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利益与爱情(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碰!”花厅里傅夫人脸色铁青地看着狼狈不已的冯兆武,“冷明玥!她好大的胆子!”

    傅安言坐在一边,撇了下嘴角,“可不是吗?娘,大嫂未免也太过分了。”

    傅夫人沉声吩咐道,“让冷明玥立刻来见我!”

    “是,夫人。”门口的佣人应了声,连忙转身去找人去了。

    傅夫人的目光落到了冯兆武身上,皱了皱眉有些嫌恶地道,“去换一身衣裳。”

    冯兆武先前是想要跟傅夫人告状,连衣服都没有换就一身狼狈的来了。

    进门的时候险些把傅家的佣人给吓着,若不是有傅安言带着只怕人家还不敢放他进来。

    “是,姑姑。”这会儿状告完了,冯兆武自然起身跟着管事去换衣服去了。

    等到他出去,傅夫人才看向坐在一边的女儿,“怎么回事?”

    傅安言也皱着眉头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去晚了一点进去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想起在酒楼的时候冷飒对自己的态度,傅安言心中暗恨,“娘,你对她未免太宽容了,这才进门几天就这么嚣张,过些日子指不定就爬到您头上去了。”

    傅夫人冷声道:“我有什么法子,你大哥对她言听计从,就连你爹也处处向着她!当初真是不该让她进门……”

    傅夫人想起这件事就懊悔不已,当初不该为了图省事不想跟冷家纠缠就将这桩婚事转到傅凤城身上,如今看起来娶了冷明玥反倒是帮了傅凤城。

    傅安言垂眸,“大哥向着她也就罢了,怎么连爹也向着她?”

    傅夫人冷笑了一声,“你爹就喜欢这种不守规矩的女人,说是有个性,不然你以为当初他怎么纳了四姨太进来的?”提起四姨太林悠,傅夫人眼底满是轻蔑和嘲讽。

    傅安言抬眼看了傅夫人一眼,爹娘感情一直不怎么好傅安言是从小就知道的。

    爹对娘也不坏,只是冷淡罢了。

    她记得她还小的时候她娘还不像现在这样端着正室夫人的架子不在意那些女人。只要他爹在家,经常都会亲自做一些小点心或者补品送过去。但是她爹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动,姨太太还是一个一个地往回带,对她娘还是尊重有余亲密不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娘也不再做那些徒劳的事情了,但是傅安言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完全放下了,只是强迫自己不去在意罢了。

    傅安言忍不住轻哼一声,“爹和大哥真是的,这种不知廉耻只会勾引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好的。娘,先前我没在雍城,你怎么就答应四弟娶了郑缨了?还有婚约在身呢就跟别的男人勾搭成奸珠胎暗结真是不知廉耻!四弟说是意外,谁知道是不是她看不上大哥受伤了故意使手段?这还不如冷明玥呢。”

    傅安言平时对郑缨客客气气地叫一声弟妹,但是在傅夫人面前却毫不掩饰对郑缨的不屑。

    傅夫人脸色微变,好一会儿才沉声道,“钰儿非她不可天天跟我闹,我又能如何?更何况…如今也找不到比郑家更合适结亲的人家了。”

    “可是……”

    “好了!”傅夫人沉声道:“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阿缨已经嫁入傅家就是你的弟妹,不要让我听到从你口中传出什么不好听的传言。”

    傅安言没想到傅夫人竟然会向着郑缨,有些不高兴地撇了下嘴,“知道了。”

    “夫人。”去找冷飒传话的人匆匆回来了,身后却空无一人。

    “夫人,大少夫人还没有回来。”

    傅夫人皱眉,“大少爷呢?”

    佣人摇摇头,“大少也还没有回来。”

    傅夫人冷哼了一声,“等他们回来了,立刻让他们来见我!”

    “是,夫人。”

    傅夫人心情阴郁的时候,冷飒却正是心情舒畅神采飞扬的时候。

    冷飒站在一座面积不小的厂房前,心情愉快地原地转了个圈儿。

    傅凤城出手果然大方,占地三百亩的厂房面积只大不小。而且这里环境也不错,背后靠着一座小丘,前方一马平川不远处还有一个湖泊。

    “看来夫人很满意?”傅凤城被徐少鸣推着过来,看到冷飒的神情开口道。

    冷飒点头,“这厂房好像还挺新的,怎么就闲置了?”

    傅凤城淡定地道,“这地方原本是洛州一个富商想要在雍城建的丝绸厂,可惜厂子开起来没多久就经营不善倒闭了,我让人将厂房和土地都买了下来。”

    冷飒有些惊讶,“听说南六省的丝绸大多数都掌握在几个大家族手里,难道是被他们排挤了?”

