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背锅(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等到冷飒挂了电话,傅凤城才放下了手中的笔靠着椅背开口,“宋朗问你要找股份?”冷飒点点头,有些头痛地道,“他说投资,你们当少帅的都脸都这么大吗?”

    傅凤城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他肯给你投资说明他看好你,你以为随便谁的厂子宋朗都会主动送上去投资吗?”

    冷飒点头表示同意,“也对,我这儿可还是个空壳子呢,要是赔了他也只能认栽了。”

    “我相信夫人的能力,不会赔的。”傅凤城道。

    冷飒有些奇怪地打量着傅凤城,“你好像对宋朗很有好感?我以为你们这些少帅都是……”

    “都是什么?”

    “……”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轻咳了一声,冷飒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我看你跟龙钺的关系不太好,没想到跟宋朗倒是不错的样子。”

    傅凤城道:“你跟龙钺合作占不到好处,但是宋朗就不一样。”

    冷飒趴在桌上抬眼看着他,“怎么说?”

    傅凤城伸手合上了跟前的文件扔到一边,又从旁边翻出来一张鬼画符一样的稿纸铺开。

    冷飒认出来那是自己先前画了来忽悠人的东西,难为傅凤城过了这么久还能分得出来那上面画的是什么,她自己这会儿都不一定还能记得起来。

    傅凤城指着稿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迹道:“如今安夏工业大都集中在南六省和北四省,相比之下龙家跟京城的关系更好一些,也更发达一些。真正让南六省富庶的是轻工业、贸易和粮食。”

    冷飒点点头,“但是龙家跟傅家不太对盘?”

    傅凤城没有反驳,继续道:“但是…重工业需要的矿产却大都集中在西南西北地区,不仅如此,一路往西各国也都拥有着大量矿产资源,远比走海运要方便得多。宋家和大胤皇室打得交道比较多关系也一直都不错,而大胤的影响力能够辐射周边十几个国家。”

    冷飒了然,“明白了,跟宋家打好关系,可以更便利的与大胤人打交道,甚至未来开发西域市场。”

    傅凤城赞赏地看了冷飒一眼,“另外,宋督帅是个聪明人,西北的位置好也不好,他本身没有非常大的野心,只要他控制住西北以后安夏格局无论怎么变,当权者都不会得罪他。宋家或许不能掌握整个安夏,却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冷飒叹了口气,“帝制已经走到尽头,以后谁家永远稳坐江山的可能性都不大。既然如此…时移世易,谁知道哪天风水不会转到宋家手里呢?”

    一句话,只要能苟得住,胜利总会属于活得久的人。

    “夫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傅凤城轻声道。

    “过奖,彼此彼此。”冷飒皮笑肉不笑地道。

    “大少,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徐少鸣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才开口禀告。

    冷飒微笑道,“看来夫人有些着急了。”

    冷爷觉得自己真是太喜欢傅大少,完美的背锅侠谁能不喜欢呢?

    无论她干了什么都可以推给傅凤城,绝不会有人怀疑。

    毕竟比起冷家三小姐干了什么,还是傅家大少在幕后操纵更加符合人们的心理预期。

    傅凤城对徐少鸣点点头,“知道了。”

    徐少鸣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大少,夫人好像…很生气。”

    傅凤城挑了下眉,“意料之中。”

    不生气才怪了,不过看看趴在桌上微微眯着眼睛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的人,傅凤城的眉眼却更加柔和了几分。

    “要我陪你去吗?”冷飒问道。

    “有劳夫人了。”

    “……”我就是说说而已好吗?那一刻,冷飒深恨自己嘴欠。

    谁知道傅凤城这家伙竟然这么会顺杆儿爬呢。

    不过才几天的功夫傅夫人就消瘦憔悴了许多,显然冷飒给她找的麻烦这几天没少折腾她。

    按理说傅夫人身为傅家当家夫人也不差那一个厂子的产业,但其实傅夫人也并没有外人以为得那么家底丰厚。

    冯家本身就不是什么底蕴深厚的人家,当年傅夫人嫁入傅家的时候就没有多少嫁妆。

    虽然这些年一直掌握着傅家内宅,但早些年有傅老夫人看着傅夫人也不敢太过放肆。

    这些年虽然也攒了不少私房钱,跟傅老夫人这样本身出身豪商的人是没得比的。

    傅老夫人早年不怎么看得上这个儿媳妇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老夫人一辈子不知道什么叫差钱,在金钱方面自然就看不太上傅夫人小里小气的做派。这些年随着傅督军权势日益高涨傅夫人到底是练出来了,但手里头不丰厚到底心虚。

