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英年早婚(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夫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挥退了身边的人有些怔怔地站在桌边出神。也许是太久没有这样不顾一切地发泄了,一时间竟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才终于醒了过来,腿有些发软地跌坐到了凳子上。

    一只手臂搭在桌上,垂在桌边的手紧紧攥起却依然还是有些微微地发着抖。

    “夫人。”门外管事小声叫道。

    傅夫人原本微闭地双眸瞬间睁开,“什么事?”

    “四姨太求见。”

    傅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她又想要做什么?”

    管事道,“四姨太说她想要出门一趟,去买点东西……”

    “让她滚!别来烦我!”傅夫人毫不客气地道。

    门外安静了片刻,才传来管事的声音,“是,夫人。”

    听着管事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傅夫人忍不住一挥手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到了地上。

    她靠着桌面微闭着眼睛,紧咬着牙关低声道:“那些贱人…那些贱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傅政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傅家只能是钰儿的!”

    婚假结束回到学校里,冷飒觉得人们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变了。

    虽然现在结婚的学生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这些人看她自然不会是因为她结婚了,而是因为她嫁的人的身份。

    如此一来在学校里她的人缘倒是有些两极化起来。

    女生大都对她和善热情,当然无论什么地方都免不了有几个看你不顺眼的人,但是男生却都有志一同地对她敬而远之。

    对此,宋璇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还不简单,你虽然嫁了傅家大少,但是傅大少现在那样的情况女生就算想嫉妒你也嫉妒不起来,说不定暗地里还会同情你或者幸灾乐祸一下。但不管是哪一种,脑子正常的女生都不会明面上对你表示什么恶意啊。”这个时代能念大学的女生,绝大多数脑子还是都够用的。

    “至于男生…当然是为了避嫌嘛,谁不要命了敢招惹傅家的大少夫人?”

    冷飒耸耸肩表示,“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有点不爽。”

    “别扯这些废话,这几天你过的怎么样?”走在校园里,宋璇关心地问道。

    冷飒笑道,“还不错啊,之前电话里不是跟你说过吗?”

    宋璇点点头,“那就好,傅大少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相处,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能和平共处那就是再好不过了。”冷飒的性格可不是什么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所以宋璇真心觉得这两位能和平共处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白曦搂着冷飒的手臂,“飒飒,听说龙少帅昨天约你们去骑马啦?”

    冷飒点头,“是啊,怎么了?对了,你认识龙少帅,我倒是忘了…昨天应该叫上你们一起的。”

    白曦连连摇头,“还是算了,我跟龙少帅可不熟。就是小时候见过一面而已就说跟人家认识多尴尬啊,我就是有点好奇嘛。”

    “好奇什么?”

    安露西道:“听说…朝阳公主找你麻烦了?”

    “你们这消息够灵通的啊?”冷飒有些惊讶。

    安露西笑道,“当时马场里还有外人啊,昨天朝阳公主跟你赛马最后被气哭的消息就已经传遍雍城了。”这个传遍当然仅止于雍城的上层人家。

    冷飒耸耸肩,“也没什么,就是随便跑了两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宋璇笑道,“所以你把朝阳公主比哭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宋璇笑得意味深长,“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真没有,她就没看到朝阳公主哭,谁在造她的谣?!

    “话说,朝阳公主找你麻烦干嘛?”安露西不解地问道。

    冷飒拍了下额头,“谁知道呢,说不定公主的脑子异于常人呢。”不异于常人也不会放着张静之那样温文尔雅地贵公子不要,非要盯着个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傅凤城。

    “别管什么公主啦,飒飒,你觉得谁最帅?”白曦问道。

    冷飒有些不解,“什么谁?”

    白曦从包里抽出了一份报纸,“你看!”

    冷飒低头一看,这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报刊而是一份娱乐小报。

    就是先前长篇累牍报道过傅四少那些事儿的小报。

    雍城的娱乐产业不怎么发达,这些娱乐报刊平时除了报到一些奇闻轶事大多数都是转载江城京城这些地方的娱乐新闻。

    这次显然是受益于傅家两位少爷的婚事,最新鲜的一手消息占据了整整两个版面。

    头版一入眼的就是一张占据了半个版面的照片,也不知道记者是怎么拍到的?

    龙钺,张静之,宋朗,萧轶然,沈斯年这些人一个不少。后面还单独补上了几章照片,是傅凤城,傅钰城还有卫长修的,甚至还有龙薄云的照片。

    报社用各种诡异而新奇地角度分析了这些人从身高到相貌,从衣着品味到言谈举止,从身世背景到过往功绩,看起来像是一张男色选秀的竞选海报。

    白曦道:“我觉得,宋少帅最好看。”

    闻言,宋璇和安露西齐齐扭头盯着她眼神奇异。白曦这是什么眼神?

    单轮相貌的话,宋朗应该是这些人里面最不起眼的吧?这位是靠气势取胜的。但是论气势龙钺和傅凤城也不差啊,这两位脸还更好看呢。

    特别是傅大少,容貌,气势一样不差,简直是人间极品。

    白曦扬起下巴,“有什么不对?龙少帅和傅大少就不说了,张静之和卫长修…我最讨厌软绵绵的男人了,还有那个…沈斯年,他换个女装比我还好看吧?哦,还有龙薄云,看着也太好看了一点。还是宋少帅好!气势如虹,相貌堂堂,一看就是能扬鞭跃马纵横披靡的男子汉!”

