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关我屁事!(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酒店里并没有什么适合人单独聊天的地方,于是傅钰城直接带着冷飒去了酒店顶层的天台。

    天台上有一个只在白天经营的露天咖啡厅,这会儿早已经停止营业了,整个天台上静悄悄的相当适合幽会什么的。

    冷飒觉得傅家四少当真是个傻大胆儿,他是真不怕她直接把他从天台上丢下去吗?

    “说吧,有什么事?”

    冷飒走到最紧近天台外围栏杆的地方坐下,正好可以从这里看到雍城的夜景。

    傅钰城沉默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冷飒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等到傅钰城开口,顿时有些不耐烦了。

    她对不重要的人,耐心其实一向都并不好。

    “如果没事,我就走了。”

    傅钰城道:“你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冷飒无语,有些好笑地打量着眼前的人,“谁有义务按照你的想象来长了?”

    傅钰城瞪着她,沉声道:“所有人都被你骗你,你一直都在假装。”

    如果到现在傅钰城还反应不过来他也就真的该死了。

    这几个月在冷飒手里吃了这么多亏,但是无论哪一个都没有冯家的事情严重。原本他们确实都以为是傅凤城在幕后指使,冷飒其实只是傅凤城扶持的一个傀儡,但是查到的证据很快就啪啪地打了他们的脸。

    冷飒早在两年前就跟几个同学一起开设了如今雍城炙手可热的女装品牌静姝,她的合作者中甚至还有宋伯昂的女儿宋璇。

    就凭这个冷飒就不可能缺钱。

    还有西北宋家,他们得到的消息,宋朗清楚明白地表明了跟他打交道的是冷飒而不是傅凤城。

    宋朗身为西北宋家少帅,自然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替冷飒和傅凤城圆谎。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冷飒几次三番出手打人的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更何况她还跟商绯云走得很近。

    当母亲将这些情报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傅钰城心中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愤怒。

    他被冷明玥给骗了,从头到尾她都在骗他。

    傅钰城很快就联想到了,冷明玥之所以骗他是不是就是因为她其实根本不想嫁给他?

    如果只是如此,傅钰城也不至于如此愤怒,反正他也不想娶冷明玥大家好聚好散最好。

    真正让他愤怒的是,冷明玥不想嫁给他故意耍着他玩儿最后却嫁给了傅凤城。

    冷飒有些慵懒地掩唇打了个呵欠,“那又怎么了?”

    看着傅钰城满脸愤怒的表情,冷飒觉得有些好笑,“难不成我不伪装傅四少就不会勾搭郑缨了?你跟郑缨勾搭到一起应该不是因为你真的对她情有独钟吧?”

    傅钰城怒道,“我当然是真心喜欢阿缨的!”

    傅钰城确实没有说谎,他跟郑缨走到一起或许是有着其他目的,但他也确实是真心爱着郑缨的。

    在傅钰城眼中,曾经郑缨就是最完美的女子,是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倾慕的对象。因为她是他大哥的未婚妻,不是他可以染指的对象。

    但是傅凤城受了伤残废了,偶然看到郑缨暗暗伤神的模样他就忍不住心疼,这才出面安慰她。

    后来两人走到了一起,阿缨也对他动了心,傅钰城简直是欣喜若狂。

    决定带着郑缨一起面对所有人的那一刻,傅钰城是真的决定要对抗所有的人的。

    冷飒向后微仰靠着椅背,“那不就得了,现在大家都结婚了,各不相干不就很好吗?傅四少,你在愤怒什么?”

    傅钰城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真的喜欢傅凤城?”

    冷飒笑道,“喜欢傅凤城有什么问题吗?他长得那么好看。”虽然说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但是比傅凤城长得好看的男人真的很少见。

    男人最难得的是才华能力吗?不是,对冷爷来说是长相。这是天生的,在现在这个时代几乎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啊。

    傅钰城沉默了良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不信,你这种女人会真的喜欢傅凤城那样的残废?”

    “你信不信关我屁事?”冷飒毫不客气地道。

    “你真粗俗。”傅钰城有些嫌弃地看着冷飒,觉得她这副模样美则美矣却格外让人厌恶,还不如原本在冷家平淡无奇的模样至少不那么招人烦。

    冷飒冷笑一声,“你要是再废话,我还可以更粗俗一点,你要试试吗?”

    傅钰城直接过滤掉了这句话,沉声道:“我也不想跟你废话,直说吧,要怎么样你才会收手,不跟我们作对?”

