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不娶之恩(二合一)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确实是挺巧的。”冷飒饶有兴致地笑看着卫长修,“卫当家这是来静姝买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位少夫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卫长修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这个问题,但是不回答显然是不礼貌的,所以

    “少夫人说笑了,在下方才好像看到少夫人进来,这才过来看看的。”

    冷飒眨了眨眼睛,“是吗,我还以为卫当家是想要给家中哪位女眷买东西,正想毛遂自荐给卫当家做个参考呢。”

    卫长修微笑道,“暂时就不必了,如果以后有需要一定劳烦少夫人。”

    冷飒点点头,“那卫当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卫长修道:“也没什么大事,碰巧遇到了想请少夫人喝杯茶,不知道能否赏光”

    “荣幸之至。”冷飒点头道,没有大事就是有小事嘛。

    冷飒对卫长修这个人很有兴趣,不仅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成为安夏首富,也因为他跟傅凤城的关系。

    经过这两次的见面,冷飒很确定这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外人一种两人关系不好的错觉,不过这次过后这错觉应该是维持不住了吧

    卫长修带着冷飒去了冷飒很熟悉的洛华楼,冷飒也不觉得惊讶毕竟她是早就知道这是卫家的产业的。

    不过等到卫长修带着她走进了一个厢房坐下之后,冷飒的脸色就微微有些变了。她发现这个厢房的隔音竟然相当的豆腐渣,外面大厅里不算大的声音竟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卫长修看到她的神情反倒是含笑安慰道,“少夫人放心,外面的人听不见我们说话。”

    说罢伸手往墙壁边上一处暗板推了一下,原本外面清晰可闻的声音仿佛瞬间远去了。

    这厢房的隔音瞬间又恢复了它身为高档茶楼的贵宾厢房应有的水准。

    “卫家这是在监听客人”冷飒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她可能就是被监听的人中的一员。洛华楼的点心很对冷飒的胃口,所以她先前还是挺爱过来喝茶吃点心的。

    卫长修笑道,“少夫人言重了,不过是装修这茶楼的时候工匠开了个玩笑罢了。毕竟谁会在这种地方聊重要的事情呢没什么监听的价值。”

    “”不重要的事情就可以听吗

    冷飒不太愉快地想起来有一段时间卫长修似乎也正好在雍城。

    卫长修把玩着手中的折扇,“不过还是要跟少夫人道个歉,早前少夫人跟朋友在洛华楼喝茶的时候,我跟三皇子恰好也在这里,不小心听了一些趣事,还请见谅。”卫长修毫不客气地把萧轶然给卖了。

    “不过少夫人放心,在下不是喜欢多嘴的人。绝没有任何消息从卫某口中传入旁人之耳。”如果有什么传出去了,自然也不是他说的了。

    冷飒垂眸轻笑,“我不太明白卫当家在说什么,难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卫长修莞尔一笑,“确实没有。”两人相视一笑,有志一同地决定不再聊这个话题。

    “卫当家绕过傅大少单独见我,不知有什么话要说”冷飒放下茶杯,直视着对面的卫长修。

    卫长修扬眉笑道,“少夫人怎么知道我是特意绕开傅凤城来跟你见面的”

    冷飒打量着眼前的儒雅男子,笑容纯澈,“我不知道啊,瞎猜的。”

    卫长修轻叹了口气,“好吧,我确实是有些事情想跟少夫人商量,但是我不想让傅凤城知道我找少夫人是为了什么事。”

    冷飒点头淡定地道:“只要卫当家不说你跟傅凤城才是一对儿我是第三者插足,不管是什么事我都受的了。”

    “咳咳”

    饶是卫长修这样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也险些因为冷飒神奇的脑回路和大胆的言语呛到。

    闷咳了几声,卫长修俊美白皙的脸上也不由染上了几分红,有些无奈地道,“少夫人多虑了,傅大少那样的人物,卫某实在是消受不起。”

    看着卫长修无奈的表情,冷飒心情愉悦地笑了出来。

    让你看冷爷的笑话

    “好吧,不开玩笑了。卫当家有话请直说。”冷飒道。

    卫长修眼眸微垂,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拨弄着他手腕上的沉香念珠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好一会儿才听到卫长修开口,“这次傅大少被赋闲在家的原因,我想少夫人是知道的”

    冷飒混不在意,“就算没有被免职,他也赋闲在家啊。”

    卫长修笑了笑,“我不相信少夫人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差别。”

