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谈判!(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钰城和郑缨出了傅夫人的院子,就有家里的管家等在那里了。

    管家笑吟吟地看向走出来的两人,上前两步恭敬地道,“四少爷,您请吧。”

    傅督军说要抽三十鞭子没人敢说只抽二十九,不仅得抽而且还不能手下留情。

    虽然傅家的家事都是傅夫人在打理的,但管家却是从傅老夫人还在的时候就当了傅家的大管家的,更是清楚傅督军的脾气。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弄虚作假,不死也要褪掉一层皮。

    “钰城。”郑缨脸色苍白地拉着傅钰城,“我跟你一起去。”

    傅钰城摇摇头,安慰道,“你还有孩子呢,别去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可是……”郑缨有些迟疑。

    傅钰城扫了一眼站在跟前的几个人冷笑了一声,“不就是三十鞭子么,打不死我的。”

    总管脸上的笑容不改,依然毕恭毕敬的模样。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自然都是知道的,实话实说傅钰城今天做的事儿抽三十鞭子当真不冤枉。但凡有点体统的人家,也不会允许弟弟公然对长嫂不敬这种事情,更不用说傅四少对嫂子动手也就罢了还……打输了。

    如果打赢了,督军说不定不会这么生气。

    这么说显得傅督军有些是非不分,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傅凤城早几年闹出来的幺蛾子比傅钰城这点阵仗厉害多了。但是不管是对是错,就算是捅破了天傅督军也从来没因为这个惩罚傅大少。

    不是因为傅督军格外偏宠长子,而是傅大少无论惹出什么幺蛾子都能自己完美的收拾善后并且保证绝对不丢傅家的脸。

    打了谁家少爷?

    没事,有本事你去把他揍一顿,傅家保证绝不护短。

    得罪了京城某位大员?

    有能耐你先弄死他再来跟我说话,他要是技不如人傅家保证不记仇。但是你弄不过他搞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就别怪他傅政不客气了。

    用傅督军的话来说,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

    所以说,整个安夏那么多权贵公子,就各位督军家的公子少爷加起来也不下二三十个。最显眼的却还是南凤北龙两位,这两位都是实打实打出来的。

    傅凤城和龙钺年纪相差不多,当年也几乎是同时进入国立军校,这两位直接打遍中央军和京城无敌手,最后只剩下互殴了。

    这才是这两位扬名安夏的真正原因,至少一提起他们的名字所有人都是服气的。

    北方的龙督帅养儿子的态度显然跟傅督军是一个套路,会惹事没关系,别怂,能扛事儿,能自己解决就行。

    再看看傅四少…督军怎么能不生气?

    如果以后傅家要靠傅四少撑场面,想想那惨烈的场景管家也忍不住暗暗摇头。

    “四少请。”

    傅钰城轻哼了一声,挺直了脊背跟着人走了。

    郑缨站在院门口望着这一幕,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

    “小姐,咱们回去吧。”春娟站在她身边小声提醒道,“这是夫人的院门外,一直站在这里不好。”

    郑缨点点头,“走吧。”

    春娟扶着郑缨往回走,一边忍不住道:“督军又罚四少了,这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郑缨道:“督军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

    “大少夫人…也太厉害了一些。”春娟有些心有余悸,“小姐,咱们以后还是离大少夫人远一些吧。”

    万一大少夫人对小姐动手,她们这些人就算是捏在一块儿也不是她的对手啊。

    郑缨苦笑一声,“只怕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

    春娟一愣有些不解,“为什么?”

    “你忘了?”郑缨道,“冯家的事情…虽然我们没插手,但大嫂这个脾气只怕也不会忍,到时候……”

    只要她是傅钰城的妻子,是傅夫人的儿媳妇,又怎么可能跟冷明玥不起冲突?

