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襄王无梦(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这是冷飒第一次看到傅凤城的腿伤,主要的伤都在小腿上。据徐少鸣说当时傅凤城双腿一共挨了四枪,其中一枪打在了大腿上但并没有伤到骨头很快就好了,这大概也是外传傅凤城不行了的原因之一。毕竟距离……某个地方挺近的不是?

    另外三枪却都打在了小腿上,其中一枪距离膝盖只有不到两寸的距离。

    那些劫匪的枪法显然很不错,竟然真的伤到了傅凤城的两条腿。

    冷飒并不是惧怕伤痕的人,毕竟她本人也没有少见过。更不用说那些年腥风血雨中,即便她身为远离战场的狙击手受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傅凤城的外伤其实早就已经好了,伤口处也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伤痕。

    以现在的医疗手段想要诊断出傅凤城腿伤的具体情况其实并不太容易,至少宫医生这样年纪的医生只怕是做不了太多的。

    宫医生显然也并不是怀着完全治愈傅凤城的雄心壮志而来的,毕竟这是连她的老师都判了死刑的病例。

    她只是来确定傅凤城现在的情况,确保不会恶化,给出一些疗养的建议也就足够了。

    宫医生很认真地询问了傅凤城最近的情况,傅凤城也没有隐瞒语气平静地回答了她的询问。

    徐少鸣站在一边也时不时补充两句,宫医生都一一记录在了笔记本上。

    “老师说的没错,傅少右腿的伤比左腿要轻得多,如果坚持治疗保持训练应该是可以恢复的。”宫医生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看着傅凤城道,“只是左腿的伤…有一颗子弹卡在了腿骨上,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恐怕很难有人能在保住傅少腿的情况下将子弹安全的取出来。”

    傅凤城对这样的说法并不意外,事实上同样的说辞他这半年已经听了不下十次了。

    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有劳宫医生了。”

    宫医生摇摇头,看向站在一边发呆地冷飒笑道,“大少夫人没怎么见过这样的伤,是不是吓到了?”

    冷飒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还好。”这点小阵仗还真吓不到她。

    宫医生道:“大少这伤时不时还是会有痛感,特别是刮风下雨变天的时候更是会疼得厉害,到时候保养也会比较麻烦,恐怕还要辛苦大少夫人了。”

    “宫医生言重了,照顾他是我分内的事。”这话冷飒说得有点心虚,虽然傅凤城一直坐着轮椅但是他表现得太平静太淡然,以至于冷飒都觉得除了双腿不能走路不太方便以外,傅凤城没有任何痛苦。

    但事实上,作为对外伤有相当的理论知识以及实践经验的人,冷飒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必然会产生的后遗症呢?

    只是先前她没想过要关心而已。

    宫医生点点头,“我就住在府中,有什么问题少夫人和傅少随时叫我,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冷飒笑容甜美,“好的,徐副官,送宫医生出去。”

    徐少鸣上前,“宫医生,请。”

    宫医生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傅凤城,傅凤城正低着头思索着什么仿佛完全没有听见她们的对话一般。

    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宫医生才对徐少鸣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冷飒拖着一把椅子放到傅凤城跟前,被她拖椅子的声音惊动傅凤城才抬头看向她。

    冷飒在傅凤城跟前坐了下来,伸手去拉他的裤腿。

    “做什么?”傅凤城伸手握住了冷飒的手腕,沉声道。

    冷飒挑眉,“不能看?”

    傅凤城拉开了她的手,自己俯身将卷起来的裤腿放了下来,淡淡道,“没什么好看的。”

    “看一眼能少你一块肉啊?”冷飒没好气地道,拍开了傅凤城的手低头继续将裤腿往上拉,一边问道,“真的会疼啊?”

    傅凤城见她如此也不再阻拦只是沉默了片刻,才微微点了下头。

    冷飒伸手在他的右腿上捏了几下,虽然受伤已经半年多但傅凤城的腿却并不像是很多受伤的人因为缺乏锻炼而导致消瘦松弛。

    如果不知道情况几乎看不出来这条腿曾经受过重伤已经不能行走了,显然这段时间傅凤城并没有自暴自弃地放弃自己。

    “有多疼?”

