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恐惧(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天台上一瞬间变得一片寂静,酒店经理大约也知道自己可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只能苦逼地闭嘴了。

    几个人飞快上前解开了傅钰城身上的绳索将他扶了起来,傅夫人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他并没有受伤,神色才稍微缓和了几分扭头看向身边的酒店经理。

    经理会意,连忙带着酒店的员工退出了出去。

    天台上只剩下了傅钰城母子俩和傅夫人身边跟着的人以及站在门口的冷飒和商绯云。

    傅夫人转身走到冷飒跟前,盯着她沉声道:“是你做的?”

    冷飒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母亲,你在说什么呢?刚才那位先生已经说了,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我是刚刚才跟商会首一起从外面进来的。”

    商绯云也含笑点头道:“是啊,傅夫人。我可以作证,少夫人是跟我一起上来的。”

    傅夫人并没有理会商绯云的话,眼神冰冷地望着冷飒,“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

    冷飒笑容温婉,“我不懂夫人在说什么。”

    傅夫人冷笑一声,抬手就一个耳光朝着冷飒挥了过去。

    众人的惊呼声中,冷飒微微眯眼抬手拦住了傅夫人挥过来的手。

    傅夫人冷声道:“你敢拦我?”

    冷飒失笑,“夫人,你要打我我还不拦,你当我傻吗?”

    傅夫人冷哼一声,“别忘了你的身份。”

    冷飒挑眉,“哦呀,傅家也提前告诉我,傅夫人有打儿媳妇的嗜好啊。不然我也会好好考虑一下的,还没谈好就想动手,你给得起赔偿吗?”

    “你少跟我尖牙利嘴。”傅夫人冷声道,“你胆子确实比我想象得更大。但是你以为在傅家胡作非为,不用付出代价吗?”

    冷飒望着傅夫人笑得越发甜美了,甚至还好心情朝着傅夫人靠近了几分,在她耳边低声道,“就是我干的,你能奈我何?你有证据吗?”

    “你!”

    冷飒后退了两步退到了商绯云身边,“娘,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你如果打我我真的会去报警说你家暴的。”到时候就看看,到底谁脸皮更厚。

    反正冷爷表示,她是不怕上新闻的,无论是娱乐版还是社会版。

    傅夫人脸色铁青地瞪着冷飒,如果现在能够回到几个月前,哪怕是冷老太爷吊死在傅家大门口她都绝不会想出那么脑残的提议的。

    傅夫人甚至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冷家那个老不死的搞不过自己这个孙女,才祸水东引非要把冷飒嫁到傅家来的。

    冷飒却不管傅夫人的脸色,脚步轻盈带着几分欢快地走向了傅钰城。

    傅钰城看着她靠近不由得抖了抖,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虽然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个举动不妥强行忍住了,但是对冷飒的恐惧还是让他一瞬间肌肉紧绷。

    冷飒站在傅钰城身边,柔声道:“四弟,你说说看,是不是大嫂我对你做什么什么呀?”

    傅钰城沉默不语,傅夫人沉声道,“钰儿!”

    “别怕,母亲在这儿呢,受了什么委屈你好好跟母亲说,母亲一定会替你做主的。”冷飒轻声安慰道。

    别人看冷飒的笑容甜美可人,仿佛真的是一个大嫂在关心受了惊吓的小叔子。

    但是看在傅钰城的眼中,冷飒却更像是在说“反正夫人也弄不死我,我不死下次死的就是你”。

    没错,傅钰城知道冷飒和傅凤城不敢杀了他,但是同样的傅夫人就算再怎么责罚也不敢真的弄死冷飒。

    今天之前,傅钰城绝不会知道自己竟然会恐高。

    被吊在天台外面的时候,傅钰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虽然只是短短不过十来分钟。

    更让他崩溃的是,在把他挂在天台外面之后,冷飒竟然当着他的面穿着高跟鞋和礼服直接从墙外面翻进了下一层的房间里。

    她甚至还探出头来对他挥手道别。

    这样的身手别说傅钰城做不到,他想都没有想到过。

    如果只是打架打不过冷飒也就算了,傅钰城未必会有多害怕。但是冷飒这样的身手…哪天悄无声息地摸进他房间里杀了他都有可能。

    冷爷表示这个猜测靠谱,她确实有这个能力办到。

    “钰儿!”傅夫人见傅钰城不吭声,声音更沉了几分。

    “……”

    商绯云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瞬间有些可怜起了傅钰城。

    夹在老婆和母亲中间的男人日子不好过,夹在大嫂和母亲中间的男人日子也不见得好过啊。

    特别是这两个女人还都很可怕的时候,傅四少就只能当那个两头受气的倒霉鬼了。

    洪天赐那老不死的这次是老眼昏花了吧?