    冷飒单手托腮,有些慵懒地道,“我是知道这其中的差别,但我不明白卫当家来找我的意图。这种事情,我插不上手也没有插手的打算,而且我这样的小人物应该犯不着让卫当家亲自走一趟才是。”

    卫长修叹了口气,“少夫人真的以为只是区区一个洛州海关次长,就敢随便扣我卫家的货还能那么快就准确地知道那批货是傅凤城的么”

    冷飒有些兴趣,抬眼看向他,“卫家出了叛徒”

    卫长修道:“不只如此。”

    “听起来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冷飒感叹道。

    卫长修笑道,“不仅听起来很麻烦,实际上也很麻烦。”

    冷飒轻轻敲了下桌面,“所以,这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卫长修道:“傅大少半年前被半路袭击凶手至今还没有找到,如今又出了这件事,如果不是有傅督军亲自压下,这会儿傅大少说不定已经身败名裂了。但是少夫人觉得这件事傅督军真的压得住么”

    傅督军的权势再大,也堵不上想说话的人的嘴。

    更何况傅督军现在相信傅凤城并不代表他永远都会相信傅凤城,如果有一天傅督军改变了想法,现在所有的担保和信任都会变成将来的罪证。

    冷飒微微蹙眉,“出什么事了”

    卫长修抽出一份折叠过的小报递给了冷飒,冷飒打开来就看到了小报的一个小版块上关于傅凤城被免职这件事的评论。

    并不占很大的板块,看上去也不起眼,但是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却令人心惊。

    对方显然是有消息知道一些内情的,并且暗中影射薛斌突然被抓的事情与傅凤城被免职的事有关。

    “江城的报纸”冷飒微微蹙眉,“江城今天的报纸,卫当家好本事。”

    江城距离雍城坐火车也需要个小时,而且火车也不是随时可以坐的,江城到雍城最早的火车是上午十一点。这会儿才下午五点,卫长修手里却已经拿着江城今天的报纸,显然这份报纸可能还没有出现在江城大街小巷的时候就已经有人送到雍城来了。

    “少夫人有什么看法”卫长修问道。

    冷飒将报纸重新折叠好放在了桌上,“这件事,卫当家应该跟傅凤城商量才对。”

    “傅大少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卫长修笑道,“在下比较想知道少夫人的看法。”

    冷飒道:“我只是个学生,没什么能耐发表看法。”

    “少夫人和卫某一样,都知道这事儿幕后的人是谁。不是么”

    “所以”

    卫长修笑道,“所以少夫人不想报仇吗”

    冷飒眨了眨眼睛,“报仇卫当家误会了,我跟傅四少没有仇。”

    卫长修不由愣了愣,没想到冷飒竟然如此轻易地点明了傅钰城的身份。只是

    “没有仇”

    冷飒笑道,“卫当家觉得我跟傅四少有什么仇吗”

    “难道没有”卫长修道,“少夫人当真丝毫不在意之前的事情”

    卫长修有些好奇,这世上真的有女人能不在乎被退婚被未婚夫背叛那样的耻辱

    冷飒微笑道,“不,我当然会在意,事实上我觉得我应该好好感谢傅四少才是。”

    “感谢”卫长修的神情有些怪异起来,打量着冷飒没有说话,似乎是在评估她的精神是不是正常。

    冷飒笑道,“不娶之恩,难道不该好好谢他”

    如果说原本冷飒还觉得就算跟傅钰城结婚也没关系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的的话,如今冷飒才知道嫁给傅钰城简直就是个天大的坑,信息不通畅简直是害死人。

    郑缨那样的人竟然还迫不及待地往坑里跳,她都想要谢她了。

    只是嫁个傻子倒是无所谓,但如果嫁给了一个自以为是还野心勃勃看不清楚自己分量的傻子就悲剧了,更不用说这货还有一个控制欲强烈且心机深沉的亲妈。

    简直就是地狱级副本难度。

    卫长修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最后却低头撑着额头低低地笑出声来。

    冷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她说了什么惹人发笑的事情吗

    卫长修笑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笑够了才抬起头来,“好吧,看来是我误会少夫人了。不过我觉得就算你对傅四少心存感激,有些事情我们还是可以达成意见的。”

    “洗耳恭听。”冷飒道。

    卫长修笑道,“傅大少有没有跟少夫人说过,傅夫人一直对当年傅家老太爷和老夫人的遗产分配很有意见。”

