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拿得起放得下?(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你说什么?脱离冷家?!”回到院子里,听了冷飒的话不仅是冷二老爷就连二夫人也忍不住失声惊呼。冷飒平静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爹身上,冷二老爷的手有些颤抖,摩挲着自己的衣角好半天才犹豫着道:“玥儿,这是不是有些太、太过了?”

    冷二老爷虽然对自己的老父亲也有些不满,但是他确实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冷家脱离关系。

    是完全脱离关系而不是分家,以后他就不再是冷老太爷的儿子了。

    二夫人也满是忐忑,她没有丈夫对父亲和冷家那么深厚的感情,但是她却依然感到十分不安。

    脱离关系无论说得多么好听,本质上其实也还是被逐出了家族。

    对于他们这样早就习惯了大家族生存状态和家族伦理的人来说,这就像是被孤零零地丢尽了野兽环视的深山老林一样可怕。

    冷二老爷有些着急,“是不是你祖父说什么了?我…我去求他……”

    冷飒微微皱眉,叹了口气,“爹,这是我帮冷明淑的条件。”

    冷二老爷一愣,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冷二夫人拉着冷飒的手,“玥儿,你怎么会这么想?如果咱们离开了冷家,将来…你在傅家只怕就更要被人看不起了啊。”

    如今至少还有个冷家三小姐的身份,如果他们跟冷家断绝关系,傅家大少夫人就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人的女儿了。

    冷飒轻笑了一声,“娘,如今想要在这世道活得好,靠身份没什么用了。至少我…在傅家不靠冷家这个身份活。我也不是非要逼你们做这个决定,我和老太爷的约定只是给你们多一个选择。我只希望…你们为小峰想想,留在冷家对他没有好处。”

    冷二老爷有些不安,“玥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好端端的,女儿肯定不会提出跟冷家断绝关系这种提议。至少如今他们跟冷老太爷的关系也还没有差得非要恩断义绝不可。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无论如何都是对女儿的名声伤害更大。

    冷飒轻叹了口气,“我答应了老太爷不能告诉你具体是什么事,但是爹…老太爷想要做的事情以后冷家绝不会安稳的。你好好考虑吧。”

    冷飒也知道突然要求冷二老爷跟冷家断绝关系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是生他养他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和人。

    冷二老爷这辈子过得是有点憋屈,但这么过日子的人也不少。在冷二老爷看来,除了冷飒的婚事冷家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

    如果真是冷飒说断绝关系他就毫无异议地接受了,那才是怪事。

    二夫人关心地看着冷飒,“玥儿,你答应老太爷管明淑的婚事,不会有什么麻烦吧?傅家那边……”

    冷飒淡淡一笑,“娘,你不用担心。我不走傅夫人那条路子,这件事不难处理。”

    二夫人这才点了点头轻叹了口气,“这好好的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你也小心一些,要是办不好也别勉强,有什么事情还是多跟傅大少商量商量。”

    冷飒笑道,“娘,你放心吧,我知道了。”她娘倒是对傅大少很有信心的样子啊。

    冷飒吃了晚饭才回了傅家,跟袁映一块刚进门兰静就迎了上来,“少夫人,您怎么才回来啊。”

    冷飒有些不解,“回了一趟冷家,怎么了?有事?”

    兰静轻叹了口气,小声道:“大少在等您回来吃饭呢。”

    “等我吃饭?”冷飒有些意外,傅大少这是又想搞什么?

    他们相处了大半个月,除了偶尔吃个早饭或者假期能凑到一起,大多数时候还是各吃各的,毕竟大家都很忙。

    兰静茫然地摇了摇头,她当然不会知道大少要搞什么。

    “或许只是今天刚好有时间?只是没想到少夫人竟然回冷家了。”兰静道。

    冷飒也有些无奈,“碰巧有点急事。”所以说没有无线通讯是真的很不方便啊。

    冷飒走进大厅就看到傅凤城独自一人坐在桌边已经在吃饭了。

    傅凤城吃饭的速度不快不慢,不是军人那种疾风迅雨的吃法,也不是读书人那种慢条斯理的作态。而是看起就很有效率很干练却又带着几分优雅的模样,很是赏心悦目。

    不过……说好的等她吃饭呢?兰静这丫头该不会只是人家盯着饭菜多看了两眼拿筷子慢了两拍就以为人家在等她吧?

    “回来了?”看到冷飒进来,傅凤城放下了碗筷看着她道。

    冷飒点点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这么晚了才吃饭?”

    “有点事,回来晚了。”说完傅凤城又低下头拿起筷子继续用餐,冷飒看着他端坐在桌边认真吃饭的模样竟无端看出了几分寂寥。

    走到桌边坐定,冷飒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他吃饭。

    傅凤城也十分淡定,“夫人吃过了吗?”

