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跟着大嫂混!(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大少,少夫人和二少回来了。”书房里,徐少鸣端着一份简单的饭菜放到了傅凤城跟前。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不过他们也才刚刚回来,甚至傅凤城都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傅凤城点点头,将跟前装着饭菜的托盘推开,吩咐道,“怎么这么晚?让厨房再准备两份饭菜过来。”

    “是。”徐少鸣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大少自己刚刚得到的信息,“大少,兰静说…少夫人跟二少在仙宫玩牌来着。”袁映担心玩得太晚了家里着急,就借用仙宫的电话通知了兰静。

    只是没想到,他们也回来的很晚。

    傅凤城沉默了一下,淡然道:“她倒是兴趣广泛,多才多艺。”

    “……”跟一心工作的大少比起来,少夫人确实是兴趣广泛。

    “大哥。”跟着冷飒走进书房,傅应城有些忐忑地上前。

    奈何傅凤城根本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直接看向了已经走到一边坐下的冷飒,“辛苦夫人了,吃过晚饭了吗?”

    冷飒点点头,“回了一趟冷家,在那边吃的。”

    傅凤城看了看表,“那也过去几个小时了,我让人去准备宵夜了,夫人一会儿再吃点吧。”

    冷飒想了想,将体重什么的抛到了一边愉快地接受了傅凤城的建议。

    反正冷爷运动量充足,发胖什么的从来就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跟冷飒说完话,傅凤城才看向傅应城,“坐。”

    “谢谢大哥。”傅应城走到一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他还处在刚刚的打击中没有恢复过来。又遇到傅凤城这样天生自带强压的人即便是坐在一边也显得坐立难安,半点也不像是傅家的少爷,倒像个战战兢兢的小可怜。

    冷飒看在眼里忍不住低笑了一声,随手将手里的烟盒抛了过去正好落在傅凤城跟前的桌上。

    傅凤城拿起来看了一眼,更快就明白了过来。

    扫了傅应城一眼才抽出一支烟拆开看了看,剑眉微皱,“老二。”

    “大哥,我错了!”傅应城连忙从椅子里站起身来,大声忏悔。

    “……”

    傅凤城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你抽过多少?”

    傅应城连忙道:“今晚是第一次,我只抽了一支大嫂就来了。真的!”

    他跟那些人认识也没几天,平时他也不怎么抽烟。要不是今天气氛正好,他也不会抽,其实总共也只抽了几口而已。

    想起这个,傅应城忍不住又感激地看了冷飒一眼。

    如果不是大嫂来得快……

    傅凤城叹了口气,靠着身后的椅背有些慵懒地道:“你跟那些人才认识几天?听说你连续几天都没有回家,你想干什么?”

    傅应城有些尴尬,“大哥,我……”

    其实就是突然有了差事,而且看起来还是个很不坏的差事。一时间有些过度膨胀,有点飘了。

    毕竟傅应城这个傅家二少爷这些年当得实在是有点水,这辈子除了早年身边侍候的人捧着他,外人还真没有多少人当他是一回事儿。

    至于那些侍候的人为什么捧着他,他小时候不明白现在却还是想明白了的。

    如今那些纨绔公子们突然借着生意和公事来跟他结交,傅应城兴奋得意之余确实是忘记了防人之心,险些就要栽一个大跟头了。

    傅应城其实还有点伤心,他跟那些人无冤无仇的,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害他?

    不对,无冤无仇……

    傅应城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傅凤城,傅凤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站在一边的徐少鸣道:“去查查这烟的来路。”

    徐少鸣点头称是,走过去从傅凤城跟前的桌上拿过烟盒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大哥,我……”傅应城的脸色有些难看地望着傅凤城。

    他隐约有些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毕竟其实这些年类似的这种手段他也很熟悉了,只是从前都没有这么过分而已。

    但即便是如此,也还是忍不住背脊发凉。

    傅凤城道:“你回去吧。”

    “可是我……”

    傅凤城道:“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去上班了。”

    “啊?”傅应城顿时如丧考妣,父亲好不容易给他一个好差事,他这才上班没几天就又没了的话以后可怎么办?

    虽然傅应城其实也并不介意混吃等死,但是经过了这些天他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想起从前和狐朋狗友吃喝玩乐的日子未免有些索然无味。

    更何况,他现在知道了,即便是他这样无用,这傅家终究还是有人容不下他。

    傅凤城看向冷飒,“让他跟着你一段时间?”