    “那又如何”就算傅夫人再有意见,也不可能推翻两位老人的决定,更不可能让两位老人活过来重新分配。

    卫长修道:“我刚刚得到一个有趣的消息,傅夫人的娘家大哥不久前刚刚请傅大少名下最赚钱的厂子的经理喝酒来着。”冷飒微微眯眼,卫长修仿佛没看见一般继续道,“还有一个更有趣的消息,少夫人见过傅夫人的侄女冯小姐么”

    冷飒摇摇头,卫长修笑道,“这就有趣了,那位冯小姐一直就住在傅家,身为傅家大少夫人的您竟然没见过也不知道么”

    冷飒叹了口气,“卫当家到底要说什么”跟卫长修这样的人说话是真心的累。

    卫长修笑道,“傅夫人对傅凤城的产业很有兴趣,冯家对傅家大少夫人的位置也很有兴趣。”

    冷飒问道,“这跟卫当家有什么关系”

    “卫某对得罪过我的人倒霉很有兴趣。”卫长修笑道,“但是少夫人也知道我跟傅凤城好歹也还有些合作关系,总不能光明正大地去对付他亲娘和亲弟弟吧”

    “不久前你才刚对付过他的亲舅舅和亲表弟。”冷飒毫不客气地提醒道。

    卫长修不以为然,“他可以不在乎亲舅舅,难道还能不在乎亲娘吗”

    冷飒道:“卫当家想让我去对付他的亲娘亲弟弟,难道不是挑拨我们夫妻关系”给了他一个“你还说你对傅凤城没想法”的眼神,卫长修也忍不住一脸黑线。

    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卫长修道,“少夫人,如果不给傅四少找一点麻烦,他就得逼我在他和傅凤城之间作个选择。而卫家现在不想做选择题,您明白么”

    冷飒点头,“可以理解。”

    傅家未来掌舵人的争夺才刚刚显出苗头,这个时候下注未免太早了一些,对于卫家这样的人家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但是卫家的大本营毕竟还是在南六省,卫长修不给傅钰城找麻烦说不定傅钰城就得给他找麻烦了。

    而卫长修显然也并不想让傅凤城知道他的迟疑和权衡,能拖延傅钰城又不用正面得罪傅钰城,卫当家打得一手好算盘。

    “我有什么好处”冷飒问道。

    卫长修笑道,“就算少夫人不对他们出手,他们也会对少夫人出手的,不是吗”

    冷飒懒洋洋地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他们出手之后再说吧”

    卫长修叹了口气,“只要少夫人能够对傅大少保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冷飒轻笑出声,“我就说,卫当家是个爽快人。”

    “砰砰。”门外传来两声轻缓的敲门声,卫长修看向门口淡淡道,“进来。”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站在门口的却是两个出乎意料之外的人。

    傅凤城,宋朗。

    宋朗穿着一身西北军的制服站在门口,高筒军靴衬得双腿笔直修长身形挺拔矫健,面容英挺如雕琢一般硬朗。即便是卫长修也不得不在心中赞一声不愧是大西北马背上长大的铁血男儿。

    宋朗身边是坐在轮椅里的傅凤城。

    傅凤城神色淡漠,看向卫长修的眼神更加冷漠,不知道内情的人只怕真要以为他们有什么过结了。

    卫长修丝毫没有私下会见别人的新婚妻子被抓包了的尴尬,宋朗有些好奇地看看卫长修和冷飒,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傅凤城脸上的表情也还算正常。

    “卫当家,傅少夫人,好巧。”

    “”她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字了,确实是好巧,太巧了。

    卫长修没有起身,神色自若地靠着身后的椅背,左手一颗一颗地拨弄着念珠,一边道:“确实挺巧的,两位进来说话吧。”

    傅凤城和宋朗进了厢房,宋朗还顺手关上了门。

    “宋少和傅大少看着可不像是喜欢喝茶的人,怎么这么巧会来这里”卫长修笑问。

    宋朗在对面坐了下来,“这个么,我跟傅兄商量点事情,正好听人说起卫当家和少夫人在这里,我们就过来了。”

    “听人说”卫长修轻轻咀嚼着着三个字,脸上露出了一丝隐含寒意的笑容。

    宋朗也不隐瞒,“是啊,我们原本在前面喝酒,正好听说两位在这里,这不是巧了吗”

    冷飒点头笑道,“确实是挺巧的。”

    很快有人重新送上了茶点又退了出去,厢房里的气氛却突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宋朗一向是不拘小节的,但他也看出来这气氛有些古怪。

