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吃醋?(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凤城定定地盯着房间里灯光下正扭头看向自己的黑衣女子。这年头其实很少有女孩子会穿这种纯黑色的裙子,一是黑色并不符合安夏人的喜好,二是年长一些的老年人依然觉得不吉利。

    还有就是黑色的裙子似乎很难穿的出彩,如今安夏的权贵少女们更喜欢用各种蕾丝,刺绣,织锦,印花甚至宝石装点的精美服饰。

    此刻在傅凤城眼中看到的却是背心那朵硕大的金色玫瑰,还有那玫瑰下若隐若现的雪玉。

    微卷的长发披散在她肩头,回眸浅笑的女子美丽的容颜无端就多了几分魅惑和慵懒。

    傅凤城皱了皱眉,她转身的瞬间那跳动的黑金色丝带仿佛飘到了他的心上一般,让原本平静的心跳突然有些失序起来。

    “你怎么来了?有事吗?”冷飒转身看向傅凤城,傅凤城是从来不进她的衣帽间的。

    身为铮铮男儿的傅大少显然是对女人这些繁琐的衣服饰品不感兴趣,也不能理解冷飒身为一个彪悍得不像女人的女人为什么也会对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如此痴迷。

    傅凤城望着她,若无其事地问道,“夫人这是在做什么?”

    冷飒笑道:“挑衣服啊,你知道的我收到了雍城商会的邀请函,明天要去参加酒会。”

    傅凤城道:“你打算穿着这身衣服去酒会?”

    冷飒点头道:“对啊,好看吗?”

    傅凤城扫了一眼挂在一边的一排礼服,随手一指,“不好看,穿那件比较好。”

    冷飒嫌弃地看着他,“什么眼光?况且这件也太隆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出席国宴呢。”

    傅凤城道:“那就这件。”

    冷飒看向另一件,直接翻了个白眼,“大少爷,现在是盛夏,很热的好吗?而且这件裙摆这么长,很不方便啊。”

    “你要做什么不方便?”

    傅凤城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各种酒会舞会即便是不感兴趣他也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次了。大概还是能判断出来哪些场合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的。

    冷飒迟疑了一下,“呃…打架?”

    “…你是去参加酒会还是去砸场子的?”傅凤城道,“那就这件。”

    “……”冷飒也看出来了,傅大少根本没有帮她选衣服的意思,就是随手乱指。

    有些不满地瞪着他,“你对我的眼光有什么意见吗?”

    “黑色不适合你,我是担心你出丑被人笑话。”傅凤城道。

    “……”

    兰静见大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少夫人身上,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朝外面挪去。

    幸好这衣帽间当真是非常大,傅凤城进来之后门口就空了,不然她就要被堵在门口出不去了。

    这种事情,还是大少和少夫人自己解决吧,至于她自己还是保命要紧。

    冷飒忍不住吸了口气,“傅凤城,你故意的是不是?我丑我乐意,我偏要穿这件裙子去参加酒会。”

    说完就不爽地外面走去,冷爷表示不想跟某人待在一个空间里,否则她会想揍人。

    走到卧室门口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换衣服,穿着这身衣服在傅家晃荡绝对能引来一大堆视线以及傅夫人的亲切慰问。

    正要转身回去把衣服换下来,傅凤城已经从衣帽间里出来了。

    见到傅凤城出来,冷飒还不忘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并附送一声冷哼。

    傅凤城微微蹙眉,在冷飒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臂。

    “干嘛?”冷飒低头看着他。

    傅凤城微微眯眼,道:“明天不许穿这件衣服出去。”

    “我偏不。”冷飒挑衅地对他笑了笑,你说不许就不许?那冷爷多没面子?

    伸手拍开他拉着自己的手,将散落到胸前的长发拨到脑后,“不好看吗?我觉得这条裙子很好看啊,最好看了。就是我这头发有点麻烦,太长了。你说回头我去剪个短发怎么样?”

    傅凤城对她的头发长短没有兴趣,“你敢穿这件衣服出去,我就把你那一屋子东西给烧了。”

    “……”冷飒死死地瞪着眼前一脸冷傲的臭男人,暗暗磨牙。

    他说什么?!

    “你说什么?!”

    傅凤城抬起头,慢悠悠地道,“你敢穿出去,我就把你那一屋子的东西都给烧了。”

    冷飒微微眯眼盯着傅凤城,眼睛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脸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冷飒突然轻笑了一声,俯身靠近了傅凤城双手撑着轮椅扶手两边将他整个人都限制在了轮椅里。

    当然了,即便是她不这样做,一般情况下傅凤城的活动范围也只有这么大。

    冷飒慢慢低头,在傅凤城耳边轻声笑道:“傅少,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房间里一片寂静,仿佛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冷飒悠悠道,“我记得…上次校庆的时候,你也不太高兴?”

