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吃醋?(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推着傅凤城回去的路上冷飒心情很好的哼起了小曲儿。“夫人心情很好?”傅凤城问道。

    冷飒点头十分坦诚地道,“确实是挺好的。”所以说读书治学不适合她嘛,斯文久了浑身上下都觉得不对劲儿。修理一下人,顿时就浑身舒坦了。

    傅凤城点点头,“夫人心情好就好。”

    “这么关心我?”冷飒有些怀疑,傅凤城轻笑了一声,“难道我不该关心夫人吗?”

    冷飒抖了抖,忍住想要伸手去搓手臂的冲动,“不用了,大少你还是去关心别人吧。”被你关心上的人,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傅凤城道:“夫人不如说说,老四到底哪儿惹上你了?真的只是因为他踢坏了你的书?”

    “哦。”冷飒反应很是冷淡,“看他鼻孔朝天的模样就不顺眼,找个理由打他一顿。”

    “嗯?”傅凤城声音微扬,显然是并不相信冷飒这个理由。

    冷飒有些不爽,“你舅舅的手伸得太长了,敢跟冷爷抢钱的人都得死!”

    傅凤城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不过……

    “冯家手伸得太长了,你去找老四的麻烦?”

    冷飒理所当然地道,“那种垃圾就算打了也没快(蟹)感啊,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他们,先打傅钰城一顿出出气。话说回来,有件事儿…我好像一直没空问大少。”

    傅凤城谨慎地道,“夫人请说。”

    冷飒道,“有人跟我说…你舅舅家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好像是想要跟我抢傅家大少夫人的位置?”

    傅凤城淡然道:“如花似玉?不知道。”

    “你表妹你会不知道?”冷飒语气不善。

    傅凤城道,“确实不知道,夫人有疑问可以询问徐少鸣。”

    说话间已经到了院门口,徐少鸣迎了出来恭敬地道,“大少,少夫人。”

    冷飒立刻放开了轮椅交给徐少鸣来推,“我还有事先走了,袁映,跟上。”

    “是,少夫人!”袁映捧着东西快步跟上了冷飒。

    “夫人稍等。”身后傅凤城开口叫住了冷飒,冷飒回头看向他。傅凤城问道:“夫人刚才…是吃醋了吗?”

    冷飒轻笑了一声,走回傅凤城跟前俯身双手撑着他轮椅的扶手。

    “大少记不记得我上次说的话?”冷飒问道。

    傅凤城挑眉,夫人说过很多话,他不记得是哪句了。

    冷飒当然也不介意提醒他,“我的东西谁也不能碰。不然…我也不介意用点手段做物理清除,谁敢往我头上染色,我能把他染成个小绿人,这辈子都不掉色的那种。”

    说完还不忘伸手拍拍傅凤城的肩膀,“所以大少,如果有什么心思我建议你先申请离婚,不然……”对着傅凤城笑了笑,冷飒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被留在原地的傅凤城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笑出声来。

    站在他身后的徐少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神诡异地看着似乎笑得很愉快的傅凤城。

    大少莫不是疯了吧?少夫人这么凶残你竟然还能高兴得起来?

    傅凤城微微偏着头盯着冷飒的背影,轻声低喃道,“真是巧了,我的东西…别人也不能碰,谁都不行。”

    “……”身处在两个疯子中间的人应该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而不是自作多情地替他们担心。

    “去查查,冯家和夫人做了什么惹到少夫人了。”傅凤城淡淡道。

    徐少鸣点头,“夫人一向对大少手里的…需不需要出手帮帮少夫人?”

    夫人早就想染指大少手里的产业了,偏偏要端着傅家当家夫人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肯亲自对大少示好低头。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却被大少随手就给了少夫人,夫人会是个什么心情自然不必多说。

    “不用。”傅凤城淡定地道,“让她自己玩吧,需要帮忙她会开口的。”况且,这种小角色都对付不了也不太符合他对她的一贯认识。

    远去的冷飒不知怎么突然觉得背后一冷,脚下顿了一下险些和跟在背后的袁映撞上。

    “少夫人怎么了?”

    “没什么。”冷飒道,“突然感觉有人在暗地里算计我。”

    “……”谁敢算计少夫人?那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少夫人,冯家的事情不要大少帮忙吗?”

