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吃饭!(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大厅里一片寂静,李经理早就已经被吓得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了。冷飒笑吟吟地望着对面的冯兆武,兰静和袁映也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大厅里只能听见冯兆武粗重的喘气声。

    冷飒的心情非常不错,提起放在旁边的茶壶为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

    好一会儿,冯兆武才突然冷笑了一声道:“表嫂,你觉得我是吓大的么”

    冷飒挑眉,“哦原来你是以为我在吓唬你啊。”

    “难道我会相信,你真的有本事让宋家毁约”冯兆武有些不屑地道,“傅督军是不会插手这些事情的,就凭傅凤城现在那副样子,只怕分量不够吧”宋家会为了一个废掉的傅凤城得罪傅夫人和傅四少吗

    冷飒叹了口气,“怎么能说是毁约呢我的订单优先级在冯家之上,优先给我供货有什么问题更何况宋家又不是不付违约金,说不定表弟现在回去,就已经收到宋家送来的违约金了呢。”

    “你厂子都要倒了,还要那么多钢铁做什么”冯兆武问道。

    冷飒笑道:“我乐意,我拿来再化成铁水灌地里不行吗”

    冯兆武盯着冷飒,冷声道,“看来你是打定了主意要跟姑姑做对了”

    冷飒微微偏头打量着他,“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母亲做对了在商言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各凭本事罢了。总不能说表弟你是母亲的亲侄子我就得让着你吧那我还是母亲的亲儿媳妇呢,母亲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啊。”

    冯兆武冷笑一声,“你少装傻,那些产业是谁的你会不知道”

    冷飒摊手,“有本事你让母亲找督军来主持公道呀。”傅督军确实不会管这些小打小闹的事情,但如果有人闹到他跟前去了可就不一定了。

    冯兆武当然不会去找傅督军,因为之前卫长修家的事情,傅督军如今看冯家人不顺眼得很,哪里会听他们说什么

    “冷明玥,我劝你做人别太得意了。”冯兆武微微眯眼,眼中露出了几分凶光。

    兰静和袁映对视一眼,看向冯兆武的眼神都有些不善起来。

    冷飒笑容明媚,“我心情好,干嘛不得意呢我得儿意地笑,我得儿意地笑”

    “”冯兆武额边的青筋直跳,因为被卫长修打断了腿的事情他的脾气本就不好,这会儿被冷飒这样当场挑衅哪里还能忍得住

    当下忍不住反唇相讥,“表嫂的心可真大,傅凤城已经是个残废了,你以为他能护着你到什么时候”

    冷飒微微眯眼,“你说什么”

    冯兆武笑道,“难道不是傅家麾下的将领永远都不会承认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物是他们未来的统帅,以后傅家会在谁的手里咱们都心知肚明。我劝你,放聪明一些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下。否则”

    “否则怎么样”冷飒垂眸淡淡问道。

    冯兆武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早晚有一天,傅凤城那个废物会被赶出傅家,到时候你这个傅家大少夫人可就什么都不是了。你若是识相,到时候我还可以向姑姑和四少求个情,你觉得怎么样”

    冯兆武对着冷飒露出一个暗示意味十足的笑容,眼睛里却是势在必得光芒。

    他早就听傅钰城说过了,傅凤城是真的废了,压根就不可能跟冷明玥圆房这两人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夫妻。

    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儿,给了傅凤城当真是糟蹋了。

    冯兆武心里有些嫉妒,就因为傅凤城是傅督军的儿子,即便是个废人也能娶到这样一个出身清贵的大美人。

    可惜,有什么用呢

    冷飒站起身来漫步朝着冯兆武走了过去,“表弟的这个问题,我倒是还没仔细想过。”

    袁映和兰静对视了一眼,兰静手脚利落地抄起离自己最近的一盘点心拉着袁映退到了离桌子远一些不会被波及的地方。

    “表嫂现在考虑还不晚。”冯兆武笑道。

    冷飒笑容温婉,“是么”她今天的穿着打扮就仿佛一个老宅子里走出来娴静仕女,这会儿笑容嫣然就更显得温柔可亲了。

    “当然了,表嫂这样的人儿跟着傅凤城实在是可惜了。”冯兆武眼神一暗,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冷飒,连旁边的李经理都给忘记了。

    冷飒走到冯兆武身边站定,轻轻抬起手朝他伸了过去。

    冯兆武的眼神一下子被那只白皙纤细的手腕吸引了,带着一只莹润玉镯的皓腕美丽得犹如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

    “表嫂”

