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不读书去挖煤!(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就这样?!所有人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不怪傅钰城觉得傅督军偏心,他们也觉得傅督军偏心啊。

    这尼玛傅钰城说错一句话傅督军就发那么大的火,傅凤城毫不客气地拒绝傅督军的安排,一句话就给摆平了。这要是换成他们,就算不被傅督军打死也得直接被喷到自闭。

    这搁谁能受得了啊?

    对此冷飒倒是很能理解,其实在傅督军眼中傅凤城和其他儿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不是说他更喜欢哪个儿子,而是傅凤城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儿子这个身份,是几乎可以与他平等对话甚至规划傅家未来的人了。当然,另一方面傅凤城的性格应该也确实是所有的儿子中最对傅督军胃口的一个。

    子不类父,是每一个英雄豪杰暮年的悲哀。

    而傅凤城如果没有出意外的话,何止是类父,分明是青出于蓝。

    傅应城暗地里对妻子使了个眼色:你看,没咱们什么事儿啊。

    二少夫人瞪了丈夫一眼,看看中间那几个人也跟着低下了头微微撇了下唇角。

    确实跟她们没什么关系。

    “老二,老三。”傅督军突然开口道。

    正在神游天外的傅应城被吓了一跳,“爹?!”倒是傅平城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傅督军看他一惊一乍的模样眉梢就忍不住跳了跳。

    傅应城见他像是要发火的模样,连忙赔笑道,“爹,您有什么吩咐?”

    傅督军扫了他一眼,“从明天开始,你给我去商务署上班!还有老三,你去民政署报到!”

    “啊?!”傅应城和傅平城都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他们俩的事情。

    傅应城更是险些跳起来,“爹…我、我…你让我去商务署?”

    商务署是一个比较独特的机构,全称应该是南六省商业资产事务总署。

    下属还管着庞大的属于南六省政府的商业集团还包括傅督军一部分私人产业,跟财政局管税收不同,这是真的能自己赚钱生钱的钱袋子。不过这地方一直都是傅督军的心腹中的心腹才能进入的,旁人轻易不敢染指。

    商务署总长位置一直空缺,三个次长都是傅督军的心腹,其中一个就是傅督军侍从室的侍卫长兼任。

    难道他爹…傅应城心里有些飘。

    傅督军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底下一个公司还缺一个科员,你过去上班。”

    “哦。”傅应城顿时无精打采,他就知道…这种好事轮不上他的。

    见丈夫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二少夫人忍不住眉心直跳,暗地里伸手掐了他一把。傅应城痛得嘶了一声,当着他爹和傅夫人的面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僵硬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爹…我、我……”傅平城有些无措,他当初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不是没有出去上过班,但实在是适应不来那样的环境这才回来在家里一待就是好几年。

    傅督军看着他等着他后面要说的话,但是显然比起上班拒绝傅督军对傅平城的压力要更大一些。半晌傅平城才慢吞吞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傅督军抬手揉了揉眉心:劳资头痛!

    傅夫人脸色有些沉,不过傅督军给傅应城和傅平城安排的都是最普通的基层职位,傅夫人对这两个庶子的能耐心里还是有数的,早就是烂泥糊不上墙了,倒也不怎么着急。

    “督军一心为你们打算,你们几个以后也要好好工作,莫要让你们的爹失望。”傅夫人轻描淡写地说。

    “是,娘。”傅钰城应道。

    “是,夫人。”

    傅督军见事情说得差不多了,就起身打算走人了,“行了,该干嘛干嘛去,老大媳妇,那两个小的学校离你近,你辛苦照看着一些。”

    傅督军指的自然是傅扬城和傅安妮,冷飒含笑点头,“爹你放心。”

    傅督军很放心地点点头,扫了坐在旁边的傅凤城一眼,“你跟我走。”

    傅凤城抬头去看冷飒,冷飒对他笑得和善,心中却很是幸灾乐祸。

    这是要拎出去单独再骂一顿啊,虽然在对付傅凤城这件事上冷飒对傅督军没抱什么希望,但是多一个骂他也是很好的嘛。

    “夫人想要我送你?”傅凤城轻声问道。

    冷飒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不用,谢谢。”

    傅凤城状似有些遗憾地看了她一眼,还不忘提醒,“别迟到了。”

    “……”

    众人从大厅里出来,傅督军和傅凤城果然先一步走了。傅钰城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阴郁,被傅安妮硬拽着不让走的傅扬城看到这一幕,轻蔑地冷笑了一声。

    他脾气一向古怪,就算傅钰城知道他是在嘲弄自己也不能如何。更何况他又没指名道姓,谁知道他在笑谁呢?傅钰城还能跟一个才十五岁的小鬼计较不成?

