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三年(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幽静的花厅里气氛有些凝重,郑缨扶着腰坐在坚硬的实木雕花椅子里,不着痕迹地按了按自己已经有些酸痛的腰。

    傅夫人坐在主位上翻看着手中的账册,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

    郑缨的目光落到了她对面的人两个人身上,那是傅夫人的亲哥哥傅钰城和傅凤城的亲舅舅亲舅妈。

    冯夫人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她还在为自己儿子昨天的遭遇愤愤不平,却不敢顶撞傅夫人只能摆出这样的脸色来。

    冯继业脸上却满是担忧和愁苦,看着正在翻动账册的傅夫人欲言又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夫人将手中的账册往地上一扔,沉声道。

    冯继业搓着手有些忐忑地看着妹妹,“小妹,这事儿也不能怪我们啊,实在是那姓冷的太狡猾了。她说让西北宋家断了咱们的货原本还以为是说说的,谁知道竟然还真的”

    下午他们突然接到西北那边厂主的消息,说是这两个月矿场出了问题机器还坏了,产量低下无法按时供应他们需要的货。

    对方的态度和善却也非常强硬,表示愿意按照协议赔偿他们损失。

    但是对他们再三要求希望按时供货的请求,对方却完全不接茬。

    冯继业有些怀疑,“小妹,冷家那丫头能有那么大的能量该不会是我那大外甥”

    冯继业不相信冷家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影响西北宋家,西北的宋野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冷家要是有这个本事,哪里还会没落至此

    傅夫人脸色有些阴沉,她心中也有这个怀疑。

    但是这会儿她却不想跟冯继业掰扯这个“大哥,你觉得东拉西扯有用吗”

    冯继业脸上的表情一僵,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你这话是怎么说的”

    傅夫人冷笑一声,“你们才接手这些产业多久我先前是怎么交代你的别的我懒得跟你说,从银行和钱庄拿回来的那六十万在哪儿”

    冯继业一脸正直,“不是跟你说了,那些钱都拿去扩大生产买地建厂房了吗小妹,咱们是一家人,你这么怀疑大哥是不是太过分了”

    傅夫人冷笑一声,“买地建厂房地契呢”

    “这个”冯继业眼睛转得飞快,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当初就不该将你们留在雍城”

    听了这话,坐在一边的冯夫人就忍不住了。

    不顾丈夫地阻拦站起身来,“小妹,你这话说得可真轻松啊。你以为我们想留在雍城这么多年你在傅家享福,我们沾过你半点光没有好不容易求你一次,结果你瞧瞧你办的是什么事儿现在你两个侄子都废了,你高兴了吧”

    “你怪我”傅夫人脸色一沉,“你们要是安安分分的,谁能对你们怎么样冯兆辉自己作死要去招惹卫长修难道不是你教子无方”

    冯夫人当下被气得冲昏了头,做亲娘的哪里能容忍别人骂自己的儿子

    冯夫人尖声道:“我教子无方你倒是教个好的出来啊。至少我儿子没有去偷嫂子要不是你儿子命好身在傅家,做了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早就被人乱棍打死浸猪笼沉塘了”

    坐在旁边的郑缨无辜受连累,脸色不由得一白。

    “你给我滚出去”傅夫人碰地一声摔了桌上的茶杯厉声道。

    冯夫人冷笑一声,扬起下巴道:“你是傅家当家夫人你了不起,我们得罪不起你但是你也别忘了,是冯家把你养大的,没有冯家能有你今天”

    “住口别说了”冯继业看到傅夫人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连忙将妻子拉了回来,“别说了”

    冯夫人心有不甘,但是被丈夫这一拦到底也找回了几分理智,她也不想真的把傅夫人得罪死了,当下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拉住了妻子,冯继业才有些尴尬地对傅夫人赔笑,“小妹,你大嫂只是一时冲动,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傅夫人沉着脸道:“滚出去”

    “这小妹,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别”

    “我说出去”傅夫人厉声道。

    旁边郑缨连忙开口,“舅舅,舅母,不如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冯继业也不想直面傅夫人的怒火,当下就答应了下来,“好好,我们先回去。阿缨你好好照顾小妹,别气坏了身体。对了还有宋家那个事儿,小妹你可得好好问问大少,这事儿不能马虎啊。”

    说完也不等傅夫人再赶人,冯继业就拽着妻子飞快地出门去了。

    傅夫人死死地瞪着两人,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

    大厅里一片寂静,郑缨站起身来重新倒了一杯茶端到傅夫人跟前,“娘,您消消气。舅母那人一看就是混不吝的,您跟她置气犯不着。钰城回来如果看到你气坏了自己,可该着急了。”

