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八卦一下(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清晨,冷飒和傅凤城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徐少鸣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进来。

    昨晚睡了一个好觉,冷飒的心情十分不错。看到徐少鸣进来,还好心情地对他摇摇手算是打招呼。

    傅凤城放下手中的筷子接过来打开看了看,转手递给了冷飒,“看看吧。”

    冷飒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照片,果然是昨晚她跟傅钰城的照片。

    不得不说,拍照的人选的角度相当不错,夜色中本来就有些昏暗,看起来就像是冷飒站在傅钰城跟前,而傅钰城正低头靠近她伸手想要将她圈入怀中。

    场面显得十分唯美而温情脉脉。

    “拍得不错。”冷飒赞道,“那个拍照的人呢?”

    徐少鸣恭敬地道,“已经带回来了,少夫人要见他吗?”

    冷飒摇头,“我见他干嘛?傅钰城事先不知道我会去那个酒会,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所以,他是从哪儿找来那个倒霉鬼的?”

    徐少鸣道:“那个记者所在的报社背后是洪帮,四少是通过洪天赐找到那个记者的。”

    冷飒微微眯眼,“洪天赐?”

    她想起来之前见过洪天赐两次的情形,看起来倒是一个气势不凡却并不凶悍的老头子,都有些不太像是黑道头子。

    不过这个老头子被商绯云称之为老不死的,可见也不是个好惹地角色。

    “这该不会是洪天赐给傅钰城出的主意吧?”冷飒突然问道。

    徐少鸣一愣,不由低头去看傅凤城,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但是,洪天赐出这种馊主意是想要干什么?

    傅凤城淡然道:“有可能,要查吗?”

    冷飒道:“还是算了,就算真是洪天赐恐怕他说得也很有技巧,傅钰城那蠢货还以为是自己想出来的呢。抓不到把柄的。啧,话说你爹娘到底是怎么把傅钰城生得那么蠢的?该不会是你抢了他的营养导致他大脑发育不健全吧?”所以傅钰城才处处想找傅凤城的麻烦。

    “我们不是双胞胎。”傅凤城淡淡道。

    徐少鸣低着头掩饰自己嘴角的抽搐,大少夫人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傅凤城直接将话题拉回正题,“有没有证据不重要,只要知道是洪天赐挑唆的就可以了。”

    冷飒点头表示赞同,“确实,大少搞洪天赐根本不需要理由。”

    傅凤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夫人,文学院的教授应该教过你用词要文雅。”

    冷飒疑惑地挑眉,“搞?”在冷飒的眼里,这是一个中性词,不存在文雅还是粗俗的问题。

    搞事,搞破坏,搞洪天赐,哪里有问题?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果断再次改变话题,抬头看向徐少鸣,“今天有什么事?”

    徐少鸣摇头表示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冷飒有些幽怨,“我今天要上课。”

    傅凤城点点头,毫无同情怜悯之心,“夫人辛苦了。”

    冷飒默默翻了个白眼,昨晚的那一丝温情荡然无存,记住的只有这货昨晚趁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套她的话。

    之前帮她擦头发什么的果然都是套路!

    傅凤城低头继续吃早餐,只是有些奇怪地看了明显又不高兴了的冷飒一眼。

    女人都这么反复无常吗?

    吃过早饭,冷飒一如往常慢悠悠地准备去学校。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傅安妮和傅扬城垂头丧气地站在大门外,傅安妮一只手还紧紧地拽着傅扬城。

    冷飒挑眉,“早啊,小安妮。”

    “大嫂。”

    冷飒看看两人,“上车吧,我送你们。”

    傅安妮苦着脸摇了摇头,傅扬城抬头看了她一眼就重新垂了下去,看起来像是一朵快要蔫掉的喇叭花。

    冷飒有些意外,“怎么了?不去上学?”不上学都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干嘛?

    傅安妮道:“韩副官要送我们去学校。”

    “嗯?”冷飒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傅安妮所说的韩副官正是傅督军身边经常跟着的侍从官。

    此人名叫韩冉,国外名校出身,身手矫健近乎全能。虽然今年才二十九岁,却深得傅督军重用。据说当年督军有意将傅家三小姐傅安言下嫁,可以傅安言和傅夫人都看不上当时还是个小小侍从的韩冉。

    如今不过才几年过去,据传韩冉是督军侍从室铁板钉钉的下一任侍卫长。

    冷飒跟他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却也能看得出来这个人确实是傅督军的心腹。

    “他送你们去学校?”冷飒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看向傅扬城,“又在学校里惹事了?”

    傅夫人不管傅安妮和傅扬城的事,四姨太是姨太太身份拿不出手,傅督军也不可能亲自去学校,可不就是只能傅督军身边的人去了么?