    冷飒点点头,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基于什么心理开口,“在冷家吃了一点,今天的菜色看起来不错看得我都又有点饿了。”

    “既然喜欢就再吃点。”傅凤城扭头吩咐门口的兰静,“再拿一副碗筷过来。”

    “是,大少。”兰静应了一声连忙转身去拿餐具了。

    冷飒在冷家吃饱了,这会儿倒也没有真的饿了。

    盛了一碗汤慢悠悠地喝着,时不时夹上一点觉得不错的小菜吃。

    傅凤城依然不紧不慢地吃着自己的晚餐,两人偶尔交谈两句倒是难得的和平静谧。

    吃完了晚饭,两人就在院子里休息。

    傅凤城坐在树下,冷飒在院子里不紧不慢地踱步消食。

    “夫人今天回冷家,是出什么事了?”傅凤城问道。

    冷飒扭头看向他,微微皱眉思索着该怎么跟傅凤城说。

    傅凤城也不着急,靠着轮椅打量着眼前的冷飒等着她开口。

    好一会儿冷飒才叹了口气,“冷衍从京城回来了,说是萧家要退了跟冷明淑的婚事,祖父想让傅家帮帮忙。”

    “萧家…是萧浩然。”傅凤城微微眯眼,想起了那被自己打断了腿的倒霉郡王世子。

    冷飒道:“不然还能有谁?”

    “夫人答应了。”这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冷飒点头,走到秋千前坐了下来,“是啊。”

    “夫人不像是这么乐于助人的人。”傅凤城干脆直接地点评道。

    冷飒有些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大少这是什么意思?说我冷酷无情?”

    傅凤城平静地道:“夫人误会了。”

    “……”然后呢?误会了什么?都不解释一下的吗?这货到底会不会聊天?

    瞪着傅凤城看了半晌,冷飒才叹了口气懒得跟他计较。

    将头靠着秋千一边的绳子,冷飒道:“冷衍说,萧浩然最近跟京城财政部首席长官的千金打得火热,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傅凤城对京城的了解显然是远胜于她,“余成宜的次女,今年二十一岁,京城国立大学的学生。余家跟张家一向不太对付,而且…余成宜有意竞选下一届的首相。”

    冷飒挑眉,“张静之要娶朝阳公主,而萧浩然却想要娶余家的女儿?皇室这是想要两头下注,还是…自己内部分裂了?”

    傅凤城问道:“夫人怎么看?”

    冷飒叹气,“我怎么知道?我对京城的事情完全不了解啊。如果是想要两头下注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萧郡王显然还想带上傅家,这就不太像只是想要安安分分做个郡王的人了。”

    看着傅凤城平静淡漠的神色,冷飒好奇地道:“你看起来好像并不觉得惊讶?”

    傅凤城道:“当年皇室虽然被迫让出了权柄,但是你觉得所有姓萧的人都会心甘情愿么?”

    冷飒点点头,“也对。”

    那可是掌控天下的权力啊,如果不是难以割舍,如今的安夏又怎么会是这样的局面呢。不过这样说的话……

    “我倒是有些佩服当年那位选择放权的皇帝。”

    傅凤城想了想,道:“安亲王确实是个很有决断的人。”

    冷飒听他这口气有些诧异,“你好像对这位安亲王观感不错?当年安夏皇室的皇权不是在他手里彻底瓦解的么?”

    在傅凤城这样的人眼中,安夏的上一任皇帝如今的安亲王应该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傅凤城道:“天下大势如此,安夏皇室几代纷争内耗,到了他那时候早已经无力回天了。如果他坚持不肯放权,如今安夏只怕已经没有皇室的存在了。当时安亲王以一己之力,扛下了几乎所有的责任,不仅安定了局势,还保下了整个皇室。”

    按照历史长河的发展规律,推翻了上一任皇朝之后就该进入下一次逐鹿天下的争斗中了。

    而因为这些年的兵器发展,这一次的诸雄争霸只会比过往数千年的任何一次都更加惨烈。

    二十多年前安夏对外的局势也还没有现在这么好,如果那时候国内打起来,会是个什么结局实在是很难预料。

    从这一点来说,傅凤城是有些佩服这位安亲王的。

    都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但如果是天下江山呢,有几个人能放得下?

    “你见过安亲王吗?”冷飒有些好奇地问道。

    傅凤城点了点头,“见过一次,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冷飒点点头,饶有兴致地想着,皇帝,某种意义上说还能算是亡国之君…至少也是个被废黜的皇帝吧?活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

    “夫人对他很好奇?”傅凤城问道。

    冷飒摇摇头,“也不是,我们家老头子不是当过他的老师么?所以才有点兴趣。”

    老头子想要助萧家复辟,但是…他效忠的到底是如今的安夏皇帝,萧郡王,还是曾经的安夏皇帝呢?

    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萧家的婚事,夫人有什么打算?”傅凤城将话题拉了回去,“需要傅家出面吗?”

    冷飒笑道:“肯定是要借用一下傅家的名头的,不过…傅夫人或者督军的话还是算了,没那么麻烦。”

    傅凤城若有所思,“这样的话,冷老太爷应该不会满意吧?”萧家很明显就是想要看看冷家有没有能力让傅家表态站队。

    冷飒道:“我会让他满意的,有的事情没必要做得太大张旗鼓,太不体面了。”

    傅凤城点点头,“也好,那我就静候夫人的佳音了。”

    冷飒朝他翻了个白眼,当她听不出来这货是在调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