    看到傅钰城退缩畏惧的神色,傅夫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冷飒的心情却越发好了,傅钰城自己要送上来给她提供娱乐道具她没有拒绝的道理。

    昨天傅凤城招惹她的怒火还没有消散呢,收拾不了傅凤城她还能收拾不了他弟弟?

    “咦,怎么都在这儿呢?”陈婉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傅夫人看到陈婉脸色又是一沉,她已经听说了今晚陈婉跟冷飒和商绯云相谈甚欢的事情。

    傅夫人没跟陈婉打过交道,她是看不上陈婉这样的女人的。

    同样的陈婉也懒得应付傅夫人,陈婉继承的是她亡夫的产业大部分都在北方,还真求不着傅夫人什么事儿。

    “王夫人有什么事?”

    陈婉笑道:“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傅大少来接少夫人,没找到人有些着急。我刚才正好看到傅夫人带着人上来了,就带傅大少上来看看了。傅夫人不会嫌我多管闲事吧?”

    陈婉侧身让开了门口的位置,众人这才看到她身后徐少鸣推着傅凤城走了进来。

    天台上竟然有这么多人,让徐少鸣有些惊讶,忍不住扭头看了冷飒一眼。

    傅凤城倒是十分淡定,对傅夫人点点头叫了声母亲,就直接看向了冷飒,“还没消气?”

    冷飒对他翻了个白眼,却还是很给面子地走到了傅凤城身边,“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回去。”傅凤城淡定地道。

    “……”谁特么要你接啊。

    傅凤城道:“时间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就走吧。母亲,我还有事,我们先回去了。”

    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等等。”

    又看向陈婉和商绯云,“王夫人,商会首,我们家有些事情要处理,麻烦你们回避。”

    陈婉意味深长地看了一圈天台上的众人,拉着商绯云就往外走去了,“冷妹子,别忘了你说的,回头请我喝茶。我可等着了。”

    冷飒笑道,“陈姐赏脸,怎么会忘?”

    陈婉和商绯云离开,天台上就只剩下傅家一群人了。

    傅夫人走到傅钰城跟前,“钰儿,你说!是不是她干的!”

    傅凤城不解地抬头去看冷飒,冷飒选的方位十分不错,从正门进来的傅凤城一行人并没有看到傅钰城被挂在墙上的那一幕。

    冷飒无辜地摊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干。

    傅凤城唇边微微勾了一下,显然也是不信的。

    冷飒也不在意,谁管你信不信呢?反正这年头大家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

    “娘,我们回去。”傅钰城拉着傅夫人沉声道。

    傅夫人惊愕地愣了一下,瞪着傅钰城仿佛是不认识他一般。

    傅钰城咬牙道,“我们回去再说。”

    傅凤城看着傅夫人淡然道,“看来没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了,母亲,那我们就先走了。”

    傅夫人阴沉着脸不说话,倒是冷飒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好像也不是没有事情发生。”

    傅凤城看着她平静地等着她后面的话。

    冷飒叹气道,“刚才我跟四弟在这里交流对某些事情的看法的时候,好像有人在对面楼上拍了一张照片。”

    “……”

    傅夫人冷声道,“你还说不是你做的。”

    冷飒笑道,“我跟四弟聊完了,就下去了啊。”没有摄像头的世界万岁!

    “我会处理,走吧。”傅凤城对徐少鸣打了个手势,徐少鸣立刻上前推着轮椅准备离开。

    冷飒微笑着对傅夫人和傅钰城母子挥挥手,施施然跟在傅凤城身边一起离开了天台。

    “啪!”

    静悄悄的天台上,突然响起的耳光凌厉又清脆。

    傅钰城被冷不防被打得一个趔趄,捂住了火辣辣的脸颊,一缕血丝从唇边溢了出来。

    傅夫人冷冷地盯着傅钰城,“谁让你去招惹那个女人的?是你让人去拍照片?就算拍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还想要公之于众不成?这种事情需要你亲自来做?”

    傅钰城低着头闷不啃声,他也知道自己今晚是冲动了。

    但是在宴会上看到了冷飒和商绯云悠然谈笑风生的一幕,那种怒火和冲动真的难以控制。

    但是现在,傅钰城的心中却只剩下了一片冰凉和恐惧。

    他耳边仿佛还在回响着冷飒把他挂在天台外面的时候在他耳边的低语,“四弟…有空再来找大嫂玩儿啊,大嫂还有很多新花样没人一起试验呢。你大哥太难搞了,我真是两辈子都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玩具了。”

    “四弟,你猜如果没人来救你的话绳子多久会断?”

    “你觉得如果突然刮风,你会不会像风铃一下摇摆起来?”

    “四弟,你知道从这么高摔下去是什么样子的吗?”

    “不会玩枪就别玩,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哦。”

    傅钰城心中有些绝望地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战胜冷飒了。

    他怨恨嫉妒了傅凤城这么多年,冷飒却只用了一会儿时间就让他记住了什么叫恐惧。

    萧轶然说得对,傅凤城对这个弟弟真的是很温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