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温情(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夫人现在能说说,你今天干了什么吗?”回到家里,等到徐少鸣退下了傅凤城才开口问话。

    冷飒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滚着,“想知道?求我啊。”

    “……”傅凤城无语。

    好一会儿,傅凤城才道,“你觉得这种事情查起来很难吗?还是你觉得,夫人会就这么算了?”

    冷飒坐起身来,打了个呵欠有些懒洋洋地道,“没什么啊,教你弟弟玩玩游戏嘛。”

    “譬如?”

    冷飒道:“他想不开想跳楼玩儿,我担心大少你痛失弟弟心痛难忍,就把他绑起来了,免得他一个激动真的跳下去了。”

    傅凤城缓缓点头,“明白了。”

    冷飒笑道,“我就知道大少很容易就会明白的,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嘛。”

    傅凤城看着她,“穿着这身打扮爬七层高的楼,夫人辛苦了。”

    冷飒傲然地轻哼了一声,“知道我辛苦就好,我累了要休息了,大少也回去休息吧。”

    傅凤城当然也没有动,“这就是我的房间。”

    冷飒道:“我还在生气。”毁衣之仇是这么容易了结的吗?

    傅凤城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气多了会长皱纹的。”

    “……”冷飒沉默了良久,突然抄起怀里的枕头就砸了过去,“傅凤城,你给我去死!”

    傅凤城单手接住了朝自己砸过来的枕头,一脸平静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冷飒。

    冷飒觉得自己分分钟就想要暴走,一脸绝望地倒进床里抱着被子尖叫,“啊啊啊!傅凤城,我早晚要弄死你!”

    “你想穿着这一身睡觉吗?”傅凤城淡定地问道。

    冷飒动了动手臂,才想起来自己回来还没有换衣服。

    穿着礼服睡觉这种事情冷飒是做不出来的,太不舒服了。

    从床上跳起来,冷飒轻哼一声斜睨了傅凤城一眼转身去浴室洗漱了。

    身后的卧室里,傅凤城望着她还气呼呼的背影,不由轻声叹了口气,俊美的脸上极其少见地显出了几分困惑和苦恼之色。

    等到冷飒换了一身睡衣从浴室里出来,傅凤城已经坐到床上去了。

    “……”冷爷瞬间气到变形。

    “傅凤城,我要跟你分房住!”冷飒咬牙切齿地道。

    傅凤城淡然道:“这是我的房间。”

    冷飒冷哼一声,“大不了我住书房!”

    “你的衣服首饰……”

    “我搬走!”再也不要忍受这种狗男人了!

    “……”傅凤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到底在气什么?就为了一件衣服值得你气这么久?”

    “这是一件衣服的问题吗?”冷飒怒瞪着他,傅大少却只是貌似十分真诚地请教,“不然呢?”

    他也就是弄坏了一件衣服而已,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再买一百件给她。

    所以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冷飒道:“穿什么衣服是我的自由,你可以发表意见和建议,但是听不听是我的事。你更不可以用卑鄙手段弄坏我的东西以求达到目的。明白?”

    傅凤城沉默,冷飒冷笑道,“既然你可以干涉我的事情,是不是代表我也可以干涉你的事情?”

    傅凤城点头,“自然。”公平原则他还是能理解的,只是傅大少一般情况下并不认为所有人都有值得自己公平对待的资格。

    当然冷飒显然是个例外。

    “很好。”冷飒满意地点头道:“我觉得雍城太危险了,跟你娘勾心斗角太累了。明天我们就离开雍城找个国外的小岛散心养老一条龙,你跟我一起去。不许再联系国内任何人!”

    傅凤城道:“这不是一件事。”一件衣服和傅家或者说以后的人生…这是一回事儿吗?

    冷飒抛给他一个恶劣的笑容,“我觉得这是一件事。你弄坏了我的东西,我却请你一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休闲养身,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

    “再说了,连这种小事都不答应,还想管我的大事?”

    “大事?”傅凤城疑惑。

    冷飒道:“穿衣吃饭难道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比你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重要多了吧?不然你有本事明天出去裸(蟹)奔啊。”

    “无理取闹。”傅凤城抬手揉了揉眉心,难得觉得跟一个人说话这么辛苦。

    “我乐意。”冷飒道。

    傅凤城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道,“以后我不管你穿什么了,可以吗?”傅凤城突然有些理解萧轶然曾经说过的话——男人跟女人吵架是永远都吵不赢的。

    萧轶然虽然日常废话多,但偶尔也有不那么废的话。

    咦?

