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宋伯昂的烦恼(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宋伯昂带着儿子登上傅家门的时候正好距离下午一点还差一点点时间。

    傅家人听说宋将军是来求见大少爷的也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眼神。

    如今傅家眼看着四少要得势了,就算有人上门来拜访大多拜访的也是傅四少,宋将军这样的身份却直言来求见傅大少,如何不让人感到惊讶?

    宋伯昂在傅督军麾下受重视的程度虽然比不上和傅督军算是兄弟的姚观,但傅督军能将南六省的军工交给他管,可见对他的信任。

    这样的人,在南六省自然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宋伯昂平素不善交际,性子也直脑子里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东西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前两天傅督军才刚刚撸了傅大少所有的职位,今天就上门来了,这也未免太直了一些。

    宋琝跟在父亲身后也有些担心,他是不会钻营但不是傻。

    就算之前一直不在雍城也还是知道傅大少双腿残疾必然会造成失势的结果,父亲管着那么敏感的差事,这个时候还专门上门求见傅大少真的没问题吗?

    “想什么呢?”跟着傅家的佣人往傅大少院子的方向走去,宋伯昂见儿子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低声问了一句。

    宋琝看了看前面引路的人,压低了声音问,“爹,傅大少……”

    只说了几个字宋伯昂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看了儿子一眼宋伯昂道,“有正事求见大少,有什么问题?既然督军信任我,我就不会辜负这份信任。但是…落井下石的事情咱们宋家人也不能做。”

    “先前大少为了阿璇的性命…这份情咱们也得领。更何况……”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从唇边无声地飘出来的,“以后到底怎么样,还不好说呢。”

    宋琝惊讶地看了宋伯昂一眼,别人都说他父亲耿直没心眼,没想到父亲也不是真的一点事情都不想。

    关于这些事,他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

    看到儿子的眼神,宋伯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强忍朝他头顶拍一巴掌的冲动。

    他要真是个什么都不懂不管的二傻子,督军能放心把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这么多年腥风血雨他能一路平平安安地走过来?

    佣人将两人领到院门口就躬身告退了,踏入院子之前宋琝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爹,傅大少叫我来做什么?”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职员,什么时候也能入傅大少的眼了?

    宋伯昂斜了他一眼,“大少肯提点你一言半句,就足够你受用半辈子了。进去了别犯傻,别废话!”

    “哦。”宋琝摸了摸脑门还是觉得一头雾水。

    见到宋琝第一眼徐少鸣就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宋大少看上去并不像是传说中那样的憨厚鲁钝。看起来倒是更像一个涉世未深的读书人,这样的人不像是在官场上混过两年的,倒是更像大学里的老师不识人间烟火。

    只要不是真傻就好,毕竟大少打算要用这人。

    “大少。”宋伯昂走进书房站得笔直神色恭敬却并没有行礼。

    毕竟就算傅凤城还在军中任职的时候,他的衔也比傅凤城还要高一阶。即便傅凤城是南六省军的少帅,南六省也没有长官向下级行礼的规矩。

    “大少。”宋琝连忙也开口道。

    傅凤城点点头,“宋将军,宋少,请坐。”

    宋伯昂谢过,“大少客气了,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大儿子宋琝,您叫他名字就是了,当不起大少这一声。”

    宋琝连忙点头,“我爹说得对,大少叫我宋琝就好。”

    傅凤城点了下头示意两人都坐下说话。

    父子俩各自坐了下来,傅凤城就直入主题,“宋将军今天来,是为了那两条生产线设备?”

    宋伯昂点头,“大少敏锐,确实为了此事。”

    傅凤城挑眉,似乎有些不解,“几乎等于白送的设备,宋将军收着便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反正宋伯昂拿不出来钱,老头子也不能把东西给吞肚子里去。

    宋伯昂苦笑一声,很是无奈,“大少您也知道咱们是什么情况,去年才刚刚加了三条生产线,这厂里不能停工如今咱们…用不了这么多啊。”

    武器这个玩意儿是个消耗品没错,但是南六省上一次打仗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倒不是说他们成天盼着打仗,问题就是如今安夏国内军工产能过剩。

    国内六七个督帅再加上京城的中央军,谁也不信任谁,于是前几年只要有余力都在可劲儿地努力自己生产武器。

    如今不打仗了,生产线却不能停,停久了恢复起来麻烦不说机器还会坏。不仅不能停,还要不停地更新迭代,不能让被人把自己抛到脑后了。

    如北边西南西北的还可以卖点给周边的一些国家,但是他们南六省这个位置除非什么地方打一场大战,不然谁闲得慌越过离得近的边界跑来跟他们买武器啊?

