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女富豪(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今晚的酒会选在了雍城最大的酒店举行,冷飒和商绯云到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酒店门口早已经人来人往。周围更是被各路围观的人围得水泄不通,冷飒从车窗往外望去,还能看到不少举着相机的记者。

    车子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口,两人下了车商会早就安排好的接待人员立刻迎了上来。

    打开车门,两辆车里分别走出了两个美丽的女子倒是让接待员不由一愣。

    雍城这样的地方就算是一些影视明星,戏曲大腕也是不少见的,但是这样的美女也还是能让人眼前一亮。

    商绯云经常跟这些人打交道,某种程度说也算得上是雍城的名人,对方自然立刻就认出来了。

    只是看看冷飒却还难免有些回不过神来,商绯云走过来见状不由失笑,“这是傅家大少夫人。”

    那人这才回过神来连连致歉。

    冷飒摇摇头将邀请函递了过去,那人双手接过很不好意思地邀请两人往里走,“实在是抱歉,大少夫人。两位请这边走。”

    “没什么。”冷飒笑道。

    她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还能要求别人都能认出自己不成?

    外面虽然也流传过一些她的照片,但一般报纸的印刷技术却有些让人担忧。黑白色不说照片还常有失真的情况,非要没见过的人一眼认出她来是强人所难。

    见她不在意,接待员也暗暗松了口气,亲自领着两人往酒店里走去。

    一路上冷飒不停地听到照相机响起的声音,显然商会首跟傅家大少夫人走在一块儿也算是一个挺有趣的新闻。

    酒会在酒店二楼的一个大厅里举行,门口站着几个人显然是商会的主要成员正在迎接客人。

    商绯云在冷飒耳边低声道:“中间那个就是雍城商会的会长袁志文,他是袁氏丝绸公司的副总经理,袁家当家人袁志杰的亲弟弟。”

    冷飒微微点头,同样小声问道,“钱袁陈黄四家在雍城都有分公司?”

    商绯云笑道:“这是当然,虽然雍城周边不是主要生产丝绸的地方,四大家的大本营也都不在这里,但毕竟是南六省的首府,他们怎么会放过这个地方呢?”

    冷飒点点头,“看来今晚确实会很热闹。”

    “我可是听说有不少人是听说大少夫人今晚回来,才决定来参加酒会的。”商绯云低声笑道。

    冷飒无语,“我哪来那么大的影响力?”

    “傅少夫人,商会首。”两人说话间,袁志文已经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

    能够成为雍城商会的会长,这位袁会长可不仅仅只是靠着家里的背景。如果只是靠背景的话,另外三大家族,其他行业巨头甚至是如今的安夏首富卫家在雍城也有公司呢。

    一看就知道这位袁会长是个相当长袖善舞的人,偏偏他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真诚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袁会长,久仰大名。”

    袁会长笑道,“少夫人能大驾光临,才真是蓬荜生辉啊。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海涵。两位,里面请。”

    冷飒笑道,“袁会长客气了,我这样初出茅庐的晚辈能接到贵会的邀请,才是倍感荣幸。你事情多别客气,自便。”

    虽然这么说,袁会长还是亲自请了两人进去,一路客套了几句才又告辞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他毕竟是商会的会长又是今天酒会的主持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直陪着冷飒打转。

    况且,就商场上来说,冷飒也确实是个初出茅庐尚且名不见经传的晚辈没毛病。

    偌大的大厅里已经非常热闹了,中间巨大的台桌上摆放着各种糕点美食,酒水和水果。四周人们三三两两地或坐或站,聚在一起聊着各自的事情。

    冷飒和商绯云的进入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商绯云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酒会和这些人也算得上是熟人了,只是她手下正经生意不少不那么正经的生意也不少,人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忌讳的。

    除了跟她有生意往来的人,以往一般都很少有人会主动来跟她搭讪。

    商绯云也不在意,她不是每次都会来参加这种酒会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冷飒要来她也不会来的。

    因此看到两个美人儿进来,虽然有不少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真正上前来说话打招呼的却几乎没有。