    傅安妮苦着一张小脸小声道,“明玥姐姐,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怪扬扬。”

    傅扬城轻哼了一声,扬起下巴一脸孤傲的表情。

    冷飒有些好奇,“怎么回事?说说看呗。”

    傅扬城瞪了她一眼,“不要你管。”

    冷飒轻啧了一声,“你好像每次都要跟我说一遍这句话啊。”

    傅扬城冷笑,“你既然知道就少多管闲事,很烦的知不知道?”

    冷飒道:“我不管闲事啊,我就是想听个八卦高兴一下,毕竟大早上就要起床上学精神不好啊。”

    傅扬城翻了个白眼,直接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表明了自己不想理会她的态度。

    傅安妮拉着冷飒走到另一边,小声道:“明玥姐姐,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扬扬的错,是学校里那些男生欺负人,扬扬才跟他们打起来的。”

    冷飒有些奇怪,“我说,傅扬城是怎么混成这样的?他好歹也是督军家的少爷,在学校里竟然还能被人给欺负了?”

    傅安妮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不说话,冷飒觉得自己这话大概伤害到了小姑娘可怜的自尊心。

    有些歉意地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没事,要是有人欺负你的话,我帮你报仇啊。”

    傅安妮抽了抽鼻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摇头道:“没有人欺负我。”

    好歹也是督军的女儿,只要不自己找事也没人显得发慌去欺负傅安妮。

    但是傅扬城显然就属于很擅长自己找事的类型。

    别人也未必不知道傅家这两个小姐少爷在傅家不受重视,这雍城有权有势的人家不少,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了小孩子打打闹闹就算是傅家也不好管得太多。

    更不用说一些本身就不在南六省管辖范围内的人了,傅扬城自己找打还真不是没人敢动手。

    这次的事情从表面看明显就属于傅扬城自己找打的类型。

    一个在学校很有人气的小姑娘在追求傅扬城,整天殷勤地跑前跑后送吃送喝。

    傅扬城不领情就算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姑娘送的东西扔在地上狠狠用力踩过,甚至还把饮料直接泼到了人家小姑娘脸上。

    小姑娘当场就泪奔了,学校里喜欢那小姑娘的男生自然看不下去了,堵着傅扬城要讨一个说法。

    傅扬城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将人揍了一顿,当然他自己也被揍得不轻。

    过后小姑娘觉得没脸见人,险些想不开从学校的人工湖跳下去。

    被拦下了之后小姑娘才说,最开始傅扬城对她不是这个态度,等到她以为傅扬城也喜欢她了却突然变脸,傅扬城是故意让这小姑娘丢了那么大脸的。

    这不是渣男么?

    冷飒扭头,眼神奇异地打量着依然一脸孤傲的傅家五少爷。

    傅安妮连忙拉拉冷飒,“明玥姐姐,这真的不是扬扬的错。”

    冷飒挑眉,“还有内情?”

    傅安妮连连点头,正想要说却被傅扬城打断了,“傅安妮!”

    明显带着警告的语气让傅安妮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冷飒。

    冷飒转过身正要说话,就看到韩冉开着车过来停在了大门口。

    “大少夫人,五少爷,六小姐。”韩冉下了车,恭敬地向冷飒点头致意。

    冷飒笑道,“韩副官这是送小孩上学?”

    韩冉笑道,“奉督军之命,去学校处理一点小事。少夫人这是也要去学校?”

    冷飒道:“我不着急,不介意送我一程吧?”

    大学上课一般都没有那么早,冷飒这么早去学校纯粹是因为今天没什么事情就多花点功夫准备自己提前毕业的事情。

    不过既然有事,耽搁一会儿也是可以接受的。

    韩冉看了一眼旁边停着的另一辆车。

    冷飒笑眯眯地问道,“怎么?不方便?”

    “怎么会?”韩冉道,“少夫人请。”

    冷飒笑道,“那就多谢韩副官了。”说完拉着傅安妮就钻进了车里,还不忘探出头来对一脸桀骜不驯的傅扬城道:“还不上车,你们要迟到了知不知道?”

    傅扬城对她翻了个白眼,“我才不跟你一起。”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韩冉伸手抓住了衣领。

    “放开!”

    韩冉并不将他的愤怒看在眼里,恭敬地笑道,“五少,督军命令我一定要将你送到学校。”

    “我自己会去!”

    韩冉摇头道:“五少还是坐车去吧,大少夫人说得对,您真的会迟到。您还记得督军说的话么?如果这个学期剩下的时间您再迟到早退……”

    傅扬城脸色微变,咬着腮帮子恨恨地坐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