    她要为傅钰城争夺继承权,但自己的家底还不如傅凤城丰厚,傅夫人自然不会安心更不会满意。

    如果这个厂子毁在了别人手里,傅夫人也许气闷几天也就过去了。但如果毁在傅凤城和冷飒手里,傅夫人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心肝疼,就好像看到已经死了的婆婆都在嘲笑她,小门小户出身连儿媳妇都对付不了。

    “母亲。”冷飒推着傅凤城进了花厅,就看到傅夫人冷着脸坐在主位上盯着两人。

    傅夫人下首还坐着冯继业和冯兆武冯兆辉两兄弟,冯兆武的腿才刚刚又折了碰巧今天也只能坐在轮椅里,与同样坐着轮椅的傅凤城一比高下立见。

    再加上同样瘸了的冯兆辉,冷飒瞬间无语……这特么是残疾人茶话会吗?

    冷飒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冯兆辉,这个年轻人显得十分阴郁孤僻,整个人苍白中带着几分病态。

    虽然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但冷飒却觉得他像是一颗随时都可能会引爆的炸(蟹)弹。

    另一边坐着的是傅钰城和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总算没有在这里看到郑缨让冷飒忍不住暗暗松了口气。

    每次看到郑缨挺着大肚子在傅夫人跟前忙前忙后冷飒就觉得简直是在作孽。

    普通人家的媳妇儿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只要不是穷得吃不上饭了都还能好好待着休息呢,郑缨这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过得是什么悲催日子啊。

    “坐吧。”傅夫人对两人淡淡道。

    “谢谢娘。”冷飒含笑点头,推着傅凤城走到傅钰城跟前,“四弟,劳驾让让。”

    对面坐的好歹是舅舅,哪里有让弟弟坐在哥哥前面的?

    傅钰城僵硬着一张脸看了冷飒一眼,竟然真的沉默地起身让开了。

    坐在他左手边的中年男人见状也连忙起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给他。

    傅凤城当然不需要椅子,所以傅钰城让出来的位置冷飒就毫不客气地坐下了。

    坐下之后还不忘朝对面的冯兆武笑了笑。

    这笑容甜美可人,如果是平时冯兆武说不定就要心神动摇了,然而此时冯兆武看在眼里却只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傅凤城也没有跟人打招呼寒暄的意思,直接开口问道,“母亲叫我过来,是有什么吩咐?”

    傅夫人眼眸微沉,看着傅凤城道,“你舅舅来找我说情,先前的事情是冯家做得不对,但他到底是你亲舅舅。你当真打算赶尽杀绝?”

    对面冯继业谄媚地对傅凤城点点头陪着笑,显然是冯家已经打算将这件事自己扛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一切到底谁才是幕后之人,但只要不说破那就可以当成不存在。

    没想到傅凤城并不接茬,“母亲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傅夫人看着他,沉声道:“你是不明白,还是想敷衍我?荣晟的事,你表弟刚刚出来做事,急着想要做点成绩出来难免有些急功近利。你当表哥的当真要跟他计较?”

    冷飒眯眼盯着傅凤城:敢拆我台子,冷爷弄死你哦。

    傅凤城伸手按了按眉心,“这件事…母亲跟我说没用,我一向不管这些事。”

    傅夫人脸色更冷了,她根本不相信傅凤城的话,只会觉得这是他的推托之词。

    傅凤城确实把那些产业交给冷飒打理了,但是在傅夫人心中这些八成都是表面上的。

    傅凤城这种疑心重的人真的放心把自己那么多产业交给一个刚结婚的女人?

    就算他放心,冷飒有那个能力么?

    能力被怀疑的冷爷不爽了,虽然说扮猪吃老虎也是一种策略但是冷爷可不高兴被人当成猪。

    就算吃到了老虎,爽感也要大打折扣。

    冷爷喜欢在老虎头上蹦迪。

    傅大少这个背锅侠,她喜欢才用不喜欢随时可以抛弃自己金光闪闪地出来吸引火力。

    “咳咳。”冷飒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慢条斯理地开口,“娘,这事儿大少没有骗你,他做不了主。因为…荣晟现在是我的。”

    夫妻共同财产什么的傅大少只保留分红的权力。

    “表哥可真大方,那么大的厂子说给就给了?”对面的冯兆辉突然开口,声音阴郁而尖细让人觉得有些刺耳。

    冯兆辉的话其实是嘲讽,也是不信任。在场的人大概吗没人会相信傅大少真的那么大方将一个厂子随随便便就送给妻子。

    这两位好像不是自由恋爱,认识都还不过三个月吧?

    傅凤城很是淡定,“一点小钱,算不上大方。”

    “……”想想荣晟一年赚的钱,这特么是人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