    冷飒不以为然,“小事儿,帮什么忙?去通知…姓李是吧?去通知姓李的,明天我请他吃饭。”

    “是,少夫人。”

    另一边傅夫人院子里,一进门傅钰城就跌进了椅子里,依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看到他这副模样傅夫人脸色顿时一沉,郑缨连忙拉了拉傅钰城,一边劝傅夫人,“娘,您别生气,钰城他只是……”

    郑缨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别说是傅夫人了,傅钰城这副模样郑缨心中也是说不出的失望。

    她们去得晚了并没有看到当时发生的情形,但是从那些下人的闲言碎语中也能分辨出几分。

    傅钰城跟冷飒打了一架,而且…还打输了。

    郑缨眉头紧锁,轻抚着有些隐隐作痛的腹部。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夫人没有去关心傅钰城,而是看向跟着她们一起进来的一个佣人。

    这人是花园里的花匠,也是从头看到尾的围观者中的一员。

    被夫人亲自召见说话,那花匠有些不知所措。

    傅夫人沉声道:“不用顾忌,一五一十说便是。”

    花匠咽了口口水慢慢镇定了下来,将花园里发生的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当时他正好就在修剪花木,所以从傅钰城撞到袁映开始,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等花匠说到冷飒用枪指着傅钰城那一段的时候傅钰城终于回过神来,厉声道,“闭嘴!”

    “继续说!”傅夫人端坐在主位上,冷冷道。

    花匠有些惊恐地看看猛然从椅子里站起身来的傅钰城,又看了看傅夫人有些胆战心惊地继续。

    傅钰城闭了闭眼睛,咬紧了牙关握紧了拳头。

    听着旁观者重新讲述一遍当时的情形,傅钰城觉得自己就像是重新经历了一番先前的羞辱一般。

    还是在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面前。

    “够了!闭嘴!”

    “坐下!”碰地一声,傅夫人一掌拍在了桌面上,盯着傅钰城冷声道。

    花匠终于磕磕巴巴地将事情讲完了,心中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傅夫人语气平淡,“下去领赏吧。”

    花匠连忙谢过,根本不敢看脸色难看的傅钰城转身退出去了。

    大厅里一片寂静,郑缨垂眸坐在傅钰城身边沉默不语。

    傅钰城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扣着椅子扶手,仿佛不这么做他就会忍不住爆发一般。

    傅夫人反倒是最平静的一个,她低头喝了一口茶才慢慢道,“你觉得羞耻?觉得愤怒?”

    傅钰城瞪着傅夫人没有说话,傅夫人冷哼了一声,“我也觉得羞耻,觉得愤怒。冷明玥是个什么东西?你竟然被她压着打!钰儿,这些年娘是不是太放纵你了?”

    傅钰城不是傅凤城的对手傅夫人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在她眼中傅凤城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这世上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会像傅凤城那样古怪,一个才九岁的孩子就敢对着弟弟开枪,这种人…不是怪物是什么?

    但是傅夫人不能接受的是,傅钰城竟然连冷飒都对付不了。

    傅钰城羞愧地低下了头,“娘,对不起。我……”

    傅夫人道:“我不想听你道歉。钰儿,记着今天的耻辱,打回来!我听说,你这几天在军中跟人相处得不太愉快,训练也不上心?”

    傅钰城沉默不语,傅夫人道,“看来确实是我宠坏了你,以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娘。”傅钰城咬牙道,“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将今天的羞辱还回去。”

    傅夫人道,“你盯着冷明玥做什么?你要记住,你的目标是——傅凤城。”

    傅钰城低头,“是,娘。”

    傅夫人抬手揉了揉眉心,放缓了声音轻声道,“好了,今天你也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阿缨,叫大夫过来给钰儿看看。”

    “是,娘。”

    等到傅钰城和郑缨起身出去,傅夫人的脸色越发阴沉起来,“冯三。”

    “夫人。”

    “那个冷明玥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夫人脸色难看地问道。

    冯三的脸上也满是疑惑,“夫人恕罪,我们先前仔细查过大少夫人,确实没有查到任何问题啊。”

    冷家这位三小姐,难道真的藏得那么深?或者幕后还有什么厉害的人物?若是如此,又是怎么瞒过督军和大少的?

    “算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傅夫人冷声道,“传个话给言儿,让她回来一趟,就说我有事要找她。”

    冯三恭敬地点头,“是,夫人。夫人,上次小姐的意思是想让姑爷留在雍城……”

    就是为了这件事,傅安言夫妻俩一直都留在雍城没走,不过傅夫人还是更希望女婿回到池将军身边对这事儿并不太热衷。

    傅夫人皱了下眉头,低头思索了片刻,“钰儿身边确实需要一些人,只是郑家的人也不太合适。”

    冯家家底太薄弱了,根本就拿不出来什么像样的人才辅佐傅钰城。

    但是如果傅钰城身边全都是郑家的人傅夫人也不太放心。这么说来,自己的女婿…反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去跟言儿说,她上次说的事情我答应了。”傅夫人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冯三点头,“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