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有病!(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和商绯云往傅夫人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傅夫人就看到她了,不仅傅夫人看到了傅钰城和薛斌也看到了。

    傅钰城皱了皱眉,低声道:“她怎么在这里?”

    傅夫人神情淡然地扫了儿子一眼,道:“钰儿,注意场合。“

    傅钰城这才连忙收敛了神色,恭敬地点头道:“是,娘,我知道了。”

    傅夫人微微点头,看着傅钰城温声道,“你虽然不用学着做生意,但这些人脉还是很重要的,不要给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傅钰城道:“娘,我明白的。”

    “母亲,晚上好。”冷飒和商绯云走到傅夫人跟前,冷飒先开口道。

    傅夫人打量了冷飒一番,目光在她身上的礼服上转了一圈才淡淡道:“你也来了?凤城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冷飒笑道:“母亲知道的,他一般不参加这种酒会。”

    傅夫人当然知道傅凤城不怎么出席这种酒会,但是她没想到冷飒竟然会独自一人出席,而且看起来似乎还如鱼得水没有丝毫的拘束。

    “这位是……”傅夫人打量着商绯云,商绯云笑着开口,“傅夫人好,我是商绯云。”

    “原来是商会首,久仰。”傅夫人淡然道,商绯云笑道,“夫人客气了,能见到夫人晚辈三生有幸。”

    寒暄了几句,傅夫人就带着傅钰城和薛斌离开了。

    在场的人们自然也都看出来了,看来傅夫人确实是不太喜欢这个大儿媳妇。

    这样的场合虽然不至于当场给她脸色看,却也冷淡得很。若是不知道情况的外人,哪里能猜到这竟然是一对婆媳?

    目送傅夫人三人离开,冷飒和商绯云对视一眼双双轻笑出声也往另一边安静出走去,“看来你确实把傅夫人得罪的很严重了。”

    冷飒不以为意,端着一杯果汁淡淡笑道,“早晚的事情罢了。”

    商绯云饶有兴致地看着傅夫人已经在大厅另一头跟人聊起了天来,傅钰城规规矩矩地站在她身边听着,看起来倒是一副母子慈孝的模样。

    商绯云有些好奇地问道,“傅夫人竟然会主动去找丰林钱庄的林老板说话,你猜是为了什么?”

    冷飒笑道,“冯家从几家银行和钱庄借的钱里面,丰林钱庄就占了大头。”

    如今安夏的银行不少,不过依然有很多普通百姓和商人更信任也更习惯原本的钱庄。

    这些年钱庄虽然有一些势微的苗头,也依然不容小觑。

    傅夫人平时是不怎么看得上这些人的,但是如今冯家欠着人家大笔的债务,而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冯家背后是谁,傅夫人也只能亲自出面了。

    “你真的打算卡死冯家?你就不怕你婆婆恨死你?”商绯云好奇地问道。

    冷飒笑道,“你以为我不卡她,她就会放过我?”这事儿可不是她先动的手。

    如果她晚一些发现问题,刚刚接手的产业突然就被人弄破产了,她到哪儿说理去?

    “真惨。”商绯云笑道。

    “幸灾乐祸。”冷飒瞥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

    “商会首,洪当家在那边,想请你过去喝一杯。”一个酒会服务生模样的年轻人过来,恭敬地道。

    同时指了指大厅另一边角落里的方向,洪天赐和两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坐在一起,正朝着这边看过来。

    见她们望过去,都纷纷对商绯云点头致意显然是熟人。

    商绯云微微蹙眉,“洪老有什么事?”

    服务生摇头,“抱歉商会首,洪当家没说。”他只是一个小服务生,只负责传话罢了。

    冷飒笑道,“洪老请你过去想必是有要事,不用管我,我自己到处转转就行了。”

    商绯云看了看她,“真的没事?”

    冷飒失笑,“能有什么事?雍城商会和袁家的酒会总不至于还有人敢在这里绑架我吧?”