    “那、那怎么办?”春娟有些急了。

    郑缨笑了笑,“不用怕,我看大嫂也不像是会随便动手的人。”

    春娟的表情有些不信,大少夫人这可不是第一次对四少动手了。

    郑缨道,“我觉得…她喜欢对厉害一点的人动手。我们这样的…她应该看不上眼。”冷明玥如果要对她动手早就可以动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

    冷飒心情愉悦地坐在自己的新书房里。

    书房里的陈设都是按照她的喜好重新布置的,跟傅凤城那边复古式的优雅肃穆不同,冷飒这边相对来说更接近现代风格的。

    只是这种老宅子采光着实是一般,即便窗户全部都用了玻璃也依然比不上复式别墅的采光。

    冷飒这边的书并不多,只有一面书墙零零落落地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资料。整个书房呈浅色调,实木大书桌后面是一张宽大舒适的皮椅。一边的柜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好看摆件,会客区是一组浅色沙发和茶几组合。茶几上摆放着一瓶鲜花,沙发上堆着几个奇形怪状的抱枕。

    书房里还挂着几盏漂亮的吊灯,跟傅凤城那一进去就让人颇感压力的书房比起来,冷飒这边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瞬间神清气爽了。

    冷飒弹了弹手中的文件,抬头向站在书桌前的兰静,“所以,姓李的已经答应了傅家,把我的厂子低价卖给冯家然后自己卷款潜逃?”没错,傅凤城交给她打理现在就是她的了。

    “谁给他的勇气?”冷飒有些奇怪地问道,“还有冯家,他们脑残了吗?”

    兰静叹了口气,“少夫人,姓李的不是把厂子直接卖给冯家,而是将厂子里的生意和人脉都让给了冯家,值钱的机器还有老练的工人也都给准备辞了让他们去冯家的厂子。所以,呃…厂子还是在的。”

    不过姓李的来这么一手,工厂里的一些生意没了结干净,等到债主找上门来他们要是不大笔注入资金就得卖了工厂还债,也跟直接把工厂卖了差不多了。

    “这货勇气不错啊。”冷飒称赞道。

    袁映道:“冯家那边好像为他安排好了退路,他的家人三天前就已经离开了雍城。而且,这人…本来就不怎么老实。”这两年工厂的生意是一直在上涨的,但是每年的盈利却并没有增加,去年年底结算的时候甚至还降低了一些。”

    冷飒道:“去年年底,就是大少刚刚受伤那会儿吧?”

    袁映点头表示没错。

    “见风使舵得挺快的。”冷飒点点头笑道,“去吧,我明儿请李经理吃饭,如果他高兴的话,把冯先生带来也可以。”

    “他如果不想来了呢?”兰静眨眨眼睛问道。

    冷飒微笑,“我难得请不熟的人吃饭,他如果拒绝我我会不高兴的。”

    “明白了。”兰静爽快地应道。

    旁边墙壁上一声轻响,挂着漂亮的墙壁装饰的墙面向一侧移开露出了一个门洞。傅凤城从门后面出来,看了一眼正准备出去的袁映和兰静。

    两人朝傅凤城微微颔首致意,便转身走了出去。

    “心情不好?”傅凤城看看冷飒问道。

    冷飒有些不爽,她说了在这边加一个锁的要求被人无视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高兴的?”冷飒靠在椅子里没好气地道。

    傅凤城淡定地道:“两只眼睛一起看出来的,几个杂碎而已,用得着这么生气?”

    冷飒偏着头思索着,“说得没错,我最近的脾气好像不太好。”难道是之前在冷家压抑过度了,突然自由了就想要放飞自我?但是她从前也没有这么容易生气啊。

    大概是…从前,压根轮不上她生气。

    冷飒的脾气肯定算不上好,但是绝大多数事情都有人在她之前解决掉了。她要做的就是远远地一枪毙命而已,连跟敌人近距离接触的事情都少自然也就谈不上生气了。

    想到此处不由得轻叹了口气,傅凤城看着她,“夫人叹什么气?”

    冷飒悠悠道,“我觉得…我不是个善于动脑子勾心斗角的人。”

    傅凤城点了下头,等着她继续。

    “一般情况下,我觉得能动手就尽量别bb。”冷飒道,“但是…你娘和弟弟让我很恼火啊。”揍傅钰城一顿根本不够。

    傅凤城表示十分理解,“老四你随便揍,不够的话老二老三老五也可以。至于母亲那里,恐怕还需要你手下留情。”

    冷飒有些诧异地看着傅凤城,傅凤城平静地与她对视,“这样…夫人的心情好一些了吗?”

    “……”这可真是亲哥哥。

    “夫人现在可以说说看,冯家怎么招惹你了?”傅凤城问道。

    冷飒撑着额头,有些漫不经心地道:“也没有,就是打算挖空你的那些产业而已。”

    傅凤城勾了一下唇角却看不出什么笑意,“原来夫人是为了我生气,我真是十分感动。”

    冷飒冷笑了一声,“他们想挖你墙角无所谓,但是他们好像忘了,现在那些…在我手里。”她刚刚接手工厂就倒闭了,冷爷的面子往哪儿搁?