    更多的都是暗地里打量着或者窃窃私语地讨论着什么。

    商绯云从路过的服务生手里的托盘中拿了一杯酒递给冷飒,冷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暂时不需要,商绯云便自己端着了,“看来少夫人跟我走到一起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啊。”

    哪怕冷飒是自己一个人进来没人认识她,就凭她的容貌气度肯定也会有人上前来说话的。

    这会儿人们迟疑着,有的是没认出冷飒的身份对跟商绯云走在一起的女人有天然的排斥。

    还有一些是认出了冷飒的身份,只是还没有想好到底该不该上前来说话。毕竟今晚傅夫人也会来的,传说傅夫人和这个儿媳妇关系不太好。

    冷飒不以为意,笑道:“真正想要跟你交往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却步的。”

    商绯云挑眉道:“少夫人难道没听说过,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吗?”

    冷飒道:“那有什么办法,我还说好了跟商会首合作,是注定要被分在一群了啊。”

    商绯云愣了愣,忍不住笑出声来。

    两人找了个安静一些的角落坐下来,冷飒悠闲地靠着椅子观察整个酒会大厅。

    虽然是商会的酒会,但大都数人也都还是携伴参加的,她和商绯云两个这样的比较像是异类。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宾客有穿着西装革履的也有穿着长袍的,他们身边大多跟着的都是年纪跟自己相仿的女人,显然都是带着自己家里的夫人参加的。

    当然也偶尔有几个例外的,冷飒甚至还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带着一个长相白净的小鲜肉。

    这两人一看就知道不像是母子或亲友,忍不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顺便发挥文学院学生的天赋脑补出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所以说,幸好是生在了这个时代,如果重生到了古代哪里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啊。

    “少夫人对她有兴趣?”见冷飒一直盯着那边一个正在跟人谈笑风生的女人打量,商绯云低声问道。

    不然总不能是对那女人身边的青年男人感兴趣吧?那男人长得还没傅大少三分好看呢。

    冷飒点了点头,“那是谁啊?”

    商绯云轻笑了一声,“那位…大概是整个安夏最有钱的女人了。”

    冷飒微微眯眼,“我好像有点印象,听人说起过。”

    商绯云笑道:“都说我商绯云的名声大,但是我觉得整个安夏…大概没有哪个女人的名声比她还要大,少夫人要是没听说过才奇怪了。”

    安夏另外还有一个名声很大的女人,那就是安夏唯一一个地方执政官卓琳,虽然只是个次长。不过商绯云觉得在民间卓琳的名声未必有这个女人大,毕竟总是有人对官方的事情不感兴趣的,但不会有人对钱和八卦不感兴趣。

    冷飒点点头,她确实已经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这女人本姓陈,是南六省陈家旁支家的姑娘。

    不过她跟陈家的关系只能算是一般,早些年陈家将她嫁给了北方一个王姓富商做继室联姻。

    没想到这个富商好色成性,家里家外勾搭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女人,倒是将自己的娶进门的继室冷落在一旁。那几年陈小姐过得很是艰难,陈家却没有给予她什么帮助。

    不过她嫁过去不到五年那富商就死了,只留下了她和一个才三岁的小女儿。王家那些亲戚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双孤儿寡母,纷纷都想要染指王家的产业。

    没想到这位陈小姐竟然一改头几年的低调,强势地从那些亲戚手里夺回了丈夫的产业,赶走了丈夫养着的那些女人,然后独自一人支撑起了整个王家的生意,甚至生意还要比她丈夫在的时候更加蒸蒸日上。

    如果只是这样,这也就只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在丈夫过世后辛苦操持家业的故事而已。

    真正让她名扬安夏的是,在丈夫过世三年后,当时还不满三十的陈小姐遇到了她的初恋。两人当年就是被迫分开的,多年之后再次遇到你未婚,我单身,自然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陈小姐完全没有理会身边家人朋友的劝说,很快就跟那男人结婚了。

    谁曾想,那男人根本就是为了图谋她的财产而来的。那个男人当年跟陈小姐分开之后拿了陈家的钱很快就远在他乡结婚生子了,这次会出现其实也是陈小姐娘家的人想要借机控制陈小姐和王家的产业才找来了那个男人,那男人见钱眼开跟陈家一拍即合,这才被包装了一番之后送到了陈小姐跟前。