    傅凤城道,“一般,不算很疼。”

    冷飒手指慢慢划过伤痕的地方,突然手下一用力,手指下的肌肉明显一紧,傅凤城放在扶手边的手也在瞬间握紧了。

    傅凤城闷哼了一声,但是立刻就忍住了。

    冷飒偏着头思索了一下,“她说得没错,你的右腿问题应该不大。”

    “我倒是不知道夫人还懂医术。”傅凤城道。

    “医术?”冷飒偏着头继续打量另一条腿,这边伤痕明显就比另一边狰狞很多了。

    显然当时是有人试图帮他将子弹取出来的,但是很可惜并没有成功,反倒是让傅凤城多遭了不少罪。

    “我不懂医术,不过我会…你懂得?”玩枪的人,对伤口自然也是要懂一些的。

    冷飒伸手在他伤口附近摩挲着,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如果是伤在一般部位,冷飒有自信她做手术能比正经外科医生还快一点,不是要害部位的话单手都能把子弹挑出来。

    但是傅凤城这个情况,子弹卡进了骨头里显然位置还不是很好,强行取出来可能会真的让傅凤城的腿完全废掉,甚至迫不得已需要截肢。

    那位张国手恐怕也是因为这个才最后放弃了。

    “啪!”傅凤城再一次伸手拍开了冷飒的手,俊美的面容上满是冷肃声音低沉,“你摸够了没有?”

    冷飒眨了眨眼睛,“还有感觉?”

    “我还没死。”傅凤城道。

    “……”总觉得这话怪怪的,不过好像也没错。

    虽然走不了路但是傅凤城的腿部神经也没有完全坏死,有感觉是应该的。

    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手,冷飒有些不爽地道,“我就看看,那么小气干嘛?我还不稀罕呢。”

    傅凤城微微吸了口气,平静地问道,“夫人看出什么来了?”

    冷飒叹了口气,“我又没有透视眼,不过…打你的人手法很不错啊。以你的身手,应该不至于被人近距离毫无反抗的扫射。如果是远距离的话…就更了不得了。”

    傅凤城腿上的伤痕明显是手枪子弹造成的,实际现实中大部分普通人的枪法并不能如影视作品中那样例无虚发。

    即便打靶的时候你能枪枪十环,实际运用的时候命中率也不会高到哪儿去。不仅仅是移动靶和固定靶的区别,敌人是移动的,你自己也是移动的,而且毫无规律可言。

    这个时代的手枪杀伤力,命中率以及射程都很有限。

    傅凤城这样的人,就算是冷飒自己正面对决的时候也很难搞定。

    当然,冷飒觉得自己是不会选择用手枪对付傅凤城的,一个不小心容易翻船。

    远程狙击他难道不爽吗?

    傅凤城眼神深邃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冷飒也不在意,“行吧,既然你不想说这个,那么我们来聊点别的?”

    “夫人想聊什么?”

    冷飒将椅子换了个方向,坐下来把下巴枕着椅背上笑眯眯地望着傅凤城,“这个宫医生,跟你什么关系?”

    “没关系。”傅凤城淡定地道。

    冷飒微笑,“别这样嘛,傅少你实话实说我不会生气哒。”

    傅凤城被那个软萌萌的“哒”雷得嘴角抽了抽,沉吟了半晌方才语重心长地说,“夫人,装可爱不适合你。”

    “……”冷爷的笑脸瞬间消失,双手交握指节咔咔作响,“说!不然揍你!”

    “……”傅凤城默默望着眼前一脸凶神恶煞的漂亮猫儿,“在京城的时候同校过,她比我早入学一年。不过我不上普通学生的课,跟她不熟。”

    冷飒有些惊讶,“咦,她是军校的学生?”

    傅凤城微微点头,“国立军校下属有医学院,她的老师张子虚就是医学院的院长。”

    冷飒点点头,“原来是学姐学弟的关系啊。”

    “我是去进修的,不是她学弟。”傅凤城提醒道。他入学之前早就拿到了大学学位,是去进修研究生学位的。

    冷飒摆摆手并不在意,“随便啦,多好的校园甜宠设定啊,你们就没有来一段什么?”

