷飒和徐少鸣想要全歼敌人,而被打得冒火的十一营士兵们也誓要弄死这两个混蛋为弟兄们雪耻。

    最后干脆就放弃了先前在丛林中不停穿梭隐蔽的思路,直接硬碰硬了。

    他们人多总还能有几分希望的。

    冷飒和徐少鸣也汇合到了一起,两人也放弃了抢人头开始合作。

    毕竟一整个下午下来,两人其实也挺累的。

    直到八点整训练结束的信号升空,冷飒和徐少鸣两人存活,另一边只剩下一个人还活着了。

    冷飒看了看自己没了子弹的空枪,十分惋惜地看了那士兵一眼,“运气真好。”再晚半分钟她能一刀子飞死他。

    那满脸灰尘的唯一一个幸存独苗并没有感到荣幸,怒气冲冲地瞪着冷飒和徐少鸣,“有本事你弄死我!”

    冷飒翻了个白眼,“要是真在战场上,我就真能弄死你。”但现在不是战场,规则还是要守的,所以晚了半分钟就是晚了半分钟啊。

    旁边其他几个已经阵亡的人过来扶起地上的年轻人,一个年级大一些的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打了一个下午,他们还不知道这两人是谁呢。

    关键是……这女人是谁!

    不知道山下的兄弟还活着没,被个女人给干掉了回去还不知道要被拔掉几层皮呢。

    想到这件事,众人心中无比苦逼。

    等到三人下山,天色已经有些昏暗起来了。

    山下的河谷边上升起了好几堆巨大的篝火,十一营众人正围着篝火烤肉。

    烤肉的香气远远地飘进了几个人的鼻息间,辛苦了一整天的众人肚子都忍不住咕噜噜叫起来了。

    原本十一营是计划训练结束之后就整队回去的,不过傅凤城和卢将军一干中高层都跑过来了,今天收工又比预计的晚了许多回去了营里只怕也没饭吃了还得重新做。

    于是周焱就报告了卢将军干脆就地扎营先吃了饭再回去。

    卢将军也觉得傅大少和少夫人专程过来没给接个风挺不好意思的,听周焱这么一说当下让人开车去谷外不远的镇上买了几头牛羊和一些吃的回来,算是给傅大少和少夫人接风洗尘。

    冷飒等人下山来的时候,买东西的人才刚回来。

    火堆前刚刚烤上一只全羊,剩下的还在谷口料理呢,回来的倒正是时候。

    九旅的几个将领下午都是见过冷飒的,不过毕竟是大少夫人他们也没好意思多看,只觉得是个挺漂亮的姑娘。

    这会儿再看,上午还整齐干净的衣裳早已经沾满了灰尘,原本的帽子和眼镜也不知道哪儿去了。编成辫子的长发还有几分凌乱。就连那张美丽的面容上都沾上了不少灰尘,可见这位一下午在山上当真没有闲着。

    但就是这样显得有几分狼狈的模样,配上那双璀璨明亮的眼眸,还有她手里提着的长枪,竟生生让人觉出了十分的英姿飒爽光彩夺目,倒是比下午的时候更加让人觉得惊艳。

    就是……过于凶悍了一些。

    这样的绝色佳人也只有大少才能消受得起。

    众人对视了一眼,各自以眼神交换着心中所想。

    冷飒看到傅凤城也有些意外,走到他跟前站定还没等她说话就听傅凤城轻声道。“夫人辛苦了。”

    冷飒眨了眨眼睛,旁边卢将军也笑道。“大少说得是,有劳少夫人替咱们收拾这些小子,辛苦少夫人了。”

    冷飒看看卢将军莞尔一笑,“是我一时手痒,让卢将军见笑了。”

    “哪里哪里。”卢将军笑道,“少夫人实力超群,是咱们让少夫人见笑了才是啊。少夫人辛苦了,先歇歇。今晚就委屈少夫人和咱们一起在这荒僻之地吃个晚饭了。”

    “卢将军客气了。”冷飒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