    傅凤城靠着椅背抬头仰视她,声音平静却低沉,“那你记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我又说过什么话?”

    你说过什么关我什么事?冷飒在心中不以为然地想着。那天过得有点太过刺激,不重要的事情就不用记得太清楚了。

    还没想完一双修长的手就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稍稍一用力冷飒脚下不稳就被迫跌了下来。

    还想来?!

    冷飒轻哼一声伸手就朝着傅凤城扶着自己腰间的手劈了过去。

    上一次是她一时不慎着了傅凤城的道,这种事可一不可再。

    老是用同一个招数在冷爷这里可不好使。

    傅凤城低笑了一声,一只手扶着冷飒不让她起身.冷飒为了不让自己靠得他太近只能用一只手撑着傅凤城的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两人就着这么别扭的姿势单手拆起招来。

    你来我往的拆了好几个来回,还是傅凤城技高一筹扣住了冷飒的手腕。

    冷飒也顾不得许多,放开撑着傅凤城肩膀的手朝着他攻去。傅凤城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扣着她腰间的手使力一带,冷飒毫无意外地扑进了他怀里。

    “……”近战太弱果然是每一个狙击手致命的伤痛啊。

    “放开。”冷飒瞪着他沉声道。

    “答应我的条件。”傅凤城淡淡道。

    “我说放开。”

    “不放。”

    冷飒眼睛一转,“不放?你别后悔。”

    傅凤城微微扬眉,似乎在说“你还能怎么样?”。

    冷飒对他露齿一笑,脚下用力一踩整个人带着傅凤城和轮椅一起往后翻去。

    两人都是练家子,即便是傅凤城双腿不便的情况下也不至于受什么重伤。

    但是坐在轮椅里的傅凤城却绝不可能在这样的冲击力下稳住轮椅,只能无奈地任由自己和她一起往地上翻去。

    两人带着轮椅一起翻倒在地上,落地地瞬间傅凤城避开了可能撞到轮椅的伤害搂着冷飒往旁边滚去。冷飒也毫不客气,缠斗中翻滚了几圈冷飒发现还是自己占了上方,得意地抬起头来对傅凤城挑了挑眉。

    傅凤城状似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冷飒得意地道:“我赢了,还打吗?”

    傅凤城抬起一只手轻轻挑起她身后的黑色丝带把玩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说如果…你这衣服明天还能穿吗?”说着还作势扯了扯丝带。

    “敢动我的衣服信不信我弄死你?”冷飒道。

    傅凤城道:“你敢穿这衣服出去,信不信我弄死你?”

    谁弄死谁还真不好说呢。

    冷飒眨了眨眼睛,想起先前的对话,偏着头打量着傅凤城。

    “咦,傅少,你该不会真的吃醋了吧?你好歹也是从小在国外留学的,怎么比我这个国内土生土长的还像个老古董啊。再说了,咱俩也不是那关系啊。我保证过婚姻续存期间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你可以相信我的人品。”

    傅凤城垂眸淡淡道:“嗯,我当然相信夫人。”

    “那不就行了?”冷飒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也是这时候冷飒才意识到他们现在这个姿势是何等的尴尬,“呃…你要不要先放开我?”

    “不要。”傅凤城道。

    这种间歇性的蛇精病真特么烦人!

    冷飒微微低头靠近了傅凤城,似笑非笑地调侃道,“傅少,你真的喜欢我啊?你这种态度想喜欢我可不行,想追我的话至少得……”

    “没有。”傅凤城淡定地打断了她的话。

    “没有什么?”

    “没有要追你,别想太多。”傅凤城道。

    “……”一拳打死这货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冷飒心中的小恶魔露出了狰狞的獠牙,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甜美起来,“这样啊,那你这是…想做什么呢?”

    傅凤城不答,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冷飒伸出右手,手指轻轻划过傅凤城的心口一路往上划过他的脖子下颚,落在了他俊美逼人的面容上,最后停在了他眼角的那道伤痕上。

    冷飒低头,轻轻在那道伤痕上仿佛蜻蜓点水一般轻点了一下。

    傅凤城原本放松的身体突然有些僵硬起来,“冷飒。”仿佛有些紧绷地声音低沉悦耳却带着明显的警告。

    冷飒不理,不就是玩玩嘛,冷爷又不是玩不起。

    这么极品的货色摆在面前,不下手多亏啊。

    “傅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好看啊。”冷飒在他耳边轻声笑道。

    傅凤城眼眸一黯,稍一挺身搂着冷飒一个翻身立刻就攻守易型了。

    傅凤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伸手将散乱的发丝拨到了一边,“冷飒,你自己招惹我的。”

    “矫情!”

    傅凤城一只手捏住她小巧的下颚,定定地打量了她良久,方才低头重重地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