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大少的委托(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早上冷飒出门的时候徐少鸣从后面匆匆追了上来,“少夫人!”冷飒从车里探出个脑袋,有些诧异地看着徐少鸣,“什么事儿徐副官追得这么急?”

    徐少鸣将一张折叠的纸递给了冷飒,“大少今天临时有事要出门一趟,请少夫人帮忙走一趟。”

    冷飒好奇地挑了挑眉头,“有事拜托我?”打开折叠的纸条,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冷飒顿时觉得更加兴趣了,“真的让我去办?”

    徐少鸣松了口气,少夫人感兴趣就好。要是少夫人不想帮忙…虽然也不是什么急事,但是大少吩咐的事情完不成总归是不太好的。

    出身军旅的徐少鸣还是习惯了上级传达了命令就必须快速高效地办好。

    连忙点头道,“是,大少说随便少夫人怎么处置,人不死就行。”

    冷飒点头,“知道了,放心吧一点小事儿哪有那么严重。”

    “真的…不能死人。”徐少鸣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冷飒只觉得满头黑线,“想什么呢?话说徐副官,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有这么可怕吗?就是一点小事情怎么就牵扯到死人了?她是杀人狂魔吗?

    徐少鸣干笑,“少夫人是好人。”

    “……”拒收任何形式上的好人卡。

    冷飒面无表情地关上了车窗,“走!”

    “……”徐少鸣茫然,他哪里说错了什么?

    徐少鸣看着冷飒的车离开,正要转身回去就看到宫思和从里面走了出来,“徐副官,早啊。”

    徐少鸣看了一眼穿着一身连衣裙披散着长发的宫思和有些意外,“宫医生这是有约会?”

    宫思和平时总是一副医生的装扮,就算是穿便装大多也都是衬衫长裤或即膝的裙子,长发挽起来虽然显得专业却也显得跟成熟了一些。

    这会儿穿着一身印花连衣裙,画着淡妆长发披肩,看上去倒像是年轻了好几岁。

    徐少鸣这才意识到,宫思和除了是个女医生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年轻姑娘。

    宫思和笑道,“徐副官说笑了,要出去买些东西顺便跟雍城的同行交流一下罢了。徐副官这是……”

    徐少鸣道,“哦,大少刚刚有点事情忘了跟少夫人说,我替大少传话呢。既然宫医生有事,那我就不耽误你了。回头见。”

    宫思和点头笑道,“回见。”

    徐少鸣一边往里走,一边思索着,他记得这位宫医生好像一直都对大少挺有意思的?

    不过这些日子好像也没见她有什么逾越的举动,是想开了放弃了还是另有打算呢?

    放弃了的话应该也不会专程跑到雍城来吧?大少如今的伤势其实谁来效果都是差不多的,未必非要大国手的弟子。

    只是…这种什么都不做的反而更麻烦啊。

    啧…大少腿都残了还有美女前赴后继,他一把年纪了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世道不公啊。

    如果冷飒在这里的话,大概会告诉徐少鸣原因。

    大概是因为脸。

    临近期末了冷飒也肉眼可见地忙了起来,这一天学校上课关心白曦订婚的事情,冷飒还回了一趟冷家跟冷老太爷说了冷明淑的事情顺便关心一下冷峰的学习。

    免得他以为姐姐不在家就可以随意地放飞自我,她可是听傅安妮说起过,这段时间冷峰竟然跟傅扬城走得挺近。

    敲打了一番冷峰同学之后,出了冷家冷飒才想起来她答应了傅凤城去看看家里不听话的弟弟。

    “少夫人,回傅家吗?”袁映坐在驾驶位上问道。

    冷飒摇头道,“不,去仙宫舞厅。”

    “啊?”袁映愣了愣,忍不住扭头惊诧地看向冷飒。

    冷飒笑道,“发什么呆?时间不早了快走吧,咱们早去早回。”

    袁映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启动车子。

    “小心开车。”冷飒瞥了一眼明显有些恍神的袁映,对自己的乘车安全产生了深深地担忧。

    因为留在冷家陪冷二夫人吃了晚饭,两人开车到仙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

    此时仙宫舞厅外面的整条街都已经热闹起来,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还有激烈的音乐声从里面传来。

    大门口早就有穿着打扮各异的男男女女来往进出着好不热闹。

    袁映将车停好,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冷飒,“少夫人,咱们真的要进去?”

    冷飒笑道,“怎么了?没来过这种地方。”

    袁映干笑,她还真的是没有来过,不过看少夫人的模样不像是第一次来。

    冷飒笑道,“不用担心,这里是商会首的地盘,熟人。”

    袁映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少夫人,咱们来这儿做什么?”