    冷飒微微挑眉,“不好吧?”毕竟也是傅家二少,跟着她打杂肯定不如在傅督军安排的地方上班风光。

    “无妨。”傅凤城道,“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教训。”

    说完又扭头去看傅应城,那冷漠的目光让傅应城忍不住抖了抖,脑子都还没有来得及转过来身体就已经很识相地点头了。

    回过神来,傅应城恨不得将一秒前点头的自己按进地底下去。

    “是,大哥。”再怎么后悔,他也没有勇气再拒绝这位大哥,傅应城只能无精打采地道。

    “回去吧。”傅凤城淡淡道。

    “是。”傅应城也不敢久留,跳起来飞快地往外面奔去了,他还得回去跟他娘聊聊这件事呢。

    徐少鸣亲自将傅应城送出去,书房里只剩下了冷飒和傅凤城两个人。

    冷飒有些奇怪,“你怎么会想让傅应城跟着我?”

    傅凤城淡淡道:“他有点天赋也不算笨,虽然有些小心思,胆子却不大。就是以前没有人管束,好好修理一下还是可以用的。加上他的身份,能帮上你忙。”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些兄弟?”傅凤城对这些兄弟姐妹可算是相当冷淡。自己找死的傅四少就不说了,身为亲妹妹的傅安言也完全不亲近。至于其他不是一个娘生的,就更不用说了。

    傅凤城道:“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们?”

    冷飒眨了眨眼睛,倒是很快理解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傅凤城不喜欢这些兄弟姐妹,但是他也不讨厌他们,更不至于跟他们有什么仇怨。

    毕竟这个时代的家庭关系跟冷飒前世并不太一样。冷飒前世原配的孩子和外面的孩子无论从道德还是利益上来说都是天然对立的。

    但是现在不太一样,傅家几个姨太太不能说完全没有想要攀附上傅家的想法,但是这里面真正能做决定的只有傅督军,已故的傅老夫人甚至是傅夫人自己,这些女人的想法和决定反倒是其次了。

    就比如,傅家大小姐已故的生母是傅老夫人给的,那时候傅夫人还没进门呢。傅家其他几个姨太太都是别人送的,要说真正是傅督军自己主动看上了非得进门的其实只有四姨太林悠。

    所以原配子女们面对这些异母兄弟的厌恶更多是因为利益而不是道德。

    哪怕因为姨太太夺了自己母亲的宠爱而延误,说到底也还是为了利益而不是对第三者的痛恨和不屑。因为在人们的观念中,虽然一夫一妻已经明文写进了法律,习惯和民间的传统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全抹除的。

    而傅凤城跟这些异母的弟妹没有利益冲突,至少他自己不认为有冲突。

    哪怕他跟傅夫人母子和睦,那些姨太太也无法挑战傅夫人的地位,那些异母的弟弟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们依然没有利益冲突。

    又或者哪天傅夫人决定不想忍受傅督军的花心滥情了,傅凤城站在母亲这边应该也是帮助傅夫人跟傅督军离婚顺便帮她拿到足够的财产让傅督军离一个贵得痛彻心扉的婚。甚至支持她另觅新欢,而不是帮她去打压这些根本不能自己做主的姨太太和庶子。

    当然,前提是这些姨太太都安分守己不要刷什么心思手段。

    “好吧。”冷飒耸耸肩表示无所谓,“那么…傅应城跟着我做事的话,你觉得督军和你娘会怎么想?”

    “我会跟老头子说。至于母亲那里…没关系,她不会说什么的。”傅凤城淡定地道。

    冷飒点点头,“你觉得没问题就好。”

    兰静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笑道:“大少,少夫人,先吃点东西吧。”

    冷飒点点头,“好香啊,晚上吃这么多没问题吗?”

    兰静道:“大少才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吃完饭呢。”

    冷飒有些意外,看了一眼傅凤城。

    傅凤城已经将跟前桌上摆放着的各种文件收到了一边,道:“今天出城去办事,回来的有些晚了。”

    冷飒点点头也没有问他是什么事,“那就快吃吧。”

    两人也懒得换地方,就直接在傅凤城的书桌上吃了起来。

    冷飒是吃过晚饭的,所以只拿了一小碗甜甜的小圆子。一边慢悠悠地喝着,一边看着对面傅凤城低头吃饭。

    傅凤城吃饭的动作很优雅但是速度却不慢,再配上那张脸倒是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被人盯着打量着傅凤城自然不会没感觉,抬起头来看向她疑惑地挑了下眉头。

    冷飒摇摇头表示没什么,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小圆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