    冷飒唇边泛起了一抹浅笑,下一刻她手腕一翻一把抓住了冯兆武的头发就将他整张脸按进了跟前的菜盘子里。

    冯兆武哪里想到竟然会遭遇这样的变故,立刻挣扎起来不想冷飒的力气一点儿也不小。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抄起桌上的酒壶就往冯兆武的头上倒去。

    冯兆武怒吼一声,双手挣扎着用力想要推开冷飒。

    冷飒并不想要让自己一身才穿了一次的锦绣衣裳沾染上油渍,不等冯兆武碰到她就把他的头提起来再往盘子里一砸就退开了。

    冯兆武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油渍。幸好雍州的菜色口味还算清淡并不重油重辣,不然冯兆武绝不会这么好过。酒水混着油渍和残羹剩菜从头上流了下来,划过冯兆武的额头和眼睛,冯兆武伸手摸了一把满手都是油渍。

    “贱人”冯兆武双眼充血,瞪着冷飒的眼睛里满是仇恨和愤怒。

    冷飒微微眯眼,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就朝着冯兆武砸了过去。

    冯兆武连忙避开,酒壶正好砸到了他身后李经理的额头,李经理捂着额头哀嚎一声蹲了下去。

    冷飒脸上原本温婉的笑容已经尽数消失,美丽的面容上满是寒霜。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冷飒轻声道。

    “你”冯兆武指着冷飒,“我不会放过你的”

    冷飒轻笑一声,抬起双手活动了一下,“原来你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不放过谁啊冯兆武是吧看来卫长修并没有教会你不要随便招惹你惹不起的人。”

    “还是你以为有夫人撑腰,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冷飒悠然道,“就算傅凤城废了,就算冷家不如傅家,但是冯家算个什么东西”

    “你”

    冷飒眼神冷淡,“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陵江里的杂鱼都要比你这种人少得多吧”

    “冷、明、玥”冯兆武咬牙,被卫长修打断了腿可算是冯兆武的一个不能提起的痛处,他最恨人提起这件事,就像是他恨卫长修一样。

    也不顾自己还瘸着一条腿,冯兆武举起手边的手杖就朝着冷飒劈头打了下去。

    冷飒也不在意,伸出手轻轻松松就接住了这一下。

    不仅如此她一只手握着手杖的另一头,转了个弯儿手杖就脱离了冯兆武的手直接压在了他脖子上。

    冯兆武刚刚才从菜盘子里爬起来,一瞬间又被手杖给按了回去。

    “表弟呀,你知道表嫂最讨厌什么吗”

    “”

    “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比我还嚣张。”冷飒对他笑道,“兰静,过来侍候冯大少爷吃东西。我难得请客,表弟只吃这点东西是不想给我面子吗”

    正在吃点心地兰静哦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放下点心走过来,袁映很自觉地过来帮忙。

    冷飒心情好了也不嫌弃冯兆武的头发有酒水和油渍了,一把抓起他的头发笑道,“乖乖吃饭,别惹表嫂生气。”

    说完又提着的脑袋往桌上的菜盘子里一撞,拍拍手走到一边去了。

    “冯大少,对不住了哈。”兰静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地望着冯兆武。

    冯兆武警惕地瞪着两人,不等他反应袁映就已经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了,一只手被反剪倒身后,一边胳膊被压在桌边动弹不得。

    兰静嘿嘿一笑,端起一碗汤一只手捏开冯兆业的嘴就往里面灌,“冯大少,你自己乖乖咽了啊,要是不小心噎死了我可不负责。”

    冯兆武张嘴想要骂人,一口汤就灌进了嘴里,他不想被呛死只能囫囵着吞了下去。

    兰静毫不怜惜弱小,不等他一口咽完,后面的又灌进去了。

    看着这一幕,李经理早就吓得浑身颤抖,也不顾额头上肿了一个包站起来就想要往外跑。

    “李经理,这是要去哪儿啊”冷飒的声音幽幽响起,李经理身形僵硬地回过头,看着正坐在一边单手撑着额头笑看着自己的女子颤声道,“少少夫人,我、我”

    “坐下,吃饭。”冷飒下巴点了点桌子的方向,温声道。

    李经理吞了口口水,“这”

    “我说,吃饭。”冷飒道。

    “是,是”李经理立刻转身奔回了桌边,拿起自己的筷子和碗飞快地往嘴里塞东西。

    只是这一刻,他却再也平常不出这百年老店菜肴的美味了。

    碰碰碰。

    就在冯兆武以为自己要被噎死,李经理觉得自己要被撑死的时候,门口终于传来了敲门声。

    “大嫂,你在里面吗”冷飒微微挑眉,是傅安言

    “进来。”冷飒悠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