    就这样,去年还换了三条新的生产线,现在再让他吃下去两条…就算白送他都养不起,快穷得揭不开锅了。

    说来也是郁闷,都说武器是暴利,他们南六省就是少数赔钱经营的奇葩。

    要不是傅督军每年大量的补贴,指不定都要活不下去了。

    “老头子怎么说?”傅凤城问道。

    宋伯昂叹了口气,“东西都在洛州港堆着了,还能怎么办?”

    傅凤城思索了一会儿,问道,“宋将军确定不想要?”

    宋伯昂摇头,“用不着,我打听过了那两套设备好像跟去年咱们买的那三套差不多。大少,这事儿…说起来也跟你有关系,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谁不知道那是傅大少的货,被傅四少的岳父的大舅子给劫了。宋伯昂不关心傅凤城买两条生产线设备干什么,反正他是不相信傅凤城真打算自己单干造他爹的反的。

    既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傅凤城到底想干嘛宋伯昂当然就不关心了。

    既然是傅大少的东西,那就自己拿回去呗。大不了他给他倒几个手嘛,想让他自己消化门都没有。

    傅凤城显然也明白宋伯昂的意思,低笑了一声,“宋将军先将东西拿回来吧。”

    宋伯昂眼睛一亮,“大少的意思是?”

    傅凤城道:“军工厂早先那几套设备也该换了,回头把旧的拆了处理掉吧。”

    “明白了!”宋伯昂脸上的笑纹都多了几条,果然还是大少爽快。

    傅凤城淡淡道:“宋将军应该不会打算把旧的用新货的价格处理给我吧?”

    宋伯昂的笑容瞬间僵住,“我…我要请示督军一下。”大少这是要用打折价拿新货啊,这亏肯定不能他吃。还得傅督军拍板谁让事情是他两个儿子惹出来的呢?

    也不对…督军不是说大少先垫付了钱吗?他完全可以不打折啊,反正钱已经付了。

    不知道督军擅不擅长赖账?

    傅凤城对宋伯昂的谨慎并没有任何意见,漫不经心地点了个头,也让宋伯昂不由得松了口气。

    谈完了宋伯昂的事情,接下来就轮到宋琝了。

    对于傅凤城亲自要求召回宋琝这件事宋伯昂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对带兵打仗没什么天赋,但让他在外面的话只怕就是混个十来年也不会有什么长进,如果一不小心卷进了什么纷争之中就更麻烦了。

    如果回来也只能找个安静无争的地方坐办公室,显然是没什么前途的。

    但是傅大少却主动提起要召他回来显然是要用人,宋伯昂不是没考虑过傅大少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他跟傅凤城也算是认识多年了,对他的脾气性格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傅凤城哪怕真的想要拉拢他,也绝不会容忍身边留着一个没用的废材的。

    既然傅大少要人,肯定是真的有用的。宋伯昂也觉得,如果还有人能让他这个儿子长进一些,那应该非傅大少莫属了。说到这个宋伯昂也觉得辛酸,明明他儿子跟傅大少年纪差不多啊。

    “宋琝。”傅凤城淡淡开口。

    “大少。”宋琝低头恭敬地应了一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以宋伯昂儿子的身份如果宋琝遇到的是傅应城傅平城甚至是傅钰城,宋琝都不至于如此恭敬的态度。

    但是面对傅凤城的时候似乎不由自主地就会对他恭敬低头了。

    傅凤城拿起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递给站在旁边的徐少鸣,徐少鸣接过来走到宋琝跟前递了过去。

    宋琝接在手中有些疑惑地看着傅凤城,傅凤城道:“听说你之前一直是做民生方面的工作,这里面的事情两个月内料理清楚你就是南六省交通局统计处长。如果做不到,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宋琝一愣,饶是他这样的出身也没有见过给职位给得这么随便的,就算是走后门好歹也还要走一下的吧?

    不过说随便好像也没那么随便,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文件袋,宋琝伸手想要打开去看。

    还没碰到文件袋的封口,就被宋伯昂伸手压住了,“大少放心,他若是做不到不用您开口我就将他赶出雍城。”

    傅凤城微微勾了一下唇角,“我的规矩,宋将军知道的?”

    “明白。”这是对宋琝的考验,宋伯昂可以提点他但是宋家却不能给宋琝任何帮助。

    傅凤城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辛苦两位专程走一趟了。”

    宋伯昂会意站起身来,“大少下午想必还有事,我们就不打扰了,这就告辞。”

    “少鸣,替我送宋将军。”

    “是,宋将军,宋少,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