    直到结婚第三年,那男人意外被陈小姐身边的撞到了暗地里偷偷与妻儿见面事情这才暴露。

    那男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说自己是真心爱着陈小姐,跟妻子早就没有感情了云云。

    可惜陈小姐并不像寻常女人一样心软,哪怕是面对曾经的初恋情人也完全不买账直接离婚不说,还以骗婚为由告上了法院,那男人最后被判了净身出户一毛钱都没有得到。

    当然陈小姐也跟娘家就此断绝了关系。

    三个月后,有人发现那男人断了一条腿,毁了半张脸,带着妻儿在港口乞讨。

    从那以后,陈小姐再也不考虑男女情爱之事了,一心一意发展自己的产业。

    身边虽然时常有一些年轻俊美的男人,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

    几年前唯一的女儿也出嫁,陈小姐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如今安夏各地报纸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一两段关于她的桃色新闻。

    这位陈小姐还有一个相当温柔的名字。

    陈婉,婉约的婉。

    陈婉的容貌并不算美丽,即便是年轻时候应该也只能算是清秀。

    如今已经四十多岁的她更不像商绯云身材纤细窈窕,她没有穿着女眷们穿的长礼服,而是穿了一套干练的西装套裙整个人显得有几分富态和圆润。

    但是她眉宇间那种神采飞扬的自信和决断却相当的吸引人。

    比起那些跟在丈夫身边温言细语端方温柔的贵妇人,陈婉哪怕穿着一身最普通的衣服站在人群中也会夺人眼球。

    似乎察觉到了冷飒打量的目光,陈婉回过头看向这边。

    两人四目相对,陈婉对刚才交谈的人含笑说了两句就带着身边的年轻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傅少夫人,绯云。”陈婉大方地对两人笑道。

    冷飒点头,朝她伸出手,“陈女士,幸会。”

    “傅少夫人,幸会。”两人握了手,商绯云才笑道,“陈姐,没事的话不如坐下来聊聊?”

    陈婉笑道,“我也正有些好奇想跟少夫人聊聊呢,先前傅大少和少夫人的婚礼,我人在莫尼,没能赶得上还请少夫人见谅啊。”

    冷飒笑道,“陈女士客气了,少夫人什么的太见笑了,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陈婉笑道,“那多不好意思,我年长一些不嫌弃的话跟绯云一样叫我一声陈姐就是了,我呢也厚颜叫你一声妹子你看如何?”

    “陈姐是爽快人,很高兴认识你。”

    陈婉显然心情也很不错,她为人有几分男子的豪爽并不喜欢斤斤计较小心翼翼的人。

    回头对站在身边的青年吩咐道,“去拿点酒和点心过来,我要跟冷家妹子和绯云喝一杯。”

    那年轻人顺从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被使唤的不悦转身去了。

    商绯云跟陈婉显然很熟悉,调侃起人来也没有什么顾忌,“陈姐,又换人了?我记得你上次带的不是这个。”

    陈婉笑道,“没换,这是新来的。小丁去江城帮我办点事,过两天就回来。怎么?绯云有兴趣的话,回头我让他去你那儿。”

    商绯云连忙婉拒,“不敢,我可消受不起。”

    陈婉摇头,“我早就跟你说了,你这样一个人带着默言太辛苦了。还不如有个人在身边,就算是解解闷也是好的啊,你可别跟我说你还惦记着那……”

    “陈姐!”

    其实商绯云不打断陈婉也已经住口了,她并不是在人前随意暴露别人隐私的人。

    有些无奈地摇头笑道,“算了,不说这个人。我们这些粗人…要是带坏了冷家妹子,回头傅大少来找我算账可没人吃得消。冷妹子,你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可别怪姐姐不讲究啊。”

    冷飒笑眯眯地道:“怎么会?人生得意须尽欢,既然男人可以女人为什么不可以?陈姐这才是真洒脱,冷飒佩服,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敬你一杯。”

    陈婉愣了愣,片刻后才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妹子既然叫我一声姐姐,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跟陈姐开口!”

    冷飒嫣然笑道,“那就多谢陈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