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睡书房!(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啊啊啊!傅凤城你这个臭男人,我要杀了你!”躲在花园里的秋千下打瞌睡的兰静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一个激灵,脑门险些撞上了身边的石桌。

    猛然惊恐地跳起来四下张望,发现并没有看到傅大少的身影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另一边的书房里,徐少鸣闻声走出来就要往卧室的方向去。

    兰静一看不由大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将他拉住了。

    徐少鸣不解,“你干嘛?”

    兰静连连摇头,拉着徐少鸣往回走,意图距离卧室越远越好。

    “别拉了,大少和少夫人……”

    兰静惨白着一张脸,“不想死就别过去。”

    徐少鸣有些惊讶,挑眉看着兰静,“出什么事了?”

    兰静摇头,“没有,就是…大少和少夫人单独相处,我们过去不太合适。”

    徐少鸣不以为然,“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没听见少夫人刚才…万一打起来怎么办?”他又不是不会敲门,能有什么不合适的?

    兰静仿佛看傻子似的看了徐少鸣一眼,“大少怎么会打少夫人?”

    “……”少夫人打大少这也受不了啊。

    不等他们争执出个结果来,那边卧室的门已经开了。

    冷飒怒气冲冲地从里面冲出来,如一阵风一般从两人身边刮过进了自己的书房,然后碰地一声把门给撞上了。

    那声音……徐少鸣觉得整个院子都震了一震。

    两人面面相觑。

    “大少?”徐少鸣和兰静胆战心惊地站在门口,直到里面传来傅凤城的声音才暗暗松了口气,徐少鸣伸手推开了门。

    房间里轮椅还倒在地上,傅凤城独自一人坐在地上,俊美的面容上却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

    跟在傅凤城身边好几年的徐少鸣立刻就能分辨出来,大少的心情好像还不错。

    所以,是少夫人单方面生气?

    徐少鸣连忙上前去,将傅凤城扶起来。傅凤城目光扫向站在一边的兰静,“少夫人的衣服坏了,你处理一下。”

    兰静连忙点头,“是,大少。我立刻就拿去让静姝的师傅修…我立刻就拿去处理掉。”看到傅凤城的眼神,兰静果断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傅凤城微微点头,“少夫人的衣服……”

    兰静在心里呜咽了一声,脸上却是一脸严肃就差指天发誓了,“我以后一定为少夫人仔细甄选衣服,绝不会再随便向少夫人推荐不合适的衣服了。”

    傅凤城沉吟了片刻,方才淡淡道:“倒也不必,只是要注意场合。”

    “……”什么意思?

    徐少鸣扶着傅凤城坐好,一抬头就看到某人脖子上一个无比明显的牙印。都有些沁血了能不明显吗?

    徐少鸣顿时僵住了,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空气,不敢往旁边描上一分一毫。

    饶是如此他也还是不小心看到了大少的唇角好像有点血迹。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了!徐少鸣在心中捂脸哀嚎。

    冷飒坐在书房里的沙发上,愤怒地揪着怀里的抱枕的耳朵,仿佛揪的是傅大少本人。

    卑鄙无耻的混账狗男人!

    竟然趁着她不注意暗地里下黑手弄坏了她的裙子!

    那是新的!她还没传出去过!很贵的!

    “少…少夫人?”兰静走进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冷飒。

    冷飒抬头看了一眼她捧在手里的裙子就觉得心口疼,瞬间体会到了傅夫人被她气得想要吐血的痛苦。

    傅凤城这货是在替他娘报仇吧?

    兰静略有些同情地望着她,“少夫人,裙子…坏掉了。”

    坏得很彻底,背后那朵金丝编成的玫瑰花纹直接裂开了。这种礼服看着简单,真要补得一模一样得麻烦死。

    这件礼服最大的亮点就在背后,而那块镂空花纹静姝的师傅整整花了五六天才弄好。

    冷飒深吸了一口气,“送去静姝,请师傅给我补好。如果补不好,就重新做一件一模一样的裙子,费用直接记在我账上。”

    兰静苦着脸,“少夫人,大少那里……”大少要是再看到这条裙子会不会被她给撕了?

    话说大少到底是生了多大的气才把好好一条裙子糟蹋成这样子的?很贵的好吧?