    冷飒微微偏过头做出疑惑的表情,“什么意思?”

    傅钰城冷哼了一声,“你帮着傅凤城做这些不就是想报复我吗?你说…要怎么样你才肯收手,条件你尽管提。只要在合理范围内,我都可以答应你。”

    冷飒挑眉,“哦?如果我提了条件那么我要做什么呢?真的只需要在冯家的事情上收手,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了?”

    傅钰城白了她一眼,“当然不是,你必须离开傅凤城。想要去哪儿随便你,我可以保证让你安全离开。”

    冷飒嗤笑一声,“你当我傻啊?”

    “你什么意思?”傅钰城皱眉,有些不悦地道。

    冷飒撑着下巴,抬头眺望了一下远处的夜景,才悠悠道:“我拖家带口的你让我自己跑?我爹娘弟弟怎么办?你替我养?啧…我说四少,傅凤城是挖了你家祖坟…啊,不对,你家和他家一个祖坟。是他上辈子欠你钱没还,跟你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让你这么热衷挖他墙角?”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傅钰城怒道,“你的意思是,你坚持要跟我们作对,站在傅凤城那一边了?他一个废人,能给你什么?”

    冷飒笑道:“我看他的脸长得好看,只看一眼就心旷神怡,为他做什么我都乐意。”冷飒觉得她被自己给恶心到了,但是傅凤城那货除了一张脸真的是没什么优点了。

    有些幽暗的夜色下,远处地霓虹灯光更加衬得傅钰城眼神阴郁,“你不后悔?”

    冷飒摊手,“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傅钰城冷哼一声,“冷明玥,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不上道的人。”

    冷飒笑道,“别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只能证明你见识浅薄。我还以为你能说出点什么有新意的东西呢,原来就这些废话?浪费我的时间,再见了。”

    说完冷飒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傅钰城却开口叫道,“等等!”同时伸手拉住了冷飒的手腕。

    一点亮光在不远处突然一闪而逝,伴随着的还有一点极其细微的轻响。

    冷飒敏锐地抬头望了过去,就见酒店对面的一座大楼天台上一个人影站起身来飞快地转身跑了。

    冷飒虽然没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但方才那声音和闪光她却听清楚了,那是照相机拍照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刚才有人在对面楼上拍了她和傅钰城的照片。只需要看看那个地方的位置和两人现在的位置冷飒就基本能判断出那张照片会是个什么样子。

    “你是故意的?”冷飒微微眯眼看着傅钰城道。

    傅钰城脸上露出一个得意地笑容,“冷明玥,你完了。我原本不想用这招,是你自己不识抬举。”

    “……”冷飒盯着傅钰城的笑脸看了良久,才终于慢慢地吐出了一句话,“你是不是傻?”

    “……”傅钰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瞪着冷飒道,“死鸭子嘴硬,你以为傅凤城还会相信你?我告诉你,傅凤城那种人…最讨厌的就是背叛,更不用说他现在还是个残废,只怕是宁可错杀也不会错放吧?”

    冷飒笑道:“就算我不好过,你觉得…你能好过到哪儿去?”

    傅钰城却并不在意,笑了笑道,“明天你就知道了,就算傅凤城想要对我怎么样,你觉得他能如何?杀了我?”

    “……”所以你就是仗着他不能杀了你是吧?是不是被虐出毛病来了?

    冷飒叹了口气,“你搞错了,我不是在说他。”

    “什么意思?”傅钰城瞬间想想起了前些天被冷飒打得趴在地上的感觉,警惕地盯着冷飒道。

    冷飒低头看了一眼他摸上了腰间的手,她当然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轻笑了一声,冷飒道:“来这种地方跟我聊天,四少不就应该对遇到任何事情都有心理准备了吗?别怕,你说得对,无论是傅凤城还是我,反正我们也不能真的弄死你。”

    傅钰城眼底闪过一丝怒火,猛地站起身来拔出了腰间的枪指向冷飒,“你以为你每一次都能得手?之前只是一时不慎被你偷袭成功而已,你不会每一次都这么幸运的。”

    “是吗?”冷飒笑吟吟地看了他一样,似乎丝毫没有将那黑洞洞的枪口放在眼里。

    冷飒转过身慢悠悠地朝他走了两步,两人离得本来就近冷飒走了两步额头就直接顶在了枪口上。

    傅钰城咬牙,“冷明玥,你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