    傅凤城盯着她亮晶晶的眼睛,沉声道:“我们不熟。”

    冷飒很是遗憾,“噫,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啊。”

    “你看起来很失望?”傅凤城道。

    冷飒瞬间回过神来,看着傅凤城明显不悦的表情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一说。”

    傅凤城冷笑一声,“夫人如果觉得孤单也没关系,回头我找几个人回来陪你。”

    “陪我?找谁啊。”

    傅凤城道:“夫人不是遗憾我没有多几段桃花缘么?母亲想必乐意帮我多找几个,到时候就会有一群…妹妹,陪着夫人一起热闹了。”妹妹两个字被傅凤城特意加重了语气。

    冷飒想象了一下几个花红柳绿的美人儿整天围着自己娇滴滴地叫姐姐的模样,再想想美人儿围着傅凤城献殷勤的模样……

    立刻嫌弃地摇头,心中十分不爽。

    回过神来一双美目危险地盯着傅凤城,“你想纳小妾?我才刚进门你就想纳小妾?都说男人靠得住,猪都能上树,你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臭男人!呜呜…可怜我一腔柔情,终究还是错付了啊。”

    说着,冷飒捂着脸嘤嘤着奔出了房间。

    “……”身后,傅凤城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奔出门的背影半晌无语。

    “咳咳。”徐少鸣站在门口轻咳了一声,再看看傅凤城冷峻僵硬的面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终于还是忍不住闷笑了两声。

    他们家少夫人实在是太…太有趣了!

    傅凤城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徐少鸣,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大少,您吩咐。”徐少鸣连忙强忍住笑恭敬地道。

    傅凤城抬手揉了揉额边的太阳穴,有些疲惫地低头道:“回头找个大夫给少夫人看看……精神科的。”

    徐少鸣脸都忍得扭曲了,“大…大少,我不敢。”

    给少夫人找精神科的大夫,他还不被少夫人给打死啊。

    见傅凤城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徐少鸣连忙道:“大少,其实…少夫人这个吧…大概可能就是吃醋了。”

    “吃醋?”傅凤城挑眉,“你看她的样子像是会吃醋吗?”

    徐少鸣连忙道:“这个女人么…肯定多少都会拈酸吃醋的。就算少夫人年纪还小,心里还没那个意思,但是这个…大概就像是本能一样的东西。虽然她表面上调侃您跟宫医生是吧,但你要是真的找个女人回来威胁到她的地位,她肯定会不高兴啊。这表示,她潜意识里还是很重视您的。”

    虽然少夫人这个年纪都还没有情窦初开也是有些奇怪了,少夫人这早就该是慕少艾的年纪了吧?

    傅凤城淡淡地扫了滔滔不绝发表意见的徐少鸣一眼,“你结婚了?”

    “没有?”徐少鸣笑容慢慢消失。

    “有心上人了?”

    “没有。”徐少鸣沮丧地低下了头。

    “有人追求你?”

    “没…有。”徐少鸣面无表情。

    “去办事,别让人坏了我的事。”傅凤城道。

    “是。”活该少夫人压根不把你放在心上!

    门外,风一般冲出去的冷飒放下了捂着脸上的手,美丽的脸蛋干干净净哪里有半分难过和泪痕?

    离开房间一段距离之后,冷飒才停了下来伸手揉了揉自己有点僵硬的脸颊,然后郁闷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她是有什么毛病竟然跟傅凤城讨论起傅凤城的桃花缘还有纳妾的问题了?傅凤城那货竟然还敢说要找几个女人回来陪她?!陪她?!是陪他自己吧!

    那个狗男人跟哪个女人有什么没什么管她屁事啊,多管闲事!

    不过…傅凤城要是真的敢弄一堆女人回来……

    冷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眯着眼眸在心中哼哼了两声。

    敢跟冷爷抢地盘的人都得死,到时候一定要让这狗男人见识一下冷爷的怒火有多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