    冷飒没好气地道:“别理他,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兰静想了想傅大少那个“倒也不必”,点了点头决定还是按照大少夫人的吩咐来办。

    于是,因为恶意弄坏了夫人的新宠小礼服,傅大少再一次刷新了他的人生经验。

    当晚他被关在了卧室门外,被迫要睡书房了。

    徐少鸣推着傅大少回书房的时候忍不住低头闷笑,被傅大少冷冷地扫了一眼之后只得努力地憋住了。

    憋得肚子疼,憋得涨红了脸。徐副官表示,我真是太难了。

    幸好他们院子里人少,不然…明天一早大少就要成为整个傅家甚至是整个雍城人们闲磕牙的对象了。

    深夜,冷飒独自一人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滚来滚去。

    “啊…好烦啊!”莫名其妙地失眠。

    我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一直滚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才抱着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下午下课之后,冷飒没有回傅家直接去了飞云会。

    原本选定的礼服不能穿了,袁映来接她的时候还是另外给她带来了另一套礼服和饰品。

    是一件同样中长款的暗金色修身长裙,比起昨天那件黑色的也不遑多让只是没有那件黑色长裙那么多花俏心思,风格上更偏向优雅妩媚,而不是神秘妖娆。

    想起傅凤城的混蛋行径冷飒依然有点意难平,“还不错,就这件儿吧。”等着吧,这事儿没完!

    袁映道:“这是大少亲自挑的,少夫人果然喜欢。”

    “……”她只是勉强认同这审美而已。

    飞云会虽然是南六省最有名的三大黑道势力之一,但是飞云会总部其实也并没有外人以为的那么可怕。

    这是一个面积不小的独立公馆,分为前后两个部分。

    前面一栋楼就是飞云会的总部,商绯云和飞云会的人议事的地方,后面一栋二层小楼才是商绯云住的地方。

    如今商家人口凋零,只有商绯云和比她小了十几岁的弟弟商默言,住起来自然是绰绰有余了。

    冷飒和袁映直接开车从后面进去,被商家的管家带着进了商绯云的小楼。

    宽敞的大厅里装饰华贵却因为缺少人气而显得有几分冰冷。

    商绯云亲自迎了上来,看到冷飒不由笑道,“少夫人不愧是名动雍城的美人儿,看得我都有些舍不得移开眼睛了。”

    冷飒有些无奈地看看商绯云,“商会首这是嫌自己还不够美丽吗?”

    商绯云今天穿了一件暗红色长裙,修长的双腿被裙子包裹着越发显得笔直纤长。

    商绯云是那种美得非常浓艳的美人,很适合烈焰红唇的妆容,看上去就显得非常霸气有存在感。

    商绯云有些遗憾地轻叹了口气道:“我老了啊,还是年轻好。”

    冷飒笑道,“哪里就老了?看着也不比我大几岁。”

    商绯云忍不住笑道:“跟少夫人说话真让人开心,正好还有点时间,我跟少夫人说说酒会的事情?”

    “有劳。”冷飒点头道。

    南六省商业发达,自然是各种商会林立。

    光是雍城就有包括南六省总商会,雍城商会等一干林林总总的组织十来个都不止。不过能将邀请函送到傅家还敢请商绯云这样的人出席的自然不会是什么杂牌组织。

    今晚是雍城商会每半年一次的例行酒会,下一次举行就是在年底过年前几天了。

    因此这在雍城商界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聚会。

    原本他们是没有准备给冷飒邀请函的,不过前些天冷飒对付冯家的那一番操作还还是让不少人都眼前一亮的。

    明眼人都明白这位少夫人不像是个会待在后院相夫教子的模样,既然大家早晚都要打交道,自然是他们主动示好更好一些。

    因此,冷飒那张邀请函还是商会的人后面紧急补上的,商绯云的邀请函事实上一个月前就已经收到了。

    冷飒认真地听着商绯云说起商会和酒会上的事情,一一记在心中。

    对商绯云这样的细心心中也很是感激,有傅凤城和傅家在即便是傅夫人不理会她,她也不至于找不到带路人。但是人和人相处还是要看缘分的,冷飒觉得比起城里那些权贵夫人,她还是跟商绯云这样的人更能相处到一块去的。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要准备出门了,商绯云看了看门口微微皱眉,叫来了佣人问道,“默言还没有回来?”

    佣人摇头,“大小姐,少爷早上出门的时候说过今晚不回来吃完饭了。”

    商绯云叹了口气,“算了,你们看着时间如果七点他还不回来就派人去找找。”

    佣人点头应道,“大小姐你放心吧,少爷心里也有数,不会在外面贪玩的。”

    商绯云有些头痛,“等我回来了再跟他说,少夫人,我们走吧。”

    冷飒也跟着起身笑道,“好啊,商会首请吧。”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