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冷爷请客(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还是头一回儿正经请人吃饭,于是便找了个相当正经的地方。雍城最有名的百年老酒楼,专做雍州菜色味道堪称一绝,当然这价格也同样是堪称一绝,基本属于哪怕家里有点小钱都会自动退避三舍的那种。

    另外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酒楼现在的幕后老板也是卫长修。

    卫当家能够成为安夏首富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不仅跟什么人都做生意,他还什么生意都肯做。

    不过冷飒这样堪称诚意十足的选择,在某个李姓经理的眼中就更像是有钱没处花的傻子了。

    李经理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他一起来的是冯家的大公子冯兆武。

    昨天傅家花园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传出去,因此冯家对冷飒的认识也相当有限。听说冷飒请李经理吃饭,冯兆武一点犹豫都没有就来了。

    冯兆武之前被卫长修打断了两条腿,不过他的伤算是比较轻的,只有一条腿彻底废了,另一条腿及时治疗倒是救回来了。

    真正惨的是冯家的二公子冯兆辉,卫长修是真的一点儿也没有留情,直接将他给去势了不说,还打断了两条腿。彻彻底底地断了的那种,膝盖骨直接敲碎了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根本不可能有救。

    至于傅督军的大舅子和大外甥,按卫长修的意思给个教训就是了,算是给傅督军面子。

    冯兆武还年轻,突然遭到这样的打击性格变得有些阴沉。他的伤其实还没好全,但是他不肯在外人面前示弱因此只杵着一根手杖来。

    虽然他极力保持抬头挺胸的姿势,奈何一条腿不便依然只能一瘸一拐,速度慢得李经理不得不也慢下了脚步来配合他。

    “这傅家大少夫人倒是会享受!”冯兆武冷哼了一声,阴恻恻地道。

    李经理笑道,“年轻小媳妇儿初初掌权,难免有些忘形。说起来,大少爷跟冯少也是表兄弟,怎么也不见来往?”

    提起傅凤城冯兆武脸上扭曲的表情更加可怖起来,卫长修打断了他们父子三人的腿,傅凤城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之前还说傅凤城跟卫长修有仇说不上话,但最近他得到的消息,傅凤城和卫长修暗地里分明有勾结!

    “我们冯家小门小户可高攀不上傅家大少爷。”冯兆武道。

    李经理连忙笑道,“冯少这话说的,虽然大少和舅家关系淡漠,但夫人和四少不是还念着冯家么?”

    提起这个冯兆武的脸色稍缓了几分,微微眯眼道:“姑姑和四表弟自然是跟咱们冯家一条心的。”

    其实冯兆武对傅夫人和傅钰城也并不是那么满意,在他心中傅夫人身为傅家当家主母如果真要救他们难道还能救不了?之所以救不了不过就是不上心罢了。

    他也知道傅夫人现在为什么对冯家关照,不过是因为傅钰城身边无人可用,想要拉拢他们为傅钰城做事罢了。

    两相得利各有所求,大家也就顺理成章地做起了关系亲厚的一家人。

    “请问是李经理么?”一个穿着古朴绣花袄裙的少女迎了上来,笑容甜美恭敬,得到李经理的回应之后才道,“傅少夫人订了三楼的水月厅,两位请。”

    李经理一怔,“傅少夫人来了?”

    少女点头,“是,傅少夫人已经来了有一刻钟了。”

    “那倒是我们让人久等了,冯少,咱们上去吧。”

    冯兆武眯着眼睛笑道,“好啊,我也想见见我这位表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不愧是奸商,这酒楼还真不错。”冷飒坐在三楼水月厅靠墙的软榻上喝着茶吃着点心。

    整个水月厅布置典雅古朴,琴声铮铮,幽香萦绕。

    只是坐在厅中就让人倍觉享受,更不用说还有这极品的茶水和点心了。

    “跟着少夫人真幸福!”兰静将一个精美小巧的点心塞进嘴里,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自从离家出走,为了省钱日常用度总是扣扣搜搜,她已经有好多年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点心了。

    冷飒瞥了她一眼,“喜欢的话,回头打包两份带回去吧。”

    兰静欢呼一声,又迟疑了一下,“呃…是不是应该给大少也带一点?”

    如果大少知道少夫人给她们买了点心自己却连点心渣渣都没有,后果不堪设想。

    冷飒不以为然,“那就多带几份回去分给大家吧,我也觉得味道挺不错的。”

    兰静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少夫人,这不是多几份少几份的问题。

    袁映开口道,“少夫人,大少昨天不是刚送了您厂房和机器吗?我们是不是该礼尚往来表示一下……”

    冷飒瞪了他一眼,“他坑了我的股份,没亏!还想要表示?”