    当下又憋了一肚子气。

    “傅安妮,你给我放手!”傅扬城压低了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地道。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学校!”傅安妮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不放。

    傅扬城又不能强行推开她,挣扎未果索性就放弃挣扎了。去学校又怎么样?他还能再出来。

    “你放开,我自己走。”傅扬城没好气地道。

    傅安妮有些怀疑地看着他,见他不像是说谎这才慢慢放开了他。不想她刚一放手,傅扬城就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傅扬城!”一瞬间傅安妮觉得自己都要气变形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傅扬城并没有冲出去,因为他才跑了两步就被人从后面勾着衣领拉了回来。傅安妮一看顿时笑逐颜开,小步跑了过去,“大嫂!”

    “你干什么?!”傅扬城警惕地瞪着冷飒。

    冷飒一只手拎着他的衣领,笑眯眯地道:“带你们去上学啊。”

    “我自己会去,用不着你带。”傅扬城道。

    “不想上学别勉强。”冷飒好脾气地说,“做人嘛,开心最重要。”

    傅扬城扭着脖子看她,“你……”

    “我觉得城外的采砂场和金州的煤矿采煤工这两个职业很有前途,要不我跟你大哥说送你去试试?”冷飒微笑问道。

    “……”傅扬城瞪大了双眼瞪着冷飒,最毒妇人心!

    “别担心,我不会歧视你的。你不想读书就算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傅安妮站在冷飒身边,原本还担心冷飒真的放任傅扬城不去念书,听了这话立刻又高兴起来了。

    傅扬城忍不住瞪了傅安妮一眼:这个小白痴在高兴什么?这女人要送他去挖煤啊。

    傅扬城冷笑了一声,“老头子才不会听你的。”

    冷飒微笑,“要不咱们试试,我能不能送你去挖煤?”

    “……”他不想试。

    见他不折腾了,冷飒放开了他的衣领,“去拿书包上学,敢跑?小心你的腿。安妮,以后每周把他上课的出勤率告诉我,低于百分之九十…你就等死吧。”

    “好的,大嫂!”傅安妮乖巧地答道。

    “……”

    一边的众人看着傅扬城垂头丧气地回自己院里拿东西,冷飒牵着傅安妮的手两人说说笑笑地往外面走去,都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

    “五弟竟然肯听大嫂的话?”三少夫人惊讶地道。

    傅家这位五少爷谁不知道,桀骜不驯谁的管束都不服。他亲娘又不管他们兄妹俩,先前被傅督军打了一顿,结果还是我行我素没想到竟然能听得进去大少夫人的话。

    二少夫人笑道,“你没听见没?不听话送去挖煤打断腿,咱们这大嫂的性情真够特别的。”

    特别的敢说。

    就算是庶子,也还是傅家的少爷啊。傅夫人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才刚进门的新媳妇…至少郑缨就不敢说这话。

    “刚不是爹让大嫂管着五弟和六妹的吗?”傅应城有些不以为然地道。

    二少夫人无奈地和三少夫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拉着自己的丈夫往回走去。

    好不容易得了一份不错的正经差事,就算是最底层的普通职位也是傅督军亲自安排的,肯定不会是什么毫无前途的闲差。

    如今傅督军好不容易想起了两个庶子,这差事无论如何也得认真办好才行。

    被抛在最后的傅钰城夫妇俩看着众人散去,郑缨伸手替傅钰城理了理衣服,“咱们也先回去吧。”

    傅钰城握着郑缨的手,“以后我就不能天天在家了,家里要辛苦阿缨了。”

    郑缨微笑道:“都是我应该做的,辛苦什么?是你辛苦了才对,军中可不是享福的地方。”

    “我不怕。”傅钰城道,“阿缨,你放心。我一定会向所有人证明,我绝不比傅凤城差!”

    “嗯,我相信你。”