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选择?(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告别了对冷飒恋恋不舍的研究员们从兵工厂出来,在前面开车的徐少鸣忍不住频频从后视镜观察坐在后面的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大少和少夫人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了,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儿奇怪。

    毕竟,这两位平时本来也算不上什么正常人。

    冷飒靠着背后的椅背闭目养神,她还在思考傅凤城之前对她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在耍她。

    如果是真的,傅凤城又为什么会想要告诉她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当真这么相信她不会出卖他么?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傅凤城还没有受伤之前这样的理想确实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要不摆在明面上说出来。

    但是如今看似平静的安夏暗地里什么时候不是暗潮汹涌?只要有能力的人谁又不想趁机赌上一把?无论是博一个家族百年长盛还是自身流芳百世,这都称不上是什么秘密了。

    唯一意外的是傅凤城如今已经这样了竟然还没有改变志向,也算得上是初心不改了。

    “夫人在想什么这么困扰?”傅凤城打量着冷飒,倒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

    冷飒淡定地答道,“想冷家和萧家的婚事。”

    傅凤城也没拆穿她,只是道:“需要帮忙吗?”

    冷飒摇头,“用不着,你说我拿萧浩然的秘密要挟他,你觉得行不行?”

    傅凤城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秘密,略一思索,“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样的话,冷家四小姐以后的日子只怕就不会好过了,夫人不会这样做的。”

    冷飒瞥了他一眼,“你倒是了解我?你觉得我不这样做,冷明淑将来的日子就能好过?如果萧家不能达到他们希望的目的,冷明淑无论怎么嫁过去都好不了。谁也救不了自己想找死的人。”

    傅凤城扬眉,“看来夫人已经有主意了。”

    冷飒点头笑道,“没错,我打算跟三皇子聊聊。”

    “萧轶然可未必会帮你。”傅凤城道。

    萧轶然看着整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却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物。

    冷飒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是打算找三皇子帮忙吗?我跟他又不熟。”

    跟萧轶然关系好的是傅凤城,可不是她冷飒。就算萧轶然看在傅凤城的面子上也给她几分面子,她也不会以为萧轶然什么事情都肯无条件帮她做。

    傅凤城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下,“夫人打算拿什么跟萧轶然交换?”

    冷飒微笑道,“确实是交换,利益交换大家都有好处拿嘛。”

    “洗耳恭听。”傅凤城道。

    冷飒微笑,“抱歉,我没打算说。”

    “”

    回到家,冷飒就愉快地进了书房抱着电话找萧轶然聊天去了。

    另一边被噎得有些无语的傅凤城却再一次受到了傅夫人的召唤。

    听到傅夫人身边的管事来传话说夫人请大少过去,傅凤城的神色有些阴沉,就连周围的气息都仿佛凝重了许多。

    来传话的管事顶着这样的压力战战兢兢地将话传到了,才匆匆告退出去。大少连见夫人都不愿意,这母子俩的关系当真是让人唏嘘啊。

    “大少,夫人应该是不知道少夫人去了兵工厂的事情。”徐少鸣道。

    许可令是督军直接签写的,他们直接去学校接了少夫人就直奔兵工厂,除非傅夫人在兵工厂里也能安插人手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消息。

    傅凤城淡淡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这种事情又瞒不住,也没有必要瞒。

    徐少鸣一愣,大少不是因为这件事不高兴?

    “冯家的事情怎么解决的?”傅凤城手指轻敲着轮椅的扶手问道。

    徐少鸣道,“夫人将冯家的人给换了,现在厂子的善后事情是由薛斌负责的。就是先前被大少换掉的那个洛州海关次长。夫人似乎是打算认下那笔被冯家吞了的款项,那六十万的借贷这几天就会转到夫人名下的厂子里。“

    傅凤城微微扬眉,“夫人自己认了?没有发作冯家人?”