    冷飒抬眼打量着坐在床上神色肃穆的傅凤城,心情瞬间变好。

    她其实并不在乎傅凤城同不同意,傅凤城同意还是反对都对她穿什么影响不大。

    但是傅凤城认输这件事,就很有意义了。

    “真的?”冷飒怀疑地打量着他。

    傅凤城沉着脸点头,平时冷飒穿衣服还是很正常的,偶尔几次宴会之类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傅大少有点是办法解决这种事情,但是硬碰硬显然是不明智的。

    “现在可以睡了吗?”傅凤城问道。

    冷飒心情好了也就不跟他计较了,愉快地准备上床睡觉。傅凤城伸手拦在了她的脖子后面,冷飒立刻就躺不下去了。

    “头发还没干,擦干了再睡。”傅凤城皱眉道。

    冷飒的头发很长,偏偏还没有耐心擦干,仗着现在是夏天以及自己身体好,才半干就跑出来了。

    “一会儿就干了。”冷飒道。

    “去拿毛巾。”傅凤城皱眉。

    冷飒翻了个白眼,默默在心中腹诽他一个大男人比她一个女人还龟毛。穿衣服要管,头发也要管!

    从浴室里拿了一条干毛巾出来,冷飒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外走,“我还是觉得短头发比较好。”

    就傅凤城这种,随便擦两下一会儿就干了。夏天尚且如此,冬天就更加好处多多了。

    傅大少虽然经历和性格都远胜于常人,然而并没有在这个时代提前进化出超越时代的审美能力。

    对着冷飒伸出手,冷飒疑惑地看着他,“干嘛?”

    “给我。”

    冷飒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毛巾才明白过来,还晃了晃自己的毛巾以示询问。傅凤城不答,直接将手伸了过来拿过了冷飒手里的毛巾并拉着她坐了下来。

    发现傅凤城竟然真的在帮自己擦头发,冷飒瞬间有点受宠若惊之感。

    倒不是傅凤城做的这件事情本身有多么感天动地,实在是这狗男人过于不做人,难得干一件人事可不得让人感动吗?

    修长的手指在发间流动,头发被毛巾包裹着不轻不重地搓揉着让冷飒舒服地昏昏欲睡起来。

    这一整天,上课,参加晚会,还穿着礼服高跟鞋干体力活儿,再加上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没睡好,冷飒今天确实是有些累了。

    接二连三地打了几个呵欠,冷飒也不再挣扎干脆闭着眼睛任由他在自己头上拨弄,整个人陷入了半睡半醒的境地。

    傅凤城擦拭着长发的手微微顿了一下,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并不太熟练,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手指触碰到发丝的触感让他冷峻的面容不由自主地缓和了许多。

    傅凤城这一生短短二十多年,所触碰到的总是一些冷硬的东西。

    比如说笔墨,比如说刀,比如说枪械。

    最有温度的大概就是跟人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拳头怼上对方的身体的时候的温度以及敌人的鲜血溅在自己皮肤上的温度了。

    但那时候无论是对方还是他都是冷硬而暴戾的,只求以最快的速度打倒对方,谁也不会觉得这个过程会有丝毫的温暖与柔软。

    “对了…照片的事情……”半睡半醒间,冷飒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含含糊糊地道。

    “我会让少鸣拿回来,不用担心。”傅凤城道。

    冷飒困顿地抬了下眼皮,“没担心…你那个弟弟、太蠢了,我觉得…你最好不要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他从来就不是重点。”傅凤城一边仔细擦拭着头发,一边道。

    “唔…也对,你都没理他。就是…这小子忒烦了,你放心,我已经帮你教育过他了,以后他肯定会…乖乖当个好弟弟的。”

    傅凤城微微挑眉,“他要是不听话呢?”

    冷飒轻哼一声,“冷爷还有一百种法子教导他,这世上不存在冷爷教不乖的小崽子。”

    “他比你还大,就不用费心在他身上了。”傅凤城淡定地道,“还有……”

    “嗯?”

    “冷爷是谁?谁教你这些的?”傅凤城突然问道。

    “…ZZZ……”

    低头看着已经滑到自己怀里睡得十分香甜的冷飒,傅凤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等到冷飒的长发干透了,傅凤城才给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自己也跟着躺了下来。

    看了看躺在身边的沉静睡颜,傅凤城想了想又伸手将她往自己身边带了带,才伸手关上了床头的灯。

    不知过了多久,幽暗的房间里趴在傅凤城怀中的冷飒翻了个身,慢慢睁开了亮晶晶的眼睛。

    身边是这些日子已经有点习惯了的微暖温度让她觉得十分舒服,在夜色中眨了眨眼睛然后满意地继续睡了。

    帮她擦个头发就想要追根究底探她的老底?

    想太多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