    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这问题还是出在卫长修身上,过往也没听说卫长修和傅家大少夫人认识啊。

    这背着傅凤城找人家新进门的媳妇儿喝茶,终归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傅大少跟宋少今天是”卫长修先一步开口笑道。

    宋朗道:“这个么,傅兄说是要给我践行,正好有些事情一起聊聊。怎么卫当家有兴趣”

    “不敢。”卫长修微笑,“践行龙少帅和张公子好像没这待遇啊。”

    宋朗也不在意,爽朗地笑道,“这说明我的人缘更好”

    “确实。”卫长修微笑道。

    “”尬聊伤身啊。

    冷飒轻咳了一声,扭头问坐在自己身边的傅凤城,“跟宋少帅聊完了”

    傅凤城目光平静地与她对视,点了下头,“夫人跟卫当家聊完了么”

    冷飒笑道,“本来就没什么事儿,碰巧遇上了喝杯茶。”

    傅凤城点点头,“既然没事了,那就散了吧。”

    冷飒漫不经心地应了,她是无所谓啊。

    于是两人起身告辞了,倒是把宋朗留给了卫长修。

    宋朗似乎也并不在意,也没有跟着一起出去的意思。

    冷飒跟傅凤城一起出门之后便出了洛华楼上了停在外面的车。

    “回去。”上了车,傅凤城沉声吩咐道。

    前面的徐少鸣点了点头立刻启动车子朝傅府的方向而去。

    “我的车在静姝,回头让兰静去帮我开回来。”冷飒提醒道。

    “是,少夫人。”

    车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冷飒只能侧首去欣赏车窗外面街道上的喧闹景象。

    “卫长修找你做什么”傅凤城突然问道。

    冷飒回头看了他一眼,很大方的回答,“商量怎么对付你娘和弟弟。”

    “”傅凤城沉默了半晌,抬眼打量着冷飒,“这种事情卫长修就这么跟你说他没让你替他保密么”

    冷飒点头道:“有啊。”

    “那夫人为什么对我如此坦诚”回头就把卫长修给卖了

    冷飒摸摸下巴,偏着头微笑,“因为我觉得他在坑我啊,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其实也真的就是只有一点点道理而已。”

    卫长修想给傅夫人和傅钰城找麻烦又不想让傅凤城知道,所以找她合作这种事情如果她真的做了,能瞒得住傅凤城么

    卫长修分析得好像头头是道,其实仔细一想哪哪都是槽点。

    就是不知道在卫当家眼里,到底是她傻还是傅凤城傻

    傅凤城无语。

    “所以,卫长修找我到底是想干嘛你真的不知道卫长修今天找我以及你跟卫长修到底是什么关系”冷飒一口气问出了三个问题。

    傅凤城看着她,“他应该确实是想找你合作,我不知道他今天特意去见你,我跟卫长修没有任何商业来往以外的关系。”

    冷飒有些意外,“你跟卫长修不是朋友”

    傅凤城道:“如果我钱够多的话,我们会一直是朋友。”

    “这么现实”

    “卫长修能在短短十年间成为首富,夫人总不会以为这是因为他特别仗义,特别会跟人交朋友吧”傅凤城道。冷飒心虚求教,“那是因为什么”

    傅凤城轻哼了一声,“因为他跟什么人都做生意,而且信誉很好。”

    冷飒了然,“所以,宋少帅也是要找他做生意的”

    宋朗明明是跟傅凤城一起来的,傅凤城走了他却极其自然地留了下来,总不会是为了找卫长修叙旧吧

    傅凤城道:“宋家的势力在西北,势力覆盖也一向都是西北内陆。有些东西他们需要卫家的海路。”

    冷飒点头表示理解,“卫家在全国各大港口都有船舶来往,不过对宋家来说还是挺麻烦的吧”各地督帅都有各自的烦恼啊。

    “确实。”

    “所以,其实刚刚你是专程带宋朗来见卫长修的宋朗为什么不自己直接去见卫长修以他的身份卫长修无论如何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吧”

    傅凤城深深地望了冷飒一眼没有说话,冷飒瞬间恍然大悟,“懂了。”

    宋家要做的应该不至于是见不得人的生意,但是显然也不希望广而告之。

    “你跟宋朗又聊了什么”冷飒好奇地问道。

    “夫人好奇心这么重,已经准备永远留在傅家了吗”傅凤城意味深长地问道。

    冷飒的表情瞬间变得清心寡欲,“当我没问。”

    “”

    ------题外话------

    今天也是二合一,木有二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