    “……”两人对视一眼,默默低头啃起了点心。

    她们跟傅大少都签了三年的合约,她们不希望这三年间还要换一个少夫人侍候啊。

    但是这两位…实在是让人捉急。

    门外传来了说话声,片刻后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位里面请。”

    李经理和冯兆武一前一后走进了水月厅,大厅中央是一张大桌,桌边并没有坐人。

    在大厅的另一侧的软榻上,坐着一个穿着浅蓝衣衫的女子。旁边还坐着两个穿着傅家女佣衣服的女子,看到他们进来两人立刻站起身来。

    “请问贵客,现在上菜吗?”引他们上来的少女问道。

    “上吧。”冷飒悠悠道,“有什么事情都吃了饭再说。”吃不饱哪里有力气找茬儿?

    “好的,请贵客稍等我这就通知厨房。”少女退了出去还贴心地为他们关上了门。

    冷飒慢慢坐正了原本慵懒斜靠的姿势,从软榻上下来站起身来,“这位就是李经理?”

    李经理和冯兆武这才看清楚眼前的女子。

    浅蓝色的刺绣衣衫,头发用一支玉簪挽了个小髻。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耳边也缀着一对简约的珍珠耳坠。

    行动间,宽袖滑落一双洁白的皓腕上带着一对翡翠玉镯。

    至于那张美丽的足以令人心神动摇的容颜自不必多说,妆容浅淡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宛如一朵素净美丽的白莲。

    从神态到妆容衣着都在告诉两人,这是一个温婉柔美的大家闺秀。

    两人都选择性地忘记了眼前的女子也曾经在校庆典礼上一舞惊人,当然就算没忘他们也不会在意。

    长得美的女人总是有些小性子的,堂堂帝师千金被傅家四少抛弃了还要被迫嫁给傅家大少,无论做出点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

    只是一时冲动罢了。

    冷飒将冯兆武晦暗的眼神看在眼底,心中轻笑了一声:看来…卫长修给这位冯家大少爷的教训还不够啊。想必冯家二少更能体会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

    “少夫人。”李经理回过神来连忙上前笑容殷勤,“在下李洋,是荣晟五金厂的经理,能得大少夫人亲自宴请,实在是三生之幸啊。”

    冷飒轻叹了口气,“没办法啊,上次顺伯交接李经理有事没来,李经理贵人事忙我只好亲自设宴相邀了。”

    “这……”李经理一时有些讪讪,“这实在是不巧,前些天有一批货出了问题,我……”

    冷飒嫣然一笑,“我开个玩笑,李经理这么紧张做什么?大家都坐下说话吧。”

    “是,是。”李经理一时有些摸不透这位少夫人的路数,只得讪讪地应是。

    “表嫂。”被晾在一边的冯兆武有些不甘寂寞,开口道。

    冷飒偏过头打量着冯兆武,“这位是……”

    冯兆武的表情扭曲了一下,“我是冯兆武。”

    “冯兆武啊。”冷飒点点头,扭头去看袁映,“谁啊?”

    袁映恭敬地答道,“少夫人,是夫人娘家的大少爷。”

    冯兆武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目光落到冷飒的脸上终于忍下了这口气,强笑道,“表嫂没见过我难怪不认识,姑姑和我爹是同胞兄妹,所以我跟大少算是表兄弟。”

    冷飒点点头,表情十分无辜,“原来是表弟呀,婚礼上怎么没见到舅舅舅母和表弟呢?我跟大少都结婚好些天了,母亲也没有为我引见过我还以为母亲娘家没人了呢,真是失礼了。”

    “表嫂言重了,我们家里前段时间有点事耽搁了,没能赶上表哥的婚礼。”冯兆武咬牙道。

    李经理见气氛有些古怪,连忙道:“少夫人,不如咱们坐下来说话?”

    冷飒点点头,“嗯,表弟腿脚不便坐下说话吧,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对了,李经理和表弟关系看起来不错?”

    冯兆武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看着温婉可人没想到也是个能装模作样的。分明是她让人传话带冯家人一起来的,这会儿还问什么他们的关系?

    冯兆武知道冷飒想必对他们暗地里做的事情心里也有数,这是来找麻烦的。不过他并不担心,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就算她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早已经无力回天了。

    想到此处,冯兆武原本有些阴沉的脸色反倒是缓和了许多,对冷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同时冷飒也正含笑望着他,两人似乎都觉得对方是自己的囊中物瓮中鳖,只是不知道到底谁更技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