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医生(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既然冷家的事情不需要我帮忙,那么来说说别的事情吧。”傅凤城道。冷飒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你今天话很多。”

    傅凤城道:“我也不想话这么多,”

    “嗯?”冷飒坐在慢悠悠晃动的秋千里,“出什么事了?”

    傅凤城道:“今天冯家人找上门来了。”

    “哦。”她去学校了,她没有看到,没看到的事情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过。

    傅凤城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哦?夫人不会是觉得冯兆武吃了这么大的亏,冯家会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冷飒摊手十分光棍地表示,“但是,这不关我的事啊。我又没有怎么他。”

    不就是脑袋不小心撞了两下地板吗,还没冷明淑那一下子伤得重呢,也好意思怪她?碰瓷儿呢。

    傅凤城点点头,“夫人说的没错。”怎么了冯兆武的人是他。

    冷飒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立刻起身凑到傅凤城身边好奇地问道,“你娘和你舅舅找你麻烦啦?”

    傅凤城抬眼,目光落在她兴致勃勃的笑脸上,“夫人觉得呢?”

    冷飒皱眉,“别那么小气,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人类大部分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的。

    傅凤城轻哼了一声,“我这也算是为了夫人才遇到的麻烦,夫人不仅不同情安慰我,还幸灾乐祸,是不是不太地道?”

    冷飒也觉得自己不地道,“那傅大少觉得我该怎么安慰你?”

    傅凤城对她淡淡一笑,伸手握住冷飒的手腕一拉冷飒身子一倾险些就一头栽进了某人怀里。

    不过冷爷上半身虽然不稳,但下盘去稳如磐石,所以最后也只是倒在了傅凤城肩头上并没有造成更多的后果。

    “……”好像有点尴尬。

    冷飒挑眉,挑衅一般地冲傅凤城笑了笑。

    傅凤城却并没有冷飒所认为的尴尬,反倒是十分淡定地伸手扣住了她的纤细的腰肢将人往自己怀里带去。

    冷飒不爽,“你又想打架?”

    她不是打不过傅凤城,但是欺负一个双腿不能动的人总是没什么意思。

    “别动。”傅凤城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地响起。

    冷飒只觉耳朵一麻,原本想要抬腿踢人的动作也停住了。

    不远处的院门口,徐少鸣正带着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冷飒低头看了一眼傅凤城,傅凤城也正抬眼眼神平静无波地与她对视。

    冷飒放弃挣扎之后,无可避免地被傅凤城带着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于是带着人进来的徐少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相当暧昧的情形。

    小院的秋千架下,傅大少坐在轮椅里,而大少夫人却坐在大少的腿上。两人正在深情对视根本没有功夫理会他们这些从外面进来的人。

    这两位还都是难得一见的顶级容貌,一眼看过去当真是美得如诗如画啊。

    “……”

    徐少鸣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大少,宫医生来了。”

    “深情对视”的两人仿佛这才发现有人来了,双双移开了各自的目光。

    冷飒靠在傅凤城的肩头好奇地打量跟着徐少鸣一起进来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上去应该有二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身干练的服饰,外面还套着一件白大褂,倒是有点像刚从医院出来的女医生了。

    这女人的相貌算不上绝美,跟冷飒这样整个雍城都数一数二的绝色比起来自然是要逊色得多。不过也算得上秀丽,眉宇间那种属于职业女性的干练和自信,更不会是那些内宅娇养长大的姑娘或者还在象牙塔中的女大学生能有的。

    “大少,又见面了。”女医生仿佛没有看到两人这让外人尴尬的模样,十分淡定从容地向傅凤城打招呼。

    傅凤城微微点头,平静地应道,“宫医生。”

    咦?认识啊?

    冷飒挑眉看着傅凤城,傅凤城仿佛是安抚一般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心。

    冷飒无语,强忍着想要拍掉某人那只手的冲动站起身来,走回了秋千边上坐下。

    “这位就是大少夫人?”那位女医生继续含笑跟冷飒打招呼。

    冷飒抬眼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看上去倒是十分的温婉娴静。

    傅凤城推着轮椅朝着冷飒的方向靠近了一下,“夫人这是怎么了?”

    冷飒心中忍不住为这温柔到肉麻的语调抽搐了一下,傅凤城却已经先一步替她回答了。

    傅凤城看向站在一边的宫医生,“抱歉宫医生,夫人心情不太好。”

    “少夫人是…有什么事吗?”宫医生问道。

    傅凤城道:“没什么事,年轻小姑娘脾气总是来得比较快的,跟我闹脾气呢。”

    “……”大少,你的人设崩掉了你知道吗?

    徐少鸣忍住了想要伸手搓搓自己鸡皮疙瘩的冲动。还闹脾气呢,大少夫人要是真的闹脾气一般人只怕是承受不来。

    大少和少夫人平时怎么相处的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么?大少这么给自己加戏就不觉得尴尬吗?要是大少夫人突然拆台怎么办呢?

    显然,傅大少认为无论场景怎么尴尬,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宫医生显然是感受到了这份尴尬,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有些勉强起来了。

    “大少和少夫人的感情真好。”

    冷飒双手扶着秋千两边的吊绳,静静地打量着傅凤城。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演戏。

    但是过一会儿你最好老实交代你跟这个女医生是什么关系,不然打爆你的狗头!

    傅凤城看着冷飒的表情,突然低低地笑了出来。

    他这样的态度,就让那位宫医生更加觉得无所适从了。

    就好像这院子里只有傅大少夫妻俩,傅大少正在哄耍脾气的新婚妻子,他们这些外人都是不识趣妨碍人家夫妻相处的障碍物一般。

    宫医生忍不住再次将目光落到了冷飒身上。

    这是宫医生第一次见冷飒,却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这张脸。

    但是不得不说照片跟真人相比还是略有些失真的。

    这位名动雍城的傅家大少夫人即便是不施粉黛不着华裳美饰,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已经是一副美丽的画了。

    宫医生也见过另一位同样号称是雍城数一数二的美人的四少夫人,但或许是怀孕的关系也或许是刚刚结婚的不适应,四少夫人跟眼前的大少夫人相比要憔悴得多。

    轻咳了一声,宫医生拉回了自己的思绪转向傅凤城恭敬地道,“大少,我想先看看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傅凤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朝着冷飒伸出了手。

    冷飒不解,微微偏头看着他。

    傅凤城道,“夫人陪我一起去。”

    宫医生想说什么,傅凤城却已经先一步开口道:“有夫人在我才能安心。”

    “……”你傅大少什么时候还缺乏安全感了呢?

    冷飒倒也没有拒绝,点点头站起身来将自己的手递给了傅凤城。

    傅凤城拉着她的手看了徐少鸣一眼,徐少鸣会意连忙上前来推龙椅,一边还不忘招呼宫医生,“宫医生,这边请。”

    一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傅凤城一边淡然道:“宫医生是国内著名的骨科圣手张子虚的学生,我的伤最开始就是张子虚主治的。”

    冷飒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那…那位张圣手呢?”

    傅凤城微微扯了一下嘴角,“他的家和工作都在北方,而且…我的伤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宫医生只是来例行检查,这种小事情自然用不着张圣手亲自跑一趟。”

    落后他们一步的宫医生自然也听到这句话,立刻开口道:“大少,虽然老师说很难完全治愈,却也不是一丝希望都没有还请你不要放弃。另外…我不只是来做例行检查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大少的私人医生了。”

    冷飒挑眉低头去看傅凤城:这就是你说的麻烦?

    傅凤城对她微微勾唇: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