    “确实是该好好教训。”傅凤城点头,“有什么需要夫人尽管开口。”

    “用不着。”冷飒道:“有这个空闲,大少不如跟我说说,你答应投资给我的那笔钱,什么时候才能够到位啊。”

    “我以为夫人暂时不缺钱。”傅凤城道。

    冷飒叹气,“这个不一样啊,有傅大少做后盾我才能放心嘛。”这是实话,要是没有个可靠的后盾,就算廖云庭真的造出了飞机,最后到底便宜谁真不好说。

    冷飒再厉害,也不能凭一个人跟那些手握重兵的督帅权贵们硬扛吧。

    所以,拉傅凤城下水是非常必要的。

    一旦抛弃了成为咸鱼的理想,冷飒顿时就脑洞大开,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不敢做的。

    在这之前,拉一个盟友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傅凤城点头,“廖云庭的那些资料我看过了,夫人想要的投资没问题,只要有成果后期追加多少都不是问题。不过……”

    “不过?”冷飒挑眉。

    傅凤城道,“我要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冷飒眨了眨眼睛,慢悠悠地吐出三个字,“做梦呢。”

    傅凤城修长的手指轻叩着轮椅扶手,“夫人一共给廖云庭的资金也不超过三万吧?后期投入绝对不止这个数,廖云庭需要的人才大多数也需要我来提供,百分之六十也是我亏。”

    “那我不要你的资金了。”冷飒脑子转得飞快,“给你百分之十的干股,你帮我找几个能用的人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你做。怎么样?我大方吧?”

    傅凤城低笑了两声,“夫人,帐不是这么算的。你这个研究没有结果就算了,如果真的有了结果……没有傅家你确定百分之九十的股份你拿得住么?其中百分之三十,是要给老头子的。这样算还是你手里的股权最多,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而且…我们是夫妻,我的当然还是你的。”

    冷飒呵呵两声,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傅凤城叹了口气,“你不是想要造车吗?雍城西北有个占地300亩的厂房我转给你,另外附送东南机械制造厂的整套全新设备,只要你有技术马上就可以开工。你别忘了,廖云庭那里什么时候能出结果谁也不知道,这边至少是马上就可以出成品的。”

    冷飒犹豫着,傅凤城道:“东南机械制造厂是安夏最好的厂商之一,他们的订单至少也排到后年去了。你就算现在就下单,没有个两三年也未必能拿到货。”

    冷飒斜睨了他一眼,“傅大少就可以马上拿到货?”

    傅凤城对她淡淡一笑,“那是卫长修的产业,但是有我一半的股份。夫人也可以试试去找卫长修,不过你不久前才把他给卖了,你猜他会不会理你?就算他肯给你开后门,你猜他会不会狠狠敲你一笔?”

    怒!

    “夫人不如再考虑一下?”傅凤城轻声道,“整个安夏境内夫人恐怕找不到比我跟可靠的合作了?不是么?”

    冷飒瞪着他,慢慢伸出手,“百分之四十九。”

    傅凤城摇头,“百分之五十五。”

    冷飒微微眯眼,傅凤城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夫人,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你好,这样好了,如果哪天我们离婚了,我会将其中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还给你。”

    冷飒思索了良久,才终于慢慢点头,“成交!”

    看着傅凤城无奈地表情,冷飒瞬间心情愉悦起来。

    她当然并不是真的舍不得那百分之几的股份,毕竟飞机虽然前景无限但是什么时候能出成果真的不好说,而且后期投资也绝对是相当惊人不是她一个人能负担的起来的。

    更重要的是,傅凤城说得没错,没有傅家撑腰冷飒一个人还真撑不起来这个行业,所以这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给得并不亏。

    但是,不杠一下冷爷心里不舒服啊。

    磨蹭一下就能从傅大少手里拿到三百亩的厂房和全套生产设备,这个金主的潜力无限大!

    看着她笑弯了眉眼犹如一只诡计得逞的小狐狸的模样,傅凤城微微垂眸掩去了幽深的眼眸,唇边也微微扬起了一个极浅的弧度。

    这笔账到底谁亏谁赚,谁又能真的说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