    商绯云也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就算真有人图谋不轨,就这位的能力到底谁倒霉只怕都还不好说。

    “那我先失陪一下。”商绯云对冷飒道。

    冷飒笑道,“别客气了,快去吧。”

    看着商绯云走到洪天赐等人跟前坐下,洪天赐显然是真的有事找商绯云,坐下之后几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冷飒一个人悠闲地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一边浅酌着手中的果汁一边打量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各色男女。

    不得不说,这个商会的酒会还是有点东西的。

    商界的成功人士们聚在一起交换信息,或者认识新朋友,打入新的圈子,甚至确定新的合作意向,比起那些纯粹为了玩闹的舞会有趣多了。

    只除了,冷飒这个第一次来完全准备打酱油的人。

    有傅夫人在,冷飒当然不会觉得只靠着一个傅家大少夫人的名头就能在酒会上出尽风头成为所有人抢着认识的新贵。

    这也不是她这次来这里目的,有时候太过急切地想要打入一个圈子,反而会让人心生排斥甚至将圈子的大门彻底对她关闭。

    而现在这个时代和环境,商界对女人依然不算友好。否则也不会在场的绝大多数女性都是以陪衬的身份,如陈婉商绯云这样的凤毛麟角。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正在神游天外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冷飒跟前响起。

    冷飒抬头就看到傅钰城站在自己跟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有事?”冷飒微微皱眉,淡定地问道。

    傅钰城直接在她对面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冷飒扭头看向方才傅夫人的方向。

    傅夫人正跟几个太太坐在一起交谈着,这种场合自然没有傅钰城能插嘴的余地。傅夫人也没空处处盯着他,倒是让他跑到冷飒跟前来了。

    冷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傅钰城,“有什么事吗?”

    傅钰城盯着她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冷飒笑了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我接到邀请函了,就来参加酒会,有什么问题?”

    傅钰城轻哼了一声,莫名看她脸上的笑容不爽,“傅凤城怎么不陪你来?该不会是因为双腿残疾不好意思出来见人吧?”

    冷飒伸手将酒杯放在了跟前的桌上,神情淡然语气轻缓,“傅钰城,几天没动手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了?”

    傅钰城脸色一变,声音有些古怪地道,“你竟然会护着傅凤城?”

    冷飒悠然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就根本不会过来。看到我们坐在这里,你猜…周围那些人心里在想什么?”

    傅钰城往周围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不少人正在悄然用状似不经意地目光偷看着他们。

    傅钰城轻哼了一声,“他们怎么想的管我什么事?”

    冷飒秀眉轻挑,有些奇怪地打量着傅钰城,这反应有些奇怪啊。

    傅钰城要是能修炼到完全不在乎外人的眼光的地步,也就不需要连这种场合都要傅夫人保驾护航了。

    不过也说不定,毕竟如果他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名声和别人的眼光也做不出来婚前勾搭自己未来嫂子这种奇葩事。

    “你看什么?!”被冷飒这么打量着,傅钰城有些恼羞成怒地低吼道。

    冷飒淡定地收回了目光,“没什么,随便看看。”

    傅钰城轻哼一声,压低了声音笑道,“是你害怕别人说什么吧?毕竟你能参加这样的酒会,完全是因为你傅家大少夫人的身份。如果哪天傅凤城不要你了,你连大门都进不来。难怪…你要处处讨好傅凤城了。”

    冷飒有些惊讶地看着傅钰城,原来在他的眼中她跟傅凤城的相处模式叫做讨好吗?

    见冷飒一副漫不经心地模样,傅钰城心中越发不满起来。看了看四周不停偷瞄他们又要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人,傅钰城站起身来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傅钰城,你有病吧?”冷飒没好气地道。

    就他们俩这种关系,傅钰城就算真有话要说也用不着跑到这种场合来说吧?

    这么大张旗鼓,冷飒都怀疑这是傅钰城新想出来败坏她名声离间她和傅凤城关系的计谋了。

    不过…这就算是计谋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吧?

    傅钰城脸色一沉,伸手就想要去拉冷飒。

    不过他到底还记得这是什么场合,当下忍不住了只是站在桌边盯着冷飒,“你想让我一直站在这里等着你?”

    冷飒笑道,“你胆子好像变大了。”

    傅钰城冷笑一声,有恃无恐地道,“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再打我一顿?我有事情跟你说,你要是不肯我也不知道我会说出什么来。”

    冷飒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傅四少,断奶了吗主意就这么大?你这么多想法,夫人知道吗?”

    “你!”傅钰城咬牙,阴沉着脸也不理会冷飒的嘲讽转身往外面走去。

    冷飒看着他的背影轻笑了一声,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题外话------

    好大的雨啊,困得直打瞌睡~今天没有三更啦~(*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