    “进去你就知道了。”说完冷飒就推门下车了。

    商绯云是早知道冷飒会过来的,就如同她早前承诺的一样亲自等在了仙宫里。冷飒和袁映才刚刚踏上仙宫舞厅最高一层的台阶,商绯云就已经从里面迎了出来。

    “少夫人,欢迎光临。”商绯云穿着一条黑色的修身连衣裙,妆容艳丽,在霓虹灯下更是显得绝艳夺目。

    冷飒笑道,“打扰了。”

    “怎么会?少夫人肯来咱们这小地方,是我们的荣幸。”

    冷飒自然不会穿着安澜大学的校服来这种地方,不然就算她是傅家的大少夫人说不定学校也要毫不客气地把她赶出去。

    今晚冷飒只穿了一件浅杏色连衣裙,领口和袖口点缀着绣工精美的花纹。一头浓密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在,看上去就宛如一个端庄温婉的名媛。

    不得不说,这也算是某种恶趣味。

    门口人来人往自然不好多留,商绯云引着冷飒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你中午打电话让我帮你留意,仙宫的人说,傅家二少这几天确实经常来这里。今天旁玩傍晚就来了,在三楼的包厢里。一起来的还有几个朋友,都是雍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出了名的会玩儿的。”

    冷飒淡淡一笑,“他交朋友倒是挺快,当真是不怕死啊。辛苦你了。”

    商绯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少夫人还当真打算当个好妻子啊?就连傅大少的弟弟都要管?”

    冷飒笑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受人之托,顺便喜欢看着别人不高兴罢了。”

    商绯云有些不解地挑了下眉头倒也没有多问,“好吧,别人高不高兴无所谓,大少夫人在我这儿玩得高兴就行了。”

    商绯云带着两个穿过群魔乱舞的大厅直接上了三楼,站在一个房间门口问道,“就在这里,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

    冷飒摆摆手,“不用了,回头请你喝酒。对了…你这里没什么忌讳吧?”

    商绯云大方地笑道,“不出人命就行。”

    冷飒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商绯云就笑着离开了。

    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暴戾呢?她真的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冷飒吩咐袁映留在外面,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闹哄哄一片,弥漫着浓烈的烟酒的味道。冷飒微微皱眉,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微微眯眼看向房间里正闹得欢腾的一群人。

    房间里傅应城和几个年轻男子正坐在一起玩牌喝酒,还有一个正仰躺在沙发上抽烟,旁边还各自坐着几个漂亮姑娘。

    傅扬城手里也夹着一支烟,不过他这会儿正忙着打牌大约是觉得碍事随手塞给了身边穿着清亮浓妆艳抹的姑娘。

    那姑娘也不嫌弃,自己接在手里笑嘻嘻地抽了一口。

    “来来来,再来!”傅应城兴致高昂地叫道,跟冷飒在府里看到地那个虽然有些油滑却还算规矩地傅家二少判若两人。

    一个人开门进来,肯定不会没人发现。其中一个姑娘看到推门进来的冷飒愣了愣,似乎有些迟钝反应了一下才问道:“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冷飒这打扮一看就不像是来仙宫玩儿的,更不像是仙宫的员工。

    其他人这才发现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大约是喝了不少酒有些眼花,一个青年男子扔下了手中的牌眯着眼睛打量着冷飒,只能隐约看清楚是一个穿着素雅连衣裙,容貌精致美丽的姑娘。

    “咦?仙宫里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姑娘?”那男子眼睛一亮,“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其他人也看了过来,冷飒站在门口光线有些暗淡看得并不太清楚,却也都跟着起哄。

    “来都来了,坐下来大家一起玩儿啊。”

    “就是,二少,你看这姑娘好不好看?”其中一人拉了一下傅应城,笑道,“没想到仙宫竟然有这样的美人儿,经理可太不够意思了,尽弄些庸脂俗粉招待咱们。”

    傅应城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他对美人儿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毕竟他媳妇儿虽然算不上绝美,但家里长得好看的确实不少,看久了难免有些审美疲劳。

    不过朋友既然开口,他自然也要给面子的,当下也抬头看了过来。

    冷飒这时候也慢悠悠地走了过去,走出了阴影美丽的面容顿时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傅应城睁大了眼睛,刚刚喝进嘴里的酒噗地一声就喷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二少,这是怎么了?”其他人见状,连忙上前来关心。

    傅应城慌忙地挥开伸向自己的手,抬起头来对着冷飒有些干巴巴地叫了一声,“大嫂……”

    “……”房间里一片静谧,只能听到玻璃杯落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