    傅凤城神情淡漠,“不,开厂子的就是洛州钱家的旁支。”

    “钱家做丝绸生意还能做到破产?这是有多傻?”冷飒有些惊讶,“还是得罪谁了吧?”

    钱家正是南六省最著名的四家丝绸商人之一。

    钱袁陈黄,这四家就能占据整个安夏丝绸生意的百分之八十,安夏对国外的丝绸生意他们更是能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连卫家都很难分一杯羹。

    所以如今名扬国际的安夏丝绸实际上特指南六省洛州的丝绸。

    这四家人靠着世代做丝绸生意,最鼎盛的时候当真可以说得上是富可敌国。

    傅凤城抬眼看了她一眼,“夫人觉得呢?”

    “就算是在雍城…钱家得罪不起的人也不算多吧?”冷飒思索着道。

    徐少鸣开口道,“少夫人,钱袁陈黄四家,钱家为首。不过…黄家的大少爷三年前娶了池将军家的小姐,是我们三姑爷的亲妹妹。”

    “夫人?”冷飒挑眉道。

    徐少鸣笑而不语。

    冷飒也不在意,“行吧,为什么倒闭也跟我没关系。这地方以后就是我的地盘了吧?”

    傅凤城点头,“自然。”

    “周围的土地?”

    傅凤城道,“这边位置比较偏,周围都是不适合种植的下等沙地,目前还闲着。”

    冷飒思索着,“如果我要将周围的地都买下来,需要多少钱?”

    傅凤城道:“这些地种不了粮食,距离城里也不近,价格并不贵,一亩地应该在三十元左右。”

    冷飒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便宜。首先这些地不能种粮食,也没有任何经济作物。唯一的用处也只能用来修房子,但这里远离雍城,住宅区自然修不了,别墅什么的又差点秀美景致。除了建工厂以外干什么都是鸡肋。

    三十元对她们来说或者跟冷飒前世比起来自然跟白捡的差不多,但是对普通的安夏百姓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哪怕是一些厉害的老技术工人一个月能赚到这个钱,但问题是谁闲着没事跑来这里买地?

    徐少鸣有些惊讶,“少夫人想要将附近的地都买下来?”

    冷飒点点头,“不可以吗?”

    徐少鸣连忙摇头,“倒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一块地有将近1200亩,少夫人买下来只怕也没什么用反倒是需要支出大笔现金。”一千二百亩就是将近四万元。

    冷飒满意地道,“买了!”冷爷有钱!

    徐少鸣险些一头栽下去,您以为是买菜么?知道您不缺钱,但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忍不住低头去看傅凤城,傅凤城的表情却依然淡定如故,丝毫没有自己娶了一个败家媳妇的觉悟。

    “去办。”傅凤城淡淡道。

    “……是,大少。”

    冷飒有些诧异地看向傅凤城,“你真的不怕我把你的钱花光了?”

    傅凤城道:“我相信夫人的能力。”

    “……”我自己都没有那么相信自己。

    “之前夫人写得计划很有意思,如果能够办成…夫人必将名动安夏。”傅凤城道。

    冷飒眨了眨眼睛,“我随便写写的。”

    “我当真了。”傅凤城道。

    冷飒甩锅甩得很顺手,“那你自己去干吧。”

    她只是想要造个车啊,飞机啊什么的赚点钱罢了,艰苦创业什么的就算了。

    傅凤城道:“杂事缠身,恐怕要让夫人久等。况且,我觉得在这方面还是夫人更有天赋一些,夫人难道不想看到自己笔下心中的东西成为现实么?”

    “不想。”冷飒有些艰难地道,休想骗她去吃苦受累!

    傅凤城轻叹了口气,“也罢,既然夫人不愿意,我自然不能勉强夫人。”

    “……”你劝人都这么没诚意的吗?说好的礼贤下士,三顾茅庐呢?

    “哼!”冷飒翻了个白眼,扬起下巴朝着厂房走去。

    被抛在身后的人半晌无语,好一会儿徐少鸣才忍不住道,“大少,您真的要让少夫人……”

    少夫人能力出众他是看出来了,但却没什么野心,有时候野心也是一件事情成功的必要条件。

    傅凤城淡淡道;“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能将人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吗?”

    徐少鸣迟疑了一下,“爱情?”

    傅凤城扫了他一眼,慢慢吐出两个字,“利益。”

    “呃…利益的话,随时也可能因为更高的利益而背叛吧?”不是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吗?这就说明靠利益捆绑其实极其不牢固。

    傅凤城低笑了一声,“那就提供永远没有人能够替代,也无法分割的利益,不牢固只是因为还不够多。”

    “……”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大少为什么要考虑这种问题?

    捆绑谁?少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