    徐少鸣摇摇头,表情也有些疑惑。

    傅夫人这些年几乎都没怎么跟冯家人走动过,原本以为关系应该很一般。但是这次冯家人一下子就吞掉了几十万元,夫人竟然就这么认了?这可不太像那位夫人的作风和性格。

    “六十万冯家只吐出来了三十多万,还有这两个月借着扩张业务的名义,也贪了不少钱。”徐少鸣补充道。

    傅凤城垂眸思索了片刻,淡淡道:“冯家那个冯少辉,把他介绍给洪天赐手下的赌场。”

    徐少鸣脸色微变,有些诧异地看向傅凤城。

    把人推进赌场可以说是相当缺德的事情了,而且大少一向厌恶赌博无度的人,这样做大少是有多讨厌冯家人?

    “大少,这样冯兆辉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少?”就算得罪也应该是冯兆武吧?

    冯兆辉那货落到卫长修手里已经够惨了,双腿残疾不说如今连男人都做不了了,虽然说是罪有应得吧也还是很惨。

    现在还被大少惦记上,徐少鸣觉得他还是自己找个地方自挂东南枝比较痛快。

    傅凤城淡淡道:“我只是想看看,夫人对冯家人的容忍底线在哪里。”

    “”所以您就诱导冯兆辉去赌博?这要是换个人您就是人渣啊,您就不觉得自己有点丧心病狂吗?

    傅凤城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如果他自己有定力,谁能勉强他?”

    “”您看冯兆辉像是有定力的样子吗?

    “走吧。”傅凤城淡淡道。

    徐少鸣一愣,“啊?去哪儿?”

    傅凤城道:“去见夫人。”

    “哦,是。”徐少鸣连忙上前,推着傅凤城的轮椅朝外面走去。

    路过冷飒的书房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冷飒的笑声和说话声。抱着电话机懒洋洋地歪在椅子里的大少夫人正跟电话对面的人谈笑风生,显然是跟三皇子聊得很愉快,徐少鸣觉得大少身上的气息更加冷肃了几分。

    傅夫人找傅凤城并没有什么新鲜的话题要说,毕竟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母子情谊要叙的。

    不过今晚傅钰城和郑缨都不在,换了宫思和与一个傅凤城看着有些眼熟的少女在陪着傅夫人说话。

    宫思和坐在一边,那少女却站在傅夫人身后殷勤的替她捏着肩膀。

    如果不是穿着刺绣的绸缎衣裳,徐少鸣都要以为是傅夫人身边的丫头了。

    再仔细一看徐少鸣不由得乐了,这不是先前在花园里拦过大少路的冯家小姐,大少的表妹么?

    “母亲。”

    “大少。”宫思和看到傅凤城进来,立刻起身不卑不亢地打招呼。

    “表哥。”那站在傅夫人身后的冯表妹倒是有些含羞带怯的意思。

    在场的人自然也都看出来了,宫思和忍不住微微蹙眉。

    她这样书读得多,又有自己事业的人是不怎么看得上这种想考攀附男人过好日子的女人的。

    哪怕她自己对傅凤城也有那么一点不可说的心思,她也还是看不上冯表妹这样的做派。

    傅凤城好歹还对宫思和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对冯表妹就直接无视了。

    这已经是冯表妹第二次被傅凤城这样毫不客气地不给面子了,当下就脸颊通红委屈地低下了头。

    傅夫人侧首淡淡地见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傅凤城道:“母亲找我来,有什么事?”

    傅夫人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什么时候我这个做娘的连要见自己的儿子也必须要有理由了?”

    傅凤城也不反驳,点了点头果然不再说话。

    “”气氛顿时就有些尴尬了,宫思和看着情况不对就想走,“夫人和大少有话要说,我这个外人就不多留了。”早就听说傅夫人和傅大少不和,她可不想掺和到这母子两个的斗法中来,到时候只会两面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傅夫人微微点头,道:“凤城的身体还要辛苦宫医生。”

    宫思和笑道,“我是个大夫,这些都是我分内的事情何谈辛苦。”

    宫思和走得毫不留恋,大厅里很快就只剩下四个人了,徐少鸣有些羡慕地看着宫思和离去的背影,他也想出去啊。

    “徐副官,你先出去。”傅夫人突然开口道。

    徐少鸣连忙去看傅凤城,“大少?”没有傅大少的命令,他自然是不能动的。

    傅凤城对他淡淡地点了下头,徐少鸣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躬身退出去了。

    大厅里再次少了个人,顿时显得更加安静也更加凝重了。就连站在傅夫人身边的冯表妹也显得有些不安了起来,她虽然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是这对母子之间的气氛显然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能够承受的。

    心中顿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借机跟宫思和一起出去。

    傅夫人盯着傅凤城良久,才淡淡问道:“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了什么?”