    虽然白曦是个小软萌,但出身北地的她审美显然还是正常的北方审美。

    其他人对视一眼,宋璇摸着下巴思索着,“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啊。”英姿勃发阳刚矫健的西北男儿也别有一番男儿气概呢。

    “飒飒,你说呢?”

    冷飒笑眯眯地道:“我也觉得宋少帅挺好的,”

    “是吧是吧。”白曦笑得眉眼弯弯,“我就说嘛…选男人还得宋少帅那样的,绣花枕头有什么用?”

    冷飒失笑,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可惜……”

    “可惜什么?”

    冷飒捏捏白曦的脸颊,“可惜宋少帅他哪儿都好,马术好,箭术好,性格也很好,就是英年早婚。”

    这一代的年轻人结婚都挺晚的,比如傅凤城今年都二十六岁了,龙钺和张静之也还没有结婚。傅钰城那样才二十岁就结婚的才是异数,宋野虽然不是二十岁就结婚了,但他今年已经二十八了也已经结婚有几年了。

    “……”英年早婚是什么鬼?

    白曦鼓着腮帮子低头想咬人,“什么啊,我就是说宋少帅长得好,他结不结婚给我有什么关系?”还不兴让人看看好看的男人啊?

    “大少夫人。”四人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商绯云站在不远处朝她们挥手。

    冷飒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地看着商绯云,对其他人说,“你们先回去吧。”

    宋璇谨慎地看了一眼商绯云,“没事吧?”

    冷飒笑道,“能有什么事儿?”

    宋璇点点头,“好吧,自己小心一点。”

    宋璇三人都有家人来接冷飒也不担心,看着她们各自上了车才朝着商绯云站的方向走去,“商会首怎么有空这时候来找我?”

    商绯云笑道:“下午去默言学校,回来路过这里想起来大少夫人应该快下课了,就在这里等了一下。没想到真的见到大少夫人了,可见是有缘?”

    冷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商会首日理万机,怎么好劳烦你在这里等我?”

    商绯云笑道:“婚礼那日宾客众多,我这身份也没法亲自向少夫人敬一杯酒。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请少夫人喝一杯?”

    婚礼当天商绯云自然也是去了的,不过冷飒只留在了招待贵宾的大厅。商绯云和龙薄云纵然在道上也算是叱咤一方的大人物,但在傅家的婚礼上却也只能屈居次一等的席位了。

    因此,婚礼当天冷飒并没有看到商绯云。

    冷飒打量着商绯云一眼,笑了笑,“商会首有请,荣幸之至。”

    “请?”

    “请。”

    商绯云也是开车来的,于是冷飒就开了自己的车跟在商绯云后面,一前一后地穿过了市区去了商绯云选定的地方。

    这是一家开在市中心的酒吧,两人进去的时候还是下午酒吧里没有什么人。

    但是商绯云显然是跟老板熟识的,正在为迎接客人做准备的服务生们见到她带着人进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很快连老板都亲自出来打招呼,将两人领到店里一个视野好的幽静角落。

    “好地方。”冷飒赞道。

    见冷飒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老板的背影,商绯云笑道,“这酒吧老板的父亲曾经是我父亲的心腹,我们也算是一块儿长大的。少夫人放心,这里也算是我们飞云会的地方,很安全。”

    冷飒点点头,商绯云这样的身份自然不会带自己来有危险的地方。

    靠在松软舒适地沙发里好奇地打量着商绯云,冷飒笑道,“商会首今天专门去学校等我,应该不会只是单纯的为了请我喝杯酒吧?”

    商绯云笑道,“少夫人这个年纪的姑娘,这么敏锐的可真少见,我确实有些小事想跟少夫人聊聊,多谢少夫人赏脸。”

    冷飒不以为然,“商会首在我这个年纪,肯定比我现在更敏锐。”

    商绯云摇摇头,“这个少夫人可就高估我了,我…二十岁之前都还是个傻乎乎的小傻子呢,要不是我父亲突然去世了,说不定…我现在早就嫁人了还是个只会打牌听戏看电影的傻子。”

    说到这个商绯云美丽的容颜上也不自觉地染上了几分惆怅,显然年轻时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很多年对她影响依然不小。

    冷飒自然也知道商绯云当年的事情,如果真如商绯云所说,一个傻乎乎的姑娘能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为父亲报仇照顾弟弟稳定飞云会,那商绯云的潜力就更加惊人。

    “看到商会首如今的成就,谁敢说你是傻子?”冷飒笑道。当初那些以为商绯云是傻子的人如今也不知道坟头的草有多高了。

    看着服务生将两杯鸡尾酒送到跟前又恭敬地退下,冷飒才问道,“商会首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我看商会首也是个爽快人,我洗耳恭听。”

    商绯云望着冷飒好一会儿,才轻笑了一声,“少夫人果然有趣,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