    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郑缨神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你还挺着这么大的肚子,别站着了,好好坐下吧。”

    郑缨微笑道:“谢谢娘关心,我不碍事的,侍候娘是我的本分。”

    “咱们家啊,也就你懂事了。”傅夫人叹气道。

    见傅夫人缓过来了,郑缨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傅夫人有些担心地问道,“娘,这事儿真的是大哥做的”

    傅夫人垂眸道,“老大跟宋家的宋朗这些人都有交情,若是他出面倒是不无可能。”

    “若真是这样,这事儿只怕不好办。”郑缨担心地道。

    确实是不好办,亲娘跟亲舅舅合谋想要夺儿子的产业,却被儿子给反过来卡住了脖子。

    这事儿传出去只怕都没有人信,关键是这件事傅夫人还不能闹大了。

    如果闹到督军跟前,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傅夫人垂眸思索着,半晌才道:“回头我找人向宋家打听打听情况再说。对了,你舅舅到雍城了吗”

    郑缨点头道:“前两天就到了,舅舅在警局里受了些苦,我娘这两天正给他调养呢。”

    傅夫人道:“冯家的人你也看到了,当不得大用。如今我手底下也没什么人,回头让你舅舅先在这边帮忙看着几天吧。”

    郑缨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好,娘。我回去就跟舅舅商量。”

    傅夫人有些头痛,“这次的事情委屈你舅舅了,你让他放心,以后钰儿不会亏待他的。”

    郑缨笑道,“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看了看傅夫人,郑缨还是忍不住问道,“娘,舅舅您既然知道舅舅家是这样的,怎么还将厂子交给他们打理呢”

    傅夫人道:“毕竟是钰儿的舅舅,如今老家他们是回不去了,不留在雍城他们还能去哪儿我原本想着钰儿也没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遭了这一回罪总该长进一些了,以后也能给钰儿帮帮忙。没想到还是这么不成器”

    郑缨点了点头,低垂的眼眸微闪。

    她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但是傅夫人这样说她自然也就这样听了,仿佛当真完全信任傅夫人所说的话一般安慰道:“是他们辜负了娘的信任,娘还要放宽心才好,千万别气坏了身体。”

    傅夫人看看她的腹部,笑道,“我有什么好不宽心的,我还要等着抱孙儿呢。”

    “夫人,宫医生来了。”门外管事通报。

    傅夫人微微挑眉,“请宫医生进来吧。”

    片刻后宫医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郑缨才对傅夫人点头道:“夫人,下午好。”

    傅夫人抿了口茶,轻声道:“宫医生辛苦了,请坐吧。”

    宫医生谢过了走到郑缨对面坐了下来。

    等到佣人端了茶上来又退下,傅夫人才开口,“辛苦宫医生这么远从北方过来,不知凤城的伤怎么样了”

    宫医生眉头微锁,显得有几分沉重,“不瞒夫人,大少的右腿还好,左腿的子弹没能取出来,跟几个月前老师看的结果差不多,虽然没有恶化,但是也不太可能好转。”

    傅夫人皱眉,就像是每一个为儿子担忧不已的母亲一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宫医生摇头,“那颗子弹的位置太危险了,如果强行取出有可能伤到傅少的腿骨甚至是神经,到时候后果可能更加严重。”

    “多严重”

    宫医生道:“整个小腿完全坏死,截肢,甚至死亡。”

    如今外科手术的风险并不小,不仅仅是医生的技术问题,很多病人都是因为手术后感染或者并发症而死的。

    傅大少当初那样的伤,能恢复到现在的模样已经是相当惊喜了。

    傅夫人沉默不语,宫医生以为她在担忧难过,出声安慰道:“夫人,当初我老师没有强行取出子弹,就是觉得这世上能人不少,或许国内国外还有医术更加精湛能够完全治好大少的人呢。所以夫人也不必过于失望,如今首要的还是让大少日常做好保养,莫要在找到医生之前自己就先毁了。”

    傅夫人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宫医生觉得,凤城的伤还能撑多久”

    宫医生沉默了一下,道:“三年,如果三年内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就算以后再有办法傅少的腿只怕也无法恢复了。”

    傅夫人拿起帕子摸了摸眼角,点头道:“我知道了,辛苦宫医生了。以后也还要劳烦宫医生,我让人为你准备好了院子,不如你先去休息。如果有什么缺少的,尽管跟下人说就是了。”

    宫医生点头起身,“那我就先告退了。”

    “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