    傅凤城摇头,“不知,请母亲指教。”

    傅夫人冷笑一声,“你是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

    傅凤城沉默不语,傅夫人见了眼底的怨恨恼怒更盛了几分。

    傅夫人沉声道:“我就问你一件事,荣晟的事情你到底管不管?”

    傅凤城道:“母亲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荣晟如今在明玥手里,我管不着也不会管。”

    “好。”傅夫人道,“所以,昨晚的事情你也不会管?”

    “昨晚的事情?”傅凤城眼眸微沉,冷声道,“母亲指的是,老四故意带着明玥去天台说话,然后让人偷怕的事情?”

    “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傅夫人厉声道,“你以为钰儿不说我就不知道?昨晚的事情难道不是冷明玥干的?她好大的胆子!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倒真是天生一对,都是一样的心狠手辣,狼子野心!如果昨晚钰儿出了什么事,冷明玥她也别想活!”

    傅凤城抬眼看着傅夫人,“母亲,你太激动了,老四并没有出事。”

    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冷明玥那种心肠恶毒的女人没资格做傅家的儿媳妇,我不管你是真心喜欢她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从今天开始,让雯雯去你院里照顾你。”

    大厅里一片寂静,站在傅夫人身后的冯表妹俏脸顿时变得绯红,看向傅凤城的眼神都要滴出水来了。

    傅凤城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她一个眼神,大厅里好一会儿都只有一片尴尬的沉默。

    傅夫人道:“怎么?你有意见?”

    “我已经有妻子了。”傅凤城淡淡道。

    傅夫人冷笑一声道:“那就离婚!你们的婚事原本就是权宜之计,当初督军跟冷家也说了过个两三年就让你们分了。现在只是提前一些而已。傅凤城,不管你怎么想的,我是你娘。从冷明玥嫁入傅家之后,她没有尽过一天做儿媳妇的义务,还处处跟我对着干。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忤逆你亲娘?”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傅凤城问道。

    傅夫人道:“带雯雯回去,或者跟冷明玥离婚,你只能选其中一条。”

    傅凤城微微摇头,唇边露出了一个有些冷漠的笑容。

    傅凤城在外面是很少笑的,以至于傅夫人总觉得每次看到傅凤城笑都有些心里发凉。

    傅凤城淡然道:“不,我还有第三个选择。”

    傅夫人冷笑一声,但是笑容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僵住了。

    傅凤城手里多了一把枪,枪口直指着冯雯雯。

    冯雯雯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强行压抑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她听到傅凤城低语,“她死了,我让徐少鸣把尸体带出去。”

    傅凤城眼神淡漠地盯着傅夫人的眼睛,“我还有第四个选择,老四死了,母亲应该就没空管我的私事了。或者是第五个选择,母亲觉得你手底下那点东西,能在我手里撑几天?“

    “你你”傅夫人脸色苍白地盯着傅凤城,这是傅凤城第一次在她面前展露出这样毫不隐藏的恶意和杀气。

    以往的傅凤城面对她的刁难,或是冷漠或是强硬甚至隐含愤怒,却不会有这样可怕的杀气。

    傅夫人也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明白过,眼前这个长子在外面到底是个多么可怕的人。

    傅凤城悠悠道,“是什么让母亲认为你有干涉我私事的权力?”

    傅夫人咬着牙,极力掩饰着声音里的颤抖,“我是你娘!你想做什么?”

    “谁说不是呢?”傅凤城垂眸思索了一下,点头道:“我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傅夫人有些不确定他是什么意思,有些警惕地盯着她道。

    傅凤城道:“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母亲早点休息。”

    傅夫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傅凤城一个冷漠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傅凤城调转了轮椅的方向,朝着门口而去。

    身后是死一般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